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友,快算上一卦……”

納蘭如龍話音剛落,徐世績便邁步朝前廳跑去,幾人見他如此也只好跟了上去,轉過一扇異常寬大的屏風,就看到廳堂內一片狼藉,甚至地上還躺着二十幾具屍體,多半穿着鎧甲。

“這家人不會犯了事吧?莫非欺壓百姓了?”

宗虎剛嘀咕一句就被納蘭如龍制止了,幾人悄然湊到廳門前,只見外面的院子裏有不下數百人在對峙,透過人羣朝府門外望去,入眼全是人頭,估計來了得有近千人。

在兩撥人馬前各站着一位男子,都是如此的英俊瀟灑,男人的魅力在他們身上幾乎展露無疑,不禁令幾人升騰起一股自慚形穢的感覺。

“玉龍千歲,龍皇有令,命你交出兵權頤養天年,你爲何不肯服從命令,莫非是想起兵造反不成!”

對面的男子出言呵斥玉龍千歲,可玉龍只是抿了抿嘴角,根本不拿正眼瞧他,這讓那人大爲光火,左手猛然一揮,霎時從他身後越出一對士兵,舞動着利刃就衝向了玉龍。

“今日凡是抗命不遵者,一律殺無赦,不要管他是老人還是孩子,通通殺光!”

眼見着士兵就要殺來,玉龍第一次動了,手中的利劍似奪命的符咒,瞬間擊斃了十幾人,同時將其他士兵震懾在原地不敢動彈。

那人沒想到玉龍在有聖旨的前提下還敢接二連三的出手殺人,心裏認定了他要造反,不待第一波撤回來,又催促着身後的士兵儘可能的一起上,爭取用人海戰術堆死玉龍。

“那個玉龍千歲應該有聖靈境初期的實力,別看他這邊人數少,但要是爆發起來,那羣士兵一個也跑不了,全都得死在這兒……”

納蘭如龍話音剛落,就聽玉龍這邊一聲吶喊,隨即近百個手持武器的僕人迎向了那羣士兵,雙方沒有過多的交流,直接你來我往的拼殺起來,一時間戰況極其激烈,看的童少陽幾人也跟着熱血沸騰。

其中的焦點就要數玉龍和那個男人,雖然那傢伙境界不如玉龍,但殺人手法卻乾淨利落,基本半數以上的僕人都是死在他的手裏,引得玉龍不得不親自截住他,以減少己方的損失。

“玉龍,龍皇念你是他的兄弟一再忍讓,你卻屢屢觸犯底線,這全是你咎由自取的下場,怨不得別人!”

“哼!正因爲龍皇是我的兄弟,他的一切又豈能瞞得了我,如今執掌龍域的只不過是個冒牌貨,真正的龍皇早就被關起來了!”

玉龍一掌逼退了那人,轉身殺向他夫人那邊,因爲要保護突然闖來的孩子,令他夫人不敢全力拼殺,竟是遭了暗算,胳膊劃開了條深可見骨的傷口。

揮劍擊斃數名士兵,玉龍將母子倆護在了身後,而他的貼身護衛也在第一時間趕來,將三人團團包裹住,朝着後院退去。

“待會你們兩個先走,想來這次那冒牌的龍皇是下了必殺我的決心,我死不要緊,但萬不能讓這孩子出了意外,不然我們就真的百死莫贖了……”

玉龍邊架着受傷的夫人,邊小聲交代她,而童少陽等人見他們朝自己這邊跑來,先一步退到了後院隱蔽的地方,繼續注視着雙方的情況。

那人像是看出了玉龍的打算,招呼着士兵儘量衝上去纏住他們,同時釋放了一枚煙火,不清楚他是要叫人還是另有目的。

僕人們自覺組成了第一道防線,竟是把追來的士兵擋了下來,而玉龍則趁這個功夫一腳踹飛了後門,就聽幾聲慘嚎傳來,先前埋伏在外面準備偷襲的士兵全都被砸在了下面動彈不得。

“夫人,記得保護好這個孩子,快點離開龍域,躲到人類世界中去……”

玉龍將夫人和那個小孩推了出去,又命令所剩不多的貼身護衛保護她們娘倆離開,自己則反撲回去,打算以一己之力阻擋住所有的追兵。

緘默流年執溫柔 “快跟上那個孩子,他可是你們能否找到目標的關鍵,如果他死了,你們此行也就要無功而返了……”

“你怎麼不早說,該死的老頭!”

眼見小孩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中,氣的宗虎忍不住咒罵了一句,童少陽也鬱悶的聳了下肩膀,一行人悄悄繞過戰場,就打算翻牆離開。

“大膽賊人,敢來我玉龍王府撒野,休走!”

隨着一聲爆喝,只見玉龍劃出一抹殘影來到了宗虎的身後,不給他反應的機會,擡手就是一掌,好在納蘭如龍反應更快,先一步將宗虎拉到了身邊,才讓他堪堪躲過了這一擊。

“閣下不要誤會,我們是來保護貴公子的,並沒有加害他的意思,如今外面都是士兵,僅憑你那些護衛的力量根本送不走她們,只有我們才能護得了他的安全。”

說罷,納蘭如龍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了自己的靈威,一時間壓制的在場所有人都不能動彈,而玉龍除了吃驚外更是多了一份喜悅,有納蘭如龍在的話確實可以保護那孩子的安全。

“我就信你一次,千萬不要讓那孩子受到傷害,一切就拜託諸位了……!” 玉龍說完,返身重又殺了回去,而納蘭如龍一行也不再多待,利落的翻過院牆,只見外面正有士兵在搬運屍體,看到他們突然出現,禁不住愣了片刻。

幾人也不停留,尋着血跡快速的朝小孩逃跑的方向追去,等到士兵們反應過來,早已無法鎖定他們的蹤影,只得任由他們離去。

大約追了半個時辰,總算是聽到了打鬥聲,不用納蘭如龍吩咐,童少陽三人便急匆匆的趕過去,就見士兵形成了一個包圍圈,而裏面除了玉龍的夫人和那個孩子外,護衛人員只剩下了七個,此刻正緊握着利刃死死的注視着士兵們的一舉一動。

雙方之間堆滿了屍體,一股股的血腥味隨風飄散,濃郁的令人只想作嘔,但是童少陽等人已顧不得這些,爆喝一聲便闖入了包圍圈內,隨即走到七名護衛的身邊。

護衛並沒有因爲幾人的到來而感到高興,相反由於不清楚他們的來歷,就見一陣慌亂後,齊齊將手中的利刃對準了童少陽一行,神情間充滿了緊張,顯然接連的死亡已經令他們的神經高度繃緊,一個細微的舉動都有可能迫使他們發起攻擊。

“不要緊張,我們是來幫助你們的,玉龍千歲已經同意了,咱們是一夥的……”

童少陽儘量釋放出友善的氣息,然而對於他所說的幾名護衛根本就不相信,一個個還是高舉着利刃,死死的盯着童少陽他們,不肯讓他們靠近。

“原來是神仙哥哥,我認識他們,他們不是壞人,快讓他們過來吧……”

稚嫩的聲音突然從護衛的身後傳來,隨即就看到一個小腦袋鑽了出來,衝着童少陽幾人嘻嘻一笑,試圖用小手分開一條縫隙,可他的力氣畢竟太小,推了幾下都沒能讓護衛移動分毫,氣的伸手擰了護衛的大腿一下。

護衛吃痛,這才稍稍躲開一點,但仍舊充滿戒備的注視着童少陽三人,如果此時他們過去的話,不但幫不上什麼忙,還會讓這些護衛因分心而失去生命,削弱己方的戰鬥力。

就在三人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包圍圈突然傳來一聲聲的慘嚎,只見納蘭如龍一手抓着徐世績,一手不停的轟出靈力,但凡被擊中的不是死就是重傷,嚇得士兵們紛紛避讓,讓納蘭如龍從容的走到童少陽的身邊。

“這下你們該相信我們是真的來幫你們的吧,不要猶豫了,再不走一會他們的援軍來了就真的走不掉了……”

護衛們將目光轉向玉龍夫人的身上,一切都由她做主,就見玉龍夫人點了下頭,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一鬆,護衛當即閃開條空隙,放他們進來。

這邊剛剛匯聚在一起,士兵那邊的援軍卻也是趕到了,就見帶隊的不是別人,正是與童少陽他們交過手的五老,不過這次來的只有老三和老五,猛的看到童少陽等人不禁愣了片刻,緊接着一絲陰笑緩緩的掛在二人的臉上。

“沒想到咱們真是冤家路窄,你們不但毀壞龍靈神像,還幫助叛賊的餘孽逃走,今日你們休想離開龍域,識相的話早點束手就擒,免得一會死的太難看……!”

老三眼中迸射出的全是復仇的興奮,爲以防萬一在接到命令後他便調集了龍域最頂尖的軍隊,只是沒想到玉龍會留在府裏拖延時間,不過能找到童少陽一行,也算沒白跑這一趟。

童少陽暗罵一聲倒黴,這要是碰見個不認識的,待會打起來只要表現的夠兇悍,相信這羣士兵也不敢太過拼命,可如今遇到了五老,想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基本沒有了。

似是怕時間久了發生變故,老三話音剛落便給身後的士兵下達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的傷亡都要擊殺他們,如果敢放走一個,就集體接受鞭笞的懲罰。

而龍族的鞭笞不像人類的一樣,它們的鞭子採用特殊的材料製成,要先將受罰的巨龍捆在降龍柱上,利用其獨有的氣味使得龍鱗變軟,然後再把鞭子過油,令其異常的滑溜,抽打在巨龍身上不僅能聽到清脆的聲響,還可以破開龍鱗直接傷到裏面的筋肉,往往一次要抽三千下,即便是再強壯的巨龍完事後也得去了半條命。

所有的士兵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隨即就見他們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撲向童少陽一衆,嘶喊聲響徹天地,一眼望去如同潮水般洶涌而來,倒是嚇了童少陽他們一跳。

“這幫傢伙都是外強中乾型的,不要被他們的氣勢嚇倒,保護好女人和孩子,其他人隨我一同迎敵……”

納蘭如龍一馬當先殺了過去,童少陽幾人也緊隨其後,瞬間佈置起第一道防線,等待着對面的士兵衝來,很快兩邊近的連對方的毛孔都看的一清二楚,而納蘭如龍此刻才揮出了手中的靈彈。

只聽一聲巨響,在士兵中頓時掀起了一陣沙塵暴,而童少陽幾人則趁火打劫,極短的時間裏便擊殺了一百多人,待得塵霧散去,老三和老五就見遍地的死屍,還全都是他們這邊的。

這下可把兩人氣瘋了,猛的吹出一聲唿哨,就見士兵的身上閃爍出一道道的光彩,隨即龍吟聲此起彼伏,竟全都幻化回龍形,張牙舞爪的盯着童少陽他們。

雖然境界沒有提升,可身體的防禦力及攻擊力全都猛增了一倍多,近千條巨龍或盤旋在空中,或站立在路上,完全將四周堵的是嚴嚴實實,不給童少陽幾人留下絲毫逃走的機會。

“納蘭前輩,這數量有點多呀,有沒有什麼好辦法,硬拼可是要吃虧的……”

“他們採用羣龍戰術,我也沒轍,待會你們瞅準時機,只要我打開道缺口你們便保護着那孩子衝出去,其他人暫時先別管了,是生是死全是他們的命……”

納蘭如龍說完,腳尖輕點地面,整個身子豁然撲向了離他最近的一條巨龍前,左拳凝聚着靈力,兇悍的擊中了巨龍的額頭。

只聽一聲慘嚎,納蘭如龍全力的一擊豈是隨便能擋得住的,巨龍瞬間栽倒在地上,眼珠子裏流出了潺潺的龍血,眼見着出氣多進氣少,而這只不過纔是個開頭,趁巨龍愣神的功夫,納蘭如龍果斷出手又擊斃了三條,一時間嚇得巨龍紛紛避讓,不敢迎其鋒芒。

老三和老五在空中看的清楚,雖然竭力指揮,但頹勢已成,還是無法阻止納蘭如龍在龍羣中硬生生的打出一條通道,護送着一行人快速離開。

“賊人,哪裏跑!”

老三爆喝一聲,突然噴吐出一口龍息,而其它巨龍也紛紛效仿,全都升到半空釋放龍息,這反倒打了納蘭如龍等人一個措手不及,就聽兩聲悶哼,殿後的護衛全都倒在了地上,胸口上赫然露出個血洞。

“你們先走,我來殿後!”

童少陽將孩子推到了老樹怪的懷裏,自己則攥着斬靈劍高高的躍起,同時靈力瘋狂的向劍身匯聚,待得斬靈劍寒光大盛時,才緩慢的舉起來,朝着巨龍聚集的地方劈去。

“靈斬蒼穹!都給我下去待着吧……”

碩大的劍光猛然划向巨龍羣,而這一劍之威也令巨龍們稍稍遲鈍了片刻,眼睜睜的看着劍光落下,瞬間哀鳴聲響徹雲霄,至少有數十條巨龍死在了這一劍之下。

老三和老五驚恐的看着離去的童少陽,剛剛那劍光就貼着他們的身旁劈落,一股死亡的悸動不可抑制的在心底裏爆發,讓他們再沒有勇氣去追趕童少陽一行。

“快給龍皇發信號,這事說什麼咱也不能再去做了……”

老五掏出一枚黑珠,使勁的扔在了地上,就聽嗖的一聲,一束絢爛的禮花升到了半空,顯現出一條五爪金龍的形態,雖然煙火很好看,但它的寓意卻是行動失敗,急需更強大的龍族高手助陣。

看着煙火,還在府中拼殺的玉龍突然咧嘴笑了,這證明他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那羣人確實是來幫助他的,只要能讓小孩逃出龍域,即便是要了他的性命也無所謂。

“哈哈……如果此刻有酒的話,我定當連喝三大碗!”

眼見退去的士兵再次逼近,玉龍狂笑着撲了上去,瞬間後院裏又響起了喊殺聲,而這次比先前要激烈了更多。

保護着小孩和玉龍夫人一路狂奔出幾十裏,衆人來到了一座堪比玉龍府的大宅前,據玉龍夫人所言,這裏住着他們夫妻的一位至交,可以暫時進去躲一躲,待得天黑後再離開龍域。

宗虎一聽能夠休息,立馬上前敲門,不多時出來位中年人,目光掃過一行十幾人,最後落在了玉龍夫人的身上,趕忙迎了過去。

“玉龍怎麼沒有一起來?我聽說龍皇下旨誅殺他,莫非他已經遭了不測?”

“大哥,這裏人多眼雜,等我們進去再說吧……”

玉龍夫人眉頭微蹙,中年人這才意識到此地不妥,連忙招呼衆人進去,眼睛一直盯着玉龍夫人,只在徐世績經過身邊時多瞅了幾下,神情間劃過一絲疑惑。

“大家注意着點,我總感覺這傢伙哪裏有問題,說不定一會還有場惡戰……”

納蘭如龍輕聲提醒童少陽幾人,而跟在老樹怪身邊的小孩則一臉懵懂的看着中年人,似乎想不明白納蘭如龍話中的意思,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被豐盛的菜餚吸引過去,想來是正趕上人家吃飯。

“沒什麼好招待諸位的,大家快一起過來吃吧,就當是自己家,都別客氣呀……” 雖然對這個中年人保持着戒心,但飯還是要吃得,除了納蘭如龍與他交談了幾句,剩下的人都專注於消滅桌上的食物,而那人似是也無意和他們聊天,一直纏着玉龍夫人問個不停。

或許是童少陽的錯覺,總感覺玉龍夫人和這個中年人不像是她口中所說的那樣,就看那人盯着玉龍夫人的眼神,好似要把她烤化一般,任誰也不會相信他們單單只是至交。

“玉嬌,你不要擔心,待會我就派人去打聽下玉龍的情況,如果他真要是遭遇不測,你和大侄子便在我這安頓下來,由我來照顧你們……”

說着,中年人竟想去握玉嬌的手,只可惜他的這番情深意重並沒有打動玉嬌,手才伸到一半便看到玉嬌將胳膊放到了桌下,神情間略過一抹尷尬。

而中年人也突然意識到還有外人在場,順手抄起湯勺替小孩舀了碗湯,邊誇讚他活潑,邊趁機擦去頭上的汗水,眼神不着痕跡的掃了一圈,發現並沒有人在注意他,這才鬆了口氣。

其實兩人剛纔的舉動又豈能瞞的過童少陽幾人,只是一來他們現在處境危險,二來如果不是小孩可能幫助他們尋找到龍靈神的傳承者,想來大家根本沒有交集,又何必操心別人的私事。

一頓飯就在詭異的氣氛中結束了,中年人雖然極力邀請玉嬌到書房詳談,但均被她以照看孩子爲由謝絕了,而小孩此刻也表現的十分配合,嚷着要玉嬌陪,中年人無奈,只得悻悻然的離開了。

童少陽一行被安排在了西邊的廂房,原本就沒打算在此過夜,幾個人便集中在了一間房裏,商量下一步該怎麼勸說玉嬌讓那孩子幫他們尋找龍靈神的傳承者。

“要我說,咱乾脆直接跟她攤牌,如果她答應就算了,要是不答應咱也沒必要客氣,搶了孩子就走,憑她那兩三個護衛根本就攔不住……”

“胡鬧!我們的目的是拯救帝國,但不可以因此而不擇手段,下次我不希望再聽到這種話,不然別怪我手下無情!”

納蘭如龍惡狠狠的瞪了宗虎一眼,嚇得宗虎趕忙噤聲,如同耗子見貓一般,畏懼的縮在了桌子旁邊,眼睛始終瞅着地上,之後的討論中再沒有發表一句。

“納蘭前輩,雖然宗虎後面說的不可取,但有一點還是沒錯的,我們必須要和玉龍夫人協商,只有她答應了我們才能帶走那孩子……”

納蘭如龍贊同的點了下頭,突然門外傳來輕微的敲門聲,待得老樹怪將屋門打開,只見小孩正笑嘻嘻的站在門外,一副我全都聽到的表情。

將小孩讓到屋裏,老樹怪反手把門關好,童少陽則替他倒了杯水,推到他的面前便目不轉睛的盯着他,看的小孩有些慌亂,不明白他們想幹什麼。

“你們剛剛說需要我幫什麼忙?我正好也有個事要請你們出面,就算是互換吧,如何?”

“小孩,你說的能算數嗎?我們還是和你母親談談這件事吧……”

小孩嘻嘻一笑,衝着幾人擺了擺手,臉上全是你們不懂的神情,這讓童少陽等人十分的不解,對這個小孩更加的好奇。

“小孩,那你給我們個理由,不然我們很難相信你所說的……”

童少陽摸了下小孩的頭,看着他古靈精怪的表情不禁想起了雲澤,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有沒有自己偷溜出來尋找自己。

小孩眨巴了幾下眼睛,似是在考慮要不要說出保守的祕密,而童少陽則給老樹怪和宗虎使了個眼色,要兩人配合他套出小孩的隱情。

憋屈了半餉的宗虎瞬間來了精神,先不着痕跡的點了下頭,隨後朝着小孩冷笑一聲,眼中充滿了不屑,好像小孩所說的在他眼裏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