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修築完善的皇宮,已經不需要修理,他們這羣人的到來,讓門口的士卒有些疑惑,開口問道。

“你們是幹什麼的?來這裏幹什麼?”

門後士卒的問話,讓領頭幾人笑嘻嘻的答道。

“軍爺,我們是劉總管派來的,說是要修理裏面的一座宮殿,君主大人說要加固,所以我們來了。”一邊說一邊展示手中的材料。

聽到來人如此話語,守門士卒有些信以爲真,但是上面有命令,沒有手諭不得進入。

“你們可有手諭?”守門士卒大聲喝到。

“有,有,方纔是幾位軍爺過於威武,我竟然忘了手諭,來我這就把手諭給你們。”那人說着說着,放下木材,在包裹裏拿出一個東西,將其遞了過去。

見到這裏,幾名守衛伸出手,準備看看是否是手諭。

“額。你是誰……”

“啊……”

“救命啊……”

一連串的慘叫之後,皇宮城門的守衛全部死亡,屍體被曹軍清理,有他們自己人穿上鎧甲,充當守衛。

然後許褚露出他巨大的身形,大手用力推開城門,率先殺了進去。

皇宮內一點防備都沒有,就被許褚等人攻陷。

正在商談的劉備孫權,被直接捉住,許褚幾人合力,將孫權和劉備生擒,沒有幫手的他倆根本不是許褚等人的對手。

被捆綁結實之後,直接仍在地上,彷彿貨物一樣,裝進帶進來的木箱,然後直接撤離皇宮。

等到孫權劉備的消失被發現,已經是第二天。

張飛氣急敗壞的殺進皇宮,昨夜劉備一夜未歸,焦急的張飛等不了信使,直接闖進皇宮。

等張飛發現皇宮內一個人都沒有,直接傻眼。

“大哥,你在哪!”憤怒的大吼,讓半個壽春城都爲之顫抖。

其後趕來的太史慈張宏等人,也加入尋找之中,在尋找無果之後,加大了搜尋的範圍,將整個壽春城都納入搜索。

數千萬大軍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將整個壽春城翻了個遍,還是沒有找到兩人。

這可讓張飛太史慈不知如何是好。

“啊,你們說,把我大哥弄到哪裏去了?沒有一個交代,我把你們全都殺了!”暴怒的張飛,扯着太史慈,要他給一個交代。

同樣暴怒的太史慈,可不慣着張飛,同樣怒吼道。

“呔,你個黑臉的,我家主公也不見了,我還認爲你你家主公拐走的。”

兩人的大吼,讓在座的謀士都驟起眉頭,不知如何勸導兩人,因爲他們也焦頭爛額。

前方的戰報時刻在傳來,李易大軍直接殺向壽春,再過一段時間,可是就打到家門口了。

本來主公還在的時候,他們彷彿有了定心丸一般,可以出謀劃策,但是主公沒了,如同沒了脊柱的房屋,一碰就塌。

謀士們的無語,讓戰將們更加暴躁,在太史慈張飛的教唆下,有大打出手的可能。

氣氛在一點點緊張起來,誰也沒有發現,壽春城外已經大軍雲集,看戰旗的樣式,分明是李易的大軍。

原來李易經過數天的趕路,終於來到了壽春城,攜帶六萬傳奇大軍,與呂布趙雲黃忠三員主將,協同百萬悍勇大軍,再次來到壽春城前。

呂布一馬當先,開始了攻擊。

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壽春城,呂布感慨很多。

但是再多感慨,也不會讓他的腳步有半點停歇。

手中的洪荒破天戟,如同巨錘,直接鑿開城門,讓城外的李易軍得以殺入壽春城。

等到呂布破壞了城門,預想的得人攻擊,一個都沒有,這大大加深了呂布的話語。

爲以防萬一,悍勇大軍先一步進入城池,查探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在城外戒備,不能中了敵人的軌跡。

一番查探之後,在居民的口中,探子得到了最近的情況。

聽到孫權劉備消失之後,李易神色大變,急忙命令大軍殺入,控制壽春城,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這樣,爭吵的張飛太史慈,被呂布三人直接拿下,連帶着孫權劉備的所有屬下,全部被擒。

捆綁結實的他們,得以見到李易的真容。

張飛一臉的不服氣,被呂布壓在地上,屈辱的看着走來的李易。

“呸,你個陰險小人,竟然暗害我大哥,你不得好死。”被限制實力的張飛,吼聲仍舊巨大。

一邊掏着耳朵,一邊看向張飛,看到他一臉怒氣,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打着玩鬧一下的狀態,李易如此問道。

“哦,你大哥去了哪裏?我怎麼不知道?”

李易的如此回答,讓張飛的怒氣更甚,在他的想法中,能抓住孫權和他大哥的人,只有李易一個,其他人根本沒有這個實力。

在聯繫李易的到來,肯定是他抓走了大哥和孫權。

“呸,就是你,你還狡賴!啊……”張飛的話越說越下流,讓呂布聽不下去了,在後面給了幾下重的,張飛吃痛,直接閉嘴了。

但是他的眼神,仍舊怒視李易。

“主公,城內沒有曹操的蹤跡,看來曹操是跑了。”這時,趙雲來到殿內,將城內的情況總結一下。

聽完趙雲的話,李易陷入沉思,如果抓走孫權和劉備的人是曹操,那曹操要做什麼?難道以爲抓住他們兩人就能戰勝自己?

這有點異想天開。還是曹操有什麼陰謀?

想要讓暴怒的孫權劉備手下與他火拼?可是不對啊,他們兩人的手下都被自己抓住,一點威脅都沒有。

李易是百思不得其解,思緒十分混沌。

一旁的呂布三人,也在小聲交談,商討着曹操到底在幹什麼。

趴在地上的張飛,聽到了幾人的對話,大大改變了他的看法。

原來一切都是曹操搞的鬼,先是讓許褚等人率領傳奇大軍,滅殺了甘寧和二哥的軍隊,然後又抓走了大哥和孫權,這曹操真不是好東西。

仔細回想這一段時間的曹操,細心的張飛發現曹操一直在生病,也沒有離開住所,但是現在曹操的消失,說明曹操的生病是裝的。

而且他手下有傳奇大軍,這一點可是無人知曉,哪怕在最危險的時候,曹操也沒有暴漏。

“那個,我大哥是曹操抓走的?”張飛低聲下四的詢問道。

張飛的聲音,打斷李易的思考,看着一臉渴求的張飛,李易點點頭。

“那我告訴你們曹操這幾日的動向,你們能否救救我大哥!”張飛繼續問道。

李易聽完,再次點點頭。

“好,我來告訴你們……”張飛把曹操這一點時間的保險全部說出,讓李易可以全面瞭解一下。 聽完張飛的話,李易思考一會,發現曹操的舉動沒什麼異常,最多就是足不出戶,但是曹操手下的諸多強者,他們的信息則是一點沒有。

彷彿消失了一般,連張飛都不知道他們的去想。

將張飛壓下去之後,李易急忙召集衆多謀士,前來商討曹操的去想。

現在已經初步確定,是曹操劫走了孫權和劉備。

“看來曹操的謀劃很深啊,擁有超過三萬的傳奇大軍,這個消息一點沒有暴露。”李易說完,將話語交給衆多謀士。

“主公,我猜測曹操定然還在揚州,只是躲在哪裏,咱們就不得而知了。”陳宮的回答,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點頭。

曹操的身份,要想使用傳送法陣,僅有揚州交州可以使用。

而交州可是劉備的地盤,確切的消息只有劉備知道,曹操不會輕易前往,那只有揚州可以活動,誰讓曹操在這裏待了許久,一些隱祕的地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諸位,曹操是否躲在壽春城內?最危險的地方也許是最安全的。”忽然,賈詡的話語響起,讓衆人陷入沉思。

這個情況不是沒有,壽春城那麼大,有加上重新修建,誰也不知道房子內是誰,想要把整個壽春搜索一遍,需要海量的人力,而且還消耗大量的時間。

但是爲了抓住曹操,李易果斷下令,從天下調集大軍,通過傳送法陣,來到壽春城,挨家挨戶的進行搜查,定要找到曹操的蛛絲馬跡。

而且李易還憑藉他的身份,發佈任務,任務的獎勵十分誘人,讓無數玩家蜂擁而至。

大量玩家的加入,讓工作量瞬間下降。

僅僅七天,就將壽春城翻個底朝天,但是曹操的任何信息都沒有。

既然壽春沒有曹操的影子,那就去搜索整個揚州,揚州沒有那就去交州,總之一定要找到曹操。

在尋找的這幾天之內,吳國被李易輕鬆佔領,君主的失蹤,讓吳國將士無心戰鬥,乖乖繳械投降,讓李易得以輕鬆佔領揚州。

如今整個天下只有交州還未拿下,等到交州到手,李易就佔領整個天下,屆時他將成爲新的皇帝。

一月之後,曹操還未找到,李易已經拿下交州,已經成爲大漢名副其實的統治者。

曹操的了無音訊,讓李易很惆悵,因爲不知道曹操的打算,誰知道他有什麼驚天的舉動。

洛陽皇宮內,無數工匠對最後的建築進行修建,李易突然佔領天下,這讓工匠門的工期大大提前,不得已加快了進度。

李易坐在龍椅上,批閱桌子上的奏摺,希望從奏摺中找到一些靈感。

忽然張讓推開房門,走了進來,他的手中拿着一個托盤,上面是整整齊齊的百份奏摺。

見到張讓的身影,李易低下頭,繼續批閱。

“主公,張角有信送來。”張讓來到李易的身邊,把托盤上的一份信交給李易。

拆開信,李易的臉上露出笑容,他有辦法找到曹操了。

收起信件,李易急忙通知張讓傳喚諸將,與他一起前往無天城。

接到李易的命令,呂布等人火速趕來,隨着李易一起來到無天城大牢最底層。

那裏張角正焦急的等待着。

他的身邊,諸葛亮好整以暇的看着張角,他身邊的法陣已經失去了作用。

而且正在壓制張角,因爲張角正在限制他的離開。

與李易簽訂任務之後,已經過了一年,李易的任務明顯失敗,而失敗之後,就必須放了他。

這是系統的約束之力,是最強大的力量,無論你多麼強,哪怕是仙級強者,也不能違抗。

張角能限制諸葛亮的離開,已經是不容易。

滿頭大汗的他,正感覺力量在一點點消散,在他的心底,正在祈求李易快點來。

不然諸葛亮走了,他可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