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一口氣說完,下面一陣驚訝與羨慕!數日內提升一個鬥士的修爲!這樣的天材地寶誰人不想?隨即都是流着口水的看着五人!

血氣草到底還有什麼祕密? 林蕭接過血氣草,仔細的觀察一番,只見這株血紅色的小草有四片葉子,不是很長,但是也不短,如同韭菜一般!連根和莖都是血紅色的一片!叫人看着都很是喜愛!林蕭決定,將這株血氣草給鳴兒服用!點了點頭就是看了看憐乞,他也是一臉興奮的模樣!林蕭回到天衝門弟子的所在處就是微微一笑!

對於林蕭來說,這株血氣草他勢在必得!所以天衝門弟子也沒有什麼好驚訝的!對着林蕭微笑過後就是一陣恭賀!

“蕭兒,待會兒我們就去一趟氣蘊門門主應情深的住處!這次我們有結盟之意,他們也有聯盟之心!呵呵,定然都能達成一致!”李飄渺看了看林蕭揣入懷中的血氣草就是微笑說道!可以肯定的說,林蕭服食血氣草過後,修爲又會增長一些!這種提升,讓人羨慕!

“可惜我兒沒能得到一株血氣草!”李飄渺話畢就是搖了下頭,看了看李悍!“也好,林蕭是我義子,而且這孩子深知情意二字,對他好,他就會記得!”隨即就是一陣欣慰!

林蕭微笑點頭“好的,義父,等會兒我們就一起過去!憐乞也應該會到應門主那邊去!正好我還想和他結識一下!”

李飄渺點了點頭!

隨後就是將軍講了一些這次比武大會的一些事宜!武極也是說了一些,就是希望大家最好不要結仇,要同氣連枝,一起對抗邪教魔門的話語!武極在正派中的聲望很高!但是有些仇恨結下了,就沒有那麼好解開!而靈動教和清風門之間的恩怨似乎就要上演!

散會,林蕭便隨着李飄渺向氣蘊門門主應情深的住處而去!

應情深遠遠就是看見了林蕭與李飄渺的到來,的確,憐乞也在一塊,應情深趕忙前來迎接!

“哈哈,什麼風把李門主給吹來了!稀客啊!”應情深一陣笑語就是將林蕭與李飄渺讓進屋裏!

“呵,應門主見笑了!這次你們氣蘊門可是風光無限啊!有憐乞這般曠世絕才,氣蘊門在兩年內必定強大起來!”李飄渺誇讚一番就是看了看憐乞這個英才!

憐乞微微一笑撓了下頭“李門主如此說,讓憐乞汗顏不已啊!其實林師弟纔是真正的曠古爍今的奇才!我哪裏敢得如此美名!”

看着憐乞的謙虛李飄渺微微一笑“憐乞,且不要妄自菲薄,天下之大,像你這般年紀就有如此修爲,自然是很難早的!將來,也定有一番大作爲!當然,蕭兒也只是運道好一些吧!”

應情深微微一笑“李門主,可不要這般說,不要讓孩兒們驕傲起來了!”

“呵呵,有狂的資本也未曾不可以狂妄一些!他們都是年輕一輩的強者!至少,這點就只得他們驕傲!呵呵,蕭兒,怎麼也不更應門主打個招呼?”

林蕭微微一笑“見過應伯伯!”

應情深點了點頭便是看了下林蕭“其實,這次比武大會,只有林蕭才真的稱得上俊才!十八歲年紀!變態的一階皇鬥士!能夠輕鬆戰勝二階皇鬥士的存在!這樣的人固然有,不過更是比憐乞這種存在稀少得多!試想一下,如果將來到了七階巔峯星雲鬥士,應該能夠橫掃所有的七階星雲鬥士了!嘖嘖!已經超出了這個大陸的範疇了啊!”應情深不住的讚許!

林蕭搖頭!七階星雲鬥士不是那麼好成就的!而且,七階星雲鬥士或許還真的不是最強大的存在!

天下間,怪獸的強大與弱小就能證明這個世界的人類能夠達到什麼程度!沒有理由一個巔峯的鬥士不能戰勝一頭巔峯怪獸!人類發展到現在地步,那就是有些諷刺了!而從天風的遺言就可以看出,閃電黑蛟修煉成蛟龍後,就已經超出了七階星雲鬥士的範疇!強大無匹!難能戰勝!

不過林蕭也不能說,隨即就是微微一笑“謝謝應伯伯誇獎!”

李飄渺擺了擺手“應門主,其實我們此次前來,目的很簡單,想必你也能夠猜出!我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這次李某前來,就是想與應門主商議我們兩門派結盟之事!”

李飄渺頓了頓又是說道“此次比武大會,我們兩門都算是水漲船高!而邪門魔教對我們正派也是屢動干戈!防範於未然,兩門結盟纔是明智之舉!我們門派之間相隔不遠!一旦有難都能相互援助!”

“我說這些,其實就是帶着百分的誠意來的,不知應門主意下如何?”李飄渺微笑說着!

應情深聽完李飄渺的話語就是深思片刻!隨即看了看憐乞!又看了看林蕭!隨即就是說道“這次,我們兩個門派都出了一個驚世之才!從而讓我們的門風大盛!如若這兩年比較安慰,定是可以再上一個臺階!也如李門主說所,我們兩門之間相距不遠,援助起來定是沒有一絲問題!兩門結盟定然可行!只是我們的結盟之事要怎麼實施呢?”

應情深的確很有結盟之心,不過這口頭上說的結盟固然不可靠!將來,一門有難,而另一門卻是沒有援助!口頭的結盟顯然就沒有絲毫意義了!

李飄渺自然也知道這些!於是就是微微思索!兩個門派都是將傑出的弟子看得很重要!而這次,林蕭和憐乞的表現得到了兩個門派的高度讚許,而且他們都得到一株血氣草,很快還會再次增加修爲!可以說,他們或許還能夠超越範天成,或許林蕭還可以戰勝武義!

兩人就成了這次結盟的重要人物了!

“應門主,不如這樣,我們簽下兩份協議,你我各持一張,其中有我的血之誓言和你的血之誓言!而蕭兒與憐乞就作爲公證人!共同爲我們見證這次的結盟!而結盟的時間期限則是十年!你說是否可行?”

應情深深深領悟一下就是起身微笑說道“如此可行啊!哈哈!”

李飄渺也是大笑,此方法當然可行!而所謂的血之誓言,就是以自己的鮮血向星雲大神起誓,一旦違背,就會如誓言中一般,得到應有的懲戒!就像陰陽門弟子斬殺血雨教弟子後所發誓言一般!星雲大神,神通無敵,定然窺視着所有發誓之人的一舉一動!容不得他們反悔!

擬好協議,兩人按上各自的血掌印,隨即林蕭和憐乞也按上了自己的血液掌印!

隨即,李飄渺滴出一滴血就是甩向半空,然後就是宏聲喊道“今日,李飄渺以性命向星雲大神起誓,我天衝門與氣蘊門正是結爲盟友,將來,一旦氣蘊門有難,氣蘊門發出援救信號,天衝門定要急速前去援助,如若不然,我李飄渺遭受五雷轟擊而死!門派覆滅。”誓言過後鮮血瞬間消失!這也是李飄渺下的決心!沒有一點戲言!

過後,應情深也是甩出一滴鮮血大聲喊道“今日,應情深以性命向星雲大神起誓,我氣蘊門與天衝門正式結盟,將來,天衝門有難,發出援救信心之時,我氣蘊門定當全力援助,如若食言,我應情深死無葬身,門派也慘遭覆滅!”

兩人誓言過後就是一陣大笑!相比,如果李飄渺去尋南宮輕狂結盟,估計他連血之誓言都不敢發!現在這樣,李飄渺和應情深都放心了!隨即就是端起茶杯大聲笑道“應門主,願我們的結盟愉快,也願我們兩門更加強盛!相互幫助,相互指導。”

應情深喝下茶水也是笑道“好,相互幫助,相互指導!”

天衝門與氣蘊門結盟完成…在幾年後,這次結盟卻是保住了林浩與蕭悅一條性命。

(求鮮花與收藏) 過後,李飄渺與應情深相互閒聊起來!林蕭走到憐乞身旁就是微微一笑“憐師兄,比武大會上,有些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恩?”憐乞看着林蕭就是呵呵一笑“林師弟,你這是什麼話?有能者居之!敗了就敗了,有什麼得罪不得罪的?而且,這比武大會本來就是竭盡所能!爲門派增光的大事!也不需要講什麼情面的!相反,我卻是更加欣賞林師弟了!”

林蕭看出憐乞的心態就是點了點頭,憐乞不是小肚雞腸的人!而應情深也發過誓了!這樣一來,結盟就顯得更加穩固!而林蕭,這次跟着李飄渺前來,就是想從憐乞口中,得到他自己的認識,也就是說,對憐乞的認識!從而得知與氣蘊門之間的結盟是否更對自己的父母有利!

結果,效果很明確!只要瞭解出憐乞的想法,氣蘊門的門主應情深也簽訂了血之誓言,那麼,林浩與蕭悅的安全更一步得到了保證!可以說,血雨教連同黑夜門一起攻打天衝門,得到氣蘊門的救援,至少都能得到緩解!加之天衝門的老一輩也不會袖手旁觀,戰勝,似乎顯而易見!

隨即兩人也開始閒聊起來!聊得也是一場開懷!

………..

離開應情深的住處,林蕭微微說道“義父,今夜我就準備離開天地門了,如若明日離開,可能會帶來許許多多的麻煩!今夜,我要悄然離開!”

李飄渺知道,不僅血雨教不會放過他,就連清風門也是不會放過他的!而今夜悄然離開顯然要明智許多!只要不被清風門的人發現,一切都沒有問題!而晚上,李飄渺也可以幫林蕭一下,窺視清風門的舉動!他們或許會在暗中安排眼線!不可不防!一旦發現林蕭離開,後果不肯設想!

“放心吧,今夜我幫你窺視清風門的舉動,你定可以躲過清風門的眼線,安然離開!不過,事情辦完了,還是回來看看你的父母吧!他們肯定會想念你的!”

林蕭點了點頭就向住房而去。

而下午,李柔風與夢烈兒也幫助李曼兒得到將軍的同意,允許她離開軍團!之後她便到了林蕭的住處。兩人只等天黑就立即離開!

……..

入夜,林蕭與牛大、韓羽、凌傲天他們一一告別,看着小白奴不捨的樣子,也是叫他要努力修煉!隨即看向外面,顯得有些安靜,月明星稀,照得大地一片明亮,不過,也比白天好很多,在天地門的衆多房屋的掩護下,還是能夠安然離開。

李飄渺和天衝門的長老們目光如炬,環顧四周,就是在觀察,是否有人在監視!似乎,清風門的林瀚並沒有料到林蕭會單獨離開,而且還是在夜間離開,卻也沒有派出探子前來監視!這樣,林蕭和李曼兒順利離開天地門!

離開天地門有二十多裏的的時候,林蕭就找了一個光潔的石頭便坐下休息!耳鳴飛得似乎也有些累了,就停在林蕭的肩上仔細的打量着李曼兒,隨即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似乎對李曼兒很是要好的樣子!看來鳴兒是看見美女就喜歡的傢伙!

林蕭看着鳴兒,就是從懷裏摸出了血氣草,之前,他就向將軍打聽清楚了!這血氣草可以分成兩份服用,當然,分成兩份後的效果,就沒有整株服用的效果好了!而血氣草的服用方法就是直接吞食便可以!如果實一般香甜怡人!

林蕭毫不猶疑就是將血氣草分成兩份,一份喂入鳴兒口中,鳴兒自然很是歡快的就將血氣草一口吞掉!畢竟天材地寶纔是它最好的食物!隨即,林蕭將剩下的半株血氣草遞給李曼兒,李曼兒搖了搖頭“蕭哥哥,還是你服用吧!你不是說要一直守護我麼?那麼沒有強悍的修爲,怎麼能行?”

林蕭深深的看來李曼兒一眼就是點頭,也不推脫就將血氣草吞入腹中!入口即化,還帶着淡淡的香甜,不是就感覺到身體裏面有一股暖流不斷的向腹中流去!而這種情況和增氣果的反應差不多!流於腹中的暖流在腹中不斷的徘徊轉換!

不過,林蕭卻是皺着眉,心中念道“怎麼會沒有增氣果入體時那麼強烈!難道這血氣草的效果比增氣果的效果差很多?”林蕭的確感覺到了暖流在腹中徘徊轉換,但是這種速度和氣息很微弱!感覺和增氣果的感覺一樣,只是沒有增氣果那般強烈!

再看看鳴兒體外,發着隱隱約約的紅色光彩!很微弱!看來效果也不是很好!

“真奇怪!”林蕭感嘆!好不容易得到一株血氣草,居然是水貨!林蕭很是鬱悶!不過也沒有辦法!嘆了口氣就是起身,準備繼續趕路,選擇夜裏離開天地門,自然要離得天地門越遠越好!否則就是白趕夜路了!

撼天城,位於天地門的西南方向!相聚兩千多公里!算是很遠!而血雨教則是在天地門的正西方!這時,十二人坐在一處隱祕的地方休息!不過眼睛卻是到處張望着!

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人冷然說道“明日,林蕭應該就會從這裏經過!哼!斬殺我們少主,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有天衝門,也是枉然!明早,教主就要親自前來!李飄渺只是教主的手下敗將!看來天衝門的這任門主也要魂歸於此了!”

“何烈大哥!爲什麼那天衝門就必須經過這裏?難道他們不可以走其他路徑麼?”一個漢子問道!就是不解爲什麼一定要潛伏在這麼一個鳥不拉死的地方!

“你們看看這裏的地形,因爲這條道正是前往天衝門的必經之道!甚至,要到撼天城也是必須走這裏,然後過了這裏才岔開路走西南方向前往撼天城!可以說,這是一條要道!所以,教主纔會讓我們先來這裏潛伏起來!如若他們趕夜路!那就得錯過大好良機了!後悔都來不及!”

幾人環望一下,這裏是由兩座朝東西方向延伸的大山脈相對而形成的一道鴻谷,鴻谷卻是很寬廣!足有幾百近千米!兩座山脈將向南北去的道路截斷!讓人無路可尋!這裏成了必經之路!

“哦,原來是這樣!”何烈講得詳細,漢子點了點頭!

隨即,何烈皺了皺眉然後就是對着十來人做出噓噓動作!叫他們不要說話!“有人來了!”隨即目光便是定在了一個青年男子和一個貌美女子身上!藉着明亮月光就是看清楚了來人的模樣!

“恩!似乎就是斬殺少主的林蕭!”何烈輕聲說道!隨即就是從懷裏摸出一塊看着很像鏡子一般的東西!他灌注一股鬥氣進去,‘鏡子’上就顯現出一個人影!正是林蕭的影像!

“哈哈,還真是林蕭,教主果然英明,發出這血雨追殺令,就算林蕭逃到天涯海角都是跑不了的!這血雨追殺令可是我們血雨教的全教追殺命令!只要是血雨教的弟子都與林蕭勢不兩立,一旦看見他將他斬殺於劍下,那麼就會得到天大的賞賜!不過,林蕭爲何獨自離開,沒與李飄渺一道而行?嘿嘿,不管了,我們定能將其斬殺!看來是星雲大神眷顧我們!”何烈喃喃笑道!心中興奮不已!

的確,他們一行十幾人中,就有九個一階皇鬥士,兩個二階皇鬥士,加上何烈這個三階皇鬥士,斬殺林蕭自然不在話下!

而血雨追殺令,是血雨教的血仇大令,每任教主都只可以施用兩次!可見嚴生死對林蕭的恨意有多大!一旦發出,就算用上幾十年光景也要將被列入追殺令裏面的血雨教大仇人給斬殺!這就是一道無期限的追殺命令!可以說!整個血雨教一萬多教衆,全部知曉被追殺之人的資料!林蕭,無疑就是嚴生死擔任教主期間發出的第一道血雨追殺令對象!林蕭,很榮幸!

(臨近過年了,真的很忙!我本來就沒有存稿!所以大家諒解下!繼續碼字!希望在11點之前將第二章碼出來。大大們原諒下!道歉了!) 這十來人也都很強悍,而林蕭此刻只是一個一階皇鬥士,固然能輕鬆斬殺二階皇鬥士,那不過只是單挑的情況下!而李曼兒也是一個一階皇鬥士,但是卻也沒有林蕭這般的變態!面對一個一階皇鬥士就有些力不從心了!而鳴兒!現在依舊沒有什麼攻擊力量!只是飛得比較快而已!

很顯然,面對這麼多的強者!林蕭只有逃跑的份了!

“何烈大哥!我們怎麼對付林蕭”何烈身旁一個男人微笑說道!看着林蕭就像是狼看着小羊羔一般!嘴角都流出口水了!

“還能怎麼對付?羣毆!我們一起上!這麼多人還怕了他麼?將他丫的硬生生活剝了!哼,斬殺我們少主,這丫的就是活膩了!”何烈嘿嘿笑道!本來就是邪教的,還怕別人說他們不講道義麼?

邪教魔門大多數都是爲了目的而不擇手段!給林蕭公平?那他們也就不是邪教魔門的弟子了!

“林蕭,我們勢在必得!將他擊殺會得到不少好處!而將他活捉交給教主親自折磨,那麼得到的好處會加重兩倍!大家說,我們是活捉林蕭還是將他直接擊殺?”何烈又是問道。

身旁的十來人嘰裏咕嚕的商議一會就是一致認定將林蕭給活捉了!他們也是抵擋不了巨大的誘惑!加大兩倍的好處讓他們又可以分到更多的寶貝!丹藥、階級武器!在教中的地位也會得到一個提升!這樣的機遇可以說很難得!而且,他們完全有能力將林蕭給活捉了!

林蕭與李曼兒踏着輕柔的腳步向南方行駛,鳴兒在半空中飛行!目光之口就是看見十二人在密切的注視着林蕭!它似乎就是意識到什麼!一個撲閃就是飛到林蕭身旁,嘰嘰喳喳叫不停,就是讓林蕭小心!

與鳴兒相處這麼久!林蕭可以說很是瞭解鳴兒了!它雖然不能人言!但是從表現出來的動作就可以知道其含義!

“不好!有人發現我們了!”林蕭對着李曼兒就是微聲說道“而且,都是強者,人數也不少!曼兒,這次你跟我來真的就是一個錯誤!”林蕭苦澀的搖了搖頭!

“我不怕。”李曼兒嘟啷下嘴!“大不了一直逃、一直逃!”

林蕭搖了搖頭“可是我們不一定就能逃得掉!不過你放心,就算捨棄性命我都會保護你的!”林蕭堅定說道!隨即就是把目光望向鳴兒所提示的方向!心中就是一陣擔心!“應該是血雨教的人吧!沒想到居然在這裏守着!”

雖然現在似乎意識到危險,不過李曼兒此刻就是心中甜蜜!柔情的看着林蕭之際就是微聲說道“蕭哥哥,如果這次真的很危險!我們沒有了活路,就算是死,我們都要死在一起!嘻嘻,臨死之際我們還可以拉上兩個墊背的!”

林蕭聽到李曼兒的話就是彈了一下她的額頭“你這個小妮子,叫你亂說話!什麼死也要死在一起!放心,我們不會死!會好好活着!”說完就是嘿嘿一笑!而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這應該算是林蕭的本事!而鳴兒所意識到的危險,林蕭也從來都不懷疑!

果然,一個牛高馬大的漢子將一塊鏡子一般的東西揣進懷裏就是哈哈大笑起來!“林蕭,你果然上道!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好得很!你讓大哥哥又可以得到一筆豐厚的獎勵了!話說,你小子夠膽真大!居然敢斬殺我們少主!嫌命長了麼?哈哈!”

林蕭恨恨吐了一口唾沫!十二個人全部映入眼簾“果真就是血雨教的弟子!而且還都是比較強悍的人,這麼多人!我是萬萬不定戰勝啊!不過還好,嚴生死沒來!不然,瞬間秒殺自己!”林蕭心中慶幸!“只有逐個擊破!不過,必須將曼兒給藏起來我纔好施展暗殺!”

林蕭心中快速的想着,面對十二個強者,他是萬萬不能直接與他們拼殺開來的!必須進行暗殺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才能逐個擊破!

林蕭擡頭一看,露出絲絲狠意,手中斷風有些嗡嗡作響!他根本不廢話,抽出斷風就是一劍斬出!也只有這樣才能爲自己的爭取更多的時間!隨即,拉着李曼兒的手就是一腳踏出,直直向南方而去!向前面再行十里路,在向西方而行,就是向撼天城方向而去!

林蕭知道,這是最佳時機!一旦錯過,後悔莫及!

而林蕭的力道被十二人打出的掌風瞬間吞噬!目光定神之際就是反應過來!看着往南方而去的林蕭身影,何烈就是吐出一口唾沫,大喊一聲!“林蕭,我倒是要看看你能逃到哪裏去?我們這麼多人還把你捉不住,就丟大發了!追!”

何烈說完就是掠動身影也是向南方而去!他是這十二人中最強的一人!也是唯獨的一個三階皇鬥士,所有人聽他的自然沒有什麼說的!隨即就是尾隨何烈都向南方而去!

聽到後面的追喊聲,林蕭四顧環繞,到處在尋找隱祕的地方!李曼兒的速度比他慢上一大截!而鳴兒的速度則是能輕鬆的跟上林蕭,甚至還要快上一些!這也是剛纔吞食了血氣草增加了不少速度!

林蕭有些急促了!看着李曼兒想都不想的就是將她背在背上!這樣的速度反而還提升了不少!林蕭目光四顧之間就是看見一處很大的密林!而密林也正好是向西方延伸!林蕭一蹬腳步就是轉變方向!涌進密林當中!後面依舊喊叫聲不斷!

“林蕭,看你跑的有多快,最終還是會將鬥氣用完!那時,哈哈,你就是一個待宰的羊羔!我們甚至可以不花一絲力氣就將你活活捉住!”何烈邊追邊說!面目露出絲絲猙獰,定眼看着前方的影子!不過說話間,心中卻是納悶“林蕭這廝,一個一階皇鬥士,怎麼跑得那般快速!按理說,我很快就能追上他的啊!現在感覺我們之間的距離是越來越長了!”

“林蕭很詭異!兄弟們,跟上!定不能讓這廝跑掉!不然,我們得不到一絲好處不說!還要受到教主的懲罰!”何烈思索出林蕭的詭異之處就是對着身後的十一人大聲說道!嚴生死對林蕭恨之入骨!這麼多人都沒能將他捉住!想想嚴生死的狠毒就能知曉!其後果不堪設想!

固然!可能不會將他們斬殺!但是皮肉上的苦楚定然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好處沒得到!反而捱上一頓打!這就得不償失了!

“對,定然不能讓林蕭給逃了!大家都加快腳步!林蕭這廝,我們逮住了,少不了給他好果子吃!”一個漢子惡狠狠的說道!林蕭跑得太快,把他也給害苦了!鬥氣不斷的向外噴出!如果還沒到追上林蕭他就口吐白沫壯烈犧牲了!那就有些悲劇了!

林蕭咬着牙關,依舊邊跑邊觀察!現在已將跑在最前面的何烈給甩出了兩三裏距離!只等找到好的藏身之地,就將李曼兒掩藏!隨即他去引開這幫人!而到了這個時刻,血雨教的弟子肯定顧不上李曼兒的貌美了!追殺林蕭纔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是浮雲!

林蕭皺眉,隨即扭頭回去就是望了望,只見何烈咬牙切齒,口中不住的罵着什麼,但是眼神還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前面,鎖定着林蕭!

林蕭吐出一口唾沫就是輕聲說道“曼兒,待會我將你藏起來,你不要出聲!我將他們引開!”

“不要!”李曼兒根本不思索就是急口說出!“你想丟下我,一個人獨自面對麼?不行!打死我都不會離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