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讓霍驍有些不服氣的是,這府邸之中貌似陰盛陽衰,幾名絕世大美女修為超級變態,倒是他們這些男的卻修為都是普遍低。

俞晴夏現在開始進入了閉關狀態,因為上次為了斬殺雷霆獸王,她體內元氣的消耗實在是太大了,一時半會根本是恢復不了的。

雖然她很天才,但是與劉笑天那變態坑人的體質比起來,還是差很遠了。

不過尤圓圓這丫頭,每天無所事事,幾乎成為了劉笑天最頭疼的一個女孩子。

這丫頭太懶了,幾乎不修鍊。

不管劉笑天怎麼說,這丫頭都是一副死皮賴臉的模樣。

很明顯,尤圓圓的人生格言是讓你去說吧!我繼續我這虛度光陰的行徑!

你如果不服氣就氣死你吧!

後來,劉笑天索性不管了,不過劉笑天也是暗暗吃驚,雖說這丫頭很懶惰,修為卻不比這裡的羅倩倩等人差,這也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

很快,兩天時間就這樣子過去了。

這天,溫太上等人都是來找劉笑天。

「笑天,算算時間?這黑魔也馬上就要到了,這黑魔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啊!據嫵媚女王那丫頭所說,這黑魔已經很少有敵手了!」溫太上有些擔心的說道。

「是啊!這可怎麼辦好?如果黑魔真如傳聞所說的那樣子,那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都不是黑魔的對手!這就九州城一旦被破,那這裡所有人都會無一倖免,我們大秦王朝最後一道屏障也就沒有了!」齊元盛也是有些頭疼的說道。

「這事情確實很頭疼,可是我也沒有見過黑魔大人,不知道黑魔到底有多厲害?不如這樣子,我們趁著黑魔還沒有到來之前,先把這裡的老百姓給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劉笑天手指敲了敲自己的椅背說道。

「如果我們這麼多修者都無法抵抗黑魔,那我們大秦王朝誰還能夠抵抗住黑魔的進攻了?」溫太上很快搖了搖頭。

https://tw.95zongcai.com/zc/66219/ 劉笑天這個建議可行,可是問題是一旦轉移這些老百姓,首先就會引起所有人極大的恐慌,而是如果連他們這裡這麼多高手都抵抗不住黑魔,那整個大秦王朝就真的完蛋了。

「那就只能按兵不動,等黑魔真正來的時候我們再想辦法吧!算算時間,黑魔很快就要到達這裡了!」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這黑魔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大魔頭,六親不認,嗜殺成性,並且修為高不可攀,這樣的對手真的很可怕。

目前為止,劉笑天覺得終於在自己人生之中遇上了一個超級可怕的對手。

「我看也只能這樣了!」齊元盛也是點點頭。

「大人,這個黑魔這麼可怕,要不要我們這些宗門先行離開?」流連宗長老此刻有些懼怕的說道。

剛開始他並不知道這黑魔的恐怖,但是現在他知道了,這個黑魔恐怕已經不止是恐怖來形容了。

「嗯?你們想走?那當初答應我的事情不算話了?」劉笑天有些生氣的說道。

這流連宗等宗門這次來的人不少。

只要每個人都在,大家心裡雖然有恐慌,但是至少不會那麼恐慌。

可是一旦有人離開這裡,那絕對會給大家帶來致命的危及感覺的。

這絕對是一種找死的路子。

「可是這黑魔?」流連宗長老有些口乾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們現在絕對不能離開,否則這裡軍心大亂,那後果不堪設想,你們想走這種事情,我希望以後不要在我面前再提了。」劉笑天突然神色有些冰寒的說道。

這可是關係萬萬人民生死的問題。

他劉笑天一旦做錯,那絕對就會成為千古罪人。

他劉笑天既然身為這九州城的城主,那就有義務,也有責任去保護自己的城民。

如果他劉笑天做不到,哪當城主還有什麼意義?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劉笑天絕對不會忘記的。

雖然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至少你只要付出了,奉獻了,那你就算一輩子沒有白活。

流連宗長老只能夠不再言語,因為剛才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了劉笑天那恐怖的殺意。

不知道為什麼?劉笑天那一瞬間突然的變化,讓他感覺到太恐怖了!就如同一頭洪荒古獸突然盯上了自己一樣。十分難受。

不過流連宗長老的內心是崩潰的。

他們這次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找死啊!沒有想到竟然會淌上這樣子的渾水?這也是百年難遇啊!

「你們看,怎麼突然天空變成這樣子了?」有人突然不由得喊道。

「好可怕啊!這到底是怎麼了?」

……

聽到這驚恐的喊叫聲。

劉笑天很快與大家都是離開屋子,來到外面。

此刻只見在東南方向的天空變成了一片血紅色,宛若鮮血翻滾,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並且這片血紅色正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向著九州城這邊移動而來。

「這是什麼情況?老夫活了好幾十年,可是從未見過這種情況啊?」人霞宗長老神態有些驚恐的說道。

「何止是你,我聽都沒有聽過!」看著這可怕的天地異象,流連宗長老也是搖搖頭。

「遠遠看起來像夕陽紅,但是這可是要比夕陽紅可怕無數倍!」齊元盛也是盯著這異象,不由得有些震驚的說道。

「他當然恐怖了!因為這是血影神功大成的標誌,夕陽滿天紅,只能說明黑魔已經要抵達我們九州城了,這異象就是黑魔帶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大玄龜突然走到大家面前說道。

「什麼?這是黑魔自帶的異象?」很多心態不好的弟子都是一下子噗通一聲跪倒地上,眼神之中帶著一抹驚恐的神色。

如果這是黑魔所帶的,那黑魔真的太恐怖了!

他們這些人必死無疑啊! 這異象可是給所有人都是帶來了一種震驚的神色。

如果滿天紅真是黑魔自帶的,那可以想象,這黑魔到底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傳說,只有一些修者修鍊到超級變態的境地,才會自帶異象。

那意味著,這黑魔的修為已經變態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想到這裡,劉笑天這邊都是響起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黑魔到,九州城必滅!這是此刻所有人的一種感覺。

因為像黑魔這樣變態的修者,在大秦王朝還真的沒有出現過。

「孽畜!」溫太上死死的捏了捏拳頭,在心底不由得罵道。

大家都是在沉默之中等待著。

不多時間,果然在城牆下不遠處出現了一批浩浩蕩蕩的隊伍,而這隊伍的領頭者,正就是那個傳說中可怕的黑魔。

此刻看上去,這黑魔差不多三十來歲的年紀,騎在一頭妖獸上,威風凜凜,劍眉星目,英俊瀟洒。身後果真自帶著一片血紅。並且這片血紅直抵天空。

要是不知道這黑魔以前所做的那麼多殘忍的事情,大家絕對沒有人會認為這黑魔就是一個六親不認的大魔頭。

來到九州城下,黑魔輕輕揮了揮手,所有跟著的士兵都是很自覺的停了下來,然後黑魔嘴角帶著一抹殘忍的笑意,抬起凌厲的目光。

隨著目光的抬起,大家都是感覺到了一種攝人心魂的氣息直接從空氣之中蕩漾而開,很多人都是不由得往後倒退好幾步。

甚至有弟子因為支撐不住這種傳遞過來的強大氣息,整個人當場倒在地上,七竅流血。

這就是黑魔的恐怖,抬手踏足間都可以無形之中殺人。

劉笑天身上也是瞬間爆發出一股令人恐怖的氣息,抵消了黑魔眼神之中射出來的冰寒殺意。

「哼哼……殺我手下,還有嫵媚女王你竟敢背叛我,今天我要讓你們統統慘死在我的手中!」黑魔陰測測的冷笑道。

「你這個畜生!亂殺無辜,罪惡滔天!今天老夫要替天行道。」溫太上冰寒無比的說道。

溫太上做夢也是沒有想到,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這個傢伙,竟然有一天會變成如此可怕的一個魔頭,現在連他自己內心都是充滿了愧疚。

這黑魔本就是一名孤兒,溫太上在曾經一次執行宗門任務時候在半路撿到,然後帶回宗門,黑魔那時候修鍊天賦絕倫,溫太上所以不遺餘力的將自己的絕學都是傳授給了黑魔,本來想著黑魔可以接任下一任掌門之位,但是隨著黑魔慢慢變大,這黑魔的內心越來越邪惡。

本來溫太上還想著黑魔只是年齡比較小,應該可以慢慢教育過來的,可是……

一直到大,這黑魔都沒有改掉這種邪惡的本質,後來下山之後亂殺無辜,惹怒了很多宗門的大人物,這些大人物聯合追殺,最後將黑魔堵截住。

溫太上知道之後內心實在是不忍心這些宗門的大人物殺死自己這個愛徒,畢竟黑魔從小到大與他一起,在溫太上的內心,他可是完完全全已經將黑魔當做自己的親兒子來看待了。

所以溫太上向大家求饒,只要廢掉黑魔的修為,然後留他一條命吧!

大家也都是熬不過溫太上的求情,結果只是廢掉了這黑魔的修為。

不料從此之後,黑魔卻是永遠的記住了自己被廢掉修為的仇恨,直接將溫太上當做了自己生命之中最大的仇人來看待。

典型的恩將仇報!

後來不知道黑魔遇上了什麼狗屎運,竟然不僅能夠修鍊,而且修為速度一日千里,所以在黑魔強大的時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滅掉整個封天宗門。

滅掉封天宗門之後,黑魔閉關兩年,現在感覺到自己已經天下無敵,因此出關要滅掉整個大秦王朝。

甚至黑魔的目標就是滅掉整個天元大陸的國家,然後被自己統治起來。

「師傅,別來無恙!」看到是溫太上,黑魔皮笑肉不笑的微微拱手道。

「你這個畜生!你心裡還有我這個師傅嗎?你為非作歹,死不足惜!今天我要替天行道,斬了你這個孽徒!」溫太上冰寒無比的說道。

因為這個黑魔,溫太上都覺得自己在整個大秦王朝的地位都是一落千丈。

俗話說,父從子貴!

可是這個孽徒如此毫無人性,那做師傅的不管認不認這個孽徒,到底都是脫不了干係的。

溫太上說完,速度快到極致,然後向著黑魔躍去。

劉笑天根本來不及阻止。溫太上速度快若閃電,瞬間就到了黑魔面前。

「師傅,請容我最後叫你一聲師傅吧!可是我們之間已經根本沒有任何關係!你曾經親手廢掉了我的全部修為,而我現在擁有的是我自己得來的,與師傅你老人家沒有任何干係!你要是識相的話,趁我還念在你曾經是我師傅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我會六親不認的。」黑魔搖了搖頭說道。

「孽畜!拿命來!」溫太上憤怒無比,渾身修為釋放到極致,然後一掌探出,向著黑魔拍去。

狂暴的氣息肆虐整個空間,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老匹夫,給你面子你不要,給我去死吧!」看到溫太上如此凌厲的殺氣向著自己而來。黑魔一聲冷喝,單手揮出。

然後,整個空間瞬間變成一片血紅色,鮮血翻滾。

「血影神功」瞬間爆發而出,無數的鮮血帶著令人心悸的氣息將溫掌門包裹。

「啊……」被這股鮮血所包裹,溫太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法抗之力,下一刻,在人們震驚的目光之下,溫太上便是被黑魔抓在了手中。

「啊!溫掌門如此強大的修為在黑魔手中連一招都走不過去!這黑魔到底修為有多高?」

看到如此情況,所有人都是被徹底驚呆了,甚至很多人都是內心出現一股強烈的畏懼感。

他們本來也想不害怕的,可是這黑魔的修為實在是太恐怖了,更加恐怖的是黑魔那嗜血成性的本性。

一旦黑魔攻破這座城池,那這裡便沒有一個人會活著離開。

「放了溫老!」齊元盛,柳長青爆喝一聲,向著黑魔而去。

兩人修為釋放到極致,宛若匹練般的元氣肆虐天地,然後向著黑魔轟擊過去。 黑魔冷哼一聲,又是單手輕輕一揮,瞬間功夫,這裡的空氣彷彿都被黑魔給捏爆了。

隨著這黑魔單手揮動,周圍的空氣都是劇烈的晃動起來,同時以一陣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破裂。

一股血紅色的氣浪向著齊元盛與柳長青而去。

眨眼間,柳長青與齊元盛便是被這股霸道無比的血色氣息所禁錮。

「柳長老,齊長老,你們兩位好!」黑魔陰森森的笑道。

「孽畜,有種你就殺了我!」齊元盛狠狠的罵道。

這兩人聯合出手,也是連一招都沒有走過,便是被這黑魔所禁錮,這讓城牆上此刻站立的所有高手們都是大驚失色。

這個黑魔實在是太恐怖了。

流連宗長老,人霞宗長老甚至口中都是出現了錯亂的語言,心想,這黑魔如此恐怖,他們這次可是死定了。

「齊元盛,柳長青,你們兩個老匹夫,以為我不敢嗎?不過你們兩個老傢伙身上的氣息我感覺不錯,要是被我吸收的話,我這修為還可以更上一層樓的,哼哼……」黑魔殘忍的笑道。

「畜生,你敢?」聽到黑魔的話語,溫太上喝罵道。

但是下一刻,在人們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下,黑魔手臂猛然間伸長,然後將齊元盛與柳長青卷到自己身前。

瞬間,黑魔身上氣血翻滾,十分的可怕,手指指甲也是變黑變長。

「不要!」感覺到黑魔要對齊元盛與柳長青動手,大家都是喊道。

可是很快,整個空氣之中便是傳來了一聲皮肉被黑魔指甲刺入的聲音。

「噗嗤」一聲。

黑魔變長的黑色指甲直接從柳長青與齊元盛的頭頂沒入到此兩人的腦海之中。

然後在大家恐怖與震驚的目光之下,一道道純白色的能量氣息從沿著黑魔那恐怖的黑色指甲流向黑魔的體內。

「我殺了你!」看到這一幕,溫太上憤怒無比,身上狂暴無比的氣息釋放而出,但是不管溫太上怎麼掙扎,溫太上都是被黑魔一手死死的禁錮住,根本掙扎不得。

「你這個畜生!」劉笑天死死的握著拳頭。

但是劉笑天現在根本無力去救,因為劉笑天知道,要是此刻自己貿然下去,一旦自己死在黑魔的手中,這城池裡的所有人都定然會大亂,到時候大家根本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性。

「啊……」齊元盛與柳長青渾身的生命之力被黑魔瘋狂的吸取,那能夠承受得住,兩人都是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師傅!」杜悅看到自己師傅這樣子,就要飛躍下去去救自己師傅,但是被劉笑天死死的拉住了。

劉笑天很清楚的知道這丫頭與齊元盛情同婦女,但是此刻要是一旦下去,那肯定是必死無疑,因為杜悅雖然修為變態,但是與自己師傅比起來,還是查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