從此以後,讓她放棄了去天斗帝國。

她相信一句話。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不會有用。

從那之後,她心中有了一個心魔,那就是有朝一日,找到那個欺負過她的人,擊敗他。

那個青龍武魂的人,她不會放過。

「你…究竟在哪裡。」

「若有一天,我能遇到你,我千仞雪,一定會擊敗你。」

千仞雪的聲音響起,她現如今的實力,即便是武魂殿的黃金一代,都不是她的對手。

她遊歷天下,歷練自身,也同樣在尋找葉塵的身影,可她發現,曾經使用過青龍武魂的那個人,消失了。

她心中有一種感覺,葉塵,就是那個人。

「葉塵,若是三十九級的強攻系魂師也敗給你,那我千仞雪,親自上場。」千仞雪的目光中,燃燒起了一絲戰意。

很少有人,能夠讓她心中有著這麼強大的戰意。

這也將註定著,她和葉塵之間,必有一戰!

性格高傲的她,怎能容忍,自己曾經敗給過別人。

…….

…….

大斗魂場中。

葉塵和朱竹清,剛剛戰鬥完一場。

他們兩人形成的龍貓組合,已經獲得了一場勝利。

而葉塵和寧榮榮形成的九七組合,也獲得了一次勝利。

唐三和小舞組成的三五組合,也在一直連勝。

史萊克八怪在大斗魂場的戰鬥當中,都取得了勝利,唯一要說的是,朱竹清敗給了唐三。

不知不覺中,七日的時間,悄然而逝。

葉塵和寧榮榮的組合,一直在連勝。

唐三和小舞的組合,也在連勝。

尤其是葉塵和唐三,兩人在單人比拼的戰績上,達到了七戰七勝。

沒有過任何一次失敗。

趙無極和弗蘭德站在一起,目光中有著驚訝。

「葉塵,唐三,他們這幾天一直都是百分之百的勝率,沒有過一場失敗。」趙無極笑道。

「那可不,這兩個人可都是小剛的徒弟,也是我史萊克學院的真正天才。」弗蘭德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們也沒有想到,這索托城大斗魂場中,葉塵和唐三,能夠表現出如此驚人的天賦。

除此之外,

在索托城當中,同樣還有著一個不停地連勝組合,名為鐵拳組合。

兩人,都已經到達了三十九級。

而今天,正要迎來一場極為精彩的戰鬥。

這一場戰鬥,不僅僅是吸引到了整個索托城大斗魂場的目光,連敖主管也都是來了精神。

就連大師,都是前來觀戰。

史萊克的眾人聚集在一起。

今天二對二的戰鬥組合,正是一場未敗的鐵拳組合對戰葉塵和寧榮榮的九七組合。

「塵哥,這次的對手,很強很強。」

「鐵拳組合的實力,都達到了三十九級,連我和胖子的聯手,都沒有擊敗他們。」戴沐白嘆息一聲,他深深知道,鐵拳組合的強大。

「塵哥,你看我的臉,都被打腫了。」馬紅俊哭訴道。

他們兩人昨天和鐵拳組合的戰鬥,幾乎沒有什麼反抗之力。

而且鐵拳組合,還直接將馬紅俊踩在了地上,一拳打飛。

甚至還嘲諷馬紅俊是個土雞。

也正是如此,戴沐白,馬紅俊,異常的憤怒。

「真是可惡,這兩個鐵拳組合的人,上次還說要把我帶回去,當他們的寵物兔子,還說若是遇上我們三五組合,也要把小三打趴下。」小舞臉色憤怒。

「塵哥,幫我揍他們。」馬紅俊看著葉塵,眼睛幾乎都紅了。

「可恨,他們憑什麼這麼說小舞,平時囂張跋扈慣了是不是?」寧榮榮看著小舞和奧斯卡。

史萊克八怪還從來沒有受到這種恥辱。

而昨天,他們被極度囂張的鐵拳組合羞辱了。

鐵拳組合的強大,令人望而生畏。

葉塵的目光,也是變得冰冷下來。

「放心好了,不管是什麼組合,有我在。」葉塵用九靈海棠給馬紅俊治療,都無法徹底治好,這也說明了,馬紅俊傷的有多重。

「疼疼疼,塵哥…」馬紅俊臉都腫了一大塊。

「塵哥。」唐三走上前,若今天是他們三五組合對上鐵拳組合,定然也會好好教訓一頓鐵拳組合。

「塵哥。」戴沐白和馬紅俊同時開口。

「竹清和小奧哪兒去了?」葉塵看著四周。

不過多久,只見奧斯卡走了過來,面帶苦色,衣服上還有些灰塵。

「小奧,怎麼回事?」葉塵和戴沐白幾乎同一時間開口。

「塵哥,戴老大,竹清被鐵拳組合的人圍起來了,他們正在對竹清指指點點,好在這裡人多,他們不敢動手。」奧斯卡跑了回來,踉踉蹌蹌的。

「鐵拳組合,圍起了竹清?」葉塵目光變得冷漠。

唐三,戴沐白,馬紅俊,小舞,寧榮榮,都看向了奧斯卡,朱竹清的顏值,自然不用多說,能比得上她的,寥寥無幾。

可這是索托城大斗魂場,鐵拳組合的人,竟然敢當著所有人的面,對朱竹清指指點點?

「她沒有被欺負吧。」葉塵的聲音,在一點點變冷。

「沒有,他們只是不讓竹清走,當然他們也不敢碰竹清。」奧斯卡說道。

「我知道了。」葉塵點頭,有著一絲怒火,若是朱竹清被動了一根頭髮,不管這是哪裡,他都會殺掉鐵拳組合的人。

「還有,小奧你的衣服怎麼回事,全是灰塵。」葉塵看著奧斯卡。

「沒…沒事。」奧斯卡眼神躲閃,將自己的胳膊又往後藏了藏。

「小奧,胳膊伸出來,我看看。」戴沐白喊道。

「別,我真沒事,你看我不好好的嗎?」奧斯卡說道。

唐三和戴沐白互相對視一眼,直接走上前,將奧斯卡拉了過來。

「別,別,我沒事。」奧斯卡再度說道。

唐三和戴沐白直接將奧斯卡胳膊上的衣服拿開,正看到了一絲血紅。

而這個痕迹,正是鞭子打過的痕迹!

「誰。」戴沐白的目光已經變紅了。

「小奧,是誰傷的你。」唐三和小舞同時變得冰冷下來。

「告訴我。」葉塵也看著奧斯卡,順手用九靈海棠幫奧斯卡治療。

「塵哥,你們別衝動,若是真的打起來,要被取消在大斗魂場的資格,是他們鐵拳組合,鐵拳組合在這裡有後台…」

奧斯卡低下了腦袋,他不敢說,是因為他知道,這是鐵拳組合故意要找事的。

葉塵,戴沐白,唐三,小舞,他又不是不了解,若是真的起了衝突,會怎麼樣?

葉塵的目光,在此刻變得無比冰冷。

沒有任何猶豫,葉塵直接去找朱竹清。

戴沐白和馬紅俊的組合被擊敗,被侮辱,馬紅俊受傷,連奧斯卡也為了維護他們在大斗魂場的安全而不敢說自己受傷。

這一切,都是因為鐵拳組合!

現在,朱竹清還被圍了起來。

葉塵的怒火,再也無法扼制!

奧斯卡和馬紅俊的傷都可以治,但這並不代表,鐵拳組合,不用付出代價。

強寵:冷帝33日索情 若是朱竹清,真的敢被他們碰一下,

那等待著他們的,就是死。

葉塵,可不怕什麼索托城大斗魂場。

他的背後,有趙無極,弗蘭德,有大師,有七寶琉璃宗,還有唐昊。

甚至,還有爸爸媽媽!

史萊克眾人,面帶冷意,直接朝著朱竹清的方向前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閔婉婉坐在油漆桶后的安全地帶,擔心著龍修身中一槍,到底能不能順利打過安順,畢竟她剛剛也已經見識過了安順的力氣,跟她來比,那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忽然又想到了程硯和念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正當她擔心著,準備探出去看看,蘇雪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看見閔婉婉就一個勁的咒罵,

"閔婉婉,都是你這個狐狸精,勾引程硯跟你在一起,你不光是個狐狸精,你還是個害人精,今天大家變成這個局面全都是因為你,因為你閔婉婉!害人不知深淺,我要是你,我早就臊的不敢出門了,可你呢,你到好,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來打攪別人,你…"

"住口!你在敢胡說一句試試!"還不等蘇雪說完,閔婉婉便開口怒斥著打斷了她,"你幹了那麼多壞事,還好意思把推到我的頭上來,到今天這些所有的事情都有你的一份"功勞",是你把大家搞成了這個樣子!你才是最惡毒的人,所有事情的罪魁禍首,就因為你嫉妒我,所以你就要連本帶利的報復我,不光牽扯到我,還牽扯到程硯,更過分的還牽扯到了念生,它還是那麼小的孩子,你怎麼忍心!"閔婉婉狠狠地盯著蘇雪質問道。

眼神里有藏不住的唾棄跟憤怒。

"呵,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跟我講大道理,誰都可以,只有你閔婉婉,你根本不配,你在我這裝什麼清高?"

"全世界我最羨慕你了,憑什麼你什麼都有,無論是丈夫,孩子,出身,容貌,每一樣都叫人嫉妒,你到底憑什麼…?"

蘇雪扯著喉嚨喊著,憤怒的瞪紅了眼,看著閔婉婉的那張臉,蘇雪便直接上手去抓,還好閔婉婉,反應的及時擋了下來。

但蘇雪看到自己的手居然被擋了下來,便更加的氣憤了,一心想著去抓閔婉婉,於是兩人,便這麼廝打起來。

倉庫里的場景一度十分的混亂,到處槍聲不絕,時時還伴隨著蘇雪傳來的尖叫聲,地面上的油漆桶等得到處都是,房間里塵埃四起,直嗆得人頭暈,地上倒著許多黑衣人,程硯也倒在這其中。

突然,倉庫門口處傳來一聲巨響,林淵明像神明一樣的出現在倉庫門口,外面太陽的光打在他的身後,讓閔婉婉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林淵明身後跟著十幾個警察,立即將混亂的局面控制住了,這讓臨近崩潰的眾人,一下子看到希望了,霎時間內,房間里安靜無比,就連蘇雪也沒有再喊叫了。

但她偏偏探頭探腦的出去看了一下,碰巧被警察逮到,"不許動!"蘇雪一下子嚇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一時反應不過來的安順,眼神里充滿了絕望,但忽然看到蘇雪冒出來,一下子利用廢氣汽油罐就跑到了蘇雪的傍邊,將她扯進懷裡。

將手槍抵著她的下巴,大喊著"都不去過來,誰再過來,我就殺了她!你!不許動!"說著,還朝著剛剛動的警察開了一槍,但是幸好被那個警察躲過了。

安順是想拖延時間,再想找人來救自己,可警察不是陪他鬧著玩的,其中的一個警察瞄準他,直接給了他一槍。

安順的瞳孔猛一收縮,頭向後一仰去,便痛苦地倒在地下,縮成一團。壓著被打中的部位,痛苦的直喊了出來。

警察見機將安順逮捕了起來,也將蘇雪用手銬拷了起來,警察將所有的事情的來龍去脈都了解了個遍,兩人最終都被以綁架罪以及其他多項罪名給判了刑。

在監獄里,蘇雪由於承受不了嚴刑逼問的精神壓力,最終還把宣美,南宮蝶給拱了出來。

出了倉庫以後,龍修經過搶救,萬幸的仍舊活著,只不過他的記憶力似乎受到了創傷,將之前的很多事情,都忘得很乾凈,比如閔婉婉,他已經不再記得他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只知道在他住院的這段時間,閔婉婉就像親姐姐一樣,每天照顧著他,對他無微不至,有時還會親自給他做飯,時常過來陪他聊聊天。

只不過這樣一來,程硯便是吃了醋。

龍修出院后,他們一家人為龍修慶祝,於是他們決定,大伙兒一起在飯店為龍修,好好慶祝慶祝。

飯局上:

眾人圍著餐桌坐成一個圓圈,一片其樂融融的氣氛,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這下人都到齊了吧?人齊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始了。"閔婉婉一臉高興地說道。

"沒到齊沒到齊,林淵明還沒有來。"高瑾煞有介事的說到。

眾人看著高瑾的模樣,便生了打趣她的心思,

"哦?人家林淵明沒來,你怎麼就這麼在意?莫不是關注很久了吧?你對他,是不是有什麼非分之想啊。"牧源打趣著說道。

"唉,瞧你這話說的,什麼叫非分之想?這不應該的嗎?每天在一塊工作那麼長時間,嗯?是不是啊?不過我還以為這次宴會的主角是我呢?沒想到別人心裡還藏著人呢?"龍修佯裝著嘆口氣說道。

眾人皆歡笑著,此時剛好林時深踏入包間,"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心。"林時深一邊一臉疑惑的詢問,一邊走向高瑾旁空著的座位。

"歐呦呦,你看這人,好自覺啊,直接走到人家邊上就坐著了。"

"哈哈哈哈,牧源,你可少說兩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