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殿之中,正有著三股驚天動地的恐怖力量,正在互相廝殺著,一道道奪目的帝光,以及一股股磅礴的帝威,朝著四周席捲。

諾大的古老宮殿,也是震顫不已,彷彿隨時都會破碎。

在左瞳的洞徹下,秦南便看到,其中一位大帝巨頭,赫然是虛妄大帝。

至於另外兩位大帝,則是一個書生模樣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名身穿道袍的火瞳老者。

「南天神地的大帝,和焰族的大帝巨頭?」

秦南眉毛一挑,眼睛微眯。

南天神地的這位大帝,就不用多說了,對方只要發現了他,有著九成九的幾率,會對他下雷霆殺手,是一個潛在的生死大敵。

至於這虛妄大帝,雖然不是生死大敵,但是兩人之間,也是水火不容,秦南也早就打算,來到亘古戰場之後,必然要給他一次教訓。

這樣的兩撥敵人,現在全讓他碰上了。

「先看看他們在爭奪什麼。」

秦南心中暗道,再度仔細看去。

這一看之下,他的眼中,露出了抹驚色,內心也瞬間變的火熱。

外面的這群武祖境修士,正在爭奪一顆古樹上的兩顆天玄聖果,至於遠古宮殿之中的三位大帝巨頭,則是爭奪一塊巨大藍色水晶中,存封的二十顆天玄聖果。

整整二十二顆天玄聖果,相當於整整三百三十萬貢獻點,若是弄到手,那就完全可以兌換到蒼嵐之樹的碎片了。

「先冷靜,若是論正面交鋒的話,對付這群武祖巔峰修士倒是問題不大,反倒是這三位大帝巨頭,憑我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秦南腦海思緒飛轉,推演半響,他眼中逐漸露出了抹精光。

他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雖然這個辦法,有一點瘋狂,有巨大的風險,但是絕對可以一試。

「公主,你先出手,把這兩顆天玄聖果拿下,再然後動用一記殺招,攻擊整個宮殿,然後再……」

秦南迅速扭頭,對著妙妙公主道。

「好。」

妙妙公主美眸越來越亮。

沒想到,秦南居然想到了這等辦法。

雖然有點瘋狂,雖然很危險,但是她很喜歡啊。

因為看到了這麼多的天玄聖果,她已經被徹底的吸引了,只要可以一試,她就絕不罷休。

嗖。

妙妙公主沒有絲毫廢話,腳尖一點,化作了一道驚人虹芒,朝著古老森林中飛去。

「什麼人?」

岑武和柳雪兩人,都是臉色一變,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修士趕來了。

其他的武祖境修士,也是齊刷刷抬頭看去。

當然了,妙妙公主插手,並未引起宮殿中三位大帝巨頭的關注。

「天生為王,萬物號令,天玄聖果,給我飛來。」

妙妙公主身上綻放出來了一陣金芒,宛如一個蓋世女皇般,充滿了威壓,只見得她素手一揚,那顆結出了兩顆天玄聖果的古樹,頓時嗡嗡震顫,彷彿接受了感召,竟然離開土壤,主動朝著公主飛來。

「這是……」

岑武和柳雪以及等等修士,都是身形一震,他們還從未見到過,這樣匪夷所思的手段。

「休想得逞!」

很快他們都反應過來,臉色一怒,爆發出來了一道道驚人帝術,朝著公主直接殺來。

妙妙公主彷彿早有所料,大步一踏,身後灑下無數金光,眨眼之間,竟然就消失在了原地,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將這些殺招,全部避開。

「大地之蓮!」

妙妙公主法印結出,長嘯一聲,從她身上,一股奇妙之力,直接盪開。

只見得巨大溝壑之中,那一顆顆奇花異草,那一顆顆古木,都像是受到了皇者感召,竟是噴出了一道道綠光,匯聚在了半空之中,眨眼之間,就形成了一朵巨大無比,呈現土黃色的蓮花,蕩漾著恐怖的氣息。

「好恐怖的帝術!」

岑武、柳雪等等修士,都是頭皮發麻,連連倒退!

若是這招帝術,殺向他們,就憑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擋住!

「滅!」

妙妙公主玉手一拍,在眾多散修震驚的目光之下,大地之蓮徑直朝著那古老宮殿撞擊而去! 此時,學校的球場。

林逸幾人正在和其他班級的男生打球。

接球,帶球,過人,三步起跳,扣籃,動作一氣呵成,瀟洒又飄逸,引起圍觀女生一陣尖叫。

只是林逸此時臉上沒了往日陽光一樣的笑容,反而是板著一張臉,眼底情緒煩雜,周身透著一抹明顯的鬱結之氣。

丟掉籃球,林逸回身往場邊走去,路過他人之時猶如無物,直接用肩膀硬生生的撞在旁人身上。

那人眉頭一皺,面露不爽神色,只是剛要發作,卻被趕來的閆天一個手勢制止。

閆天賠著笑臉,不好意思的開口:「抱歉哥們兒,他心情不太好,見諒哈!」

大家雖然不是一個班的,但經常課間的時候一起打球,林逸脾氣向來很好,就算輸球了也從不生氣。

那男生聞言無奈的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表示算了。

閆天追上林逸,抬手動作親昵的搭上他的肩頭,凝眉問:「差不多行了吧,有什麼想不開的!」

走到場邊,林逸拿起石階上的礦泉水擰開,『咕咚咕咚』的一口氣喝掉半瓶,額角的薄汗閃著光,襯的他越發帥氣!

閆天見他不說話,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小子,從中午食堂看見簡艾和那名莫名其妙出現的帥哥的事情之後,就一直這幅模樣。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

兩人有沒有關係還不知道呢,就算是有關係,也不可能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吧?

那男人雖然帥,可看起來怎麼也二十歲了!

這時高陽去廁所回來,見兩人在場邊站著便快步走上前,面色淡淡的問:「怎麼不打了?」

閆天撇了撇嘴,沖著林逸揚了揚頭:「這大哥泡醋缸里了,還沒好呢!」

高陽聞言,不禁看了林逸一眼,見他還是冷著臉,便開口道:「你想多了吧,今天大家可都看見了,中午的時候簡艾也並沒有很高興!」

也就是說,簡艾和那個突然出現的男人,關係並沒有很好。

閆天也點頭:「就是,清歡當時就坐在邊上,她親口說的,簡艾就沒對那個人笑過!你差不多行了,吃的哪門子飛醋!」

「而且你這樣也等於沒擺明自己的立場。」高陽更理智,開口對著林逸道:「你又不是簡艾的男朋友,她和什麼異性來往,你也無權干涉!」

閆天聞言看著高陽道:「他倒是想干涉,中午要不是我們兩個攔著,他就真的去干涉了!」

林逸當時也在食堂,看見簡艾和那個男人說話,他就忍不住想要過去看看怎麼回事,但卻被閆天和高陽同時攔住了。

因為當時所有人都在看簡艾和那個男人,而且當時簡艾明顯面色不善,林逸若是這個時候衝過去,只會給簡艾製造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林逸繼續沉默,擰開水將剩下半瓶也一口氣喝了個見底。

高陽蹙著眉心看他,半晌之後幽幽開口:「我看你不是因為中午食堂的事兒在生氣,你是因為事情之後傳出來的那些不堪入耳的流言在生氣吧?」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虎口奪食

「她……」

「她居然敢動手?」

「她這是想要幹什麼?」

岑武、柳雪等等人的心中,都響起了一道道炸雷。

他們可是非常清楚,在這古老宮殿之中,有著三位大帝巨頭啊。

現在這位神秘美麗女子,對這宮殿出手,豈不是就在挑釁三位大帝?

就在這剎那間,古老宮殿之中。

三位大帝的交鋒,變的越來越激烈。

「機會來了!」

突然間,虛妄大帝心中一喜,體內一股股帝力,開始洶湧起來,就準備施展一門驚天之術,抓住這個機會,奪走巨大水晶。

然而,在這剎那間,他察覺到了什麼,臉色驟然凝固。

另外兩位大帝,也是臉色一凜。

說時遲,那時快。

妙妙公主打出的大地之蓮,已經撞擊在了這巨大古老宮殿之上。

轟隆。

只聽得一道驚天炸響。

無數磅礴浩瀚的勁氣,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本來就遭受了無數攻擊的古老宮殿,再也承受不住,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什麼人?」

「好大的膽子!」

南天神地的大帝,還有焰族大帝,都是滿臉威嚴。

至於那虛妄大帝,更是雙眸噴火,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候,居然有人打擾他。

「嗯?」

三位大帝目光一掃,頓時愣住。

對方居然只是一個武祖巔峰的修士?

一個武祖巔峰的修士,她是哪來的勇氣,攻擊這座古老宮殿的?

也就是他們愣神的一剎那,早就蓄勢準備的秦南,豁然出手了,取出了釣寶竿,徑直一甩。

將重生鬥爭到底 「去!」

釣寶竿射出一道無形絲線,閃電之間,徑直穿過了那塊神秘的水晶中,將足足五顆天玄聖果,直接纏繞而住。

「收!」

秦南往後一拉,五顆天玄聖果,直接拉出,沒入了他的納戒中。

整個過程,都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

「不好!」

三位大帝巨頭迅速反應過來,剛才那個女子的出手,只不過是一個讓他們分神的圈套。

然而,當他們回頭,看到天空中的秦南時,直接震住。

不只是他們,岑武、柳雪等等修士們,一看之下,也徹底震住。

「秦……秦南?」

虛妄大帝還有岑武、柳雪,以及南天神地的大帝巨頭、弟子,都是滿臉不可思議之色。

「秦南?超越武道規則的秦南?」

焰族的大帝巨頭和其他人,則是萬萬沒有想到,眼前之人,居然就是那鼎鼎大名的秦南。

「哈哈,謝啦!」

秦南渾然不懼,大笑一聲,渾身力量全部爆發,施展出來了步踏天下,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遠處天穹飛去!

「給我站住!」

虛妄大帝迅速回過神來,神色一怒,爆發出來了浩蕩之威,迅速追去!

那南天神地的大帝巨頭,也是反應過來,釋放出來了濃濃的殺機,緊隨其後!

要知道,秦南在南天神地之中,可是三星級敵人,比虛妄大帝還要高了一個層次,現在秦南出現,還搶走了五顆天玄聖果,他自然要追擊了!

至於焰族的大帝巨頭,微微一愣,並未追擊,目光而是看向了巨大水晶!

雖然被搶走了五顆,他心中不爽,但是還剩下五顆,這也足夠了!

更何況,兩位大帝已經追出去了,他何必在追出去呢?

「虛妄大帝,你幹什麼?還不速速攔下此人!否則的話,這裡的事情,我就要全部稟告給反天盟,讓盟主懲罰你!」

天空中的秦南,發出了一聲大喝!

「你……」

正在追擊的虛妄大帝,身體驟然一僵。

他差點忘了,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要是去追擊秦南,這件事情傳到反天盟那邊,哪怕他身為大帝巨頭,魔發劍神也會對他予以重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