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天火,這是天地間最為可怕的火焰之一,相傳在古老的時候,是仙界之中,專門用來懲罰罪孽深重的仙人的,不知有多少厲害的仙人被這種火焰焚燒成灰。

如今,可怕的火焰降臨在王乾的身上。

雙臂揮動,嗡的一聲,一縷縷混沌光芒浮現在王乾周圍,隱蔽晦澀,幾乎沒有人能夠看到,這個時候,面對如此厲害的寂滅天火,他都不敢大意,混沌大羅仙術都施展出來,溝通冥冥中的混沌空間,接引混沌之氣下來,守護自身。

薄薄的一層混沌光,卻堅韌無比,不管寂滅天火多麼可怕,都只能不斷消耗王乾的精氣,而不能夠對他的肉身元神造成更大的傷害。

轟!天地在震蕩,呼呼的大風在吹動,風助火勢,瞬間王乾就感覺到一股更加熾熱的氣息,這氣息深入靈魂,在他的神庭識海當中,都出現了漆黑的火焰,詭異無比。

「呀,王乾,你這劫數太可怕了,這是寂滅天火啊,這種火焰,不僅焚燒肉身,而且可以磨滅元神,你自求多福,以我如今的力量,都對這種火焰敬而遠之。」

敖古的聲音響起,連他都感覺到驚訝,沒有想到,王乾僅僅是渡過一個不朽境界的劫數,竟然會有寂滅天火這種東西出現,當真邪門的厲害。

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就發生在短短片刻的功夫,從蝕骨陰風,到太一真水,加上寂滅天火,幾乎是同時出現,不過王乾如今的感覺是度日如年,才有這先後之分。

此時不僅是王乾在經歷大難,北斗宮更是慘烈無比,一座座建築,宮殿,花園,葯園,寶庫,都只是激蕩起大量的陣法符文,浮現一層層光幕,但在這種恐怖的天地大劫面前,幾乎沒有多少作用。

陰風吹拂,真水流淌,大量的陣法符文,禁制,全都在瞬息之間,融化,消失,然後展開了恐怖的大破滅景象。

北斗星主和一幫仙人,也就在王乾的劫數剛剛開始的剎那,挽救了一些門人弟子的性命,接著就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天地間,一道道可怕的陰風在吹動,一條條真水散發出浩瀚霞光,瑰麗奪目,卻危險至極,加上漆黑色的神火,如一條條憤怒的黑龍,蜿蜒咆哮,他們更是相互聚集在一起,打出重重仙術,拿出了一件件仙氣法寶,首先就是要把自己給守護好,這種劫數太可怕了。

最為厲害的就是鶴仙人,此人手中通天神劍光芒萬丈,綿綿的劍氣在他的周圍形成一個劍之國度,抵擋一切風暴,任何力量都不能夠到達他的身邊,可謂是最輕鬆的一個。

「星主,為今之計,我們一定要等待,這次的劫數非同小可,這個王乾簡直就是一個災星,竟然引動了如此可怕的天劫,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還不知道有多少恐怖的力量降臨下來,我們養精蓄銳,等到他精疲力竭之時,一舉可定乾坤!」

一尊仙人眼中閃爍著璀璨的精光,不斷醞釀出一條條計策。

「不錯,更何況,這麼厲害的天劫,他能不能渡過還是個未知呢,如果他在這天劫之下隕落了,到時候他身上的一切寶物,還不全都是我們的?」

又一個仙人在神念傳音。

「星主,王乾現在差不多就是一個死人了,我們不用在他身上浪費太大的精力,我看鶴仙人才是我們的大敵,這王乾雖然可惡,但是不得不說他身上的寶物眾多,不是兩件大能戰兵,就是那天仙仙則,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只要我們得到,我北斗宮的實力立刻就是大增,到時候一統七星聯盟都不在話下,那星主你可就是真正的盟主了!」

一尊尊北斗宮的仙人在北斗星主面前出言獻策,越說越激動。

「哈哈,你們說的不錯,不過我北斗星主的謀划,向來都是萬無一失,你們拭目以待,鶴仙人,即使他有大能戰兵在手,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北斗星主哈哈大笑,顯得非常得意,面容卻很是平靜,顯現出可怕的城府來。

寂滅天火朝著王乾的元神焚燒而去,他雖驚不亂,冷哼一聲,靈魂深處,那神秘的青色氣流一個環繞,就組成一層玄奧的光幕,寂滅天火雖然厲害,但是在這種神秘的青色氣流面前也沒有什麼作用,嗤嗤燃燒,卻不能夠突破封鎖,要知道,這神秘氣流可以算是王乾身上最大的秘密,自從他得到兩件至尊殘軀之後,這神秘氣流就越發渾厚強壯,似乎是一個本源能量,連敖古這尊太乙聖主的靈魂都能夠鎮壓了,寂滅天火自然也不算什麼。

「哼,這些人恐怕以為我王乾真的就是在這劫數中苦苦掙扎了?今日不讓你們徹底後悔,我王乾這劫數恐怕都不算圓滿!」

心中冷哼一聲,王乾身軀一動,開始在無盡的劫雲中大步行走,他所過之處,一切成灰,簡直就是災難的源頭。

王乾一動,密切關注他的眾人就全部發現了。看著一個個建築在王乾身前崩潰,諸多北斗宮的仙人都是臉色鐵青。

「啊,星主,不好,這王乾簡直太瘋狂了,找死也不是這樣的啊!」

一個北斗宮的仙人臉色慘白,他就看到王乾身形如電,竟然朝著他們這些人沖了過來,身後是無盡的陰風,真水,天火,呼嘯扭曲,虛空都是一片無垠的混沌黑暗!

「哈哈,北斗星主,你們雖然有萬般手段,但我王乾何懼之有?今日大家就陪我共渡劫數!」

王乾浩瀚的聲音在整個北斗宮上空響起。

轟隆!天際雷霆滾滾,一道道萬丈大的電蛇在扭曲,色彩繽紛的雷電在醞釀,彷彿隨時偶要降臨下來。

「王乾,你這個瘋子,想要拉著我們陪葬,你這是妄想!」

北斗星主臉色漆黑,心中怒火如潮,恨不得立刻拿出自己的底牌,把王乾徹底鎮壓在此地。 聯想到此處,那一眾道人也就微微放下了心:既然不是城內大家族,那想必也就不會妄自插手此事,必定這是游海宗想要的東西,外來的勢力還沒有那個膽子敢亂插手吧。

依苑仙城,作為東域屈指可數的大仙城,城內所盤踞的勢力更是各個遠超同級勢力,而遠超其他地域的繁榮更是使得這依苑仙城中的大小勢力一向眼高於頂,頗為瞧不起外來勢力。

畢竟那些外來勢力,來此哪個不是求人的,一般姿態也都是放的極低,這些道人見慣了外來人的諂媚,雖說對方也應當是仙道世家,自己惹不起的存在,但現在可是為了游海宗辦事,也就不虛什麼了。

游海宗,在依苑古城也是不小的勢力了,給這些外來勢力幾個膽子也不敢如此行事,一想到此處,那道人的膽子又大了起來,高聲喝道:「外人止步,我碧月洞天正在為游海宗辦事,無關人等繞行。」

可是?

出乎他的意料,對方隊伍絲毫沒有理會他的喊叫,徑自前行,已經離著這一群道人越來越近,那些披甲騎士身上所蘊含的氣勢更是令人心下駭然!

他們怎們敢?

感受著那隊伍所蘊含的強大威勢,短短几步路,這一支車隊的騎士便已經將自身的氣機提升到了極致,煞氣四散,殺意凝聚,血氣升騰,令這一眾人心驚肉跳!

怎麼可能?

眾人之中並非沒有武修,甚至還為數不少,感受著那撲面而來的衝天殺意,這是殺戮了多少生靈方才能夠凝聚而成?

見此情景,那滿面淚痕的葉蘭心高聲喊道:「大人救命,小女葉蘭心,乃是碧月洞天少掌門,家父意外隕落,洞天門人以下犯上,還請大人主持公道!」

豈止這支隊伍絲毫沒有理會,徑自從其身側路過,毫無停留的意思,葉蘭心有心靠近,可是那騎士長刀出鞘,冷冷地看著她,眸光之中的冰冷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戰。

呼!看到這一幕,那一眾碧月洞天的門人亦是鬆了一口氣,看來游海宗的威名還是有的,竟然能夠令得這支隊伍心存忌憚,他們自然知曉,能夠擁有如此一支隊伍,其背後的勢力是絕對不會將碧月洞天放在眼裡的。

單單這麼一支隊伍,便已經有了碾壓碧月洞天的實力,那麼能夠令對方忌憚的,便只有游海宗了。

那老者心下暗自笑道:小丫頭片子倒也真是被寵壞了,還真以為有人會主持公道不成?仙道世界向來是強者為尊,若是連這一點都看不透,還修什麼仙?

不過自家師兄也真是胡鬧,自己幾名師兄弟拼盡性命方才奪得此等寶物,甚至還惹上了游海宗,他是掌門,既然做了決定,哪怕是再有怨念,自己等人也只會服從,雖說除了師兄其餘幾人都是反對。

可是,既然師兄已經因為此物喪命,不僅不想著交出此物以免禍及宗門,甚至還想著將此物交給這麼一個寵壞的小丫頭,自己等人拼勁性命就換來個這麼結局?

那個丫頭一向頑劣,不熱衷於修鍊,這憑什麼服眾? 冷婚暖愛,契約總裁太傲嬌 為了奪取這玄諜,幾名師兄弟死的死傷的傷,先前也是無條件支持著師兄,可是現在著實是不能夠忍了。

他自認為對得起師兄,為了碧月洞天,只得將那玄諜交給游海宗大長老,這也是所有師兄弟的意思,誰也不願意宗門因為這件事惹上游海宗,畢竟宗門勢力一天不如一天了。

先前掌門想著憑藉玄諜盡皆脫胎境興盛宗門,一眾師兄弟雖說心裡有意見但也是支持的,畢竟為了宗門如此一搏也並非難以接受,可是對方在臨終前還將這禍端想要傳給自己女兒,這就著實是不能服眾了。

先前雖說隔著老遠,但是有著傾瀾在身側,在對方的相助之下早已經遠遠看和聽到了眾人與那葉蘭心的交談,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終,說真的,對那劉姓道人的做法也是不置可否,再說無親無故的,哪怕是真的有冤屈,又關他何事?

他這出來一趟,可並非是為了除盡世間不平事的,因此在路過這一群人之時,便絲毫沒有做任何示意,而理所當然的一眾侍衛更是沒有絲毫停留,宗族的鐵律可是在那。

更別提一眾侍衛盡皆是鐵石心腸之輩,主上沒有意思示下,那無視即可,若是對方有所異動,殺了又何妨?

身體微微顫抖著看著那兇惡的金鱗玉甲獸從自己面前走過,金屬色澤在陽光之下極為晃眼,玉甲之上更是泛著淡淡靈光,這是一種從未見過的異獸,葉蘭心在其面前有著一種不由自主的心慌。

不過,這也讓她有所懷疑,對方並非是懼怕游海宗威名,只是因為不想管這事情而已,這不由得令已經絕望的她心中又升起了新的希望,眼珠子轉了轉,眸中閃過了一絲狡黠。

只聽下一刻她高聲呼道:「還望大人搭救小女子一命,小女子願意獻上寶物玄諜,此乃天地所孕育的通靈異寶,有著無窮妙處,好教大人得知,此物不僅僅是那游海宗所眼熱,就連分河宮都有強者眼熱!」

噗嗤,遠處那劉姓老者一下笑出了聲,卻令得葉蘭心心下暗慌:壞了,自己當真是慌了神了,這下就算這位大人動心,只怕也不敢有所動作了,當真是傻了!

那劉姓道者亦是心下暗道:這是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連這等話都敢說,沒想到這游海宗背後還有著分河宮啊。

師兄當真是過分,不僅隱瞞了如此重要的情報,這是在為我碧月洞天招災!更別提還將此等重寶交給這麼一個丫頭片子。

不過此時的他心中已經沒有了絲毫的貪念,開玩笑,就連分河宮都有強者眼熱,那自然不是他能夠覬覦的東西了,想必師兄也是擔心此消息說出來,會更加令師兄弟反對留住此物,方才從不透露的。

不過這小丫頭著實是有些蠢了,這般說,哪怕是隊伍中的人有實力不懼游海宗,但也會忌憚分河宮的威名,更加不會插手了,唉,師兄的女兒怎麼是這麼一個丫頭。

「停。」李洛的聲音響了起來,隊伍一剎那之間陡然停下,數十匹天馬再也沒有一絲移動,卻令諸般人等面色大變。 不過北斗星主非常清楚,如今的局勢微妙無比,誰多一個底牌,就有可能獲得最大的利益,如果他提前拿出了自己的底牌,那也就不是底牌了,甚至很有可能到頭來是一場空。

對於鶴仙人,即使是北斗星主,也不敢大意,不說別的,一件大能戰兵,通天神劍就足以讓他加十二萬分的小心了。

不等諸多北斗宮仙人想出什麼對策,王乾已經如一尊毀滅之子,攜帶重重陰風真水神火呼嘯而來。

有混沌大羅仙術守護,周圍的一切劫難,也只是在不斷消磨王乾的元氣,還不能夠傷到他的根本,這就讓他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有神魔戰場中得到的無盡血肉精華支撐,再多的元氣也能夠補充回來,這可比直接吸收天地間的靈氣要厲害多了。

大喝一聲,王乾一拳打出,浩瀚的道光組成一片蒼茫山河,如縮小的洪荒世界降臨,朝著一尊仙人就狠狠地轟殺過來,強橫的氣機激蕩元氣,扭曲罡氣,他的拳頭所過之處,一片混茫凌亂。

作為王乾攻殺目標的仙人,正是剛才組成北斗寂滅大陣的一人。

「啊,不好,王乾賊子,安敢如此欺我,跟你拼了!」

這仙人大吼一聲,伸手就拿出一件金色的長鞭仙器,有仙則纏繞,金光閃閃,不凡凡品,鞭影呼嘯,如一條金色的大蟒,抽打過來。

「哈哈,拼,就怕你不拚命!」

王乾哈哈大笑,山海斗戰大仙術被他施展到極致,九轉煉體訣突破第六轉之後,本來就力大無窮,撼動山嶽,如今有山海斗戰大仙術的加持,更是威猛絕倫。

轟轟!堅固的拳頭,如一座神山,道光縱橫,那金鞭仙器不斷揮動,打爆了虛空,有仙光鋒利如劍,卻不能傷害分毫,反而被王乾強橫的力量不斷鎮壓著,金鞭揮動的圈子都在不斷縮小。

喝!大喝一聲,王乾張口一噴,就有團團漆黑的寂滅天火如一條火龍,彈指間就衝到了這仙人面前,金光閃閃的大鞭都暗淡下來,一條條仙則在斷裂,不能承受可怕的寂滅天火的焚燒。

唰!手臂如刀,王乾神色冷酷,看著正在狼狽地抵擋寂滅天火的仙人,斬殺下去,刺啦聲中一條青色的大刀刀芒無量,如冷雪飄飛,席捲四方。

寂滅天火還在焚燒,金鞭仙器都元氣大傷,重重天火撲殺上來,還不等那仙人反應過來,王乾的手臂就從他的身上劃過,如一彎冷月過後,身軀破碎,慘叫連連,仙血流淌。

嗡!又是一尊大魔影子在王乾背後升起,張口一吞,強烈的吸力如一方黑洞綻放,身受重傷的仙人眼前一黑,就被吞噬,滾滾精氣都在逐漸煉化。

魔神吞天大仙術!王乾這一連串手段太快了,山海斗戰大仙術,正面碾壓,寂滅天火包裹,然後大魔虛影吞噬,節奏兇猛,完全不給人反應的機會。

轉眼就是一尊仙人被王乾搏殺,旁邊的北斗宮諸仙還沒有來得及出手,此人就已經化為一團精氣被王乾吸收,用來抵擋重重劫數的消磨。

「哈哈,北斗,今日我王乾就讓你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麾下的仙人全部都隕落在此!」

王乾哈哈狂笑,殺氣瘋狂膨脹,如一尊魔神,從無窮的劫數雷雲中走出,聲音冷酷之極。

「可惡!結陣自保!不要和這個瘋子拚命,只要等待天劫結束,他必死無疑!」

北斗星主臉色難看,大聲呼嘯。

眾多仙開始結成一個個防禦陣法,想要讓王乾在天劫下生生磨死。

王乾剛要繼續出手,就覺得蒼穹之上,一股龐大的壓力鎮壓下來,差點當場撲倒在地上。

仰頭一看,浩瀚的雷雲匯聚,在他的頭頂上空,形成一個可怕的漩渦,其中有無數的雷霆在盤繞,重重五色雷光,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古陣,正在逐漸碾壓下來。

「五行神雷大磨滅陣法!」

王乾心中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臉色沉重下來。

這次的天劫,真的是非常厲害,這才剛剛開始,經歷了風劫,水劫,火劫之後,雷劫終於出現了,一出現就是五行神雷大磨滅陣法,這種陣法,完全有五行神雷凝聚而成,組成可怕的磨滅大陣,可以鎮殺仙人。

這一刻,王乾感覺到自己身周的虛空都被禁錮了,他想要移動一下都困難無比,需要消耗巨大的力氣。

轟隆隆!王乾身邊的虛空都扭曲了,在這種可怕的雷霆力量面前,空間都不能夠承受,可見其中蘊含著多麼龐大的力量。

終於,雷霆古陣降落下來了。

一瞬間,王乾的身軀就感覺到無比恐怖的力量在不斷碾壓,古陣的碾壓力量,雷霆的破滅力量,交織在一起,簡直就是要徹底誅殺他,不給一絲機會。

王乾心中怒吼連連,他知道自己修行的九轉煉體訣無比厲害,每一次突破都要引動可怕的天劫降臨,渡不過去就要被當場誅殺,渡過去了,就會在這無邊雷霆中讓肉身磨礪的更加強悍,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放棄。

「看來真的要小心一點了,這才是我本尊的天劫,還有殭屍分身此次也要渡劫,不死秘典當中有過記載,在成就長生的這一剎那,是真正的由死而生,還要經歷天地間最陽剛熾烈的雷霆洗禮,才能徹底成就屍皇之身,達到生死平衡,掌控更加厲害的生死之力,好在當初我的元神就是成就了生死道則,對這種力量有所了解,否則也是一大難關,還有渡劫不朽這一修行境界的劫數,真是劫中有劫,環環相扣,一不小心就要前功盡棄!」

這一瞬間,王乾的思緒紛飛,稍微計算了一下,就感到自己這次的劫數簡直恐怖的要死,算下來恐怕都要渡過三四重劫數,每一重劫數又不知道有多少劫難,這才是真正艱難的一刻,以往的生死大劫和這次比起來,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大吼一聲,王乾第六轉的身軀猛然膨脹,法天象地的神通施展出來,當場化作一尊百丈高的巨人,古銅色的肌膚上面,無數古樸的紋路都有電光流轉,重重青芒籠罩,如一尊古神降臨。

巨人怒吼,重如山嶽的拳頭揮動,在五行神雷大磨滅陣法當中四處激蕩縱橫,道道雷霆崩飛,有翻江倒海之相。 「停。」這一個字彷彿有著極為強大的魔力,令那葉蘭心面上掛上了笑容,也令得那一眾人等面色大變,心下惶惶。

聽到這略帶這磁性的聲線,彷彿是一名年紀不大的公子哥,葉蘭心自是心下大喜,想到了宗門之中對自己色授魂與的師兄弟,好像有了一線希望,想了想自身的容貌,

急忙高聲喊道:「公子救命,若公子能夠相救,小女子願意獻上這玄諜,而且自薦枕席為奴為婢,還望公子垂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