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於是我兒子。”

“哦,有印象,就是那個娘們兮兮的軟蛋。”蘇盛晨笑了:“你是來找我麻煩的?”

“不是,事情的經過我們已經知道了,我現在代表我兒子向你道歉。”

蘇盛晨有些意外的看着對面,這樣的展開方式是他沒有預料到的。

“喂喂喂,我打了你兒子。”

“他該!你不打,我遲早有一天也要打!”那個中年人的表情有些沉痛:

“從他小時候開始,我的工作就很忙,沒有時間管教,讓他養成現在這種無法無天的性格······”

“確實,還想要強搶民女呢。”蘇盛晨贊同道。

中年人沉默了一下,嘆了一口氣:“你說得對,這一次的事情是他不對,犯下了這樣的過錯。”

“所以你想表達什麼呢?”蘇盛晨沒有一點好聽衆的覺悟,或者說,他現在對面前這個人也沒什麼好感。

中年人揮揮手,剛纔的那個老警察走進來,掏出了一把鑰匙。

在審訊室裏,雖然不需要戴手銬,但是身體卻被固定在了一張木椅上,這也是防止暴動傷害。

“焦龍的父親很快就會趕到這裏,我們都向你道歉,希望沒有給你的妹妹造成心理傷害。”

中年人認真的說道。

蘇盛晨笑了:“知道我爲什麼這麼生氣嗎?”

中年人點點頭:“是因爲······”

“算了,我直接給你說吧,我的小妹妹,以前有抑鬱症。”蘇盛晨上前,盯着中年人的眼睛:“就是被欺負的。”

“所以,我明確把話放到這裏,這件事你們覺得完了,我覺得沒完!”

直到蘇盛晨走出去了,中年人還是沒有回過神來,良久,臉上才露出一抹苦笑。

······

“蘇總,爲什麼要這麼做?我們都快完工了啊!”

“你在教我做事?”

“不、不敢,我只是不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我的項目,我說了算!”

蘇盛晨啪嗒一聲掛掉了電話,點起一支菸放到脣邊。

他剛纔電話打給的是美食城的負責人。

美食城,是蘇盛晨個人的投資項目,也是市裏重點關注的計劃,市委層專門爲此下過很多文件。

只不過,很快就什麼也沒有了。

蘇洪林已經把妹妹接走了,這點時間還不夠他過來警察局一趟,蘇盛晨打了一輛車回家。

路上,蘇盛晨的表情有些陰沉不定,一向健談的司機師傅愣是沒敢搭話,到地方收完錢之後就飛速離開了。

蘇盛晨上樓。

拿出鑰匙打開門,聽到聲音的小潼小夏趕緊走過來,並肩站在一起低下了頭。

蘇盛晨就當沒看到,想要繼續往裏面走。

“哥哥,我們錯···”

“讓開!”

蘇盛晨的嚴厲和憤怒是她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下意識的讓開身子,蘇盛晨大步向裏面走去。

“嗚······”小潼小夏直接哭了。

蘇盛晨腳步停了下來,頓了頓,繼續往前走沒有回頭。

“看來用不着咱們了,就小晨這一下子就夠兩個小丫頭喝一壺了。”董梅悄悄說道。

蘇洪林點點頭,又有些擔心的問道:“會不會鬧矛盾?”

“放心吧,小時候天天鬧矛盾也沒見怎麼樣啊。”董梅探頭看了看在外面抽泣的女兒,嘆了一口氣。

一直到吃晚飯的時候,蘇盛晨纔下來。

“哥,我們真的錯了,你不要不理我們好不好?”

這一次怕再被蘇盛晨打斷,蘇盛夏說的很急促。

“錯到哪裏了?”蘇盛晨冷聲問道。

“我們···我們···”蘇盛夏愣住了,什麼都說不出來。

“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沒錯,明明是自己被欺負了對不對?”蘇盛晨問道。

小潼小夏都不敢說話。

“我是從哪裏找到你們的?”

“酒、酒吧。”

“誰讓你們去的?”

“我們、同、同學都去了,我們也不好···”蘇盛夏吞吞吐吐的。

“所以你們就去了,還怕我們不答應,乾脆連個電話都沒打?”蘇盛晨冷笑:“真是不得了了,還沒成年的翅膀就硬了?”

“哥···”

“你別說話!我問你們,那兩個人纏上你們的時候,爲什麼沒有給我打電話?”

“手機掉到酒裏了,壞了。”

“不知道借同學的?”

蘇盛晨深呼吸了一下,看着低着頭、眼睛蓄滿了淚水的妹妹,心終究是軟了下來,語氣也放緩了下來:

“以後一定要記住,我也很難每次都及時趕到,所以你們應該···”蘇盛晨在這裏絮絮叨叨。

“嗯嗯嗯,哥哥你不生氣了嗎?”

“氣!怎麼不氣!”蘇盛晨無奈道:“這一次先饒了你們,下一次要再這樣,小心我···”

“耶!哥哥最好了!”小潼小夏從椅子上跳下來,一人MUA了一下,蘇盛晨這次真是什麼火都發不出來了。

董梅和蘇洪林對視一眼,一直懸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飯桌上的氛圍總算是緩和了下來,又恢復成了以前那樣的其樂融融。

而此時,某辦公室。

“你說什麼?蘇盛晨要撤資?”一個男人“呼”的一聲從自己的辦公椅上站了起來。

“是啊,銀行這邊儘量拖着呢,但是那邊似乎很強硬,寧願賠錢也不願繼續開工了。”那邊的聲音很焦急的說道。

“給我一個原因!” 十分鐘之後。

“太猖狂了!這是想犯罪嗎?”接電話的男人氣急道。

“市長,我們應該先考慮如何平復蘇盛晨的怒火。”對面的銀行行長苦笑道:

“他現在跟以前可不一樣了,影響力即便在魔都也是排得上號的,如果他鐵了心要跟我們鬧,我們下一步的經濟計劃······”

提到這個經濟計劃,市長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有些尷尬,在這一畝三分地固然厲害,但想要高升一步,就需要拿出可觀的政績來。

但是以前的那場驚天騙局,不知道搜刮走了多少人的積蓄,那棟沒有完工的爛尾樓就像一個恥辱的標誌,一直刺在他的心上。

那時候,連一市之長的他都沒有分辨出來,還從周圍部署了許多經濟規劃,野心勃勃的想要建成一個經濟圈。

但是,人家吸引完投資,錢拿到手軟的時候,腳底抹油就跑了。

留下一地的爛攤子,還有無數直勾勾看着自己就等着拿主意拿錢的苦主。

好不容易,蘇盛晨接手了這個項目,他也打算振作精神,一下子把曾經受過的氣都發出去!

可是、可是!

蘇盛晨要撤資!

“小王,馬上給我備車,我現在要去一趟蘇盛晨家。”

······

家裏。

蘇盛晨躺在牀上,小夏在後面給他捶背,小潼在前面揉腿,把他舒服的哼哼叫。

享受誒~墮落誒。

“我說你們不用這麼殷勤了,搞得我都有點不自在了。”蘇盛晨有些不自然的扭扭身子。

“哥哥,人家這不是給你賠罪的嘛···舒不舒服?”

“舒服~”

“叮咚。”

“我去開門。”蘇盛潼顛顛的跑到門口,從貓眼往外一看,不認識。

“哥哥,外面的人我不認識。”蘇盛潼很耿直的拋下了門口的兩人,跑回蘇盛晨那裏。

蘇盛晨起身開門,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市長,快請進。”

市長?

兩個妹妹趕緊跑到旁邊的房間裏,躲在門後面偷看。

客廳裏。

蘇盛晨給市長兩人泡上了茶:“這是頂級的大紅袍,也就是您來了才捨得拿出來嚐嚐。”

“蘇先生,您這是何必啊。”校長看着蘇盛晨,有些無奈的說道。

“哦?爲什麼這麼說?”蘇盛晨轉頭:“給市長上最好的茶,難道不是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該乾的事情嗎?”

“蘇先生,爲什麼要撤資美食城項目?據我所知,這個項目再有半個月就能建設完畢了啊!”

市長喝了一口茶敗敗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