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雪還沒解氣,走過去,一巴掌甩她臉上,惡狠狠地說道:“老女人,竟然敢在我的地盤撒潑,你不想活了嗎?”

蔣梅紅滿肚子的怨氣,根本不敢發,唯諾着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放屁呢!剛纔扇我巴掌的時候,我看你可不像是故意的。”

張雪揪起蔣梅紅頭髮,啪啪又是兩巴掌扇過去。

旁邊一位彪形大漢開口道:“雪姐,用不用把這老女人拉到山上做了?”

蔣梅紅一聽嚇傻了,大喊道:“別殺我,別殺我啊!”

“閉嘴!”張雪罵了一聲,瞪着蔣梅紅道:“現在知道求饒了,晚了。”

“先給我把她關起來,找個合適的地方,活埋了。”

“是!”

彪形大漢一記手刀打暈蔣梅紅,接着把她拖進裏屋。

不一會兒。

這件事情傳到於歡耳朵裏。

醫院門口。

安琪一臉不忿地開口道:“小少爺,事情已經調查清楚,是您岳母蔣梅紅找了離婚事務所。”

於歡失望的嘆口氣。

雖然已經提前猜測出來了,可當真正確定的時候,於歡心裏還是挺難受的。

“我真沒有想到,她竟然這麼怨恨我,爲了讓我和老婆離婚,不擇手段。”

“對了,她現在怎麼樣了?”

“被離婚事務所負責人張雪關起來了。”安琪回答道。

“這個張雪敢開離婚事務所,想必有着一些背景吧。”

見於歡投來目光,安琪點頭回道:“張雪是火爺的一個情人,這離婚事務所因爲有火爺的照顧,所以沒人敢動。”

“又是這傢伙。”

於歡搖着頭,發現自己跟火爺挺有緣的,每次都能接觸到跟他有關的人。

想想後,於歡說道:“蔣梅紅畢竟是我岳母,老婆的親媽,去救救她吧。”

“明白,我這就安排。”

幾分鐘後。

離婚事務所已經被安琪的人包圍了。

張雪和那幾位彪形大漢打手,全都被控制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抓我們?”

張雪看向安琪等人,緊張詢問。

安琪沒回答,瞟向門口位置,那裏於歡緩緩走進來。

張雪瞬間傻眼了。

於歡她當然認識,蔣梅紅的女婿,也就是他們這間離婚事務所的離婚對象。

“看來你認識我,那就好說了。”於歡開門見山道:“把蔣梅紅放了吧。”

張雪一愣,衝着於歡疑問道:“你居然是爲了救她而來的,難道你不清楚,她找我們,是想要讓你和你老婆離婚嗎?”

“我知道。”

於歡也挺無奈的。

這要是換作一般人,他管都不會管,可蔣梅紅不行啊,那畢竟是老婆親媽。

“她人已經被我們送出去了。”張雪道。

“送哪裏了?”於歡微微皺眉。

“送到山上,那個老女人敢打我,不宰了她難解我心頭之恨。”張雪滿臉猙獰。

於歡雙目微微咪起來,沉聲道:“一個巴掌就要殺人,你夠狠毒的。”

不過話說回來,蔣梅紅也真的活該。

“把位置告訴我。”於歡命令道。

張雪撇過頭,並沒有說的意思。

安琪走過去,一巴掌甩她臉上。

“你,你居然敢打我?”張雪怒吼。

“是啊!怎麼?你也想要把我殺了?”安琪不以爲然的笑笑。

“快點說,把蔣梅紅送到哪裏了?”安琪瞪着她。

張雪還不準備說,冷冷威脅道:“我可是火爺的人,你們真的敢動我,火爺不會放過你們。”

“是嗎?”

於歡冷笑一聲,想想自己和火爺徹底結下樑子。

動他一個人也是動,兩個人也是動。

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安琪,扇她!直到她肯說出蔣梅紅的位置。”

“明白。”

安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慢慢對着張雪走去。

張雪慌了。

一瞬間,有種被死神盯着的感覺。 啪!

啪!

房間內,扇巴掌的聲音不斷響起。

沒一會兒功夫,張雪已經被打成豬頭,惡狠狠瞪着安琪和於歡,“你們兩個把我打成這樣,火爺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實話告訴你,我跟你口中的火爺本來就有仇,根本不在乎他的報復。”

張雪聞言驚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踢到一塊鐵板。

“快說,我沒那麼多的耐性。”於歡冷冷道。

“我,我告訴你們蔣梅紅的位置。”

最終,張雪選擇妥協。

得到位置的於歡馬上讓安琪過去解救,越快越好,免得真出了事。

彼時。

剛剛從醫院出來,準備回家的張佳音,接到了一條神祕短信。

“如果你想知道於歡的所有祕密,來海岸咖啡廳見我。”

張佳音內心悸動。

最近一段時間,於歡和之前大相徑庭,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

並且還有很多祕密,沒告訴她。

張佳音真的很想知道。

一番斟酌後,她來到海岸咖啡廳。

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等了大概十分鐘後,葉鳳清出現。

張佳音直接被葉鳳清氣質驚豔到了,感覺她就像一些電影裏面,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樣。

張佳音自認也是一個美女,可在看到葉鳳清後,不禁自慚形穢。

“我叫葉鳳清。”

葉鳳清直接自我介紹。

張佳音禮貌的伸出手,“張佳音。”

“葉小姐,你說知道我老公的祕密,是真的嗎?”

“當然!”葉鳳清灑然一笑,看向旁邊的白起,道:“你去一旁守候吧。”

白起點點頭離開。

張佳音有些心慌,她一看就知道,葉鳳清出身不凡,像是一些大家族的千金。

奇怪,這樣的人物,爲什麼會知道於歡的事情?

於歡和她……

張佳音已經不敢想了,她真害怕於歡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

往常時候,張佳音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一點,或許是因爲她足夠優秀,自信滿滿。

如今在葉鳳清的面前,張佳音自信好像沒了。

葉鳳清掃了一眼單子後,搖搖頭道:“雲市物價真便宜,適合養老,卻不適合養龍。”

隨便點了一杯咖啡後,葉鳳清打量起張佳音。

那種目光,帶有幾分審視的味道,讓張佳音渾身不舒服。

“葉小姐,我……”

張佳音正要開口問些什麼,被葉鳳清打斷。

“張佳音,你真的瞭解你老公嗎?”葉鳳清搶先問,她有意在佔據主導權。

張佳音一時愣住。

瞭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