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葫蘆劇烈震顫,卻被罡氣道力死死的壓制,葉楓頓然心如死灰。

這就是武帝級強者真正的實力嗎,可惜自己明白的有些太晚了,一年以來實力突飛猛進,始終都可越級挑戰,讓他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武帝有些輕看,著實坐進觀天啊……

有武帝坐鎮,便可位列一流宗門世家,豈能一般。

「昂,」

小龍怒吼一聲,張開大口,向著齊天王吞噬而去。

土石迸濺,亂石滾滾,一個大坑出現,小龍卻是咬了一個空,齊天王出現在它的身後,一把抓住它的龍尾,用力一抖,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聲響便從小龍的體內傳盪開來。

「嗷,」

小龍痛苦嘶鳴,六丈如蛇的身體被齊天王抖的筆直,骨頭盡數粉碎,如爛泥一般軟趴趴的落在地上,動彈不得,失去了戰力。

背後的天狼虛影咆哮,張開大口直接像是小龍的頭顱咬去。

「這頭龍蛇非同一般,留著賣給萬獸門,應該能換來一件道寶,」洛化成開口阻止。

齊天王聞言點了點頭,背後的天狼虛影及時收口,這才讓小龍免於一死。

葉楓動彈不得,肉身與真氣皆被寶鏡射出的光華定住,看到小龍險些被殺,他目眥欲裂,雙眼通紅。

「打開他的紫府識海,咱們一起搜魂,各憑本事,」洛化成笑著說道。

「嗯,」齊天王點了點頭。

說話間,兩位武帝來到葉楓的面前。

一年時間便從武者修成武王,混沌行屬的真氣可與禁忌死氣抗衡,一身戰力可與半步武帝比肩,葉楓所修鍊的功法神通一直以來眾說紛紜。

但是有一點毋容置疑的是,能夠讓葉楓做到這一點,他的功法神通最起碼也能夠與五大聖地的最高絕學相媲美。

九陽大陸的武者誰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如洛化成和齊天王這樣的武帝強者,修為境界的提升更是千難萬難,倘若能夠得到一部頂尖的絕學,莫說是武聖,武尊,說不定連那傳說中永恆不死的仙人都能修得。

渾濁的老眼中儘是熾熱,洛化成伸出一根手指在葉楓的眉心處一劃,伴隨著一陣鑽心的刺痛,一道裂痕在他的眉心被生生劃開。

葉楓無法反抗,只能以憤恨的目光死死的望著眼前的兩個武帝。

只見洛化成與齊天王兩位武帝的眉心緩緩裂開,兩個與他們長相一模一樣的玲瓏小人邁步走出,赫然是那靈魂本源凝聚而成的虛無元神。

元神出竅,一遁千里,這讓葉楓不由得想起了當初藤妖王以虛無元神之體追殺他的一幕。

驕妻惹火:老公別亂來 只不過元神出竅這樣的神通,最起碼也要是武帝後期的強者才能隨意施展,這洛化成和齊天王從未施展過,可見應該是武帝初期或者是中期的實力。

齊天王的虛無元神通體呈現青光,略顯高大,從本源氣息分辨,他應該是擁有力量類型天賦的武者。

虛無元神是靈魂本源凝聚而成,武者的天賦也源自於此。

洛化成的虛無元神一出,天地元氣便滾滾而來,應該是可以提升修鍊速度的凝元天賦。

兩位武帝勝券在握,定住了葉楓,劃開了他的紫府,只等著收取勝利的果實。

葉楓的身體被寶鏡光華死死定住,什麼表情都無法做出,否則的話,他此刻一定會仰頭大笑。

不作死就不會死,小爺我就送給你們老傢伙一份大禮, 紫府識海中,與葉楓樣貌一般無二的虛無元神緩緩睜開雙目。

遍體灰濛濛的混沌之氣涌動,腳下地風水火,背後一輪太陽,懸著一柄鋒芒畢露的劍光。

那太陽,是至陽天賦凝聚,劍光則是金系天賦。

葉楓的嘴角掛著冷笑,舉目望去,紫府識海裂開一道縫隙,正是被洛化成所劃開。

洛化成的虛無元神第一個迫不及待的沖入到葉楓的紫府識海中。

不等他觀看葉楓紫府識海中的情形,一柄白芒刺目的劍光便直接當頭斬來,將之劈成了兩截。

緊接著,齊天王的虛無元神也走了進來,葉楓一巴掌將其頭顱拍的粉碎。

嗖,嗖。

兩位武帝還未反應過來便遭受重創,虛無元神快速飛遁,被劈成兩截的虛無元神重新融合,齊天王的虛無元神也重新長出了一顆頭顱。

畢竟是虛無元神之體,只要本源沒有潰散湮滅,便不會身死。

「這是什麼情況,」

兩位武帝皆是有些瞠目結舌的望著腳下地風水火,周身混沌洶湧的葉楓,渾然沒有想到,葉楓居然還隱藏了手段。

「虛無元神,」

洛化成神色震動,禁不住倒吸冷氣,心中又是驚駭,又是不敢置信。

齊天王也同樣如此,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於第一個想法就是趕緊離開這裡。

然而那被洛化成一指劃開的紫府識海裂痕,此刻卻是逐漸的癒合起來,讓這兩位武帝的虛無元神沒了退路,徹底成了瓮中之鱉。

「這不可能,你一個武王怎麼可能凝聚出虛無元神,」

洛化成無法置信,就算是有一些天賦異稟的武者生來靈魂本源強大,但也不可能在武王層次便煉就出元神。

但是事實卻就擺在他的眼前,甚至於讓這位武帝強者感覺更加荒謬的是,葉楓的虛無元神,似乎要比他和齊天王的元神還要更加的凝練,靈魂本源力量更為強盛。

「兩個老傢伙,小爺送給你們的這份大禮如何,」

葉楓抿嘴笑著,地風水火在腳下涌動交織,演化出一絲一縷的混沌之氣環繞如龍。

論個頭,他的元神要比眼前這兩位武帝還要高出許多。

「地風水火交織混沌,至陽,庚金,」

洛化成和齊天王兩位武帝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莫名。

以他們的眼力自是可以看的出來,葉楓的混沌並非是與生俱來,而是以地風水火演化,除了這四種天賦之力外,竟是還有另外兩種天賦能力,這簡直是有違常理。

面對葉楓的調侃,兩位武帝心中更加殺意涌動,只要可以煉化他的虛無元神,說不定便可以知曉他為什麼會擁有六種天賦能力的秘密。

洞天寶鏡,天狼戰甲齊齊浮現,並非是道寶的本體,而是一部分神韻被兩位武帝憑藉虛無元神攜帶而來。

寶鏡光華,天狼吞噬,兩位武帝手段齊出,威壓驚人。

葉楓淡定自若,嘴角冷笑,腳下地風水火噴涌而起,混沌火焰升騰,如大海中騰起的一道巨浪,阻擋在身前。

轟隆隆。

兩位武帝的攻擊與混沌火焰狠狠撞擊,寶鏡光華觸碰到混沌火焰的瞬間便嗤嗤嗤的不斷被消融,天狼虛影也是無法衝破阻隔,在混沌火焰的灼燒之下越來越模糊,隨時都要消散。

以虛無元神而論,葉楓要比兩位武帝更強,所以在這種情形下爭鋒,他甚至於可以壓過兩位武帝一頭。

僅僅一道混沌火焰屏障便擋住了攻擊,兩位武帝眼神劇變,一股暴躁的情緒湧上心頭。

原本對於攜帶道寶而來的他們來說,葉楓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但怎麼也沒有想到在即將收穫勝利果實的時候,竟是會出現這樣的***。

兩位武帝老祖手段盡出,葉楓封閉了紫府識海空間,他們除了將葉楓擊敗,煉化掉他的元神之外,已經沒有了第二條路可走。

雙方之間不死不休的局面,根本不用去想和解一途。

葉楓眼神漠然的望著那拚命攻擊的兩位武帝,嘴角泛起一抹殘忍,奪天造化功的種種奧妙,躍然而上心頭。

「鼎來,」

他輕喝一聲,紫府識海中懸浮的奪天鼎如一道流光飛來,驀然變化成一尊大鼎,遮天蔽日,轟隆隆的鎮壓而下。

鼎壁之上,混沌演化,日月星辰,龍鳳起舞,異象紛呈,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波動瀰漫開來。

這口奪天鼎在葉楓一開始修鍊奪天造化功的時候便在體內凝聚而成,如今被他以虛無元神之力來操縱,竟是彰顯出無邊恐怖的威能,甚至於讓他的紫府識海都一陣的搖晃,隨時都要崩潰掉一般。

洛化成和齊天王兩位武帝望向頭頂那巍峨龐大的黑色巨鼎,一股無法抑制的不安和恐懼感,不由自主的湧上了心頭。

轟。

根本不給兩位武帝任何反應的機會,威壓浩瀚的奪天大鼎瀰漫著無邊恐怖的氣息,如蒼天墜落下來的神山大岳,狠狠的鎮壓下來。

洛化成和齊天王自是不會坐以待斃,皆是齊齊怒吼一聲,將虛無元神的力量提升到極致,施展各種手段打出攻擊神通,不斷的轟擊那從天而降鎮壓下來的黑色大鼎。

然而這口奪天大鼎無比的神秘,就算是葉楓身為奪天造化功的修鍊者,因為只有修行之法,而無神通法門,對於奪天鼎與造化爐的了解也並不多。

兩位武帝強者的攻擊根本還未靠近奪天大鼎,便瞬間被大鼎瀰漫出來的恐怖氣息絞碎,這讓兩位武帝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無比絕望的情緒在心頭滋生。

靈魂本源凝聚而成的虛無元神倘若在這裡被絞殺,那麼他們就等同於神魂俱滅了,外面的肉身也將只剩下空殼,生機消散殆盡。

轟。

奪天大鼎轟然落下,兩位武帝的虛無元神在黑色大鼎的鎮壓之下毫無半點的反抗之力,一切塵埃落定,武帝級強者崩潰的靈魂本源之力,猶如一顆顆璀璨的星辰,點綴在灰濛濛一片的紫府識海中。

葉楓的虛無元神一陣的模糊搖晃,彷彿隨時都要破散,卻是因為剛才強行操縱奪天鼎,讓他的虛無元神消耗極大。

嗡。

奪天鼎震顫,黑色大鼎驀然縮小,鼎口一吸,兩位武帝破碎的靈魂本源力量便直接都被收入了鼎中。

這番舉動,卻不是葉楓所操縱,而是奪天鼎自主為之。

就像是當初他殺死其他武者的時候,也是奪天鼎在體內震動,奪取天賦之力,就像是被動技能一樣,並不是主動而為。

葉楓的虛無元神回歸原位,坐鎮在紫府識海的最中央,造化爐沉寂不動,奪天鼎在他頭頂盤旋,噴湧出一股股精純至極的靈魂之力。

葉楓大喜,張口吞噬,靈魂之力的消耗很快恢復過來,甚至於虛無元神還更加凝練了幾分。

元神歸位之後,葉楓的意念也回歸到外界的肉身之中。

在他的眼前,洛化成和齊天王這兩位武帝強者已經橫屍在地,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痕,但靈魂本源卻已經徹底湮滅。

沒了洞天寶鏡的束縛,葉楓行動自如,先是趕緊來到小龍的身旁,以神念探入它的體內,發現它的傷勢極重,被齊天王以罡氣道力碾碎了幾乎所有的骨頭。

所幸的是,這種傷勢雖重,卻不致命,他趕緊翻手取出一些丹藥和獸丹塞入小龍的嘴裡,一道道混沌朦朧的金色光華在小龍的身上閃爍,碎裂的骨頭開始逐漸的恢復。

小龍傷勢已無大礙,葉楓轉而來到洛化成和齊天王兩位武帝的屍體旁邊,先是撿起墜落在地的斬仙葫蘆,又從齊天王的手裡收回了吞天葫蘆,最終又將兩位武帝的道寶收入囊中。

此外,身為武帝級強者,腰間皆都掛著乾坤袋,靈魂本源飛灰湮滅,乾坤袋上的神念禁制自是也早已不在,裡面的諸多寶物,讓葉楓陰沉的臉色,終是喜上眉梢。

乾坤袋也有上,中,下三個品級,葉楓原來用的乾坤袋,是斬殺何宇軒而得來,只是下品。

而洛化成和齊天王的乾坤袋,則都是中品,裡面的空間更大,其中又以洛化成的乾坤袋空間最大。

葉楓將所有的東西都存入空間最大的乾坤袋中,又將自己的神念烙印上,將之掛在腰間拍了拍,一種財大氣粗的土豪感,油然而生。

元石百萬,靈玉也有數顆,以及其他各種材料數不勝數,不乏可以煉製道寶的珍貴物件。

當然,這些都是武帝強者的私有物品,而非水月洞天和齊家的所有寶物。

尤其是那洞天寶鏡與天狼戰甲,更是價值連城的中品道寶。

看了一眼兩位武帝的屍體,葉楓的神色沒有絲毫的動容,嘴角冷笑,道:「水月洞天和齊家氣數已盡,便只剩下劉啟雲那個老東西了,」

手掌凌空一翻,一枚做工精緻的玉符躺在手心,當初在亂古塔歷練時,齊恆和劉少東便是藉助這件寶物鎖定了他的行蹤。

萬里追蹤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