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醫生幫謝錦飛檢查過後問司朵棉:「應該就是普通的感冒,病人最近著涼了嗎?」

司朵棉有些無措的看向葉星北。

葉星北連忙說:「昨晚我哥泡冷水澡了……對了,他胳膊上還有傷!」

「我看到了,」醫生說:「我檢查過了,病人胳膊上的傷沒有發炎,不會引起發燒,主要可能還是洗冷水澡的原因,沒事,問題不大,吃點葯,養幾天就好了。」 一秒記住【69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啊!」

遠方赤鎧軍中,修為稍弱的軍士們,立即捂耳後退,但還是有赤紅的鮮血從指縫中流出。

足見天極陣與魔道法寶衝撞后產生的巨響有多可怕。

「鄭小小,不好!盾沒有碎!此魔……會運用魔寶!」

巨大的轟鳴聲與刺目的光焰后,浩子震驚地看見,自己引以為傲的天極陣在魔盾腥紅色的光芒下,迅速四散而去,失去準頭,臉色立即唰地蒼白。

在之前的魔戰之中。

自己每每只需跟在大隊後方,在看到旗令之後,發出陣威,而且十之八九,陣威都能撕開天魔的防線,給敵人沉重一擊。

今日……

這場常規魔戰的節奏,完全被鎮魔小小打亂,自己不但被直接抓到前線來,而且還倒霉地遭遇了頭,擁有可怕防禦力的有靈智還虛黑魔!

這下怎麼辦才好?

「快,榆叔上虎牢陣。楊叔,上飛箭營……」腦子轉得倒是不慢,鎮魔浩蕩哆嗦著臉皮,迅速咆哮,對赤鎧軍下達的指令,的確相當附和霸血城軍團長們遇到這個等級對手的一般流程。

但他還沒有叫完,便倏地感覺那緊緊扣著自己肩膀的手已離開。

「小盪子,不要慌……」

手握獅子頭大金斬,真小小已如一片飛葉,倏忽無聲地向前飛出。

「你心中的恐懼,會化為助漲對手力量的食糧,你沉睡在骨血里的戰魂,才是你在生死間,真正需要的呼喚的同伴。」

「閉上眼,你能不能……感覺到,你的魂?」

刀尖向天,真小小身上的葯袍在風中獵獵作響,腰上八枚葯袋上下震蕩,但此時,她的剪影,不曾給人任何衣著不合適激戰的感覺。

身體矯健的輪廓,張揚著一股令人靈魂悸動的能量。

不能怪雞爺與陰二爺。

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鎮魔浩蕩,雖然極力教導他最好的術法,賦予他最強的戰獸,但他們太珍惜他的皮肉,從來不曾,放手任他真正去體會戰場的風暴!

他是一株,被培養在溫室中的沙漠荊棘。

本能的衝動,與日常的訓教之間,已經產生出了巨大的矛盾與違和感,以至於無處安放本源衝動的他,才會將過度的精力,宣洩在撒潑搗亂上。

其實只要一試就知。

他是不是……真的廢物?

「我意狂……而刀狂!」

金色的流線,直線而落,猶如雷霆萬鈞,自九霄雲上墜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兇狠地劈斬在還虛天魔的魔盾上!

咣!

巨響刺耳,狂風直接將撲上前來援救真小小與鎮魔浩蕩二人的赤鎧飛箭營掀得向後飛起,頭皮炸開。

可怕的刀勁餘威,若數十個巴掌般,狠狠地拍打在鎮魔浩蕩的臉上,但他沒有後退,甚至沒有眨眼……

他死死地盯著前方。

看到真小小手中的狂刀,在天魔盾上,留下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白痕!

如此強勁的刀勢,還沒有破碎天魔的防禦。

但那白袍的女子,亦如她自己所說,並沒有惶恐地退走,也沒有回頭去尋求旁人的幫助,而表情更加專註地,回身擊出驚鴻第二斬!

「我意癲而刀癲!」 溫和的清風吹動著樹枝,一片片樹葉在陽光的照射中,發出婆娑的聲響。蘇葉經過一晚的修鍊,將在競技場中的鬥技如數的融合在一起,地母乳晶土系元素精華氣息的被煉化,讓蘇葉的修為按部就班的提升著。

「還是三星魔士巔峰,果真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沒辦法,還是老老實實的繼續修鍊吧!」蘇葉心情愉快的走出小院,迎著學校食堂走去。

龍盾學院的食堂很大,可以容納全校近千人同時吃飯,蘇葉在門口正好碰到蕭強和林猛,三人一起走了進去。

「蘇葉,知道嗎?今天是周日,咱們不用上課,從明天開始才各自去各系開始修鍊。」蕭強一邊吃著一邊偷空說道。

「是嗎?那正好,可以再多轉轉。」蘇葉笑著道。

「蘇葉,有件事要給你說!」林猛肅聲道。

「嗯?猛子,什麼事這麼嚴肅,說吧,我聽著那。」蘇葉奇怪道。

「我想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在龍盾學院沒有意思,我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裡,我想去軍隊!」林猛道。

還沒有等到蘇葉反應過來,蕭強也收起笑容,神情肅穆道:「蘇葉,這也是我想給你說的,龍盾學院我想我也呆不下去了,我要回家族,進行家族特訓,然後準備開始接管家族事業。」

蕭強和林猛兩人當初前往基德城學習,的確是想要躲避家族的束縛。但是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讓兩人明白一點,作為家族中人,做任何事都不能夠任性,要懂的為家族著想,擔負起家族重任。

蘇葉雖然有些不舍,但是卻也明白,是男人就不應該磨嘰,既然他們兩人都選擇好了道路,自己沒有必要去干涉。兄弟要做的便是在為難的時候伸手,要學會尊重彼此的選擇。

「強子,猛子,既然你們決定了,那就不要猶豫,沒什麼大不了的,在哪咱們兄弟都是最強的。今中午我請客,咱們去天香閣內好好的吃一頓。」蘇葉笑著道。

「蘇葉,我想在走之前,你能不能給我打造一具魔靈。」林猛道。

「我說,蘇葉,我們又不是馬上要離開,就算要走也是十幾天後的事了,怎麼都要將一些事情交代一下。不過,猛子這個話我喜歡聽,你也給我打造一具魔靈出來。別推辭,我知道你可是牛叉的魔靈製造師。」蕭強笑著道。

「沒問題,這事你們不說我也想做,放心,你們兩個什麼都不用管,我會親自選擇材料,為你們兩人煉製出一具魔靈。」蘇葉沉聲道。

蘇葉在離開基德城之前還沒有一整套完整的魔靈鑄造爐,所以給杜遠的魔靈便只是藉助著其餘的魔靈部件融合在一起。現在不同,現在從蘇昊那裡得到的星階鑄造爐,使蘇葉有著這個本錢。

而在競技場中昨晚的對戰,亂七八糟的下來,使蘇葉現在也有著幾百金幣。拿著這些金幣,購買最原始的材料,還是綽綽有餘的。

「蘇葉,如果有困難的話,我們可以…」林猛的話剛說出口,蘇葉便打斷道:「猛子,強子,這是我送給你們的第一件禮物,別拒絕,我不想藉助你們的任何東西,交給我,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嘿嘿,既然蘇葉都這麼說了,我說猛子,你就別多想了,要相信蘇葉的實力不是!來吧,咱們快點吃完飯,跟著蘇葉去轉轉,儘早的將東西弄好,好讓蘇葉早點打造。」蕭強笑著道。

林猛也清楚,一個魔靈鑄造師想要製造出一具魔靈,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做到的事情,中間複雜的步驟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作為諾頓城的地主,林猛知道去什麼地方,能夠買到最合適的材料。

很快三人便吃完飯,在林猛的帶領下,向著諾頓城中的魔靈製造一條街走去。在這條街,只要你想,就沒有買不到的礦石。蘇葉現在的金幣,要購買兩份材料,總的下來也將花的差不多。

「猛子,強子,我一定會盡最大的能力為你們兩人煉製出一具魔靈!」蘇葉在心中暗暗發誓。

「我說蘇葉,這件事很容易,交給我就成,你只需要鑄造,魔動陣方面我來配合你。」梅格道。

「好!」蘇葉在梅格的指點下,很快的將所需要的材料全都買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便將所有金幣花的差不多,三人逛了兩個時辰,才回到龍盾學院。

「強子,猛子,你們不用在這裡等著了,反正你們還有一個月才會離開學院,我絕對會在你們走之前將魔靈鑄造出來。」蘇葉說道。

「我們等著。」蕭強和林猛轉身離開,蘇葉怎麼鑄造,兩人不會去管,他們各自的鬥氣屬性,蘇葉也清楚,所以他們要做的便是等待就成。

「梅格,咱們準備開始吧!」蘇葉瞧著兩人消失在眼前,轉身走進小院,兩扇大門被緊緊關上。

魔靈製造總共有著幾步,第一,準備材料,想要製造一具魔靈,就必須有著足夠的晶礦、魔晶和其餘輔助東西;第二,晶礦提煉出所需要的鐵精,開始打造魔靈鎧甲各個部分;第三,魔晶的鑲嵌;第四,烙印魔動陣。

這四步任何一步都不能夠拉下,但是每一步之間卻不是說一定要一氣呵成,可以分開來進行。畢竟魔靈製造是一個大工程,除非是頂尖的魔靈鑄造師,沒有誰能夠一下子將魔靈給製造出來。

「蘇葉,今天下午咱們只要將所有的生鐵全都達成精鐵就成,至於鐵精,不用著急,明天再做也不遲。而且,魔靈製造不是說僅僅只是製造魔靈,也是對你修為的磨鍊,能夠提升你的精神力。」梅格道。

「我知道。」蘇葉點點頭,沒有再遲疑,手中緊握著蘇昊傳承下來的鐵鎚,右手揚起,沖著擺放在眼前的生鐵重重的落下。

「咣當咣當!」

蘇葉所在的小院內傳出著一道道清脆的敲打聲,很快的向外傳開。其餘人雖然有所疑惑,卻並沒有一個人出面干涉,在龍盾學院除非是對方主動挑釁,不然沒有誰會愚蠢到沒事找事。能夠進入龍盾學院的,又怎麼會是一般的角色。

蘇葉就這樣專註的錘打著,整個人眼中沒有其餘任何一件事情,從小養成的習慣,使蘇葉很快便進入到那種忘我的狀態。蘇葉並不是有意的想要去修鍊,只是就在這樣的打鐵中,全身每一處都在悄無聲息被磨鍊。

「好紮實的基礎,這小子從小便被訓練出來,嘿嘿,這樣倒好,在沒有鬥氣的情況中都能夠做到這樣,要是在動用鬥氣,絕對能夠煉製出高品階的魔靈。」梅格暗暗肯定著蘇葉的鑄造功底。

整整一下午,蘇葉都在錘打生鐵,終於在黃昏時分,將所購買到的所有生鐵全都完成錘打,一塊塊精鐵整齊的擺放在前面。

蘇葉嘴角露出一抹滿足的笑容,隨手擦掉額頭的汗水,笑著道:「還好功夫沒有被拉下,今晚再加把勁,打造出幾塊鐵精出來,給兄弟的當然要拿最好的。」

「蘇葉,你還欠缺幾塊魔晶,不如趁現在去魔靈收購坊轉轉,說不定能夠碰到好東西。」梅格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走!」蘇葉除了花掉的金幣,還有一些魔核,買幾塊魔晶,應該不成問題。 葉星北鬆了口氣:「謝謝醫生。」

「您客氣了,」醫生說:「那我先給病人打個退燒針,讓病人把燒退下去,然後再給開藥。」

他幫謝錦飛打了退燒針,又留下幾天的葯,告辭離去。

司諾看看床上昏睡不醒的謝錦飛,咳嗽一聲,看向司朵棉,「棉棉,我看你也累了,要不你回卧室休息,我看著他。」

司朵棉低著頭,誰也不敢看,總覺得這場面又尷尬又詭異。

天光大亮之後,想起自己昨晚的決定,她覺得昨晚她肯定是中邪了。

從司諾找她,到她和謝錦飛睡在一起,這中間只隔了兩三個小時。

只兩三個小時而已,她就把她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交了出去。

現在想想,她總覺得是昨晚她睡的太迷糊了,才做出那麼大膽的決定。

如果是在青天白日,她特別清醒的時候,她肯定沒那麼衝動瘋狂。

只要想到她那麼輕易就和一個不是很熟悉的男人睡在了一起,她就覺得特別不好意思,怕人家覺得她輕薄、不自愛。

當然,這個「人家」,指的是顧君逐和葉星北,不是她自己的家人。

她低著頭,誰也不敢看,卻沒聽司諾的話離開,而是看了看謝錦飛:「我還是陪著他吧?雖然醫生說沒事,可他燒的這麼厲害,我不放心。」

「沒事,」葉星北說:「棉棉,你去休息吧,我看著他,有事我通知你。」

司謹上前幾步,攬著她的肩膀起身,「去吧棉棉,你臉色太差了,好好休息休息,不然那小子沒什麼事,你要病倒了。」

司謹強硬的帶著司朵棉離開,把她送回了卧室。

對司謹來說,雖然對謝錦飛各方面都很滿意,謝錦飛又是他同學,知根知底,沒什麼好挑剔的地方,可只要一想到謝錦飛根本沒追求他妹妹,他家嬌養了多年的掌中寶,一晚上時間就被謝錦飛給拱了,他的心頭就滴血。

哪個男人追求女人不得過五關斬六將,一點一點的打動女孩子的芳心?

謝錦飛那混蛋倒好,從他臨時起意,到把他妹妹給睡了,不過一晚上時間而已。

簡直嘔死了!

而且,這種事別傳出去,要是傳出去,肯定有些小人能給傳的特別難聽。

估計連司家賣女兒求榮這種話都能說的出來。

畢竟,三更半夜,讓一個男人到他們司家來,把他們司家唯一的小公主給睡了,這舉動,怎麼看怎麼狗腿。

事情要是傳出去,他們司家什麼臉面都丟光了。

司謹越想越嘔,忽然覺得昨晚他是中邪了,才會答應謝錦飛跑來他們家睡他妹妹。

吐血!

把司朵棉送回卧室,回到客房那邊,他看到一個保鏢把謝錦飛從卧室里背了出來。

他愣了下,「這是……?」

顧君逐看向他,勾勾唇角:「不能再打擾你們了,我帶他回去養病,等他病好了,立刻讓他過來提親。」

司謹心裡雖然嘔的要死,面對顧君逐,還是得客客氣氣:「五哥太客氣了,以後就是一家人了,說什麼麻煩不麻煩?」 在魔靈為主的蘭斯大陸,魔靈收購坊比競技場擁有著更大的普及性,別說是像諾頓城這樣的一流城池,就算是一個小鎮,都會有著一個小收購坊。兩者唯一的差別便是,諾頓城魔靈收購坊所收購的魔靈品階肯定要高。

蘇葉走出龍盾學院,問清方向後便徑直走向魔靈收購坊,他現在也沒多大的底氣,弄不清楚人家到底要不要魔核,但是不管怎樣,先去那裡瞅瞅是必要的。

「梅格,有個問題我一直想要問你,你是什麼系的魔靈?」蘇葉一邊走一邊問道,只有搞明白這個問題,蘇葉才能將元素血脈和梅格更好的融合,從而琢磨出一種適合他的修鍊道路。

「嘿嘿,憋到現在終於想起來問了吧?我還以為你就想這麼一直憋下去那。」梅格笑著道:「蘇葉,你知道的,魔靈有著單系和多系之分,系別越多魔靈所能爆發的威力便越強。作為月階巔峰的鑽石器靈,我可以很自豪的告訴你,我梅格便是多系魔靈。」

「多系魔靈?這麼說的話…」蘇葉神情一喜。

「不錯,就是你想的,你的元素血脈對我來說沒有一點壞處,相反還是大有幫助。只要我能夠恢復,我便能夠促使你激發出一種元素血脈,而如果你要是開啟了某種元素血脈的話,也會有利於我的恢復。」梅格道。

「太好了,沒想到梅格你竟然是五系元素魔靈。」蘇葉興奮道。

「五系?誰給你說我是五系的?」梅格忿忿道。

「難道不是嗎?」蘇葉疑惑道。

「我說我是多系,卻並沒有說我只是五系。除了金木水火土五系鬥氣不說,想當初我還兼有著冰系,雷系,黑暗系幾種不常見的屬性鬥氣。蘇葉,你記住,任何一個月階器靈,都不會只是兩三種元素鬥氣那麼簡單,畢竟就算是月階器靈,誰掌握的元素系別多,誰的實力便會強大,便能無視掉同階器靈的進攻,甚至能夠吞噬掉對方,向著日階器靈衝刺。」梅格肅聲道。

「原來是這樣。」蘇葉暗暗點點頭。

蘇葉沒想到魔靈這麼複雜,中間還有著這麼多門門道道。不過,這不算什麼,只要知道梅格和自己的五系元素血脈並不衝突,那就好說,藉助梅格的力量,修鍊,蘇葉就不信達不到大圓滿狀態。

蘇葉沿著諾頓城的街道前進,在路人的指引下,很快便找到了魔靈收購坊。出現在蘇葉眼前的這處收購坊,讓蘇葉不由讚歎著,不愧是一流城池的收購坊。基德城阿翔的和這個簡直沒法比,眼前這收購坊的面積差不多要是阿翔的五倍大。

一具具破爛的魔靈整齊的堆放著,根據不同系別,清清楚楚的劃分出幾個區域。誰想要找哪系的,都能夠很快找到。最關鍵的是,從一側的房內不斷的傳出敲打聲,裡面竟然有人在修理破舊的魔靈。

「是想要買魔靈,還是想要賣魔靈?」在蘇葉的打量中,一個男人出現,結實的肌肉塊,憨厚的神情,讓人一瞧就知道是一個老實人。他便是這所魔靈收購坊的夥計,王山。

「我想隨便看看。」蘇葉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