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嬤嬤沒想到肖三郎對她的態度……

《農妃傾天下》第354章各有悲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小西回到家,爸爸媽媽和小北都在看電視,他把電視的聲音調小一些,陸偉民看小西要說話意思,就問道:「你今天回來,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嗎?」

陸小西笑笑,用手指指小北:「我不知道小北跟你們說了沒有,最近我考慮了一下,守在商店也沒什麼意思,現在住房什麼的都有了,但想多掙錢在泰寧還是機會不大,我打算明晚去省城找我同學看看,因為去了兩次,省會城市還是比我們這個小地方有發展。」

陸偉民直接把電視關掉,正過身子問小西:「都調查好了嗎?你的頭腦不用質疑,得把後續的事情安排好,商店、小秋、去省城做什麼、有多大把握,你也不小了,馬上面臨的婚姻問題,都是應該考慮的。」

「商店的管理我找過於總了,已經安排好了;秋詩現在的醫院還算可以,正跟著院長研究新的課題,我和小北也交代了,明天開始去我那裡跟秋詩作伴;省城同學那裡也打過招呼,我去的目的是先考察,有合適的工作就鍛煉一下。手裡暫時沒錢,也不能投資,小惠姐說有投資的打算,萬一我沒有合適的工作,小惠姐去省城也能幫我一把。」陸小西把父親提的幾個事一一解釋。

媽媽有些擔心地問:「工作好找嗎?在外面吃住都是問題,你一個男人自己能吃上飯嗎?真要是想去,我這裡還有一些錢,給你拿上?」

陸小西擺擺手,想把兜里的錢掏出來,想起秋歌的囑咐忍住沒掏出來,他笑著對媽媽說:「秋詩手裡還有錢,我把房子買完還有兩萬塊錢,給她留下一萬。」

陸偉民站起來在地上踱著步子,兒子突然提出要出去闖闖,雖然是好事,但多少還是有些擔心,孩子們都長大了,連小北都二十四歲,也該讓他們自己做主了。站在茶几前,陸偉民對老伴說:「現在天氣好,不用帶什麼棉衣,幫他收拾一下,實在不行再回來。」

小北的行李箱大,拉著小西去她的房間,把自己的東西掏出來,叫二哥用她的箱子,陸小西上學的那個箱子有些小,就跟妹妹換了。

小北剛上班,工資也不高,陸小西借著去衛生間的機會,把秋歌給的信封打開,抽出一千,剩下的裝進褲兜,這個錢他不能說出去,那樣對秋歌的名聲不好。

小北見二哥給她錢,推著不要,小西說:「你剛回來手裡沒錢,還處朋友啦,盡量不要管爸媽要錢,我手裡還有錢,這次出去掙得錢能比在這裡多,我要是能站住腳,將來你也想辦法出去,現在全國到處都用人,下海早比晚強。」

小北聽二哥囑咐她,好像要離開好久的樣子,抱住二哥開始掉眼淚,小西捏捏她的鼻子:「我是去大地方找機會,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和秋詩搞好關係,勤快一點兒,別我回來看到家裡像狗窩一樣。」

陸小北吸吸鼻子,把哥哥給的錢裝起來,又找了一個抹布把箱子外面擦了一遍。電話鈴聲響了,小北去接電話,電話是秋詩打來的,小西去接電話:「我在媽家,回來收拾箱子,明天再把那邊的幾件衣服裝上,今晚在這面住,明早回去。」

秋詩說:「明天我休息一天,下夜班就回去,你說用不用請大家吃飯?車票不是訂的晚上客車票嗎?有一整天的時間。」

陸小西看小北在自己房間,爸媽也回自己卧室,捂著話筒說:「晚上在家吃飯,白天的時間都是你的,不想請吃飯了,我自己悄悄地走,還不知道什麼結果。」小西笑道。

「那明早去買一些菜,咱們下午回去做飯吃,把大哥他們叫回來吧,平時不怎麼聚,你一走還不知道啥時候回來。」秋詩想的周到,囑咐小西。

「好,我起早買肉和排骨,也改善一下伙食,爸媽平時捨不得,正好藉機會給他們打牙祭,明晚我走了,叫小北過去住,跟你作伴。」

「你是小心眼吧?叫你妹妹來吧,正好我一個人沒意思。掛了。」

心裡有事,陸小西一夜沒沒睡好,天剛亮,他就起來要去早市,陸偉民過來說不用他去,他要去溜達,順便帶回菜來,小西給爸爸一百塊錢,回來繼續睡回籠覺。

陸小西一覺醒來,媽媽已經把餃子煮好了,昨晚老兩口也嘮了半宿,當媽的總是有很多的擔心,早晨起來,小西媽叫陸偉民去買肉,兒子上車得吃餃子,雖然是晚上的車票,但叫兒子吃上餃子是當媽的心愿。

餃子是豬肉韭菜餡的,陸小西喜歡吃韭菜餡餃子,每次去惠民上學也都是吃餃子。

吃過早飯,陸小西看看錶,八點半,秋詩也該到家了,陸小北要去大哥糧店看看,順便叫他們晚上回來吃飯,兩人一起騎著車出來。陸小西選的日子不錯,其實買票的時候沒有考慮,是趕巧碰上了,周日大家都方便。

陸小西上樓開門,秋詩還沒到家,他插上電源燒水,昨晚沒有洗澡,另外今天是臨走前的最後一天,昨天電話里已經暗示秋詩今天留給她。

拉上窗帘,打開電視,陸小西披著睡衣在沙發上抽煙等著秋詩,這幾天抽煙比以前多,也是心裡有些煩躁的原因。

秋詩是去商場給陸小西買了一些內衣內褲和擦臉的大寶,看到領帶不錯,也給他買了一條,原來陸小西有兩條領帶,但現在是去省城,買一條暗紋豎條領帶,顯得高貴大方。

接過秋詩手裡的手提袋,他催促秋詩也去洗洗,秋詩說自己昨晚在醫院洗的,陸小西一高興,攔腰抱起秋詩進了卧室。

因為陸小西要離開泰寧,這一次兩個人都十分投入,當兩人渾身像水洗一樣的時候,陸小西建議去客廳休息一下,邊看電視變聊天,秋詩耍賴,要陸小西抱著去,躺在沙發上,秋詩幫小西擦汗,小西幫秋詩擦臉。

像久別重逢的夫妻,他們一直沒有停止,牆上的電子鐘走到十二點的位置,小西建議吃點兒東西,才算穿上衣服。

下午三點半,兩個人才醒來,秋詩昨夜值班,加上兩個人連續的疲勞作戰,一睡就是三個多小時。秋詩看陸小西還沒睜眼,悄悄起身,把應該帶著的東西裝到一起,又給陸小西準備了一萬塊錢,都收拾好以後才叫醒陸小西。

發現已經快到四點,陸小西趕忙起床,最後一天,要回去做一頓晚飯,也算盡一點孝心。

兩人進門的時候,陸小東已經到了,邱楊沒來,要去託兒所接孩子,一轉眼,陸小東的孩子都一歲多,陸小南的孩子應該三歲了。小東給弟弟拿了五百塊錢,小西沒接,掏出身上的錢晃了一下:「我有錢,你們要是缺錢都可以找我。」

陸小西和秋詩做飯,小北也跟著忙前忙后,知道二哥走後要去跟秋詩作伴,小北格外殷勤,幾次把秋詩說出眼淚,陸小東不會做飯,陪著爸媽聊天。

燉菜已經放到鍋里,小西叫秋詩看著,自己回房間收拾行李箱,悄悄地把秋歌送的錢和秋詩給的錢藏好,新買的衣服領帶也裝上,小北已經收拾好桌子,擺上碗筷,陸小西紮上圍裙,還有最後兩個菜。

眾人落座,秋詩去端菜,看大家沒注意,她從小西的背後使勁兒抱了他一下,擦了一下眼角,轉身端著菜出去。

晚飯開始了。 獵魂小鎮,武魂殿駐地,燈火通明,魂師士兵列隊環繞保護著,一道窈窕身影走在走廊中,手中端著一壺美酒走向比比東所在庭院。

「老師,我進來了。」

月光照耀下,露出窈窕身影真容,如綢緞般柔順的齊脖金色捲髮,絕美瓜子臉,眼眸如星,嫵媚動人,粉嫩紅潤的薄唇誘人無比,高挑傲人嬌軀穿著銀金相交的緊身包臀裙,傲人胸前包裹著軟甲護胄,細腰盈盈一握,讓人難以把握,一雙修長美腿穿著不對稱銀筒襪和銀色高跟鞋,魅惑撩人,正是比比東的弟子~胡列娜

「進來吧。」

庭院內傳出比比東高傲威嚴的聲音,胡列娜端著葡萄美酒,邁著妖嬈身姿,美腿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輕微響聲,走進庭院中。

庭院中,依舊是緊身教皇袍的比比東站在庭院,人面魔蛛後站在她面前,她伸手撫摸著蛛后的身軀。

胡列娜將葡萄美酒放在庭院桌子上,走到比比東身旁,看著人面魔蛛后,眼中滿是驚訝,人控制魂獸,還是讓她驚訝不已。

比比東轉身看著自己最喜愛的弟子,原本冷若冰霜的完美臉蛋露出絲絲微笑,詢問道:

「怎麼睡不著來找老師呀。」

胡列娜點頭,今天的大戰她也在遠處觀望,看到顧驀然大戰劍斗羅,不,準確說是碾壓劍斗羅,讓她久久無法平復,她有些好奇的向比比東詢問道:

「老師,以您的實力,對付七寶琉璃宗的劍斗羅需要幾招打敗?」

「塵心魂力不過九十六級,老師已經達到了九十八級巔峰,過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九十九級,殺他,三十招之內。」

比比東保守估計了一下,殺塵心不難,畢竟,封號斗羅一級之差,猶如天差地別,而且,她還是雙武魂。

但一想到自己一個武魂被封,還有一個現在不能輕易動用,比比東就來氣,恨不得將顧驀然抓住,高跟鞋踩在他的臉上不斷摩擦!

而正在別墅中嘗試驚鯢第一魂技的顧驀然突然打了個噴嚏,隨後繼續嘗試。

「老師,您怎麼了?」

胡列娜看著比比東不斷變換的臉色,嫵媚嬌媚臉蛋露出疑惑,開口詢問道,她的話將比比東的思緒拉回現實。

「不過,小娜,你怎麼會問出這個問題?」

比比東並不知道獵魂小鎮發生的大戰,當時武魂殿的人都去找她了,留在獵魂小鎮的只有胡列娜和一些護衛,小鎮居民也不可能主動說什麼話,所以,比比東就不知道了。

見自己老師不知道小鎮大戰之事,胡列娜紅唇張開閉合,訴說著顧驀然碾壓塵心的事

聽完自己弟子的訴說,頓時比比東眼中閃過怒火,她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根據胡列娜的描述,那個碾壓劍道塵心的傢伙絕對是顧驀然,這個傢伙,能幾招壓制塵心,實力必然遠超自己,甚至達到了半神!

可看看和自己的大戰,完全是小孩子過家家,你打一下我打一下,而且都在防禦,根本就不出手,這完全是在戲耍她!

越想越氣,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比比東抬起修長美腿,猛美腿一腳將腳邊的石頭踢飛,毫無之前高傲教皇樣。

這讓身前的胡列娜眼睛都有些瞪大了,自己高傲,美麗,冷艷,強大的教皇老師竟然會表現出如此姿態,頭一次見,她都有點不相信眼前的是自己老師了。

注意到自己失態,比比東連忙收回自己高抬的修長美腿站好,輕咳一聲緩解尷尬。

「小娜,最後那個混蛋去哪裡了?」

胡列娜聞言,回憶了一下,說道:

「在塵心和古榕帶著兩個少年少女逃跑后,那個強者帶著一對身穿一模一樣魚鱗軟甲服的姐妹消失不見了,不過,老師,您剛剛叫他混蛋?您認識他?」

「不認識,老師怎麼會認識他呢。」

比比東一聽,想到剛剛自己說漏嘴了,連忙矢口否認,她這麼會認識那麼個傢伙呢。

但比比東剛剛的表現以及語氣,都讓胡列娜難以相信自己老師不認識那名強者,不過,既然老師不願意說,她這個弟子也不好多問了,但對顧驀然好奇卻越來越深。

「小娜,你拿著這張卡,看能不能命令它。」

為了扯開話題,比比東將蛛后契約卡交給胡列娜,想試試是不是只要拿了這張卡就能命令人面魔蛛后。

胡列娜接過蛛后契約卡,按照比比東的吩咐對著人面魔蛛後下了幾個命令,但並未有任何反應。

這讓比比東大感疑惑,為什麼,那個混蛋拿著這張卡可以,但小娜卻不行呢?

比比東並未從胡列娜手中拿回蛛后契約卡,她依舊能感受到自己和人面魔蛛後有著強烈的感應關係,嘗試對人面魔蛛後下達幾個命令后,它竟然都一一完成,這讓比比東更疑惑了。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看來下次遇到那個混蛋要好好問他了。

「我餓了。」

突然,一道陌生女聲出現在比比東腦海中,這讓比比東有些驚訝,抬頭看向人面魔蛛后,它也正看著比比東。

「你餓了?」

比比東遲疑的詢問一句,人面魔蛛後點頭,它餓了,隨後看向胡列娜,蜘蛛口中滴落絲絲毒唾液,將地面腐蝕,比比東也讀取到它的感知~

它想吃胡列娜!

瞬間,比比東看人面魔蛛后的眼神不對勁了,她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的弟子!

「你要是敢對我弟子下口,我就敢現在滅了你!」

比比東擋在胡列娜面前,九道魂環冉冉升起,環繞周身,美眸中寒光四射,接近極限斗羅強大氣勢讓人面魔蛛後退後幾步,蜘蛛眼中出現人性化的委屈。

「那我吃什麼?」

又一道有些委屈的女聲傳入比比東腦海中,這讓比比東有些詫異的看著人面魔蛛后,它竟然委屈了?!

「小娜,你去吩咐其他人拿一些肉類來。」

比比東對一旁的胡列娜吩咐道,胡列娜雖然疑惑,但既然是老師的話,自然盡心儘力完成,轉身便去準備了,而比比東散去魂環,開始和人面魔蛛后溝通起來。

~

(蜘蛛子,怎麼樣?)猶豫了幾分鐘,許書白看了一眼教室里的同學,發現大家都在埋頭苦讀,便起身離開了。

7樓是美術教室和音樂教室,但是由於路燈壞了,除了白天,那上面幾乎不會有人。

他思索著沈硯星為什麼會把他叫到7樓去,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樓梯口。

6樓微弱地餘光壓根看不清7樓的狀況,許書白小聲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156章蓄謀已久 名劍神的這一劍,將主持護界大陣的神女十二坊八位神境坊主全部創傷,個個染血,墜落到地面。

冥花坊主站在凹陷的廢墟中,身上有一個個血窟窿,不甘的道:「連護界大陣都擋不住嗎?今日,註定是星桓天的劫?」

「來了!天庭大軍殺入了進來,無人可以抵擋他們,大家終究要以這種慘淡的方式結局。」

雪域坊主柳輕城傷得比冥花坊主更重,左臂連同胸口被劍氣打碎,血肉模糊,短時間內,無法自愈。

名劍神的劍道意志,留在了傷口中。

「城主已死,無人可以再庇護我們!唯有死戰,絕不苟活。」

一位戴着面紗的坊主,白衣染成血衣,手持纖長古劍,眼神堅定,已做好自爆神源的準備。

神女十二坊的列位樓主,個個都是大聖,雖有的已經花容失色,可是,看到白皇后枯槁般的屍體之後,都生出慷慨赴死的念頭。

這些年,若非白皇后的庇護,她們哪裏能夠修鍊到大聖境界,哪裏能夠擁有成為人上人的資格?

且,她們深知投降和認輸,只會比死更慘。

「為城主報仇,絕不低頭,繼續催動陣法。」

以八位真神坊主為首,神女十二坊成千上萬的聖境修士再次組織起來,分立在中心陣法的各個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