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楊滿臉愕然。

問道山,山不問道,武力為王。

這個他是知道,只不過他不知道,已經嚴重到了這個地步。

武道世界,利益至上?

這根本不對!

人,哪怕實力在強大,也是人,也會有著感情。

瞎眼劍客說完之後,沒有說話了,帶著宮楊,穿過了一尊尊的石像。

一陣大風颳起,半山腰上,雪花飛舞,恍若無聲。

宮楊有著種錯覺。

當年這裡的石像,他們都奮起反抗,哪怕這麼久的歲月已經過去了,那意志彷彿還存在著。

瞎眼劍客腳步突然一頓,身子抖了抖。

宮楊抬頭看去,就見到在那懸崖邊上,站立著一位女子。

女子容貌普通,眉宇之間,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英氣,可以見得,這名女子生前,定然是一位了不起的強者。

「前輩。」宮楊叫了聲,發現瞎眼劍客還沒有反應,又叫了一聲前輩。

瞎眼劍客回過神來,身上的劍意,竟是變的無比寂寥。

宮楊不蠢,立刻明白,這個女子,和前輩之間,定然有著什麼,所以他不說話了。

過了半響,瞎眼劍客才緩緩開口,聲音沙啞,道:「三百年前,我剛剛成就武聖,在這問道山內,還有著一點地位。後來我收了八位徒弟,她是其中的一位。她是我徒弟之中,最有天賦的一個人,地級八品武魂。她修得武尊巔峰的時候,恰逢問道寶窟開啟,她前去寶窟,遇見了神燭道。她踏上神燭道,獲得了二十件異寶,一舉成為了武聖……」

宮楊默然。

問道山三百年前,神燭道出現的事情,他是有所耳聞的。

「成為武聖之後,她就和我斷絕了師徒關係。」瞎眼劍客說道。

宮楊一驚,問道:「她背叛了您?」

「呃……」瞎眼劍客似乎想到了什麼,一張老臉,微微一紅,頗為不好意思,道:「那倒沒有,她說,她是我徒弟,不能和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所以就和我斷絕了關係。」

宮楊怔了怔。

「可是啊……」

瞎眼劍客輕聲一嘆,道:「好景不長,她反抗問道山,質問問道山,後來大打出手,然後,她就變成了這裡的石人,我想要救她,但是那個時候的我,修為不足。」

說到最後,瞎眼劍客的語氣,變的無比冷漠。

宮楊這個時候,終於知道了,為何瞎眼劍客,對這問道山,徹底死心了。

「問道山,也是真夠可恥的。」

宮楊臉色也冷了下來。

「如今已經毀滅了,也不必再提了。」瞎眼劍客轉過身來,對著宮楊道:「如今我已然沒有牽挂,我這一身劍術,就傳承於你,希望你務必將它發揚光大。」

他大手一抓,抓來了一塊玉簡,鄭重的遞給了宮楊。

「這……」

宮楊滿眼愕然,怎麼突然傳給他劍術了?

儘管疑惑,他還是收下了。

瞎眼劍客轉過身去,腳步抬起,沒有任何猶豫,朝著前方,一步踏出。

轟!

在他身上,一股虛妄的火焰,徑直燃燒。

宮楊見此一幕,臉色勃然大變,道:「前輩,你這是幹什麼?你怎麼燃燒壽命?」

沒錯!

瞎眼劍客,正在燃燒壽命!

「為何蒼,勿言生,天道轉,何苦瀉……」

瞎眼劍客恍若無聞,口中振振有詞,一門古老的禁術,施展開來。他的腳步,也隨之朝著前方,踏出了一步又一步。

眨眼間,已然八步。

「蒼天,我願以我百年壽命,換我一天光明!」

直到最後,瞎眼劍客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

嘩啦。

在他身上,一股龐大的生命之力,從他身上,流逝而出。瞎眼劍客的頭髮,剎那之間,變的蒼白一片,臉上的皺紋,更加深刻。

剛才的他,是一名老者,如今的他,就是暮年。

「前輩,你——」

宮楊萬萬沒有想到,瞎眼劍客施展禁術,竟然只是為了換取自己的光明。

「宮楊,我天生眼疾,生下來就沒看過光。不過,這也無所謂,我修鍊劍,有著劍在手,劍在心,看不看得見,那都無所謂。但,我想親眼看看她。」瞎眼劍客輕聲說道。

他和秦南交易,拿到異寶,並不是為了恢復修為,而是為了施展這門禁術。

只為了,換取一天光明。

「前輩……」宮楊苦笑搖頭,道:「你如今修為已經如此強大,光憑劍意,就應該可以感悟出她的容貌吧?何必非要耗費百年壽命,來睜眼看看她……」

宮楊著實不解。

「別人告訴我,她笑起來最好看,以前我只聽得見笑聲,看不見她的笑臉,當我想要去看的時候,她就死了。」

瞎眼劍客平靜說著,他那緊閉的眼皮,不斷抖動,直到最後,終於緩緩睜開。

有史以來第一次睜眼,那種生澀感,讓他雙眼,都流出了眼淚。

「終於看到你了啊。」

瞎眼劍客伸著手,撫摸著石像女子的臉龐,語氣前所未有的溫柔。

「可是……」

宮楊想要開口,但是又忍住了。

他其實想說,睜開眼了又如何,她都已經死了啊。她已經無法再笑給你看了。

人已死去,一切塵歸塵,土歸土,無論如何,都要接受現實。

「唉,何苦呢。」

宮楊嘆息一聲。

忽然間,他看到,毫無生機的石像女子,嘴角緩緩勾出了抹笑容,宛如百花綻放,一邊笑著,一邊流出了兩道淚水,悄然無聲。

宮楊見此一幕,身軀一震,瞬間無言。 第七百二十八章這酒,醉人

接下來。

焚天皇帝等人,徹底摧毀了問道山,四大勢力之一的問道山,從此成為了歷史。除此之外,整個東洲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商道盟舉盟遷徙,放棄了白虎城一半的管理權,離開了白虎城,來到了萬香樓附近,開始紮營,同時也宣布,和萬香樓結成聯盟,不分彼此。

整個東洲,從根本上來說,只剩下了兩大勢力。

當然了,問道山的事情,傳遍了整個東洲,掀起了一場秦南風暴!

「厲害!厲害!這個秦南,實在是太厲害了!」

「此人先是段青身份,後來變成了秦南,如今居然一舉將問道山都給滅了!放眼整個東洲,哪個天才,能做到這一地步?」

「就算是潛龍榜前三,都無法和秦南相比!」

「呵呵,你們難道忘了,秦南動用自己的雷劫,和問道山的諸天神魔大陣,同歸於盡,導致秦南已經變成廢物了么?」

「廢物?你這種螻蟻,有臉說秦南是廢物?這樣的戰績,你能做到嗎?你連他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沒錯!」

「我說句公道話,秦南雷劫被碎,顯然是早有打算的,難道你們忘了,他得到了天機符召?只要進入天機道,就有可能逆天改命!」

「嘖嘖,我剛才將這件事情,倒是忘記了。不過,問道山很大原因,都是因為秦南覆滅的,到時候進入天機道,想必成天歌肯定不會放過秦南吧?」

「那是必然的,你難道不知道,現在焚天古國,開始追殺成天歌了?」

「這也說不準,我聽說了,穆府的長老,和秦南有著非常好的關係!成天歌他敢對付秦南?」

無數的議論聲,響徹整個東洲。

大部分人,對秦南,都是發自內心的讚歎,甚至少部分青年少女,都將秦南,視為了自己的目標和夢想。

也有一部分,唱衰秦南,表示不屑。

同樣有許多人,期待著以後的天機道開啟,秦南和潛龍榜第一的成天歌相遇。

總之,無論如何,東洲的歷史,已經徹底改寫了,翻開了新的一頁。

秦南這兩個字,已經成為了東洲最閃耀的兩顆星。

與此同時。

焚天古國,鳳凰營,黃土道場。

秦南,妙妙公主,司馬空,龍虎,宮楊這五人等等,齊聚一堂。

「楊哥,你今後打算怎麼辦?」

秦南沉吟一聲,率先開口問道。

從問道山回來之後,他沒有去煉化斷天刀,在將數十萬件異寶,全部分出去之後,他最關心的,是他們當初這幾個人的動向。

畢竟,他們不再是當初。

「我準備前往中州。」宮楊看著眾人,淡淡一笑,隨即對著秦南傳音道:「秦南,我獲得九字,此乃天大的機緣,但是我也背負了很重大的使命。所以,接下來的道路,我們兄弟二人,就不能一起走了,不過,在不遠的將來,我們定然能夠重聚。」

「好!」

秦南嘴角勾起了抹笑容。

一個字,就是一個承諾。

他們二人之間,無需多說什麼。

「再見了。」

宮楊看著眾人,腦海里不禁想到了瞎眼劍客,最後石像一笑,瞎眼劍客放棄了在東洲叱吒風雲的機會,反而選擇留在了山上,陪伴石像一身。這件事情,給了他很大的感觸,他希望完成九字的囑託,開始追求自己的人生。

愛情,很美。

宮楊腳步一踏,徹底離開。

「哈哈,秦南,我就先不急著走了,不過我準備去東洲各大禁地肆虐一下,嘿嘿,你懂得。」司馬空給秦南擠眉弄眼,也沒有多話,直接走了。

盜帝傳人,盜的可不止商道盟這些。

「這傢伙。」秦南哭笑不得,搖了搖頭。

「公主,你看我這人,人高馬大,體魄雄壯,你在穆府的時候,一個人是多麼的孤獨啊,正好需要一個這樣的我……」龍虎眼巴巴的看著妙妙公主,當初那個驚艷卓絕的少女,如今已經成為了傾國傾城的美人,讓它心動不已。

「滾蛋。」

妙妙公主翻了個白眼。

「啊!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龍虎仰天痛呼,悲憤異常。

「秦南,跟我走。」妙妙公主伸出白皙柔軟的小手,牽起秦南,使得這戰天佔地無所畏懼的後者,臉色一怔,心跳莫名加速,任由妙妙公主擺動,拉著朝遠方飛去。

沒過多久,兩人來到了鳳凰營不遠處的山脈,來到了一座山巔上。

這個時候,夜已經深了,一片漆黑的天穹上,掛滿了點點繁星,彷彿一張絕世畫卷。

妙妙公主鬆開手,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美麗燦爛的星空,小手一攤,道:「秦南南,我的東西呢?」

秦南看著公主,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山巔上的女子,長發飄飄,面容白皙精緻,嘴角微微勾起,略顯調皮,彷彿成為了這個世間絕美的精靈。以前通過虛幻鏡的時候,秦南就感受過妙妙公主越發的美麗,但從未想過,見面的時候,會令他略微沉迷。

妙妙公主見他不說話,俏臉一板,道:「難道你都是在騙我的?」

秦南驟然驚醒,苦笑道:「公主大人啊,我哪敢騙你,這酒水呢,我都給你準備著呢。」說完話,他屈指一彈,儲物袋之中的酒液,全部掏了出來,擺了滿地,酒香四溢。

「哇塞!好香!好滿足!」

公主大人雙目放光,俏臉上露出了陶醉的笑容。

秦南又是看的一呆,這讓他很快驚醒過來,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說來也奇怪,憑他如今的修為,如今的心性,怎麼會被這美色給迷惑呢?

「不行,一定要穩住道心……」

秦南內心暗道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