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所有試卷瀏覽完后,蕭毅才發現整個考室中,筆尖滑過試卷的沙沙聲沒有之前那麼密集了,而是變得斷斷續續的了,蕭毅不用看也知道是什麼原因。

蕭毅很惡趣味地想偷偷瞄一眼其他考生為難的樣子,可是想到眼前還有一個盯着自己,隨時準備找自己麻煩的教導主任在,只好放棄了這種惡趣味。

放棄了偷看其他考生為難表情的惡趣味活,蕭毅開始答題。

蕭毅開始答題時,筆尖劃過試卷的沙沙極為連貫。

一直盯着蕭毅的薛主任,開始還以為他不會做題,才裝模作樣的瀏覽所有試卷的,但當蕭毅開始答題后,那速度直接讓一直盯着他的薛主任目瞪口呆了。

那小子答題怎麼會這麼快?

在薛主任的眼裏,蕭毅一直就是成績處於吊車尾的傢伙,上次考出了全年級第一的好成績肯定是撞了狗屎運,現在仍然還是不好好學習,經常請假的不良學生。

薛主任這次下了決心,蕭毅每一場考試他都要在場監考,一旦發現他有作弊的舉動,立即毫不講情面地取消他的考試成績。

這次如果周玉蓮還要保蕭毅,自己是給周玉蓮在繼續讓蕭毅留下來呢,還是不給周玉蓮面子,直接將蕭毅這粒老鼠屎給掃出學校呢?

為了給其他學生創造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這次誰來為蕭毅求情都不行,必須將他這個不愛學習又不遵守校規的不良學生給掃出學校。

蕭毅因為那次差點被開除的事,而聞名耳中,所以這個考室中的考生都知道他。

考試開始后,其他考生都在答題,蕭毅卻因為瀏覽試卷沒有立即大意,他后桌的考生還以為蕭毅不會做,在心裏暗暗鄙視了他一番呢。

就在後面那考生正低頭苦思得的時候,蕭毅開始答題了,而且一大題筆尖滑過試卷傳出的沙沙聲就一直持續著。

「這次的試題這麼難,前面那個叫蕭毅的傢伙,從開始答題后怎麼就沒有停下來思考過呢?難道所有的題他真的都會?」後面那個考生聽着那就沒有斷過的沙沙聲,很是疑惑地想道。

不可能,要是換成全年級前三的那三個傢伙,還有一點可能,可前面這個傢伙以前成績一直都處於全年級最後那一個層次的學渣,也只是上次不知道撞了什麼狗屎運,懵出了一個第一名而已,他怎麼可能所有的體他都會,應該是為了不教白卷在瞎蒙亂寫。

「這樣沒品的學渣根本就沒必要關注!」

後面那傲嬌的考生鄙視了蕭毅一番后,不在關注,開始冥思苦想着那道難題的破解方法。

後面那位傲嬌的考生還沒有將那道難題的破解方法想出來,就聽見了蕭毅翻卷的聲音。

後面那位考生的成績不錯,每次考試都是排在第一序列的。

他這個成績在第一序列的優等生第一頁連一半都沒有做完,蕭毅就反倒第二頁去了,如果不是滿卷瞎寫,就是有很多考題沒有做。

自認為蕭毅就是自己猜測的那樣的后桌那位考生,嘴角噙著譏諷的笑意。

當後面那位考生昨晚第一頁試卷,準備做第二頁試卷之時,蕭毅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蕭毅,你幹什麼?」

蕭毅剛一站起來,薛主任就唬著臉教訓道:「如果有什麼問題要先舉手,得到監考老師同意后才行,這點考場紀律你多不知道嗎?」

一副虛心接受表情的蕭毅等薛主任訓完后,才說道:「老師,我不是有什麼問題,而是我做完了,準備交卷了!」

「什麼,做完了要交卷了!」所有考生聽后全都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個考室中成績最好,速度最快的第二頁都還沒有做完,蕭毅這個全校知名的學渣竟然說他做完了要交卷了,這怎麼可能!

「你要交卷,所有的題都做完了嗎?」和薛主任一起在前面監考的另一位老師問道。

「嗯!」蕭毅點頭回答道:「所有的題我都做完了!」

考試的時間才過去一半,蕭毅就將所有試題做完了,這怎麼可能!

其他考生都不相信!

這個考室中雖沒有成績全校前三的學生,但也有一位成績排名全校十五的尖子生。

。 江南晨快速地報出一個地址:「花園路天景大觀,803!」

然後,他就利索地掛了電話。

他眼眸陰鷙,嘴角揚起一抹涼薄的笑意。

他再看了一眼窗外,濃稠的夜色,幽幽嘆口氣,渾身的陰冷消散,一時之間,他有片刻的軟弱無力。

他取出一支煙,慢慢地抽著。

裊裊的煙霧,輕籠著他俊美的臉龐,似乎要帶走他無邊的愁煩。

這時,門上傳來敲門聲,和容黛兒柔軟的聲音:「阿晨,我可以進來嗎?」

只一句,就讓江南晨的心口激蕩得無法控制。

這個女人啊!

他狠狠地吐出一個煙圈,沉聲說道:「進來!」

房門輕輕地被推開,容黛兒先探進來一個小腦袋。

她張皇而又小心翼翼的樣子,在江南晨的餘光里,顯得有些滑稽。

江南晨嘴角抽抽,不動聲色。

容黛兒這才推開房門,走進來,她的手裡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有一隻白瓷碗。

碗里正冒著熱氣,飄散出香甜的氣息。

容黛兒把托盤放在辦公桌上,說道:「阿晨,我給你煮了宵夜,你最喜歡吃的黑芝麻餡的湯圓!」

背對她的江南晨,身體驀地一僵。

這個世界上,也許只有容黛兒知道,他最喜歡吃黑芝麻餡的湯圓吧?

他驀地眼眶有些發燙。

黑芝麻餡的湯圓,是當初媽媽和妹妹最喜歡吃的。

他們還在江家的時候,每次她們吃,她們都會強迫他吃。

每次他都皺著眉頭,覺得那甜膩膩還黏牙的東西,是世界上最難吃的食物,沒有之一!

可是,媽媽和妹妹離開之後,黑芝麻餡的湯圓,卻成了他的最愛。

他覺得,如果他當初多吃幾顆湯圓,她們就不會離開他!

這件事,也只有上學的時候,他告訴過容黛兒。

容黛兒當時仰著小臉,一臉認真地說:「我也最喜歡吃黑芝麻餡的湯圓了,以後我陪你吃!」

那時,他覺得很幸福,因為終於又有一個人,可以陪著他了,他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可是,也就是這個女人,在多年前,竟然不辭而別,讓他找遍全世界,都找不到她的影子!

從那時起,黑芝麻餡的湯圓,就成了他的禁忌!

這麼多年來,安城人們都知道,他江南晨陽光勵志,是廣大青少年的學習楷模,卻沒有人知道,他陽光溫潤的笑容背後,有多少苦澀,不知道他的心靈有多孤獨。

突然,腰上纏上來一雙柔白的手臂,手臂的溫熱,讓江南晨的肌肉一陣緊繃。

容黛兒緊緊抱著江南晨,把臉貼在他的後背上,柔聲道:「阿晨,別生氣了好嗎?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不要不理我!」

她的淚水,控制不住地流淌下來,浸濕了他的黑襯衫。

後背的濕熱,讓江南晨的身體緊繃到極致。

他心頭火熱,卻又無力,又心疼。

她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就一股腦地認錯。

她終究是太在乎他,她其實一直是在用她微弱的力量,保護著他。

她是太珍惜他,太害怕失去!

這些,江南晨都懂,可是他又氣,她怎樣才能明白他?

他寧願失去所有,也不願她活得這樣卑微!

那些過往,都不是她的錯。

他就要她,徹底走出黑暗,做回自己,光芒四射,光彩照人!

她不愧對任何人!「老闆結賬!」秦天很爽快,嗓門也不小,還生怕之前那攤主聽不到。

「得了,閨女算賬,開單子!」

「好勒,老闆,這邊簽個字,一切手續就可以了。」秦天一共花了三十萬,在翡玉齋幾百塊原料中只挑出了三塊。

「老闆,慢走!」老攤主為人客氣,行事也很低調。

秦天走了半步,又回頭補了一句:「哦,對了,那個老闆,等會你這要多上點東西啦,估計一下就要被搶空了。」

「爺爺,他什麼意思?」

「哎,不知道啊,你趕緊打電話給你哥,趕緊從……

《萬古一人宗》第一卷龍困淺灘第125章正宗帝王綠 秦義打開了系統空間,發現膜拜值已經來到了接近八億。這些天他都沒怎麼關注,看起來距離十億已經不遠了。

如果秦義能夠拿到逃亡者節目的冠軍,那麼膜拜值應該會迎來一次瘋漲,這樣的話他在節目結束之後應該就能夠進入靈元境了。

也不知道靈元境之後提升所需要的膜拜值究竟有多恐怖,但是根據先前計算的方法,秦義已經做好了突破到地元境需要一百億膜拜值的準備。

這個系統十分可惡,前期的膜拜值只需要幾百個人提供就完全足夠,但是隨著境界的提升,所需要的膜拜值也越來越恐怖。到最後,緊緊是幾百幾千甚至幾萬人提供的膜拜值都已經是杯水車薪,秦義必須要想辦法讓全球幾百萬甚至幾千萬、上億的人給他提供膜拜值。

如今,秦義每天能夠收穫的膜拜值也就幾百萬,換算下來不過只有幾萬人源源不斷給他提供膜拜值。但是如今秦義的名聲已經空前高漲了。

因此,秦義漸漸明白了。不管有多少粉絲,多少人關注他,真正想要讓人給他提供膜拜值,要求都還比較高。也許有百萬人甚至幾百萬人關注秦義,然而能夠給他提供膜拜值的粉絲也不過是幾百分之一。

想要獲得膜拜值最快速的方法,目前來說竟然是拿魔劍去擊殺獵殺者。畢竟一個高級獵殺者就能夠提供一千萬的膜拜值,巨龍甚至能夠提供好幾千萬,只需要殺四頭就能夠讓秦義的膜拜值達到十億。

但是如今龍騎士獵殺者出現之後,秦義就再也沒有碰到過巨龍獵殺者。要說出現也是在襲擊別人,根本不會來攻擊秦義。

這讓秦義有些蛋疼,這些獵殺者好像說好了的一樣,強的來對付他,弱的就去對付別人。因此,秦義現在也只能夠以靠每天聊勝於無的幾百萬膜拜值活下去。

而且目前來看逃亡者節目的直播效果已經大大削減。大家似乎都已經習慣了無敵的秦義,因此他在擊殺獵殺者之後收穫的膜拜值變得越來越少。

而他在被龍騎士獵殺者追殺的這段時間,系統的膜拜值甚至沒有增加。秦義能夠想象,恐怕這時候有不少人都在屏幕前嘲諷,說秦義到底怎麼了吧?

不過由於關掉了系統提示,秦義並沒有受到這些影響。

說實話,現在秦義打開系統的次數變得越來越少了,系統似乎淪為了一個升級工具。不知道是哪天看到的,秦義甚至發現抽獎輪盤已經消失了,不過就算沒有消失,秦義估計也不會去碰了。當初抽了不知道多少發的謝謝惠顧,已經讓秦義對這東西深惡痛絕。

打死也不會抽!

而修行樹秦義也很久沒有去過了。主要是那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那棵樹雖然令人震撼,但看久了也膩了,秦義也就只有在升級的時候去一下就行了。

至於商店,目前商品是沒有更新,但也沒有什麼秦義想要的東西。修行符籙給小念與佳佳兩人就夠了,至於剩下的秦義不可能給其他人,哪怕是神風局的人也不可能。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種東西畢竟太令人震驚了,秦義不想因此讓有心人盯上。

至於洗髓丹啊,還有完美洗髓丹啊,這種東西也被秦義塵封起來了。他只有一個原則,好東西只會給自己人用。

像靈石這樣的東西,秦義不打需要,山河圖當中也有一大堆,因此秦義可以大方的分給神風局的其他人。至於洗髓丹這種說不清楚來路的東西,讓封平一個人吃下去就夠了,其他人秦義是不會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