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崙神殿是人造特殊之地,而這裡是天然特殊地。

九位峰主,包括掌教應該都沒有來過瑤池。

敖龍雨是瑤池第一位神女。

而這裡是否適合布陣,也沒有人知道,江瀾是第一個檢查的人。

敖龍雨陣法造詣太低。

江瀾來到了瑤池邊上,要從這裡開始布陣看看。

主要是這樣才能知道影響。

至於種花,他們已經放棄。

因為有了那棵桃樹,便不需要周邊的花花草草。

嘩啦!

江瀾在瑤池邊上施法。

隨後光芒掃過,沒有在地上留下任何痕迹。

如此便說明無法在這裡留下正常的陣紋。

施法不行,就只能手動刻畫。

花了些許時間,江瀾在瑤池邊上畫了個陣法,普通的防禦陣。

只是畫上去沒多久,陣法就開始變異,無法承受來自瑤池的力量。

「不行嗎?」小雨蹲在江瀾身邊問道。

「嗯。」江瀾點了點頭道:

「瑤池好像跟外部力量有排斥,有些麻煩。」

小雨沒有說話,蹲在江瀾身邊,看著江瀾思考。

隨後她伸手擦了擦江瀾的額頭。

這讓江瀾有些意外的望過去。

「假裝給師弟擦汗,體現出我的價值。」小雨看著江瀾笑著道。

「師姐蹲在我身邊,便是最大的價值。」江瀾回應了一句。

小雨笑而不語。

江瀾也沒有再多說別的,繼續開始嘗試布陣。

只是各種辦法都試了,沒有見效。

最後他劃開了手指,滴下了一滴鮮血。

以血為引,刻畫陣法,引動瑤池力量。

同樣是防禦陣。

只是這次陣法正常維持著,雖然有一些變動,但是修改之後,便不會有其他變化。

又等了片刻,陣紋消失在地面。

小雨用手戳了戳陣法位置,直接被屏障擋住。

「成了。」

江瀾頗為意外,居然是用血。

隨後他往遠的地方嘗試了下。

發現其他辦法同樣不行,最後還是需要用血引導。

「師姐,用你的血試試。」試過一次后,江瀾打算換非人血試試。

說起來…

師姐算獸嗎?

龍,應該不算吧?

江瀾看了看小雨,有沉魚落雁之容,正常時候身姿卓越。

怎麼看也是一個人。

所幸可以化形成人。

不然…

有心理壓力。

小雨伸出手,讓江瀾自己取,她有些好奇:

「師弟,你說布陣我們兩個人的血夠不夠?」

小雨一直跟在後面,自然知道用血才能在瑤池布陣,而渡劫陣法絕非尋常陣法,耗費之大,難以想象。

兩個人好像有些不太夠。

「還有八太子。」江瀾回了句。

八太子的價值又體現了出來。

「也是。」小雨點點頭。

八太子很是乖巧,雖然有時候挺調皮的。

江瀾花了一些時間,又試驗了小雨的血。

發現跟他的一樣。

沒有更好,也沒有更差。

猶豫了下,他開始在小雨的血中施加陣紋,當攻擊陣法布下后,隱隱有龍影存在。

看到這個,江瀾隨手一揮抹掉了陣法。

已經試驗完了。

可以考慮布陣的事了。

看了下天。

已經黑了。

江瀾坐在樹下,是石塊,他特地空出一些位置。

果然,位置剛剛空出來,小雨就一跳坐在他身邊。

動作有些大,整個人都靠在了他身上。

「師弟,布渡劫陣法是需要很久的時間吧?」小雨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江瀾。

「可能要幾年。」江瀾微微點頭。

「那作為公平交易,我應該付出什麼?」小雨問道。

江瀾望向小雨,思考良久道:

「師姐經常對我笑就行。」

聲音落下。

突然就感覺有些不對。

『盯——』

小雨一直盯著江瀾看了。

「有什麼不對嗎?」江瀾輕聲問答。

小雨扭頭,直接靠在江瀾身上,晃著腳道:

「師弟的條件不太行,我每季度都會積攢三個月的笑容,然後花一天的時間,笑給了師弟。」

江瀾望著邊上小雨,沒有說話,而是抬頭看著天際。

天空星辰璀璨,卻不及師姐分毫。

他好像越來越習慣師姐在身邊了。

或許是因為小雨是這個世界,最好的人。

額,最好的龍。

話說,龍能笑嗎?

齜牙咧嘴?

清晨。

江瀾離開了瑤池,御劍回第九峰。

師姐說她來想應該付出什麼,師弟不可靠,只能當師姐的她挑起擔子。

對此,他沒有絲毫拒意。

因為他們之間的公平交易,絕對不會是公平交易。

或者說跟一開始的公平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以往,師姐已經拿出一堆術法了。

那才是公平交易。

回到第九峰。

江瀾第一時間來到廣場,這裡有陣法區域,可以提供他推演陣法。

如此便能快速推演出,適合的陣法。

這一刻,廣場亮起了光芒。

江瀾盤膝坐在廣場中心。

周圍不斷的有光芒出現變化,只是很快光芒又突然消失。

這是失敗的表現。

對此,江瀾毫不在意。

一切成功皆基於失敗。

日月交替,春來秋往。

廣場中的江瀾經歷過日晒,承受過暴雨,直面過大雪。

他坐在原地,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周邊的陣法推演卻沒有停下。

而是隨著時間更迭,推演的越來越快,失敗的也越來越晚。

期間小雨來時,只是安靜的待在江瀾邊上,沒有打擾。

她會待滿一天一夜,而後離開。

大多數都是看著江瀾深思。

五年之後。

江瀾周邊的陣法,突然停頓了下來。

咔嚓!

這一刻推演的陣法,突然充滿了裂縫。

砰!

陣法潰散。

江瀾睜開了眼眸。

嘴角有了一絲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