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嘯月狼群之中,還有著六元化形境的存在!

這是怎樣的實力?!

「不對,鹿羽的實力,不是三元化形境,而是四元!」

這時候,一直仔細觀察鹿羽的那隊長,卻是驚駭的叫了一聲。

鹿羽身上一直在散發著強橫的靈力波動,戰鬥之時,更是毫無保留,很容易就能被人看出來真正的實力。

「四元?!」眾人皆驚!

要知道,在武士大比的時候,鹿羽不過剛剛突破到了三元化形境。

而現在,距離武士大比,才多長的時間啊,就已經是四元化形境了?

「沒錯!」

那隊長斬釘截鐵,篤定道:「不止是四元,而且,馬上就要突破到五元了!」

「什麼?!」

「這怎麼可能!」

「這才多長時間,竟然能突破到五元!」

如果說四元化形境的鹿羽,只是讓他們感到震驚,但現在,這個消息,則是讓得他們的腦袋,在一瞬間,都是有些發懵,有些反應不過來。

馬上就要突破到五元化形境!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是死死的望著鹿羽,感受著鹿羽身上的靈力波動。

最終,他們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鹿羽果然快要突破至五元化形境了。

這讓眾人飽受打擊。

「人比人,有時候真的是可以氣死人的。」

無敵升級王 「鹿羽的天賦,竟然如此出色,突破如此之快!」

「前段時間,我用了足足大半年,突破了一次實力,行列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的天賦很是不錯,跟鹿羽一比,這……這簡直就是雲泥之別啊。」

眾人都是深深的嘆息,為鹿羽的天賦而折服。

這等天賦,這等修鍊速度,他們望塵莫及。

面對鹿羽,他們只有仰望的份。

尤其,鹿羽修鍊速度快也就罷了,還把越級挑戰當做家常便飯一般。

三元化形境的時候,戰敗五元化形境的蒼天玄,現在四元化形境,就追著整個嘯月狼群,還把無數的嘯月狼都殺的嘶嚎不已。

這些事情,不管放在誰的身上,都會震驚的他們合不攏嘴。

「轟!」

而在他們談論的時候,鹿羽的身體之上,猛地爆發出來一股強猛的靈力波動。

「嘩嘩……」

那等靈力波動一經出現,整個森林之中,無數的參天巨樹,都在一瞬間,劇烈的搖晃起來,似是被靈力波動驚擾一般。

「轟隆!」

而有著一些巨樹,則是直接斷裂開來,轟然倒地。

大地之上,也是龜裂出來一道道的痕迹。

鹿羽身上的氣息,在徒然之間,猛地上升到了一個駭人的地步!

五元化形境!

這一刻,鹿羽渾身上下激蕩的氣息,終於是稍微的平穩了一些。

他,突破了!

在戰鬥之中,在不斷的磨礪之中,終於是進入了五元化形境。

原定三天的突破時間,硬生生讓鹿羽提前了一夜!

這也幸虧是在追殺嘯月狼族,若是與其他的天獸單打獨鬥的話,鹿羽體內的靈力不可能一直在磨礪著,肯定會有一些停歇。

而那樣,實力提升,自然會稍微的慢上一些。

現在,因為嘯月狼群的數量龐大,讓鹿羽可以毫不剋制的戰鬥,磨礪,故此,體內的靈力,也終於是圓潤起來,平穩起來。

在加上天元丹的加持,自然而然,便是直接突破完成! 天元丹加持之下,三元之內沒有瓶頸。

三元、四元、五元,對於鹿羽來說,都是沒有瓶頸,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便是突破完成。

「轟!」

一經突破,鹿羽的實力,毫無疑問,再度的暴漲,渾身靈力洶湧無比,一股龐大的靈力,在身前緩緩凝聚,繼而猛地爆發出去。

轟然一聲巨響,大地之上,直接被靈力轟擊出來一個巨大的深坑。

「刷刷!」

手掌潮汐劍只是簡單的揮動了兩下,兩抹光芒,便是倏地切割而去。

這光芒極其絢爛,又極其浩大,橫掃而過!

但凡與這兩抹光芒碰觸到的嘯月狼,在頃刻之間,便是直接被切割成為兩半。

鮮血拋灑!

眾多嘯月狼,一分為二。

「嗚嗚……」

嘯月狼在狼嚎,那聲音持續著,忽然嘎然而止,卻是整個身軀,都直接被分裂開來。

整個世界,在一刻,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無數的嘯月狼屍橫遍野,在無一個生還。

那一行七人,這時候,也是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強烈的震撼之感,令得他們的心臟,似乎都猛地停止了跳動一般。

這種寂靜,持續了足足數秒,方才解除,變作一片嘩然。

「突……突破了?」有人瞠目結舌,「這就突破了?」

「在戰鬥之中突破……」有人現在還反應不過來。

「五元化形境,卻是一劍誅殺嘯月狼群!」

「鹿羽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眾人都是震撼異常,只覺得呼吸都是略微有著一些不暢起來。

就在今天,就在這裡,他們親眼目睹了一個人,追殺整個嘯月狼群……

而且,那人還在追殺的過程之中突破,將整個嘯月狼群,一劍滅之!

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嗖!」

眾人震驚間,鹿羽身影一動,宛如殘影一般,在那嘯月狼群的屍體之中,來回的遊走了一圈,手掌在身前連番,爆發出來一道道的吸扯力道。

「嗖嗖嗖……」

一枚枚內丹,都被鹿羽直接收進了自己的掌心之中。

這些嘯月狼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其身體之內的內丹,卻也有著不俗的價值,不能白白浪費在這裡。

一顆顆的內丹,都是被鹿羽取走。

「嗖!」

突破已經完成,內丹也已經取走,鹿羽自然不會在這裡逗留,身影一動,便是化作一抹殘影,對著遠方,飛掠而去。

只留下那七個人,在森林之中震撼異常,久久不能回過神來。

過了良久,七人之中的一名女子,面含桃花,一臉花痴狀,「什麼叫做強者?這才叫強者!來去如風,絕不逗留,誅殺強敵,轉身即走。」

女子都懷春,崇拜強者。

鹿羽今日的表現,毫無疑問,絕對是強者!

可惜,鹿羽註定是不知道,這裡有一個女子,對自己極其崇拜。

他來到了一座山峰之上。

盤膝而坐,體內的靈力,漸趨平靜,緩緩在體內運轉著,流動之間,也沒有了突破之前的暴躁。

「總算是五元化形境了。」

輕輕的呢喃聲,從鹿羽嘴裡發出來,細細思索著。

潮汐劍可令鹿羽越三個小境界戰鬥,武學又可以越一個小境界。

如此,便可以尋找九元化形境的天獸,取出其內的內丹,鑲嵌到潮汐劍上。

到時候,戰鬥力還會飆升一截。

只是在這蒼玉山脈之中,九元化形境的天獸,卻是不太好找。

「或許,可以去一次落陰澗。」

目光微微閃爍,鹿羽眯眼想著。

落陰澗,位於血靈城與藍月城之間的交界之處。

血靈城與藍月城之間,共有三條道路可以來反,其中一條,自然是官道。

另外兩條,則是小道。

而除了三條道路之外,還有著一個地方,可以來往兩城之間。

那便是落陰澗。

只要有人能跨越落陰澗,便可以進入來往兩城,而且距離極短。

落陰澗,可以將之形容成為一處斷崖。

從這一側到另外一側,有著極其遙遠的距離,雖然沒有禁空的陣法,但即便是凝魄境的強者,也難以直接飛行過去。

倒不是體內靈力不足以支撐飛行這麼遠的距離,而是在落陰澗範圍之內,有著極其濃重的陰寒之氣。

只要進入那落陰澗的範圍之內,便會被其內的陰寒之氣侵擾,不得不分出一部分靈力來抵抗,故此,靈力都用來抵擋其內的陰寒之氣,自然便無法飛行過去了。

而落陰澗,幾乎可以稱之為陽水洲之中,最為危險的地方之一!

在落陰澗中,有諸多天獸,其中甚至有著凝魄境的天獸!

其內天獸,實力最弱者,也都是七元化形境。

當然,那些天獸,也無法發揮出來最強橫的戰鬥力,畢竟他們也是要抵禦那些陰寒之氣。

但是,凡是有例外,若是有屬性偏向陰寒的天獸,在落陰澗之中,便幾乎不會受到影響,戰鬥力極其強橫。

這也就造成了,眾多存在,很少去落陰澗之內。

而一些歷練之人,倒是會選擇在落陰澗,當然,敢選落陰澗歷練的,至少也是七元化形境之上的存在!

鹿羽現在的實力,倒是可以去落陰澗之內,進行一番歷練。

想要讓潮汐劍之上,擁有更加強大的內丹,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實力,必要的風險還是可以承受一些的。

「就落陰澗了!」

思索了很久,鹿羽咬了咬牙,斬釘截鐵道!

去往落陰澗之內,只要碰不到那些屬性偏陰寒的,或者是凝魄境的天獸,鹿羽都是不懼。

「不過,要去往落陰澗,必要的準備,還是需要的。」

目光微微閃爍,鹿羽略微低頭思索。

落陰澗之內,有著諸多天獸,實力強大,而且還有著陰寒之氣侵擾,若是想要在其內發揮出全部實力,一些抵禦陰寒之氣的物品,必不可少。

除此之外,還得備用一些丹藥,萬一不慎被陰寒之氣入體,也能及時驅散開來。

「看來,得去一趟大鷹商行了。」

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脖子,鹿羽站起身,抬頭望了一眼天色,快要到清晨了,東方隱隱約約,有著一抹魚肚白即將浮現。 趁著天色還沒有大亮,鹿羽先是回去了自己的住處。

將房門關上,換上一襲黑色寬鬆衣服,頭戴斗笠,便是起身前往大鷹商行。

來到大鷹商行的時候,天色已然大亮。

「雲先生來了。」

一進入大鷹商行,立刻便有人過來,對鹿羽恭敬的欠身,說道:「我這便去叫林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