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爲了證明自己的話一般,那大漢還用力的揮舞了下錘子大小的拳頭,青年停住了腳步,臉色一邊,沉沉的看着他,

“雷震子,怎麼,你打算來挑戰鬼儒道的權威麼?很好,我不介意的,就算你是鬼魔道下的次道,不過那個老妖怪還不至於護短到爲了一個區區鬼雷道就跟我翻臉罷!哼,次道,一幫沒有進取心的傢伙,不要惹我,不然,我會讓你鬼雷道從此被抹掉!”

青年冷眼看了看那大漢一眼,大漢還想跳起來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一隻小手伸了過來,輕鬆的將他遠遠的拋飛了出去,

“丟臉的東西,跟本道叫板,我真後悔怎麼收了你這個徒弟。”

那聲音清脆,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黑暗中,一個扎着羊角辮的小男孩蹦蹦跳跳的從剛纔那個大漢藏身的地方跳了出來,嘻嘻哈哈的說到,

“妖姐姐,儒二哥,你們千萬別生氣哈,跟我這個沒規矩的徒弟生氣,不是平白的墮了你們的名頭麼,本道的事情,自然有本道自己來處理,他們可還是不夠格。”

說話間,那小孩已經走到了光亮的地方了,說也奇怪,那小孩一出現後,剛纔笑得尤其囂張的幾個人都訕訕的躲到那孩子的後面去了。

“鬼魔道,好囂張啊!”那青年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小孩子,拱手對那血海中間的女子朗聲說到,

“咿妖姑娘,小生有禮了。”

“儒商哥哥你還真是厚此薄彼啊。”小孩子輕笑了一聲,不見他什麼動作,就出現在了血海的上方,卻見他撒嬌一般的抱着女子的脖子,半個人掛在了上面讓女子揹着一般,奇異的是那女子卻絲毫不見動氣,只是寵溺的伸手將他揪了下來,捏着他的鼻子說到,

“小穘你淘氣,都好幾百歲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一樣。”

“嗚,妖姐姐你討厭我了?整天悶在陷空山這個大陣裏面,時間也幾乎都沒有流動,就算是好幾百歲又怎麼樣,我還不是隻能跟個小孩子一樣,就算有一堆的徒弟又怎麼樣?本道的宗主又不能離開這裏,你看看,我收的,都是些什麼笨蛋?”

說着,那小穘當即大哭了起來,咿妖寵溺的抱着他說,“好啦,乖,不哭不哭,姐姐知道了,除了那個女的,其他的都給你吃好了,省着點吃,還能吃好幾天呢。”

“耶!”小穘發出開心的一聲呼喚,他一個輕盈的跟斗落在了儒生的面前,

“儒商哥哥,這裏可是妖姐姐的地盤哦,你一個人,不可能對付兩大本道吧。”說着,小穘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詭計得逞的微笑,儒商看着他,周身的青氣一脹一收,默不作聲的一掌拍了過來,小穘笑嘻嘻的仿若無人一般的閃身躲過,徑自的插入到李康的的金光裏面,李康暴喝一聲,一道酒霧布在了他面前,他卻毫不在意的伸出手去輕鬆的撕裂了開來,伸手將李毅手中的靜靜舉足輕重的揪了出來,隨手一丟,遠遠的拋飛了過去,然後發出了清脆的一聲笑聲後,人出現在了那個老頭子和老太婆的頭上了。

“西公西婆,你們也打算跟我搶人吃麼?不知道水哥哥知道你們兩個偷跑出來,會不會把你們給撕了,我可是知道,鬼靈道最討厭介入其他道之爭的哦!”說着,小穘笑嘻嘻的看着兩個臉色刷的一聲變得慘白的兩個老人默不作聲的如同猿猴一般迅速的跳躍在樹林中,然後消失在遠方。 read336;

人魚島!

這個的名字倒顯得異常的簡單,海族邊緣基本上都是一些小的種族在生存,尤其以人魚族頗為的強大。

這些人魚族的強大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實力,說句實話,實力人魚族真的很一般。

可是他們有腦子,他們能夠和人類做生意,從人類那邊獲取海洋中極為珍貴的星元石來修鍊。

海洋的資源極為的繁雜,和陸地上的資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就拿人魚族自己為例,他們在海洋上的資源倒是非常的龐大,不過陸地上的資源卻極為的稀少,可是海洋深處的那些大的星元礦,什麼時候才能夠輪到他們去開採呢?

既然沒有了星元礦,那他們的實力就愈來愈下,這個就是矛盾的中心。

現在他們通過和人類進行交易,他們能夠通過各種不同的方法獲取星元石,到時候再將這些星元石和其他的海族做交易。

他們完全就實現了一個完美的二道販子的形象,不過誰讓他們和人類的關係最為的近呢?

現在人類已經完全相信了人魚族,而對於其他的種族卻不可能,甚至他們根本無法交流。

海族幻化人形,也只有人魚族有這個特權,所以除了人魚族,除非是極為強大的海族,否則他們不可能幻化人形進入陸地的。

一般沒有幻化成型的海族,他們離開了海洋裡面的水還能夠生存下去么?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這人魚族的重要性才凸顯了出來。

這一條大船就是人魚族靠著和人類交易而弄出來的一條貿易型的船隻。

當然,這一次肖凌峰特地用人魚族的大船,實際上也是為了顯示他和人魚族的關係。

畢竟這些一直站在陸地上的人們,什麼時候見過這般的陣仗?海洋,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片未知而又神秘的地方。

葉川站在船上,面對著輕輕吹拂過來的海風,這一刻他倒是有些享受了。

無論在什麼地方,看到這大海總是有一種胸有溝壑的感覺,海洋能夠讓人不斷的擴充自己的胸懷,能夠讓人更加冷靜的去處理一切的事情。

「葉川,這大海真的是好大啊,之前沒有登船的時候我還感覺很小呢……」臧青梭神色有些興奮的說道。

「是啊葉川,你看看咱們要去的那個什麼人魚島,實在是太小了,那個裡面放了那麼多的靈獸,到時候我們恐怕連跑的地方都沒有了啊!」詹玉濤倒是有些擔憂的說道。

畢竟那麼多的靈獸,一下子要是都撲過來的話,那他們無論怎麼樣也是不可能抵擋得住的,至少他們現在是這麼認為的。

「呵呵,能不能稍微用點腦子啊?」葉川笑著道。

「怎麼就不用腦子了……」詹雲濤鬱悶道,這個人魚島看上去的確是太小太小了。

葉川道:「這個人魚島你看上去很小是吧?但是當你真正走進去的時候,你就會感覺這個島是多麼的龐大了……」

現在主要是因為距離太遠的緣故,要是距離很近的話,他們才能夠真正感受到那不凡的氣息,才能夠真正的感受這海洋的魅力。

「額,那也不可能到時候變的很大吧?」詹雲濤還是有些不相信,因為現在他感覺這個就一點點大。

葉川哈哈一樂道:「再過半個時辰在看,你就會發現這個比現在要大一些了,等到了之後你在看,你就會發現,這個或許比天武城要大很多了。」

一旁的臧青梭笑著道:「雲濤兄看來還真的是一點都不了解啊,我已經理解了,嘿嘿!」

「你理解個什麼啊……」詹雲濤頗為不服氣的說道。

臧青梭道:「這有什麼不理解的,就像以前我們趕路的時候看到的山峰,看上去好像很小,等你到了那邊的時候在看,你是不是發現他很大?因為現在我們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所以看上去小了而已,葉川,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

葉川讚許的點點頭道:「難得見你聰明一次,很不錯,哈哈!」

臧青梭的臉色鬱悶之極,王獸沉聲道:「葉川,柳劍鋒那邊和袁崇明那邊好像一直都盯著我們這個方向看,我估摸著這一次我們到人魚島上去,他們肯定會有什麼動作!」

王獸的嗅覺還是非常的靈敏的,葉川笑了笑道:「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跟你們說……」

「什麼事情?」眾人有些奇怪的看著葉川,葉川笑著道:「我們在去天武城的途中,遇到了袁家的截殺,甚至袁家家主袁天罡的弟弟袁天仲親自出馬了。」

「袁天仲?我聽說過這個人,好像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啊!」詹雲濤有些震驚的看著葉川說道,袁天仲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這個並不是什麼秘密。

對於袁家,詹雲濤還試著去了解過,畢竟他們是天武南宗的堅定支持者,那就是天武北宗的死敵了,既然是死敵,那詹雲濤自然是頗為的關注。

「這袁家還真的是太不要臉了,這樣的額事情他們都幹得出來。葉川,那後來呢?」臧青梭沉聲道,顯然他也是義憤填膺。

這個袁家實在是輸不起,如果他們真的輸不起的話,又何必如此這般呢?

王獸也是一副不屑的說道:「看上去倒是一個體面的家族,原來真的是輸不起啊。之前羅宗主他們已經在城外阻攔過袁家的人,他們也是回去了。沒有想到他們早就留了一手。」

「這袁家當真是不要臉啊,要是我是這袁家人的話,直接撞牆去算了。」詹雲濤鬱悶道。

葉川笑著道:「結果就是袁天仲被我和秦風給斬殺了!」

「什麼?」眾人皆是一驚,袁天仲那可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啊,被葉川和秦風兩個人就這麼給斬殺了?這個說出去給誰那也是不信的啊。

反正現在的他們是肯定不會相信的,詹雲濤鬱悶道:「葉川,你說話能不能不要刺激人,那可是天武境九重的強者啊,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王獸也是瞪大了眼睛道:「哎,這要真是你們兩個人合力做成的事情,那你們的實力至少也應該達到和天武境九重差不多了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咱這個百宗盛宴第一名是穩穩的了吧?」

詹雲濤也是被葉川的實力嚇一跳,要知道天武境九重那可是生猛的很,秦風和葉川兩個人竟然就能夠直接挑戰天武境九重?

說挑戰那都是輕的了,人家是直接將天武境九重的強者斬落馬下了。

這等實力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反正詹雲濤是心中已經猶如這面前的大海一般,驚濤駭浪。

「呵呵,咱可沒有那實力,被他追的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最後用了非常規的手段才斬殺了他!」葉川輕描淡顯的說道,顯然他也不想在這個事情上過多的解釋。

眾人心照不宣,不過他們對葉川的實力有了新的認知。

「葉川,那要是去了人魚島,柳劍鋒他們對我們下手怎麼辦?」臧青梭心中也是有些擔憂,他知道葉川他們是不怕這幫人的。

說到底在這麼多人當中,也就是他臧青梭自己一個人真實的地武境十重的實力。

既然是地武境十重的實力,那還不是待宰的羔羊?說是待宰的羔羊都是輕的,人家揮揮手自己恐怕就差不多了。

「青梭,他們肯定會針對我們的,不過百宗盛宴的名額應該還是非常的寶貴的。他們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如若非要有一個人退出百宗盛宴的話,那麼他們必然是把目標放在我的身上,所以你就不要擔心了。」

葉川的話說的也是相當的有道理的,柳劍鋒他們絕對不可能無限制的去殺人,肖城主的話已經說的很到位了,這幫人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借題發揮吧?

要是他們為了殺一個臧青梭而讓自己一個天武境的實力進不了天武宗的話,這種得不償失的事情是不會有人做的。

如若真的是有人做,那他們的目標也絕對是葉川,而不是那個名不見經傳的臧青梭身上。

不過臧青梭因為實力低微,他的擔心也是不無道理的。

「葉川說的沒錯,你自己倒是要小心一些,我看這幫人肯定是有什麼陰謀,不過這柳劍鋒和袁崇明絕對不可能同時針對你的,」王獸沉聲道。

「這個我知道,這兩個人早已經決裂了,在袁家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既然如此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袁崇明他們這幫人難不成天真的認為他們靠人海戰術要搏殺我么?即便是遇到他們人海戰術,我打不過還能夠跑得了吧?呵呵!」

葉川倒不是非常的擔心,所謂的人海戰術對於他來說還真的是沒有什麼。

在他看來,這個時候要是用人海戰術的話,那袁崇明自己本身也高明不到什麼地方去。

不過袁崇明這個人雖然是袁家的人,但是頭腦還是頗為的簡單了一些。 read336;

遠處,袁崇明等人已經在謀划著如何對付葉川,其實袁崇明最恨的並不是葉川而是柳劍鋒。

但是畢竟他和柳劍鋒至少都是從袁家出去的,這個時候如若堂而皇之的要對付柳劍鋒的話,那要是被自己的老爹知道了肯定不會輕易饒過自己。

在加上還有一個那麼性格古怪的妹妹,袁崇明想也沒想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在他看來,柳劍鋒什麼時候都是有機會去弄他的,而現在他最大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葉川。

「人魚島就要到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眾人在看人魚島的時候,一切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人魚島要比咱們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啊?你們看,那不是地武境初階的靈獸烈炎魔獅么?在這個外圍竟然就能夠看到靈獸了。」

「這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靈獸,咱們下去之後可要抓緊時間了啊!」

「這一次肖城主只看結果,那我們豈不是只要坐以待斃的將那些人手中的內丹奪過來不就行了?」

「這可是犯規的事情,難不成你真的不像進入天武宗了不成?」

「誰說我不想進入天武宗了?真是搞笑,肖城主只說了不讓殺,沒說不讓廢了別人吧?到時候你廢了其他人,他們還不是乖乖的由咱們處置!」

這個的確是肖凌峰在設計的時候的一個漏洞,不過肖凌峰即便是知道了這個漏洞他修補不修補對於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從這一刻起,你們就進入人魚島了。這人魚島上總共六百隻靈獸,等你們殺光靈獸的那一刻起,就是你們第二輪比賽結束的時候。」

「那隻要不殺光,咱們就走不了了?」一個人提出了疑問。

「當然走的了,你退出你就可以直接走了,現在我也可以把你帶回天武城。你們給我記住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收退出人員的。要是你們誰扛不住了,想要有所斬獲的話,那我希望你們直接就到這個地方來。知道了沒有?」

「是!」眾人一哄而是,他們自然明白,既然有參賽的自然就有受不了退賽的。

與自己的小命相比,加入天武宗貌似就要排在第二位了,要是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了,你參加天武宗還有什麼意義么?

要是自己的小命在這邊就交代了,誰還會同情你?誰還會記得呢?

天武宗是不需要負任何的責任的,既然是選拔優秀的人才,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算的上什麼優秀的人才呢?

人魚島從外圍看,景色異常的秀美,整個從現在來看倒是非常的龐大。

一共就六百隻靈獸,其實真正的焦點恐怕就在那最後的十六隻天武境初階的靈獸,至於其他的靈獸恐怕還真的不值一提了。

當然了,地武境靈獸就是那麼好弄的么?對於那些地武境級別的人來說,地武境靈獸對於他們也算是一種極大的考驗了。

這個人員裡面一下子就分成了兩派,要說最為尷尬的恐怕就要算是柳劍鋒了。

柳劍鋒向來獨來獨往,可是斬殺天武境靈獸可不是他獨來獨往就能夠解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