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哥看著已經幾乎看不到背影的瘋老頭和袋兔幾異獸后,整頓了一下就準備告辭去找施恩了。

「我們?我們當然是要去找我老哥和言倫了。」程素靈篤定地說道。

「找人的話,喏,這張符紙拿去,你一邊雙手拿在手心,一邊在心中默念你要找的那個人的名字,腦海中也要不斷的想著他的模樣,這符紙自然就會幫你找到你要找的那個人。」

張小哥拿出了一張畫了非常複雜符文的符紙來,交給了程素靈。

小胖子湯米拿過了符紙,大喊道:「你有這麼好的玩意,幹嘛不早點拿出來?」

「你們又沒問我要?」張小哥聳聳肩說。

隨即,手中的七星劍往半空一扔,然後飛身一跳,落在了劍身之上,使了個御劍飛行后,朝著神山頂層的宮殿方向飛來。

想來,他是算到了施恩所在的方位了。 「凡人小鬼,我看你這一次,還能翻出什麼浪來!」

神將丁丑、甲申,還加上個丁卵,三個神將呈三角之勢,將施恩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神將丁丑的組裝戰甲,讓他即使被生生奪走了雙腿,也是能夠行動自如。

神將甲申體內還剩下不少的神之力供他吐出神火來攻擊施恩。

至於這位新出現的丁卵,他屬於丁字輩的,當然也是在物理攻擊方面最為拿手了。

只見他不知從哪裡弄出來了兩柄散發著金光的大鎚來。

好傢夥,這要是挨了他一鎚子,怕是以後就只能當個鎚子了。

「我又不水,哪裡能翻出浪來,要不,你們爺三給浪一個學學?」

施恩到了這個時候,還有心思來調侃對方。

這張嘴,還真不愧是呆釋加摩身邊十年,這叫近墨者黑。

「還跟他廢什麼話,上啊!」神將甲申催促著其他兩位神友。

隨著神將甲申這話一出,立馬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衝天而起,無盡的火紅色氣息覆蓋住了神將甲申的全身上下,看來他是要玩真的了。

敢情他之前是在玩假的啊?

那倒不是,說說而已。

同時,神將丁丑也開始重新組裝起了自身的戰甲,似乎改裝成了一種全力進攻模式的樣子。

之前他兩腿被削,全身戰甲就改為防禦模式,現在,為了一舉拿下施恩,他不再作什麼防禦了。

在者說了,就算是防禦得再好,他也沒辦法克制住對方的九幽。

神將丁卵也釋放出了他的充沛神之力,整個人瞬間被金光給包裹住,待金光消失,他整個人就好像變成了一尊金人一樣,身上的每一處都抹上了一層金粉。

「既然這樣,我也……」施恩話還沒說完,驀然的感應到了,有一股比之面前三位還要強大的氣息出現,「果然不出我所料,還有一位。」

他看向了宮殿那邊的放下,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在靠近宮殿那邊,所傳來的極為強大的強者氣息。

施恩眉頭一皺,他現在倒不是怕眼前的這三位神將,而是他現在無法在短時間內,在不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幹掉這三名神族戰將。

他與這三位神將之間若是拿出百分百實力來戰鬥的話,無異於會波及到這附近一帶,範圍非常之大,這樣肯定會禍及到那些躲藏在這附近,做隔山觀火狀的上古宗門弟子。

雖然對他們,施恩並沒有多大的好感,可怎麼說也是幾條人命。

再說,施恩跟他們也沒有多大仇,說實在就是之間的小打小鬧,犯不著把人家禍害死了對不對?

還有其他顧慮,那就是自己哪怕幹掉了這三位神族戰將,那麼肯定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那個時候,這宮殿裡面的強者一出來,自己還有能力應付得了嗎?

這才是他最為擔心的,正是因為感應到宮殿之內存在著一位強者,他才會有所顧慮。

「喂喂喂,我說我跟你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的,你們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對我呢?」

「你們要說這位老兄雙腳的問題,這不怪我,我好端端的要從這青銅巨門進入宮殿里去尋寶,結果卻是被他給撞得整個人兒差點就沒了,你說這佛都有火了,更別說我這小小的凡人了,當然就扯開膀子跟他幹了,再說了,他這腿也不是我切斷的,是你們自己人切斷的,不是嘛?」

「要不我們在聊會天,冤家宜解不宜結嘛,是不是?」

施恩試圖將他們之間的武鬥改為文斗。

可是,對方身為神族戰將,又不是神族文將,哪裡會跟你文斗的。

這不,那名小金人丁卵身體瞬間變得模糊,隨即化為一道殘影直奔施恩而來。

這速度快得,幾乎達到了肉眼無法捕捉的程度了。

「哦,看來這通體擦金粉的神族戰將,是一名速度型的,依仗的應該是他這唯快不破的速度來進行攻擊的。」

施恩重重地哼了一聲,這聲音從口而出,雖然看似哼的聲量很輕,但是,施恩在哼這一聲的時候,卻是用到了體內的真元力,將其運行至丹田乃至喉嚨間。

可以說這是加強版的『獅子傳音吼』,落到在場離他最近的三神族戰將耳朵裡面,頓時如同炸雷一般,轟隆隆的就是一聲炸響。

「啊!!!」

離得較遠的幾位上古宗門弟子受到了影響。

除了邵芸芸和郝帥外,其他幾人都疼得倒在地上,抱著腦袋大叫著。

本來依仗著驚人的速度,已經揮舞著兩柄金光大鎚衝到施恩面前的神將丁卵,在施恩的這一聲哼后,他也瞬間感到一陣無比難忍的刺痛,在他的腦袋裡面出現,身影也驀然地慢了下來。

此同時,施恩立時出手,只見他的右手,一團黑炎赫然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上,不假思索地就是一個鬼步施展開來,對著因為他這一聲重哼,而顯現出身形來的神將丁卵的面門就是一掌過去。

「糟糕!」

神將丁卵立馬以雙錘抵擋住施恩的一掌。

然,施恩這一掌卻是直接穿過了他的金光大鎚,轟擊到了他的兩隻手上。

重重的挨了施恩一掌,黑炎頓時便點燃了神將丁卵的雙手。

「啊!!!」

黑炎給他所帶來的疼痛感,使得這個久經戰鬥的神族戰將,都忍不住雙手扔掉了金光大鎚,然後不停的揮舞著雙手,就好像一隻著了火的小鳥一樣,在半空中揮舞著翅膀給眾人表演一場名為『燃燒吧,燃燒吧,火鳥』的舞。

多麼的壯觀,多麼的宏偉。

「丁卵,我要你的命!」

神將丁丑看到自己的好神友也中了對方一記九幽。

不久前才深受九幽之害的神將丁丑,當然能夠體會對方現在的痛苦。

一時間,他咬緊牙關,爆發出比之其之前還要恐怖的速度,在施恩還未反應之際,竟是揮動右手的金光巨劍,朝著施恩的腦袋就是削了過來。

「你去死吧!」

「糟糕,完蛋了!」

施恩沒能作出什麼防備來,他瞳孔不禁一縮,就這麼看著對方的金光巨劍的在他的眼裡放大,放大,而無法作出任何的對策來。

我,就這麼要被殺死了嗎? 施恩當然不可能死啦。

就在神將丁丑的金光巨劍離施恩的脖子只有零點零一公分的時候。

一道閃電從空中赫然生成、落下,帶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還散發著陣陣熱浪,直接就落在了神將丁丑的右肩膀而去。

本來即將得手的神將丁丑,都能看到他臉上的興奮之色了,可這突如其來的一道閃電落下,他看著這來勢兇猛的閃電,面色逐漸微變,由於他現在使出了戰甲噴射裝置,現在一時間無法借力來躲避這道閃電,加之如若他這一躲,那麼他這一劍肯定就殺不死施恩了。

「不行,一定要殺了他!」

下定注意要殺掉施恩,於是,他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呼嘯而來的閃電擊在他的右肩膀之上。

「老丑不怕,我來助你!」

神將甲申他也在之前受到了施恩那一聲『獅子傳音吼』的影響,這才恢復了過來。當他看見神將丁丑的窘境后,他立時面色一沉,嘴巴一張,右手一揮,從他口中所吐出來的熊熊烈焰,在他的右手一揮之下,竟是化作了數條烈焰小龍,瞬間就將施恩給包圍了起來。

神將丁丑腦袋上立馬出現了三條黑線,心裡直罵人了。

他還有為這神將甲申會給他擺平這道閃電的說,結果卻是雷聲大雨聲小,弄出這麼幾條小火龍來,就只是為了鎖死住對方。

他當然也明白,這神將甲申是為了防止對方有機會逃脫,這麼做也是為了確保對方會生生挨上自己這一劍。

可,這也太不仗義了吧。

也不怪他,他們同屬神族戰將,卻不屬一派的。

他會這樣做,也是合情理的。

「挨就挨吧,反正就是一道閃電而已,就算威力再大也……」

「嘭嘭嘭!!」

就在神將丁丑以為這只是一道普通閃電的時候,現實卻是生生給了他一巴掌。

在那道閃電準確無誤的擊中神將丁丑的右肩膀之際,霎時間這道閃電卻是化作一隻雷電麒麟,前爪一抓,后爪虛空一蹬,竟是整個搭在了神將丁丑的後背,把他整個神給壓到了地面上去。

還不僅如此,就在神將丁丑落到地面上的時候,只聽得有個人輕吐一字:「爆。」

「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隻雷電麒麟竟是直接就發生爆炸來。

在爆炸中,閃電所帶有的電弧向四周散開,紛紛彈中了地面上那些躲在一旁看戲的上古宗門弟子們,將他們所有人通通給電暈了過去。

「呼,嚇死我了,差點就沒命了。」

施恩呼出了一口氣,剛才真的是很驚險啊,要是沒有那道閃電出現,自己恐怕就要成為這神將丁丑的劍下亡魂了。

但是,這道閃電後面居然變成了一隻雷電麒麟,這是誰出手救了我呢?

「總算是趕上了,你沒事吧,施恩?」

熟悉的聲音響起,手持七星劍的張小哥閃亮登場。

「是你啊,我就猜到是你,來得真夠及時,差一點我這顆腦袋就要搬家了。」

施恩甭提有多感激了。

這張小哥來得真的非常的及時。

現在好了,有了張小哥,他就不會懼怕那宮殿之內的強者了。

地面上的神將丁丑,在經受這雷電麒麟的自爆后,趕緊的從地面上起來。他現在的樣子極為的狼狽,戰甲上面滿是被閃電擊中后的痕迹,臉上也被方才的電弧給燒焦了,頭髮更是根根豎立著,看起來非常的滑稽可笑。

「又是你,好傢夥,你也是反神份子,把丁亥給我還回來!」

神將丁丑認出了張小哥來,可謂是新仇舊恨一塊算,暴怒聲中,他用戰甲噴射,整個神朝著張小哥就是一陣飛沖而去。

張小哥卻是不慌不忙的手握七星劍上前對陣。

「施恩,這兩個你先交給我對付,你現在去把地面上那些個被電弧電暈的上古宗門弟子,捏碎他們身上的玉石,送他們離開這裡。」

張小哥也真夠心善的,他不想自己和這些神族戰將的戰鬥波及到無辜人的身上。

所以才會在雷電麒麟自爆之際,利用電弧電暈了他們。

只是電暈他們,並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的傷害。

「好的,沒問題,我一會就上來幫你,你自己要小心。」

施恩說完,施展鬼步就來到了下方,立馬從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搜出玉石來。

這每一枚玉石,都滴有他們的一滴血液,所以,一旦玉石被捏碎了,那在這枚玉石上面滴血液的弟子,就會被傳送到神山之外去。

「唉,我跟你們倆往日無仇近日無怨,你們夫妻倆何苦要這麼跟我糾纏不清呢?」

施恩看著倒在一起的邵芸芸還有郝帥,或許是對之前羞辱郝帥的行跡,感到心中有愧,他居然偷偷的塞了三塊靈石在他身上。

「就當做是對你的補償吧,其實我也不是想做的那麼絕,這你我都不容易,就這樣吧。」

不禁是玉石,施恩還把從小豬那裡得來的化解毒素的方法,給寫了下來,然後將這張紙給放在了邵芸芸的身上去。

小豬告訴他說,這神山各種各樣的修鍊資源,若是互相調配不當的話,會在吸收者的體內生成一種罕見毒素。

這種毒素會隨著吸收的修鍊資源越多,而積攢到一定量的時候才爆發出來。

一旦毒素爆發,中毒者就會像是發瘋了一樣,因為他們不似生活在神山的異獸那樣,他們無法適應毒素的突變性而成為恐怖的怪物。

「主人,你這麼做,他們可能不會感激你的。」

這會沒有了人,小豬也敢開口講話了。

「你管那麼多幹嘛。」施恩輕拍了一下小豬的腦袋,「你不是說這上古宗門或許已經有基本每個人的體內有具有你說的毒素,那麼你給的這張化解的方法,或許能夠解救這七大上古宗門的人,這是多麼大的一件功德啊,我這是在為你積德呢。」

「我是覺得吧,主人,你把這張化解方法給你那三徒弟不也可以的嗎?幹嘛非要給這對跟你有矛盾的夫妻呀。」

小豬摸著自己的豬腦袋說道。

「她們呀,我也會給的,好了,我要上去幫張小哥了,你呢,給我進去宮殿裡面找一找,看看有沒有什麼寶貝之類的。」

施恩指揮著小豬進去宮殿尋寶,而他,則是在外面跟張小哥聯合起來,一起共同對付這神族戰將。

一狼狽爆炸頭的丁丑,一雙手被黑炎烤的外焦里嫩的丁卵,還有對他恨得咬牙起床卻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的甲申。

就這麼三個,別說施恩了,張小哥他一個人都能搞得定。 當然了,施恩哪裡會放任不辭辛苦來協助他的張小哥一個人去擋這三名神將的。

然而,當他想要操控隱藏在暗處的木劍去幫張小哥的時候,卻是猛然聽到了從宮殿之內傳來了一陣求救聲。

「主人!!救命吶!!!」

是小豬,它在呼救。

施恩沒有二話,沖著天上的張小哥喊道:「張小哥,這三個你一人能搞得定嗎?」

雖然知道張小哥肯定沒問題,但施恩還是要問一問。

畢竟人家不遠千里來幫你,你就為了一頭豬把人家擱在這裡,這樣的做法有些不太道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