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衝上去對着那個幽靈,一揮,爆頭了,MD啊,太帥了吧。然後把AN94插在地上,火滅了,他向我們跑來,道:“走吧,還有一個呢,趁他還沒變。”。我道:“小天,你又開了什麼外掛,怎麼AN94上面長出刺刀了。”

小天道:“我也不知道,撿了那個補給箱後,AN94上面就有刺刀了。”夢雅道:“小天,你太厲害了,剛纔那一下,太帥了。”(怎麼風頭全讓小天搶了,我纔是主角啊)我們迅速離開了A大道。

婷玉道:“小天,你的眼睛也能像刀神和千月一樣,冒火啊,剛纔那一下還真酷。”小天道:“哈哈,千月,看見沒,說不定很快我就是男主角了,不如你直接把位子給我吧。”

我道:“喂,小天啊,你也太囂張了吧,你就算再厲害,也只能做男二號,我纔是最厲害的。”夢雅道:“行了,你們別吵了,前面有槍聲。”

這也太累了吧,每時每刻都有危險,不過,前面那個人是——戰野。戰野正在和一羣潛伏者交戰,戰野的表情很自然,好像打得很輕鬆。 極為駭人的氣息在丁浩的體內緩緩地釋放出來。

他一步踏出,彷彿整個桃花島都狠狠地顫動了一下。

瞬間周圍的空氣都位置凝結,娘氣少年一伙人只覺得自己像是陷入了沼澤之中的蝸牛一樣,連動一根手指頭都無比困難,有一種快要窒息而死的感覺,那幾個凶神惡煞的護衛瞬間被嚇得臉色蒼白,頓時明白自己招惹了什麼樣的存在。

莊園四周的陣法瞬間被激發,一層層琉璃光罩閃爍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刺耳的警兆之聲在整個莊園之中響起,瞬間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從莊園內外迸發了出來,急速地朝著大門附近趕來。

「什麼人敢闖我天府莊園?」

「何方暴徒?」

「來者何人?」

一聲聲大喝滾滾激蕩傳來,人影閃爍,瞬間數十個身影刷刷刷地出現在了門口。

這都是天府的高手,第一時間趕來。

「莊主出來說話。」丁浩張口,聲音如同滾滾大江一般震蕩而出,落在門口的天府莊園高手還沒有反應過來,瞬間就被震得倒飛了出去,一個個面色驚駭慘白地看著丁浩,萬萬沒有想到來人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在那猶如汪洋大海一般的力量波動氣息面前,他們連站都站不穩,何談一戰?

娘炮少爺和跟班們更是不堪,大口地咳血,被這凌厲的氣勢壓著跪伏在地面,動都不能動。

若非丁浩此刻還不想殺他們,這幾個人,早就是一灘血泥了。

「閣下息怒。」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又是流光閃爍,六道光影落下。

這一回現身的人,卻都是實力非常強悍,都在聖境巔峰的強者,其中有兩位還是半步神境左右,年齡都在百歲以上,為首的兩個半步神境強者,都是鬚髮皆白,鶴髮童顏,身穿白色長袍,神態極為威猛。

正主兒終於到了。

丁浩瞬間收回了氣息,負手而立,神色冷淡地看著這幾人。

為首那位白色長袍、滿頭銀髮的老者神色驚訝地看了一眼丁浩等人,最終目光完全落在丁浩的身上,皺眉道:「閣下實力驚人,不過卻不知道是來自於哪裡?為何在我天府莊園門口鬧事?」

這老者獅鼻闊口,相貌兇悍,斜長的雙目之中精光吞吐,不是善類。

丁浩冷冷一笑,看了看狗一樣伏在地上的那幾個護衛和霸天少爺,道:「那就要問一問這幾位鼻孔長在腦門上的狂狗了。」

獅鼻闊口老者掃了一眼,心中已經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道:「原來如此,下人不懂事,閣下也是有身份的人,何必跟下人計較呢。」

丁浩聞言,心中一怒。

老子是不想計較,但誰願意平白無故就被瘋狗咬一口啊,而且聽這老者的話,怎麼似乎還是在這怪自己多事一樣?看來真的是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狗。

「我要見天府的幕凰天樞前輩,你們誰知道怎麼找他?」丁浩面容冷了起來,說話之間,也不再客氣。

獅鼻闊口老者正要說什麼,另一位白袍銀髮的老人卻是搶先一步,微笑著道:「小友是什麼人?不知道你找天樞長老有何貴幹啊?」

這老者面容清癯,說話的時候不緊不慢,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很容易令人產生好感。

丁浩卻隱約覺得這老人城府極深,不似表面這樣不動聲色地道:「曾與天樞長老並肩戰鬥過,算是忘年交吧,這次只是順路經過南荒,所以想要來看看老友,想不到天府大門口幾個小護衛的架子都這麼大,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一句話說出,那幾個護衛頓時嚇得面無人色,體如篩糠,瑟瑟發抖,知道自己惹了大禍。

面容清癯老者微微一笑,道:「在下幕凰英,這位是我兄長幕凰雄,受幕凰家主的委派,坐鎮管理桃花島,天樞長老是我二人的叔父,閣下既然是叔父的忘年交,那實在是我等怠慢了,在下管教不嚴,還請少俠多多贖罪。」說著,他一揚手,一縷微弱焰光飛出,落在六名護衛的身上,瞬間這六人就化作了飛灰消失在了原地,甚至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

這一手果斷辛辣,談笑之間殺人,令所有人勃然變色。

那叫做霸天的娘炮少爺,瑟瑟發抖地縮在一邊,一句話都不敢說。

丁浩皺了皺眉,沒有再說什麼。

「天樞叔父是我幕凰世家身份最為尊貴的幾人,他老人家行蹤不定,這些年遊歷大陸,如神龍見首不見尾,所以在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不過這件事情回報到主宗那裡,一定能夠在最快的時間裡聯繫到他老人家。」清癯老者幕凰英笑著解釋,又道:「不知道小兄弟如何稱呼?不如先在桃花島住下,三日之後我要去主宗天之島,小兄弟可以和我一起去,相信到時候一定可以見到天樞叔父。」

丁浩皺了皺眉。

雖然聽起來一切都合情合理,但為什麼總覺得哪裡有寫不對勁呢?

丁浩的目光,在這幾人的臉上掃過,心中計較一番,點點頭,道:「也好,那就多謝了。」

獅鼻闊口老者幕凰雄和清癯老者幕凰英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後者大笑道:「那就太好了,這次可真的是不打不相識,快快請進,來人啊,備宴,老夫今天要迎接貴客。」

……

晚上的宴會,規模倒的確是很隆重。

丁浩獨子一個人參加了宴席。

他本來不想和這些人虛與委蛇,因為勝字訣的直覺,讓他對包括幕凰英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什麼好印象,不過考慮到或許可以從宴會中看出來一些什麼有用的信息,他還是耐著性子在宴會上坐了一陣,然後才不顧眾人的挽留,起身離開。

看著丁浩轉身離開的背影,一些人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哼,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竟然敢在我們天府莊園中如此託大,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位天府高手冷笑著道,今晚的宴會,看起來好像是幕凰家人的熱臉貼到了人家的冷屁股上一樣,讓他們不忿。

其他幕凰家的高手,也都一副受辱的樣子。

天府是南荒最大的實力,歷史悠久,是由四大世家組成,分別是幕凰世家、西門世家、尹家和出雲世家,這四大世家每一家的實力,都堪比一個超級宗門,雖然偶有內鬥,但在面對外敵的時候,卻始終能夠一致對外,所以始終不曾衰落。

傳聞四家的上古先祖,曾是摯友,崛起於微末,后得到奇緣,縱橫天下,創立天府。

體內流淌著四大世家先祖血脈的人,可以催動一套合擊戰陣,威力奇大,足以跨越大境界擊殺對手,被稱作為南荒第一殺陣,這也是天府屹立於這片天地的根本。

如今大陸異變,神恩大陸勢力的入侵,讓南荒發生巨變,也影響到了天府,四大世家之間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了起來,幕凰世家一直都在天府中佔據著極大的優勢,排位第一,更早就了這些幕凰高手們倨傲的心態,不反思自己的過錯,動輒遷就別人,習慣了驕傲自大。

霸天少爺的身份看來是不低,居然也出現在了今晚的夜宴之上。

不過他可沒有敢靠近丁浩,之前丁浩在的時候,他畏畏縮縮躲在大殿邊緣人群,等丁浩走了,才鬆了一口氣,看著丁浩的背影,眼中泛動這怨恨陰毒的神色,再想到那日在大門口看到的美麗如同天人一般的李伊若,只覺得心中有一股燥熱,怎麼壓都壓不住。

這娘炮少爺眼珠子一轉,在人群中穿梭,挑撥離間,將丁浩形容成為了一個囂張跋扈、絲毫不將天府和幕凰世家放在眼裡的張狂之徒,直將在場許多人都氣的渾身哆嗦。

「哼,去試試這個狂徒,到底有幾斤幾兩,敢在我們幕凰家如此放肆。」

有人怒喝著提議。

其他人轟然應聲。

於是在娘炮少爺的挑撥之下,數十位幕凰世家的高手氣勢洶洶地去找丁浩算賬,要給丁浩一個教訓。

大殿之中,幕凰英和幕凰雄相視一笑,並沒有阻攔這群人。

「呵呵,霸天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也不知道尹家那個老怪物是怎麼想的,居然如此看重他……不過,試一試這個小傢伙底細也好,你說他會不會就是那個人?」幕凰英若有所思地道。

幕凰雄點點頭:「看起來很像,不過實力似乎要比那個人更強一些,如果真的是他的話,那就好辦了,就算是翱翔九天的神龍,到了我幕凰家,也得乖乖地盤起來,不過,有些事情還是不能讓他知道,老二你已經傳訊回去了吧?主宗那邊應該有所準備,我們後天就出發吧,等到了天之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

「不管他是不是那個人,天府的尊嚴不容挑釁,幕凰世家的威嚴重於一切。」幕凰英神色陰狠地道。

「正好可以藉助這個機會,將那個禍胎徹底除掉。」幕凰雄握緊了拳頭。

—————–

今日肯定還有一更,至於有沒有第三更,要看時間了。

下午去BTV錄節目,確定了播出時間,通知兄弟們啊。 上回說到:小天這2B居然在撿了個補給箱後,讓AN94有了刺刀,現在還碰上戰野了。

我道:“真是冤家路窄,剛纔還在海底研究所挾持過他,現在又碰到他了。”夢雅道:“什麼,千月,你太傻了吧,他是第三強隊的隊長,你怎麼把他得罪了,而且——”

小天道:“而且什麼啊。”婷玉道:“而且他們現在人多。”(人多好像也不是什麼問題,是不是其他的啊)我道:“他們現在正在交戰,就算人多也礙不着我們,我們還是去找生化疫苗吧。”

我們正想離開,戰野道:“不凡,你不是很厲害的嘛,今天怎麼被我們打得這麼慘。”我看了一下那邊,一個手拿消音的潛伏者道:“可惡,要不是這一路上打幽靈耗費了我們的彈藥,還犧牲了幾個隊友,不然對付你們,就是小菜一碟。”

另一個潛伏者道:“行了,穿甲,你別說了,這次的確是我們沒準備好,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戰勝他們。”叫穿甲的潛伏者道:“不凡隊長,我們還是先撤吧,讓他們試一下這些生化幽靈的厲害。”

戰野道:“你是要跑嗎,想不到CF的第二強隊,也不過如此。”(我擦,你個2B也太囂張了吧,看來哥必須得出面教訓一下這個狗日的戰野)

我向不凡走了過去,小天攔住我,道:“千月,我們走吧,這不關我們的事。”我道:“我今天就看他戰野不爽,必須得教訓一下他。”

穿甲看見自己身邊突然來了一個人,道:“請問你是誰啊,你好像不是我們戰隊的人啊。”我道:“哦,你好,我叫千月,但絕對不是僞娘,我想來幫助你們。”不凡道:“這不關你的事,小子,你還是留着些彈藥替自己保命吧。”

我道:“你不要我管,我偏要管,我認識你們隊的***不凡,他和我有些交情。就當是我幫一下他吧。”不凡道:“唉,這孩子真傻啊。算了,你留下幫忙吧。”

我走上前去,道:“戰野大狗熊,還記得你爺爺我嗎。”戰野道:“擦,是你,在海底研究所那個菜鳥。”(我擦,你不懂就別亂說,你才菜鳥呢,我可是這部小說的主角啊)

我道:“怎麼樣,就是我,有膽量和我單挑嗎,你不會連一個菜鳥也不敢打吧。”一個保衛者道:“隊長,這小子擺明了是在挑釁你,把他殺了吧。”

戰野道:“冥,你知道我從來不會拒絕別人的挑戰,更何況對方是個菜鳥,我毫無壓力。”我道:“喂,你纔是菜鳥,來吧,咱們就肉搏,你敢嗎。”

戰野道:“哈哈,肉搏,我還真沒怕過別人,除了窗外火線的炎日和天資不凡的AK不凡,其他人對於我來說毫無壓力。”(我擦,你也太囂張了吧,讓你見識見識你爺爺我的厲害)

我道:“來就來吧,別僞娘了,誰輸還不一定呢。”戰野這個傢伙一定是個高手,我得小心點。說罷,戰野向我衝了過來,對着我就是一記掃堂腿,我反應當然是極快的,他這一下沒打找我。

我衝上去一揮拳,哈哈,這是一個假動作,讓他以爲我會攻擊,沒想到戰野完全沒理會我的攻擊,直接給了我一個飛腿。媽呀,這一下還真不輕,難不成他是超級賽亞人。

看來我得動真格的了,我的頭腦中,在想:鎖死他。我以急速移動到戰野身後,抓住他的腳,戰野使勁的踢我,我把所有的力氣全部集中在右手上,對着戰野的右腳,一擊猛錘,聽見很響的一聲。

我道:“我擦,痛死我了,不過總算成功了,你現在單腳和我比,我贏定了。”戰野道:“千月,你個卑鄙小人,居然用這樣的方法來禁止我的攻擊,不過你也受重傷了,我照樣可以贏你。”

小天道:“千月,加油啊,打死戰野這個狗日的,你如果不行了換兄弟我上,照虐。”我道:“行了,省一點力氣保護你家夢雅MM吧,對付戰野,我一個人夠了。”

戰野道:“你敢無視我的存在,去死吧。”說完我的背後一陣劇痛,還流了很多血。我道:“戰野,你個狗日的,不是肉搏嗎,你居然用刀,你纔是真正的卑鄙小人。”(哦買噶,我快掛了,小伊,幫我跟飄雪說一聲,如果我在遇見落雪之前遇見了她,我一定會……會)

不凡道:“戰野,你好歹也算是第三強隊的隊長,居然這樣陰人,你不怕傳出去別人笑話你嗎。”戰野道:“這是戰術啊。”這時候,冥拿着AWM,要將我狙殺,主角就這麼掛了嗎。

一個身影突然閃過,把我帶走了,是小天。順勢後面出現一團煙霧,我隱約聽見不凡的聲音:“謝謝了,你已經幫的夠多的了,以後有誰和你過不去,就是和我們天資不凡過不去,後會有期。”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在一個房間內,小天他們正在旁邊。小天道:“千月,你醒了啊,多虧了不凡他掩護我,要不然也不能把你救出來。我早就跟你說了,打不過就別打,你這頭倔牛愣是要逞英雄,現在受傷了吧。”

我道:“沒關係,我把命保住就不錯了,反正戰野也受傷了,我和他扯平了。”我又道:“對了,怎麼沒看見婷玉小朋友啊。”

夢雅道:“我們來這裏的途中遇到了一隻母體,婷玉把他引開了,現在不知道……”我道:“這麼說,現在我們只剩下三個人了。”(哎,這妮子也真是,看在刀神Like她的面子上,我覺定去救她)

小天道:“還有,我們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彈藥了,剛纔打母體的時候用的差不多了,或許你那裏還剩一點。”我道:“看來我們進入困境了。”

我記得一個高手曾經說過:一個人在逆境下會,發揮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潛能,這個高手就是我,嘻嘻。 丁浩等人的住處,是一個很精緻的湖心小島,有一條長長水榭廊檐連接到岸邊,風景極為秀麗,波光粼粼,在皎皎月光的照射之下,倒也頗有一番意境。

看起來幕凰英的安排的確是類考慮周到且很友善。

但丁浩卻在水面之下,感知到了極為繁多的銘文陣法,這些陣法也不知道布置了多少年,吸收天地靈氣,變得極為強橫,蘊含著巨大的能量,彷彿是一層層的天羅地網一樣,將整個湖心小島困住,只要這些陣法一發動,整個湖心小島瞬間就會成為一處絕地。

丁浩藝高人膽大,也不點破,而是安然住進了島上。

「浩哥哥,我怎麼覺得,這些人有點兒不太對勁,鬼鬼祟祟似乎是在暗中計算著什麼,我們要小心一點。」李伊若看到丁浩回來,笑著迎上來為丁浩脫去外袍,又遞上一杯香茗,活脫脫一個溫柔賢惠善解人意的小妻子。

丁浩笑著喝了一口茶,又在妻子的額頭輕吻,道:「我也看出來了,不過不妨事,管他們存著什麼心思,且先靜觀其變,總有揭開面具的時候,要是他們真的不懷好意,那也別管我到時候手下無情。」

裴少,乖乖就擒 丁浩心中已經隱隱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妹妹丁可兒生活在這樣一個宗門之中,會有什麼好的成長環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