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光不再給寧馨思考的時間,推著她就到了大廳里,坐在了葉風的旁邊。

「葉先生,這裡的飯菜可還對您的胃口啊!」

寧德光討好的問道。

「可以了,廚師不錯。」

葉風隨口一笑,說道:「你們也吃點吧!」

「是,是,這裡也沒有別的外人,就讓小馨陪你喝幾杯吧!」

寧德光拿著酒瓶給親自給自己女兒倒了一杯酒,放在了寧馨的面前。

啥?

陪我喝酒就喝酒,為什麼要強調沒有別的外人?

葉風心裡一陣古怪!

而且,讓自己女兒來陪自己喝酒,這好像已經不是第一次遇見了。

上一個……好像是凌天南!

最近這都是怎麼了,巴不得讓他們女兒陪自己喝酒?

「葉大哥,我敬你一杯,這次我父親能從石台山回來,也多虧了你幫忙!」

寧馨調整了一下心態,十分鄭重的拿起酒杯,感激的說道。

「無妨,不算什麼!」

葉風擺擺手,隨意的說著,隨後一飲而盡,將杯子里的酒給喝光了。

「小馨啊,葉先生都喝完了,你也喝完吧!」

寧德光朝自己女兒使了一個眼色,後者心裡一陣無奈,但還是十分順從的也一飲而盡,喝光了裡面的酒。

一杯白酒下肚,寧馨的臉上已經是微微泛紅,眼睛裡帶著一抹迷離,看著葉風,也慢慢的變得柔和了起來。

「哈哈,真是客氣了!」

葉風看著這一對父女的樣子,也大致明白了他們心裡的想法,他也沒有拒絕。

反正有人主動送上門來,有什麼不願意的呢?

葉風從來就不是什麼柳下惠,更不是什麼老實人,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

隨後,寧德光和寧馨便開啟了灌酒模式,不過葉風也是來者不拒,他昨天能喝醉,那是因為完全沒有用《神農經》規避,但現在不一樣了,他提前有了預判,喝了一斤白酒下去,頭腦也依舊清醒的很!

「不……不喝了,我……我有點醉了!」

葉風揮了揮手,也是滿臉通紅,一副醉意的樣子,因為他知道,今天他不喝醉的話,這父女倆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不如裝著喝醉,這樣才方便寧德光接下來的操作啊。

「葉先生,您喝醉了,來,我扶著你去休息!」

寧德光朝寧馨使了一個眼色,他們父女倆其實都沒有喝多,剛才偷偷摸摸喝的白開水,所以這會雖然也有點醉,但意識和頭腦都還是清醒的。

寧馨深呼一口氣,都到這時候了,她當然也不能說什麼反悔的話,便跟自己父親一起,攙扶著葉風的雙臂,往她的房間里走去。

「好香!」

葉風雖然閉著眼睛,但意識還是很清楚的,一進房間,便聞到了一股特別香的香味,那是獨屬於女子的清香!

畢竟是閨房,葉風也還是有點小期待的。

被寧德光和寧馨兩個人扶著,葉風一頭扎進了被窩裡,聞著獨屬於少女所特有的香味,一時之間,內心裡的那點小想法都出來了。

「小馨,那個……我先走了,這裡就交給你了!」

寧德光拍了拍寧馨的肩膀,心情還是有點不大痛快的,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如今就這麼把她交給了另外一個男人,這心裡要是能好受那才奇怪了。

「嗯!」

寧馨的俏臉早就是一片通紅,這紅色,有喝醉酒的紅,自然也有害羞的紅,今天可是她的第一次啊,就這麼草率的交給了一個男人,當然會害羞了。

親眼看著父親走了出去,關上了大門,她自己則是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葉風,一時有些躊躇不前,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父親說的對,這個世界上的強者,身邊是不缺女人的,而現在是自己的一個機會!」

寧馨看著葉風,抿緊了嘴唇,走過去,將葉風給翻了過來,慢慢的解開了葉風身上襯衣的紐扣,露出了裡面的大片肌肉!

棱次分明的八塊腹肌展現在寧馨的視線里,頓時眼神一陣異樣。

沒有哪個女人會不喜歡男人身上的肌肉!

寧馨也是一樣,五根手指頭在葉風身上的肌肉劃過,頓時興奮莫名,身體都跟著顫抖了起來。

擦……

而寧馨是舒服了,但葉風就不好受了啊。

他原本就一直是在裝醉,自然能清晰的感覺到從身上傳來的觸感,特別是當寧馨的手指頭劃過身前的時候,心裡像是有一萬隻螞蟻在爬著,痒痒的……刺激著葉風的神經。

「這小妖精……可真磨人!」

葉風在心裡想著,硬生生的將這個給忍耐了下來,他就不信了,寧馨這一晚上都只是在用手觸碰上,她肯定會做出點別的事情來。

先忍著!

小不忍則亂大謀!

葉風即便心癢難耐,但為了後面的痛快,這一點還是能忍的住的!

「好大塊的肌肉!」

寧馨看著葉風身上的肌肉,一陣驚訝,緩緩的將葉風的襯衫給完全拉了下來,這樣她就能更加完美的見識到葉風身上的肌肉,讓她有種想要去舔的衝動。

「哎呀……我……我怎麼能這樣想!」

這個念頭在腦海里一出現的時候,寧馨便有種羞恥感,頓時一陣掩面,但又實在忍不住,又放下了手,心裡想著:反正這屋子裡只有自己,葉風又是喝醉的狀態,那就不如……

想到這裡,寧馨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伸手也解開了自己的上衣紐扣,躺在了葉風的旁邊,看著這個閉著眼睛還處於昏睡狀態下的男人,慢慢的湊了過去。

她想要將自己的初吻送給眼前這個男人!

就在兩個人鼻尖快要碰到的時候,忽然這個男人的眼睛猛地睜開,眼睛帶著笑意看著她!

「啊……你……唔唔唔……」

寧馨剛想說話,但葉風的大手已經伸了過來,將寧馨給拉到了他的面前,根本動彈不得,只能被動的被葉風給攬住了身體。

不管怎麼掙扎,也掙不脫葉風那爽有力的大手!

剛剛忍耐了那麼久,這到嘴的肉,葉風又怎麼會捨得鬆開呢!

在經過一開始的不適應之後,寧馨也能感覺到一抹怪異的感覺瀰漫著全身,讓她的身體漸漸軟了下來,雙手原本是想要推開葉風的手勢,漸漸的,也成了搭在葉風的身上。

這就是一個過程!

從一開始的害羞、抗拒、尷尬,到現在的享受、品味、沉浸其中!

任何事情,都是從生到熟的,女人也是一樣,從青蔥少女到性感成熟,也就是一晚上的事情而已!

而真正起作用的,當然就是葉風的兄弟了。

這可是一個神器!

一個能讓女生變成女人的神器!

……

寧德光一晚上都沒有睡好,畢竟,只要一想著,在自己女兒的房間里,有一個男人正和自己的女兒顛鸞倒鳳,這心裡……就很不是滋味!

誠然,葉風很突出,是個不錯的小夥子,但這件事情對任何一個父親來說,都是很難受的。

頂著惺忪的眼睛走出房間,葉風和寧馨也走了出來。

只是自己女兒的走路姿勢,寧德光一眼便看的出來,昨晚……事成了!

自己的女兒已經……

「爸!」

寧馨看到寧德光,尷尬的喊了一聲。

「小馨,葉先生!」

心裡不是滋味,但面上可不能有任何的不痛快,自己連女兒都送出去了,要是還擺臭臉,惹了葉風不爽,那才是真正的虧大發了。

不如態度依舊,也讓葉風對自己有點愧疚,那樣,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作為一個十分精明的人,寧德光最擅長的事情,那就是將利益最大化了,反正女兒的清白已經沒了,那就讓葉風對自己父女倆有點愧疚吧!

「寧叔,你太客氣了,喊我名字就行了!」

葉風微微一笑,自己都上了他的女兒,要是還這麼喊,那就有點怪怪的了。

葉風是個很喜歡佔便宜的人,但也不是吃干抹凈就不認賬的。

做人,還是要稍微厚道一點。 第461章

寧德光聽了葉風的話,頓時一喜!

跟一個人關係近不近,看稱呼就能知道。

之前自己在葉風面前,就是個下人,但現在,對方主動讓自己喊他的名字,那就說明,對方在某種程度上是認可自己的。

「那怎麼行,我還是喊您先生吧!」

寧德光連忙拒絕著說道,即便葉風讓自己喊他的名字,寧德光也不能這麼做。

因為他清楚,對方這麼說了,他不一定能這麼做,沒有誰會不欣賞一個懂得謙遜的下屬,這樣葉風會覺得自己會做人。

「那隨便吧,你想怎麼稱呼就用什麼。」

葉風微微點頭,隨意的說道。

達到了目的!

看著葉風眼睛里的笑意,寧德光便知道自己的目的達成了,通過昨天晚上獻出了自己的女兒,早上又有這麼一番對答,成功的拉近了和葉風的關係。

雖然代價有點慘重,但結果是好的也不虧!

在寧家吃過早飯,葉風便和寧馨一起到外面逛了起來。

成為了自己的女人,葉風從來不會虧待的,不過作為寧家的大小姐,寧馨也從來不缺錢,雖然是陪著逛街,但也從來沒讓葉風付錢過。

「這個項鏈很喜歡嗎?我送給你怎麼樣!」

葉風見寧馨盯著一款項鏈看了半天,便笑著問道。

「不用,我要是喜歡我自己就買了,只是有點小瑕疵而已。」

寧馨擺擺手,隨意的說道。

旁邊的導購員看著葉風的樣子一陣鄙視!

現在社會上這樣的男人太多了,光說不練,這女的都看半天了,你直接買下不就好了,哪來那麼多廢話啊!

還不就是沒錢嘛!

裝什麼逼啊?

葉風聽著寧馨的話,一陣無奈!

這丫頭不缺錢,自己都沒辦法對她補償點了,畢竟昨天晚上要了很多次,那可人的模樣,可是問自己求饒了很多次,更是受到了不少的折磨,一晚上的摧殘,現在想為她花點錢補償,都不給機會啊。

「美女,我們店裡還有這個,水晶之戀,適合美女佩戴的,我看特別適合這位姑娘!」

那導購員看著葉風那逼樣,便忍不住想噁心他們一下,從旁邊拿出了一個精美的禮品盒子,從前面透明的地方看到了裡面的一條項鏈,還有一對耳環,光看這個樣式,便知道價格不菲,遠遠不是一般人消費起的。

「好美啊!」

就連白富美出身的寧馨都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兩眼都是驚喜之色。

「這個多少錢?」

看著寧馨那喜歡的樣子,葉風便知道,送這條項鏈和耳環肯定能讓她高興一下了,便直接問起了價格。

「這個可就貴了,一條項鏈和一對耳環總價一百多萬!」

導購員洋洋得意的樣子,隨口說道。

「這個能拿出來看看嗎?」

寧馨驚喜的問道。

「不好意思啊,這個只有買了才能拿出來看的,這上面的水晶一旦被人碰了,再賣就不好賣了!」

導購員搖搖頭,眼睛里都是得意之色,以及對葉風的鄙視!

甚至,在言語介紹的時候,都帶著一抹奇怪的優越感,好像她在這裡賣個高檔點的首飾品,都比葉風等人高出一等一樣。

其實,她就是個賣東西的!

「那我買了!」

葉風淡淡的說道:「刷卡吧!」

啥?

買了?

刷卡?

「嘭!」

葉風說完,還沒等導購員反應過來,便直接將一張銀行卡拍在了桌子上。

「先生,這個價格可是一百五十多萬,你……你真的要買?」

導購員看著拍在桌子上的銀行卡,都有點愣神,這小子……真有那麼有錢?

怎麼可能嘛!

以她幾年的銷售經驗來說,穿著這樣的衣服,眼神平靜的古井無波,一點也看不到任何大人物的氣勢啊,居然一開口就要買一百多萬的首飾!

「買了,我要了!」

葉風無比確定的說了一句,讓導購員整個人都愣住了,拿著銀行卡半天卻沒有去刷。

「先生,這個……這個……你能不能不……不買啊!」

導購員十分為難的看著葉風,忽然說道。

啥?

不買?

這下輪到葉風無語了!

這什麼意思啊?

自己要買東西,她居然讓自己不要買?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懷疑我沒錢?」

葉風一陣冷笑著說道,這在現實世界里太普遍了,無非就是以為自己穿著普通買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