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後,楊東無意間帶著三女經過之前橫斷山脈的位置,看到那座矗立天地間的雕像時,他終於忍不住呢喃了一聲,「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搞的,竟然把我的雕像刻得這麼丑,比我本人丑太多了,不行,我得讓他們修改過來。」

全書完! “到了,歡迎來到世外桃源,主人在裏面等着你們,我就不進去了。”胡魅在帶領三人走到一處房間外後,就離開了,只留下三人考慮着要不要開門進去。

“我來。”“砰~!”明陽忍不住直接就朝着門上用力的就踹了一腳,頓時就把門給踹飛了。“真不結實,看來也是豆腐渣啊。哼~!裝什麼神祕。”

“呵呵~!你哦,最近有點暴力哦。走吧。”水玉懲罰的在明陽臉上捏了捏,然後就拉着不解氣的明陽往裏走去。炎玉看見後,也抱住明陽的另外一隻手,兩人就把明陽給抱在了中間,這是爲了突發事件而保護明陽,要是有陷阱的話,那就不會被拆散了。

當三人走進屋子裏時,頓時就被滿屋的書本給吸引住了,一個好像是地下室的環境裏,猶如足球場那麼寬廣的空間,只見一排排的書架排列在房間裏,看來這也就是這裏的書房之類的了,只是不知道這裏的主人是誰,竟然會有那麼大的手筆。

“哦!稍等,稍等。真是失禮了,我是這裏的主人胡三,真是抱歉。”這時,一個滿臉灰塵,頭髮遮住眼睛,戴着眼鏡的青年從一堆書本里爬了出來,然後伸出他那髒兮兮的手,打算是想握手之類的。

只是三人理都不理他,而是看着滿屋的書本,然後纔打量着眼前亂糟糟的男子。“你是?你是剛剛的龍套,不會錯的,我認得你的聲音。”明陽吃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原本他還以爲會是個虎背熊腰,滿臉煞氣的肌肉男呢,沒想到竟然比自己還要矮,雖然看不清楚面貌怎麼樣,但想來也帥氣不到哪去,可能還沒明陽他帥呢。

“呵呵~!請不要稱呼那麼令人困擾的稱呼,請叫我胡三。”胡三馬上糾正明陽的稱呼,他可不想讓別人叫他龍套之類的,所以他很在意這個。

“哦,胡三,你這麼積極的引我們來,不知道是爲了什麼事情呢?”明陽看了看一進門後就不說話的兩個姐姐,只要是他自己問話了。

“司徒明陽,男,今年16歲,有三位姐姐,無父無母。司徒水玉,女……”“好了,誰叫你說這個的?看來你調查過我的家了,說吧,目的是什麼。”明陽連忙打岔胡三的話,這傢伙看來來者不善啊。

“呵呵,職業病職業病,其實也沒什麼,也就是我好奇,這處縣城裏的那個‘大人物’是誰,所以就好奇的調查一下啦。所以我就用各種辦法把各方面的人物都吸引到這裏來,原因就這麼簡單。“胡三好像說得很輕鬆似的,但是明陽他們一路走來所看到的情況可不是這樣,那些死在外面的人怎麼解釋?可不像胡三說的那麼簡單。

“呵呵,不 見外嘛,來,請坐。“胡三好像根本就不擔心明陽他們知道答案後怎麼樣,而是走到另一個房間,然後示意幾人坐下。

明陽奇怪的看了看身邊的兩個姐姐,怎麼她們一進來之後就不說話了,雖然仍抱着他不放手,也不理那個胡三,眼睛始終不離開明陽,這讓明陽很無奈,畢竟他沒見過多少世面啊,但他還是抱着水玉和炎玉坐好。

胡三古怪的看了明陽一眼,對於明陽能有兩位美女在懷很是羨慕,但他馬上又別過頭去。“啪~!啪~!”胡三拍了兩下,然後兩個女僕就端着東西走了進來。

“來來來,這可是這裏的特產啊,別處是喝不到的,請嚐嚐。”胡三爲三人倒了杯茶,然後自己就端着茶壺喝了起來,只是示意明陽喝喝看。可惜明陽不喜歡這個,他覺得茶太苦,所以他不喜歡,於是就搖了搖頭表示不喝。

胡三看到明陽不喝,於是才砍向水玉和炎玉眼睛閃閃的說:“那兩位美女喝喝看吧,可以美容養顏呢。”只是水玉和炎玉根本就不理他,好像是花癡一樣的只是看着明陽,到是把胡三給尷尬的坐在那裏。

“說吧,要我們來作什麼,我可不認爲你會好心的請吃飯之類的,也許是請吃飯,但那也只是請那些髒東西吃而已,我說對嗎?”明陽可不會認爲眼前的傢伙無害的樣子,畢竟剛纔就經歷過了他的殘忍。

胡三看到明陽他們戒備心很大,只好是往椅子上一靠,悠閒的說:“他們啊,也沒什麼啊,只是他們的回答令我不滿意而已,所以我就拿他們餵我的寵物了,呵呵~!那你們呢,決定了嗎?”

明陽恨不得上前給這個傢伙狠狠的兩下,感覺他說殺人就向是在說殺豬一樣,根本就不把人命當回事,而且好像還很有理一樣。“什麼決定了?到底決定什麼?”

胡三眼理閃過戲謔,然後收起了玩世不恭,冷酷的說道:“當然是決定怎麼死了,我是很仁慈的,兩位美女我可能還不忍心傷害,但是你必須死。”

“……”明陽無語的看着胡三,這種好像是在聊天一樣的氣氛,然而對方可是想要自己的命。可是這傢伙怎麼好像是吃定了他們一樣?難道他有什麼絕招或後手嗎?

“呵呵~!”明陽笑了笑,他可不怕這傢伙,於是也微笑的說:“好啊,那我選擇讓你去死好了,你快去死啊,別跟我客氣。”想他明陽是誰,叫他死就死啊,明陽此時心裏火大得要命,沒想到這裏古怪也就算了,面前的傢伙竟然一見面就叫他選擇怎麼死,真是不把他放在眼裏啊。

“也好,看來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了,那麼兩位美女以後我就幫你照顧了,誰叫我很仁慈呢。嘻嘻~!”胡三說完詭異的笑了起來,然後竟然扭曲起來,最後消失在了房間裏。“嘻嘻~!就讓你嚐嚐我的寵物的威力,然後就在你面前‘照顧’兩位美女讓你安心的下地獄,我真是太仁慈了。”

明陽皺眉的看着空曠的房間,看來胡三是早有準備的了,但誰會知道這傢伙說翻臉就翻臉啊,好像是把他們給吃定了一樣。“可惡,少瞧不起人,你這個龍套,別讓我抓到你,不然讓你慢慢的別活燒死。”明陽一聽到胡三要對他的姐姐不利,馬上就怒火沖天,心裏恨不得把這可惡的傢伙虐幾白遍。

“呵呵~!是嗎?那就讓我好好的瞧瞧吧。出來吧,我的寵物們,除了那兩位美女,那個小子就賞給你們了。”胡三不知道在哪裏,命令的大叫起來。

“砰~!”牆壁一聲倒塌聲響起,原先門後那兩排迎接的女人竟然走了進來,後面更是更着幾十個女人,此時都瞪着雙眼看着明陽。“吼~!”“吼~!”“……”只見她們竟然開始彎下腰去,銳利的牙齒從嘴裏露了出來,長長的指甲直接抓進地板裏,正貪婪的流着口水。

頓時,明陽就知道這些傢伙是什麼東西了,沒想到竟然會是島國的“魔鬼”,明陽昨晚就見過同樣的女人,只是那個女人比眼前的這些更大更恐怖而已。就連剛纔那牆壁上的圖案他也想起在哪見過了,因爲他曾經在NO.5變出的甲胃上看到過那個圖案,只是剛剛一時想不起來而已。

“你是日本人,沒想到你們的手伸得那麼長。就連湖澤裏都有你們的基地。”雖然明陽不知道這裏和那個NO.5有沒有關聯,但這都不重要,因爲他們都是哪個島國的人,光知道這點就夠了。

“哦~?竟然能猜出我們來呢,看來你也不簡單啊,只是你想得太簡單,這裏可不是我們的,至於是誰,那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好好的享受吧,不要反抗,她們會讓你沒有痛苦的下地獄的,看我是多麼的仁慈啊。”胡三被明陽說出了底細,心裏猛的一跳,要知道他們的組織非常的隱祕,這也就是剛纔胡魅懷疑明陽說慌了,所以他更是不能讓明陽活着離開。

“大姐,三姐,你們是怎麼了嘛,他們都攻進來了。”明陽反而不去理胡三說什麼了,而是對着懷裏的水玉和炎玉緊張的問道,畢竟把事情丟給他一個人來應對,讓他覺得很無奈。

“呵呵,只是想看看你的應變能力和讓那傢伙露出馬尾,沒想到會是那麼輕鬆呢。”水玉微笑的說道,根本呢就不把正不斷往房間裏圍進來的“魔鬼”們。

“你長大了嘛,當然是要你保護我們了,沒想到你竟然能發現出他們呢,真是不簡單。”炎玉表揚了下明陽,然後才從明陽的腿上站了起來,她冷笑的看了一眼房頂,淡然的說道:“剛剛你說要照顧我們呢,真是不好意思,你的好意看來是達成不了了,還有,你竟然想讓我的弟弟下地獄,那麼作爲回禮,就送你去好了。”

“哦?美女好像生氣了呢,但是你又拿我怎麼樣呢。”胡三根本就不把炎玉放在眼裏,由於一路來水玉和炎玉都沒有出手,所以他有點看輕了炎玉。

眼玉也不說話,只是伸手對準了上方。“轟~!”一聲劇烈的響聲過後,一個洞口就通向了別墅外,就連天空中的星星都看地一清二楚。“……”

“明陽你對付這些小雜魚,讓我去把那個傢伙給抓來。”炎玉吩咐明陽後,就從她打出的洞口跳了上去,轉眼就沒影了。

“放心吧,大姐幫你看着,去吧。”水玉坐到了一邊,然後把小金和小紫拿到懷裏,就讓明陽對付這羣衝過來的“魔鬼”。“好,就讓大姐看看我的厲害。”

【唉~!難混啊。】 微風輕輕吹過,幾點恩伴隨着月光散落到地面。別墅裏一片寧靜,偶爾傳出一些流水的聲音,雖然別墅外的聲響很雜,也很紛亂,但別墅裏一點聲響都沒有。

“恩~!真是好弱啊,這些是什麼東西啊,人不人鬼不鬼的。”明陽無聊的坐在水玉的身邊,看着地上一片非人的“魔鬼”們,雖然“魔鬼”可以互相吞噬同類療傷,可惜明陽的能力根本就不是她們能抵擋的,所以很快就全被明陽給消滅了,由於明陽知道這些傢伙不是人類,並且也不是跟他一個國家的,殺起來一點罪惡感都沒有。

“呵呵~!只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小東西啦,你要求那麼高做作什麼,雖然對付不了高手一類的,但是非常的實用哦。”水玉不知從哪拿出瓶飲料來,倒了一杯悠閒的喝着,根本就不看一下週圍的情況。

明陽點點頭,覺得水玉說得很多,這些“魔鬼”要是在人多的地方的話,還真是不大好辦。除非砍頭或者分成兩半,不然根本就不會死,一但讓它們吞噬到別人,那麼它們就會重新長出肢體來,非常的麻煩。“三姐好慢哦,怎麼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啊,那個龍套有那麼對付嗎?”

明陽擡頭看這天空,由於剛纔炎玉的那一擊,直接就把天花板給打通了,現在都還能坐在下面看到頭頂的月亮呢。只是別墅裏一片寧靜,除了外面的大火還沒喲撲熄滅的燃燒聲之外,好像根本就沒有其它的聲音傳出來了,那麼炎玉到底跑哪去了?

水玉看着正爲炎玉擔心的明陽,然後淡淡的說:“沒事啦,也不想你三姐是誰?此時她應該正玩得高興吧。”

以炎玉的實力,這個地方哪裏能困得住她啊,那麼久不回來,應該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只是苦了這裏的主人了,雖然發狂的明陽很恐怖,但是生氣中的炎玉也不是小瞧的。

“呵呵,沒錯,這個地方實在是太有趣了。”就在水玉剛說完話,炎玉就一手提着一個血肉模糊的東西站在別是的上方。她隨手把手中的東西從大洞丟了今年來,然後就輕輕的飄了下來。“砰~!”“嗚~!”

那吞血肉模糊的東西被丟到地下後,竟然還能慘叫的傳出聲來。“哇~!這不是剛纔的龍套嗎,怎麼那麼悽慘,這是什麼?角嗎?好有趣哦。”明陽摸了過去,然後仔細的打量着地上的胡三,此時胡三已經沒有人形了,不僅手腳都斷了,就連剛纔神祕的樣子都保持不了了,正雙眼無神的趴在地面上。

明陽伸手碰了碰胡三額頭彷彿像角的東西,頓時就興奮的想拔出來看看是不是真貨。但他發現還真是從胡三的額頭裏長出來的,他爸了幾次都爸不動它,到是把胡三來拉醒了。“可惡,可惡,你們這羣怪物,組織不會反過你們的,嗚~!好痛!”

看着已經不成人形的胡三竟然還在恐嚇他們,明陽直接就一腳踹了過去,直把胡三給踹飛到了牆壁上,然後又滾落到了明陽的腳下。“哦~!好像很有精神呢,剛剛不是很神氣嗎?叫你耍帥,叫你耍帥。”明陽邊說邊用力的踢着胡三,直接就把胡三當成球來踢,頓時寧靜的別墅裏就響起了胡三的慘叫聲。

“好慢呢,他也不是很厲害啊,有什麼其它的發現嗎?”水玉也不管明陽的舉動,而是好奇的向炎玉問道,畢竟炎玉這麼慢回來,肯定是遇見其它的事情了。

炎玉聽到了水玉的話後,原本得意的樣子頓時就鬱悶了起來,然後才嘆氣的說道:“沒想到啊,可能是好久沒有活動身體了吧,剛剛竟然讓一個傢伙給跑了,沒想到這邊也會出現這樣的人呢,看來這裏就是他們的實驗室之類的了,從地下的遺骨看來,他們隱藏在這裏已經是很久了,爲什麼我們以前沒有發現呢。還有哦,剛纔出現了一個修魔者呢,看來事情不簡單啊,唉,驅魔都遇到這一類的事情。”

水玉聽着炎玉的牢騷,也皺眉的考慮起來,她從來到這裏後就隱約的感覺到不對,因爲這裏不緊是島國的人,就連華夏國,也有人蔘與進來了,而且這一層結界並不是單一的一種能力者佈置的,好像也有其它國家的影子。

“可惡,快住手,現在你們後悔還來得急,不然我的組織是不會放過你們的,難道你們想活在無限追殺中嗎,快住手。”胡三被明陽當球踢了一陣,終於是受不了的大叫起來,但並不是在求饒,還是嘴硬的威脅着。

“我好怕怕哦~!難道是現實版本的‘無限恐怖’嗎?真是值得期待啊。呃~!這個圖案。”明陽正踢着興起呢,當他聽到腳下的傢伙不僅不求饒還威脅時,就更用力的一腳把胡三給踢了出去,但是當胡三從牆上掉下來摔破了身上的衣服時,明陽看着胡三背後的圖案頓時就愣住了。

“3”一個黑色的數字刻印在胡三的背上,頓時就把明陽腦海中的回憶驚起。“你排行第3,也就是說你這傢伙是NO.3了,沒想到啊,還真是有緣啊。”沒錯,明陽就曾經在NO.5的背後看到過同樣的圖案,但是NO.5的背後刻的事,那麼胡三就是NO.3了。

“什麼~!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們組織的排名,難道……,星空,找到你了,沒想到把NO.5給打敗的竟然會是個才16歲的男孩,難怪我們會找不到你,你這無恥的傢伙,隱藏得還夠深的啊。”胡三吃驚的看着明陽,但是緊接着,他馬上就想起了NO.5報告中的星空來,也只有他纔會知道他們組織的情況,畢竟其他人不是被殺死了就是追查不到,盱衡下的就只有把NO.5給趕跑的星空了。

“……”明陽無語的看着在地面上掙扎的小強胡三,這傢伙竟然說他無恥,真是不知羞恥。“呵呵,所以說我們很有緣吧,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麼你就安心的下地獄去吧,下輩子投胎別在做人,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明陽覺得也差不多了,至於炎玉爲什麼把胡三給提回來,那是因爲炎玉給明陽解氣來的。

“呼~!”一股紫色的火焰從明陽的左手裏冒了出來,明陽只是彎腰在胡三的身體上輕輕的撫過。“啊~!這種火焰,就是這種火焰,我們組織不會放過你們的,我會在地獄等着你們。嘻嘻~!”胡三咬緊牙關,然後猙獰的對明陽詛咒着,但是紫色的火焰根本就不是直接把他給燒死,而是緩慢的一點一點的吞噬胡三的身體,燒過的地方直接連灰都不會留下。

然而就在明陽想轉頭不再看地上掙扎翻滾着的胡三時,胡三的身體突然猛的一震,一隻類似蛇的怪物竟然從胡三的額頭裏衝出,原本胡三額頭上的角竟然是長在那隻蛇的頭上的。“嘻嘻~!跟我一起下地獄吧,哈哈哈!”

當那隻類蛇的怪物張開牙齒咬向,明陽時,明陽無所謂的躲都不躲,就這麼看着怪物咬中了他的脖子,只是他嘴角露出了嘲諷的微笑。

“哈哈~!死吧,被角蛇咬過的人從來沒有能活着的,它會慢慢的侵入你的體內,讓你在痛苦中活活的中毒而死。”胡三看見明陽竟然躲都不躲的讓蛇給咬中了,頓時就在地上猙獰的大笑起來。“要是你把我放了,在把那兩個美女送給我的話,我還會考慮給你解藥,不然你的下場比我還要慘。”

但是回答他的,就是明陽戲謔的眼神,然後在胡三震驚的面前,明陽右手抓住了那隻咬着他脖子不放的怪物。“轟~!”“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那隻蛇直接就被明陽給燒成了灰炭,然後明陽擦了擦脖子上的盔甲,示意地上的胡三看看他完好無損的脖子。“不~!不可能的,爲什麼會是這樣,啊~!”

最終,胡三直接就被燒得從人間消失,連一點灰塵都沒有留下,更是帶着無盡的悔恨和淒厲離開人世。而明陽則沒有殺死對手的喜悅,而是皺眉的看着地上那團蛇怪的灰塵,因爲他剛纔想起了一件好像忘記了的事情。明陽曾經跟NO.5打過,知道他有一隻詭異的眼球,而NO.3也有一隻像蛇的怪物,那麼,鬼校事件中,他和林冰所遇見的那個骷髏頭,應該也是同一組織的人了,那麼說來,NO.5要對付張行遠家,也就解釋得通了,畢竟那晚帶隊的好像就是張行遠的叔叔。沒想到他這一段時間就遇到這個組織的三個成員,看來冥冥好像命中註定他要跟這個組織作對了。

“唉~!真是命苦,怎麼到哪裏都遇見你們啊,真是的。”明陽自嘲的說道,他在想明白後,發現這個組織簡直就是無所不在,好像在哪都會有他們的影子,就連這次的事情都有他們的參與,那麼他剛纔殺死的就是電視裏談之色變的那些“魔鬼”了,但好像並沒有電視新聞裏說的那麼誇張啊,難道那些新聞都是騙人的?還有就是這些傢伙是怎麼來的?現在不是在打仗嗎?

“啊~!不想了,越想越頭疼,看來我在這方面沒有什麼天份啊。”明陽猛的搖了搖頭,把腦中的事情都搖到一邊,然後纔回到了水玉和炎玉的身邊。

【唔!!!】 陰風凄厲,鬼氣森森。陸宇的魂魄飄蕩在地府的黃泉路上。

「這樣就是生命的結束么?」陸宇的思維有些麻木,無所謂喜,無所謂悲。

片刻之前,慶州政務中心大樓的景觀池底,那個落水的美女被陸宇抓著髖骨舉出水面,而陸宇本人,卻因為腿部抽筋而留在了水底,隨後自我施救時誤將池中噴泉電纜踢中,被漏電擊傷昏迷。窒息之後,陸宇的魂魄離開了軀體,飄出了水面,眼看著自己的身軀離自己越來越遠,再也顧不得什麼美女是否生還,恍惚之間,已是人鬼殊途。

離開了陽世,孤兒出身的陸宇沒有太多的遺憾,最多只是覺得對不起幾個朋友,那幾個在高中同窗、畢業之後就一直勝似親兄弟般的朋友。

陸宇貪玩。琴棋書畫,各種藝體,武術搏擊,電腦遊戲,只要是有人玩的東西,他接觸了就會迷上很長一段時間,而且一定要玩出一定的水平才會轉移興趣。比如圍棋,他是業餘四段,晚報杯比賽進入過前6的名次,比如中國象棋,他狀態最好時,甚至逼和了本省的棋王。比如籃球,他曾經入選市籃球隊,司職組織後衛,比如足球,他曾經跟一群踢丙級隊的哥們一起沖入了乙級聯賽。至於文藝方面,街舞表演,吉他彈唱,均參加過省市級的演出活動,陸宇更酷愛武術搏擊,先是拜拳擊、散打、跆拳道等高手為師,然後按照自己對格鬥的理解,遍尋本地區搏擊高手切磋,一身功夫,在省內也是頗有名氣。

陸宇一身技藝,或許每一樣都能讓他混口飯吃餓不死,卻沒有一樣能讓他發家致富,因此他的生活雖然比較瀟洒,卻時常囊中羞澀。開過公司卻最終無奈註銷,最初崇拜他並嫁給他的妻子也無法忍耐這種「掙不著錢的優秀」,離他而去。陸宇不到30歲,就已經失去了「奮鬥」的動力,從各個朋友圈子裡突然消失,通過招聘廣告,在承接慶州市政府辦公大樓的物業公司找了一個保安隊長的工作,下班就在家泡,開始了他的簡單生活。

陸宇曾經夢想自己能夠做一個俠客,卻發現如果自己的實力不能夠凌駕在政府之上,那麼俠客就是一個笑話。在法治社會中,或許會有很多人做事帶有「俠」的味道,鋤強扶弱,賞善罰惡,但是其行俠的手段,也只能是通過國家機器來完成,那種快意恩仇,一怒飆血的行俠仗義,不被法制所允許。俠客,終究只能是陸宇的一個夢罷了。幸好執政黨也能夠讓人民的物質生活精神生活逐步提高,能夠讓陸羽以及億萬百姓有吃有穿,即便是買房子難了些,看病貴了些,陸宇倒也能夠客觀地認為執政黨還算不錯。

「好吧,既然已經離開陽世了,也不必有什麼留戀了。」陸宇麻木地想道。「也不知道那個美女活過來沒有,我也真夠倒霉的,看來英雄救美還真的不太適合我啊」,陸羽又想。

陸宇一生,救過三次美女,第一次,在夜總會駐唱時,發現幾個官二代給美女下藥,在包房的攝像頭下,打跑了官二代,救下了光屁股美女,結果被官二代報復幾次險些吃虧不說,那美女硬是認為陸宇剝奪了她晉陞官小三的珍貴機遇,將陸宇罵了個狗血噴頭,還說就你這樣的流浪歌手,一百個也不如一個官二代的腳趾頭,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第二次,馬路上看見兇狠男子手持菜刀追砍美女,上去把男子手腕踢骨折了,結果得知男女本是夫妻,發現丈夫被打,妻子也不跑了,轉回來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打了110一起將陸宇送進了派出所,人家家庭暴力屬於另案,堅持如果陸宇不給5萬元就先刑拘15天再說,最後陸宇賠了錢,還買了鮮花水果營養品到「被害人」家中道歉才算了事。第三次就不用說了,都到了陰間了還說啥?啥也別說了。

「如果有來生,今後再也不救美女了!」這是陸宇在黃泉路上最後的想法。

……

「老鬼,休走!你以為你跑到你家裡來我就不敢追了?」一道聲音從天際傳來,震的陰風鬼氣都扭曲顫抖,陸宇的耳朵嗡嗡作響,三魂七魄也隨之震顫,心說這超重低音也忒震撼了,我玩dj的低音炮一百個也沒這功率大。

「哈哈,老妖,我說你就別追了,這東西不認主就是個廢物,你奪了去也是沒用,現在你根本找不到我了,你這又是何苦呢?哈哈哈哈」另一個聲音響起,忽而清亮,忽而尖細,卻是不辨方位,忽左忽右,忽前忽後,忽上忽下,陸宇聽了又感覺彷彿忽內忽外,有那麼幾個字,竟似是從陸羽魂魄裡面發音出來。「我靠,這環繞立體聲的效果也太強了」,陸宇驚呆。

「老鬼你少廢話,既然是廢物你何不讓我把玩一段時間,我雖然找不到你,可是那東西的氣息還在這片空間,你儘管躲藏,本帝也不走了,就在這裡陪你到死!」

對話的兩人,陸宇一個都看不見,只是感覺那「老妖」似乎是與天幕融為一體,而那「老鬼」則是根本無法分辨存身之處。眼看著黃泉路上的其它魂魄紛紛躲進路旁黑暗中。

「這是地府中的閻羅么?管他呢,我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可畏懼的?」陸宇繼續前行。

「咦?這個魂魄膽兒倒是不小,啊……老妖!你敢暗算我!」空間在瞬間凝滯,整片天幕,變幻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手掌籠罩中的空間彷彿盡皆凝結,緊接著,手掌的指縫之間,有電火花出現,噼啪作響。那火花隨即變多變長,如一道道閃亮的銀蛇,頃刻間布滿了空間。

「哼哼!本帝就不信這般神通,尚且無法逼你現身!」

「啊?!空間法則加雷電法則?這怎麼可能?」

雷電布滿空間,空間內的任何物質都處於雷電燒灼之下,陸宇魂魄無法動彈一分,卻並不覺得雷電纏身有什麼痛苦,畢竟臨死時就被交流電煉了一次,心說電吧,電多了就習慣了。

「哼!教你個乖,本帝這神通叫做狂雷天牢,只要你身在牢中,就難免被雷電纏身,這些魂魄倒也無所謂摧殘,興許轉世后還有些好處。可是老鬼你就不同了,你的軀體將吸引我絕大多數神元,就當你提前渡劫吧,哈哈哈哈……」超重低音依舊震天動地。

「老妖!你好生歹毒,為奪他人之物,居然用這等狠辣手段!」環繞立體聲不再環繞,聲音軌跡逐漸匯於一處,竟是在陸宇身畔,隨即,億萬道雷電互相交織凝鍊,結合成百十條電龍,向陸宇身畔擊來。

陸宇愕然看著這一切,在電龍臨近中,身畔左側空間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烏龜,確切地說,是一個巨大的龜背,無頭無腳,綠意盎然,速度快的十幾道電龍轟擊在龜背上,喀啦作響,在其後百條電龍融為一體,化成一道巨型雷電光柱,如同一根巨型電焊條在電割一般,在龜背上縱橫來去,最後灼燒一點,嗤嗤啦啦,竟似沒有休止一般。

「嗯?好一招玄武金剛,好神通!沒想到你這老鬼還有這一招保命術!本帝佩服!哈哈……」

那「老鬼」身化巨龜,心中卻苦不堪言,雖然可保性命無虞,但卻有一大破綻無法兼顧,就是身化玄武金剛之時,一切身外物品都無法被法身包容其中,雷電灼燒之時,「老鬼」眼睜睜地看著混沌珠骨碌碌滾出體外,滾入了身旁一具在空間壓迫下不能動彈的魂魄之中,而最讓「老鬼」驚駭萬分的,則是那混沌珠滾入那具魂魄之後,竟然消失不見了,再也無法感應到混沌源珠的氣息——這分明是混沌源珠認主了——仙界神界的人都知道,混沌源珠從不認主,也沒有人能夠從混沌源珠中得到任何好處。

混沌源珠進入的魂魄正是陸宇,無盡歲月,各個宇宙,各個界面,沒有人知道混沌源珠的認主條件是什麼,可是混沌源珠就這樣認了一具魂魄為主,不僅如此,與混沌源珠融為一體的陸宇,居然立即恢復了行動能力,瞬間飄過了奈何橋,向轉生池飄去。

「別燒了老妖怪!寶貝都跑了!」

「嗯?真的感應不到氣息了!老鬼,那寶貝讓你藏哪去了?」「老妖」收了神通,急忙問道。

「快!轉生池!」,老鬼也收了法身,巨大龜殼憑空消失,心念急轉,數十道黑氣又憑空出現,交織成一張巨,貼著地面飛向轉生池,企圖將投向轉生池的陸宇住。

老妖也沒閑著,看見老鬼的動作,立即將大手抓向轉生池上方的空間,他也看見那道魂魄居然不受他空間神通的束縛,因此改束縛為抓,可是混沌源珠的速度豈是他們兩個能夠超越的?電光石火之間,陸宇的魂魄已經投入了轉生池。

老妖大怒,變抓為拍。一掌拍在轉生池上,意圖拍散陸宇魂魄,使混沌源珠脫離。只聽轟然一聲巨響,轉生池內氤氳翻湧。

「老妖不可!!唉!!!」卻只見轉生池內各色光芒閃耀,突然飛出一道彩虹索,翩然飛舞就將老妖捆了起來,老妖瞬間只覺得渾身法力盡失,被彩虹索牽引著墮入了轉生池。

「這是觸犯天條的啊……」地府中,只餘下老鬼喃喃的聲音

!! “大姐,我們還要待到什麼時候啊,回去吧,無聊死了。”明陽趴在桌子上看着正商量着的兩位姐姐,事情都解決了,他們應該回去了,畢竟這裏離家的路程可不近,雖然待在家裏也很無聊,但是比待在這個鬼地方要強吧。

“恩~!好吧,我們去找找看這裏有沒有什麼值錢或者有價值的東西就回去吧。”水玉點頭同意的說,但她還是要先在這裏轉轉再回去,畢竟委託人也不見了,她們上哪找人要辛苦費去?只好是在這裏找值錢的東西作抵押了。

明陽一聽可以“拿點”東西,馬上就衝到了旁邊的書房裏,他已經決定了,要把這裏的書都裝回去,然後在自己家裏擺一間這麼個書房,讓別人知道他也是有品位的。

“真是的,自己小心點哦。”水玉苦笑的看着已經跑得沒影的明陽,然後她也離開房間到別處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