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秦天肯定的答覆,歐陽古和蕭聖公對望了一眼,眼神都充滿了無法掩飾的喜悅。

“秦天,這麼說你已經是一名正式的一品陣符師了?”琪公主將歐陽古擠開,鑽了進來,開心地問道。

秦天點了點頭,道:“考覈已經通過了,接下來還有一些儀式。”

這時一名修煉公會的弟子端來一個托盤,上面擺放着一枚徽章,一個儲物袋。

那名帶頭的考覈官點了點頭,從托盤中取出那枚徽章,親手替秦天戴在胸前。

“小夥子,從今以後,你就是一名令人尊敬的陣符師了!”

那名考覈官又將儲物袋交到秦天的手裏,道:“這裏面是一些常用的一級陣符的卷軸,你以後可以去鑽研,我相信你的陣符成就遠不止於此。”

“是啊,我們都很期待你下次來參加二品陣符師的考覈!”其它考覈官衝秦天微笑着道。

對於一名極有天賦的陣符師,他們都是極其尊敬的。

“從今以後,我也是一名正式的陣符師了!”秦天接過那個儲物袋,道:“謝謝各位考覈老師!”

無數道羨慕的目光望向秦天胸前的那枚一個星星模樣的徽章,都恨不得那個徽章是戴在自己身上。

“現在結果都出來了,你們還賴在這裏幹什麼!”

突然,蕭聖會冷冷地掃了一眼那些探子,語氣不善地道。

那些人聞言忙灰溜溜地離開,他們一開始是準備來看秦天的笑話。可沒想到,秦天不但順利通過的一品陣符師的考覈,而且還在陣符術上面造詣頗深。這讓他們不僅大失所望,而且心中震驚不己。

望着這羣探子離開,歐陽石開心地撫着長鬚,道:“想必他們把這個消息帶回去後,定然是領不到獎賞了!”

聞言,兩人不禁哈哈笑出聲來。

待所人的離去後,瑾王爺讓人準備了一間密室,幾人一齊走進密室商量事情。

“秦天,之前我曾說過,若是你打敗郭綸,我就給你一個大大的好處,現在是兌現承諾的時候了。”瑾王爺哈哈一笑,臉上帶着濃濃的喜悅。

秦天今天的表現,給瑾王爺賺足了面子。不僅解決了平南王上諫的頭痛問題,而且還成功的通過陣符師考覈,讓已方的實力一下子大增。

“你不防說說你想要什麼?”歐陽古微笑着提醒秦天。一名王爺親口答應的賞賜,這樣的機會可是極其難得的。

這一次擊殺郭公子是秦天心裏早就決定要做的,並沒有想過索要什麼好處。

“我與郭公子早有恩怨,而且之前只想着讓他道歉,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局。王爺不怪我魯莽,我就深感萬幸,哪有還敢討賞。”秦天實話實說,並有沒有隱瞞自己與郭公子之間的衝突。

衆人點了點頭,秦天的誠懇態度獲得認可。

“好小子,勝利後不驕不嗓,這一點十分難得!”歐陽古拍着秦天的肩膀,道:“不過王爺的賞賜不收也得收,想要什麼儘管開口。”

想了半天,秦天卻發現自己現在並不需要什麼。功法方面,他還有兩套三級的功法沒學全,法寶方面,已經有了一把法品下等精品飛劍。錢也不缺,丹藥還有一大批魔丹,實在想不到自己需要什麼。

“既然你想不到,那本王給你作主。”瑾王爺微笑着望着秦天,道:“本王送你一場造化!歐陽先生,把我們的計劃告訴秦天。”

歐陽古點了點頭,道:“秦天,我們之前商量過,要在鴻蒙學院創建一個陣符社團。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做社長,現在,我們想讓你挑起這個重擔!”

“陣符社團?”秦天微微一楞,不解地望着他們。

秦天之所以不解,是因爲學院已經有了一個陣符分院,何必要多此一舉,創建一個陣符社團。

看出秦天臉上的疑惑,歐陽古解釋道:“秦天你應該十分清楚,鴻蒙學院的招生要求都是一致,只要有實力都可以進入到學院中來。因此學院院長雖然是王爺,但招收的弟子卻並不都是忠於王爺。比如賞花時與你鬥法的燕顯和王錦程,他們都是陣符分院頂尖學員,但都不是王爺的手下。”

“還不明白?”琪公主道:“你真笨,想不到這麼笨還能做陣符師。三哥讓你組建陣符社團,就是拉攏一批忠於三哥的人才,然後你幫助他們一起成長,替三哥培養一些忠誠的陣符師!”

秦天窒了一下,點頭道:“我明白。”

琪公主嘻嘻一笑,道:“你還不算太笨。”

這位小公主完全沒有一絲公主的儀容,瑾王爺對她也沒有任何辦法。搖了搖頭道:“秦天,你是我布在鴻蒙學院的一枚重要棋子,負責替我甄選可靠忠誠的手下,然後全力培養他們!”

“秦天不過剛剛通過一品陣符師的考覈,何德何能,敢大言不慚地去教別人。”秦天感覺他們太看地起自己了,陣符分院中天才滿地都是,他一個新晉的一品陣符師,哪裏能震地住他們。

歐陽古撫須道:“秦天你不必擔心,有我暗中幫助你,你只管大膽的去做,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

瑾王爺道:“這些人都受過你的恩惠,以後都是一股不小的力量。有這股力量做基礎,以後有人想要動你都必須三思!秦天,這樣的好事別人想找都找不到,你可不要錯過!”

“不錯,這些人是我組織起來的,以後肯定都是我的忠誠部下,就是我的力量。有這些力量擁護,不管我從軍,還是報仇,都會順利許多!”想罷,秦天再無一絲猶豫,道:“居然王爺這麼看得起我,秦天再推辭就是矯情。也罷,這個社長之位我且試着做一做,只要不搞砸王爺的大事就是萬幸!”

“好!本王喜歡爽快的人!”瑾王爺哈哈一笑,道:“從今日起,本王的計劃要正式啓動!有你三人幫我,本王底氣大增,日後的奪位之爭,絕對有我們一席之地!” 秦天將郭公子殺死的消息傳到國舅府時,國舅郭榮正在書房中給聖上寫奏摺。

“什麼,綸兒死了!”

聽完管家的回報,郭榮猛然站了起來,啪地一聲,毛筆掉在了書桌上,將奏摺濺地污穢不堪。

呼……

郭榮的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靈氣威勢,好擬一股有質無形的憤怒的氣流,將他的衣服下襬掀地飛揚起來。

蹬!蹬!蹬!蹬!蹬!

老管家被這股狂暴的氣流猛地擠退五步,方纔扶住門欄,勉強站住。

轟……

一聲巨響,書房中的五十多個書架全部被這股氣流吹倒!

烈少你老婆是個狠角色 書頁和木屑飛濺一地,整個書房,就好像經歷過一場巨大的地震。

老管家瞪大眼睛,一臉驚恐地望着面目全非的書房,最後將目光停留在郭榮的身上。

他萬沒想到,國舅爺一發威,竟然會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壞。

“一直都聽聞國舅爺的修爲已經突破到了靈王境,看來這一切都是真的,也只的靈王強者的靈威,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老管家舔了舔乾裂的嘴脣,心中震驚無以復加。

“老爺請息怒!”

老管家此刻可以清晰地感應到郭榮心中的憤怒,一直以來,郭榮都是穩重無比的國舅爺,從未有今天這樣憤怒過。事實上,這些年的威勢堆積,國舅的威望已經到了一個無比尊崇的地步。身爲皇親國戚,而且還掌管了皇室最重的一個部門:欽器堂,這樣的身份和地位,大蒙國內,沒有幾個人敢得罪他。

郭榮生有一女兩子,郭綸是他近五十歲才又得到的一個小兒子,老來得子,郭榮對這個小兒子格外的寵愛。

因此,郭榮在聽到兒子身死的消息後,他第一個感覺便是不敢相信。

“綸兒死了?是那個叫秦天的殺的!不可能,我發了千里傳信,他應該早就收到的。大蒙帝國,還沒有人敢不給我面子,他秦天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鴻蒙學院的弟子而己,是誰給了他狗膽!”

郭榮怒不可揭地望着門口的老管家,似乎老管家一個回答不對,就要被他斃於掌下。

老掌家嚥了口唾沫,小心地回道:“聽現場回報的人說,最後秦天是和三皇子一起離開的。”

“瑾王爺?”郭榮眉頭一顫,臉色兀自氣地通紅,道:“難道這個秦天竟是瑾王爺的手下?不過就算給他撐腰的是瑾王爺,我也不會放過他!你即刻發佈命令下去,所有國舅府的人,只要見到秦天,格殺勿論!殺死秦天的,就獎勵靈石千枚,法品中等的飛劍一把!”

老管家身形一震,千枚靈石不算什麼,但法品中等的飛劍,這可是無價之寶!

“回報的人還說,秦天已經通過了一品陣符師的考覈,如今已是一名受皇家保護的一品陣符師。”老管家垂着頭,小心翼翼地說着。

“什麼!他還是一個陣符師?哼,這一定是瑾王爺的詭計,陣符師豈是如此容易考的!”

不斷地在書房中急速的來回走動,郭榮目光兇芒閃爍不定,就在老管家認爲這憤怒會再次爆發的時候,突然郭榮停下了腳步,臉上的憤怒也漸漸地緩和下來。

突然的平靜,讓老管家有些不適應。

偷偷地擡頭瞥了一眼,發現此刻的郭榮臉色飄忽不定,一時間捉摸不到他的內心想法。

“不管怎麼說,秦天取得了一品陣符師的稱號,我若明目張膽地追殺他,就是報了仇,也會得罪皇室,影響我的聲譽。”

冷靜下來的郭榮,重新走回書桌前,面無表情地坐回去,目光茫然,似乎在醞釀着什麼。

一時間,書房寂靜下來。

只是這樣的寂靜,配合一片狼藉的書房,怎麼也無法讓人平靜下來。

“老爺,三公子的遺體已經在路上了,是否要準備一下……”想了很久,老管家屏着呼吸,小聲地問道。

“你自己看着辦,風風光光地送綸兒一程吧。”

出乎老管家的意料,郭榮只是擺了擺手,連頭也沒擡,淡淡地吩附。

聽到這個聲音,老管家長呼一口氣,低頭退了出去。

抓起毛筆,郭榮一筆一劃地在白淨的宣紙上寫下兩個濃墨大字。

‘秦天。’

“我的綸兒絕不會白死,秦天,秦天!我郭榮記住你了,你以爲有瑾王爺撐腰,有陣符師的名譽保護,我就拿你沒辦法麼?哼,你不是鴻蒙學院的弟子麼,我要你以後的學院生活都在無盡的痛苦之中度過!”

嘶啞陰冷的聲音從郭榮的口中道出,語聲從牙齒縫中進出來,每一個字都好似從血池中撈出來,充滿着怨毒和憤怒。

吳極將軍府的前院,秦天端坐在煉功房中。

這已是賞花大會結束後的第五天,也是鴻蒙學院爲期一個月的假期的最後一天。

蒲團之上,秦天盤腿而座,雙眼緊閉,兩隻手掌緩慢地變換着印訣。

隨着他的每一個印訣的變化,他的身體就會散發出一陣極其濃烈的花香,這些花香凝結成一道淡淡的光暈,光暈若明若暗,好似在呼吸一樣,極有節奏。

秦天保持這樣的修爲姿式已經有六個小時了,其間他都是一動不動,除了雙手變動印訣以外,整個人就像一具石雕。

在秦天身前一米開外的半空中,長的像小女孩一樣的噬魂玉,靜靜地望着他。

“經過連續五天的滋潤,花香之中的精華終於快要全部被天哥吸收了。這五天來,天哥每天都要花近十個小時吸收花香,然後再花十個小時去修煉功法,只有區區的四個小時休息。這樣拼命的修煉,恐怕也只有天哥這樣的狂人做的出來。不過好在天哥有吃不完的魔丹,這些魔丹在別人眼中是寶貝,在天哥看來,就是豆子!嘿嘿,只有敢把魔丹當豆子吃的人,才能夠每天連續二十個小時的修煉。”

噬魂玉一臉寬慰地望着秦天,修煉一途,天分雖然重要,但勤奮纔是根本。

秦天的刻苦和勤奮,是最讓噬魂玉感動的。

人人都羨慕秦天修爲突飛猛進,眼紅於他的陣符術,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榮耀的背後,是匯江成海的汗水!

自古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從來就沒有天上掉下餡餅的這樣的美事。

時間,在枯燥的修煉中一點一點地流過。

月光從窗戶中射進來,打在秦天的身上,好似給他披了一件白紗。

石室中的花香越來越濃,這是秦天在吸收花香精華後,將沒用的花香釋放掉。

花香精華如一道細細的暖流,似牛奶一般,緩緩地流入到秦天的魂海之中。

秦天魂海中的那四百多枚普通的靈魂株,全部浸泡在這精華液體中。浸泡過的靈魂珠,表面光澤剔透,如一顆顆水晶球,反射着金色的光芒。

無數點金光,將秦天的魂海照的金亮亮的一片,好像繁星滿天的夜空一般,看上去,十分的神奇。

感受到靈魂珠威力漸漸增強,秦天的嘴角劃出一抹欣慰地笑容。

“這四百多枚靈魂株,經過五天的花香滋養,終於快要進化成本命靈魂珠了!”探查到這些靈魂珠即將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秦天手中的印訣突然一下子加快了數倍。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現在已經到了全力衝刺的時候了,一舉將靈魂珠全部進化成本命靈魂珠!”

全部進化成本命靈魂珠,那麼秦天就擁有了足足七百枚本命靈魂!

七百枚本命靈魂,相當於一千四百枚普通的靈魂,也就是說,秦天靈魂品質雖然未達到傑出,但靈魂力已經突破了優秀品質!

傑出的品質,需要靈魂數量達到一千個。秦天還差三百年就可以達到傑出品質,不過他現在可不敢隨便去吸收妖獸靈魂,因爲修爲沒達到靈王境界,靈魂數量增加到一千的話,魂海會無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