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乾看西瓜這個人做事踏實肯幹,家庭情況的確是有一些困難,因此宋乾他就派西瓜去訓練新的保鏢,這樣西瓜他的工資也就更多了。

西瓜自從進入了光明,西瓜就一直把宋乾當成自己的偶像,不管是宋乾做事還是做人方面,西瓜都對宋乾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的。

“你不是在家裏過年嗎?怎麼又來到了公司了?難道是有什麼事情嗎?”

不知道爲什麼,西瓜對王博總是懷有警惕的心理,這次按理來說王博不應該那麼早回來的,這次突然回來肯定是有事情。

王博聽了西瓜的這個話,王博他就看了一眼西瓜,他不就是一個保鏢,他有什麼資格管自己?

“宋乾讓我過來的,你有資格管嗎?如果說你要是不滿的話,你可以去問宋總。”

西瓜聽了王博的這個話,西瓜他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這一路過去他們兩個的臉色都是很難看的。

但真要到達宋乾的辦公室的時候,西瓜他們兩個人也就恢復常態了。

西瓜認爲自己做的最對的一件事情就是來到了,宋乾的手下工作,宋乾不是自己來到了宋乾的公司,真的不清楚自己現在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況。

今年的時候,西瓜光是年終分紅就已經拿到了五十萬,這對於西瓜往年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一個數字,但是今年他卻有了這麼一大筆錢。

西瓜他幫宋乾也做了很多事,但是西瓜從來不會邀功,因爲西瓜知道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往往不及宋乾給自己的。

宋乾現在的發展已經越來越快了,西瓜這時都有一種跟不上宋乾步伐的感覺,西瓜就在想自己有一天,會不會連宋乾的腳後跟都夠不到了。

隨着光明集團的快速發展,西瓜出現在某個面前的機會,也就越來越少了。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面,西瓜心裏也是挺擔心的,西瓜很害怕宋乾有一天就忘記了自己。

這次有了這個機會去見宋乾,西瓜的心裏還是有一點緊張的。

宋乾坐在真皮的沙發座椅上,把腳放在了辦公桌上,宋乾就在這個地方等着王博和西瓜的到來。

宋乾聽到腳步聲了,這才把腳給放下來。

“來了就隨意找個地方坐下!”

宋乾和他們的相處都是比較隨意的,宋乾並不願意在他們面前擺出一副領導架子。

宋乾他端着咖啡喝了一口,也就站起來想要和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

西瓜看到這樣的一個情況,他一下就站了起來打算去扶宋乾。

西瓜很清楚宋乾他是老闆,他怎麼樣對自己那麼都是可以的,可自己作爲一個員工,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對他畢恭畢敬的。

宋乾說了這話他就揮了揮手,讓他們兩個別那麼拘謹。

“今年過年過得如何?”

宋乾開始坐下來和他們嘮起了家常。

“和往年差不多,在家裏面和家人一起過!”

宋乾聽了這話,他就點了點頭,和家人在一起挺好的。

“怎麼沒和家裏面的人一起出去玩一玩,今年那麼好的機會都不出去嗎?”

纏綿蝕骨:總裁的失憶嬌妻 王博也想出去,但奈何家裏面的人都不願意出遠門,他們認爲過年的話還是在家裏面更好。

宋乾一直在這個地方和王博閒聊,王博就在想宋乾找自己來到底想要幹什麼?

宋乾現在這有一搭無一搭的和王博說着話,王博的心裏面就有一點沒底了。

“這次讓你過來家裏面有意見嗎?畢竟春節都還沒有結束多久。”

宋乾又詢問着王博。

“怎麼會有,幫老闆辦事,他們肯定不會有意見的!”

宋乾他端着咖啡喝了一口。

“平時看你爲人還不錯,在各方面都有着一定的勢力,有關係比較好的記者嗎?”

宋乾的話風突轉,王博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樣一回事。

“有的!”

“你可以和他們透露一下,讓他們去調查一下現在外賣商家的食品製作過程。”

王博聽到宋乾的話,王博他就有一點懵,這個事情和光明應該沒有多大的關係,怎麼會讓他去做這個了?

宋乾看到王博這個樣子,宋乾他就解釋道:“當然這個事情不能讓大家知道是我們公司做的,我們公司也不能出現在這件事情當中,我也清楚這件事情不應該讓你去做,但是我手邊也找不到合適的人了,我認爲這件事你去做的話是再合適不過的。”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交給我就可以了!”

“同時我還得再提醒你一下,這個事情不論怎樣都不能讓別人知道,是我讓你去查的,讓別人知道了的話,輿論對於我們公司會有很大的影響的。”

這一點宋乾不用提醒王博都清楚。

“你去調查的時候可以從上到下的調查,你想想現在外賣行業如此之發達,利潤如此之高,僅是幾個商家就可以搞出來的嗎?這後面肯定有地溝油、死豬肉之類的產品發食物鏈發展。”

王博聽了宋乾的這個話,王博現在就明白是怎樣一回事了,宋乾之所以讓自己祕密調查這件事情,是因爲這其中涉及的利益實在是太多了。 這就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鏈,稍有不慎的話對光明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因此這件事情值得祕密調查,同時光明更加不能涉入其中。

王博現在也清楚,宋乾爲什麼不找別人來辦這件事情呢?因爲除了自己,的確沒有更好的人能去了。

“你想先查哪些地方?”

“要查那麼就要查大的,從周邊起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大餐館開始查,他們賺的已經夠多了,這次也該吐一些出來,只要能網上的話,那麼就不要下來,這次的事情一定要弄得轟轟烈烈的。”

王博完全沒有想到宋乾要鬧的那麼大,一開始王博想的是宋乾,只是想把這件事情給曝光出來,但他沒有想到宋乾,居然要把這件事情追根溯源。

其實做這個事情對於宋乾來說也是很複雜的,宋乾之所以要做這件事情,是因爲前些天看了那個片子。

宋乾看到村名的生活現在越來越好了,宋乾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回饋大衆。

宋乾看現在賺黑心錢的人真的就是太多了,宋乾這次也打算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教訓。

其實宋乾也很清楚,做這個事情如果稍不注意的話,就會讓光明落人話柄。

“這件事情交給我去辦就可以了,你放心,交在我手裏絕對不會出問題的!”

宋乾聽了王博的話,宋乾就點了點頭。

“事情已經說好了,就坐下來喝一杯,如何?”

宋乾詢問着王博和西瓜。

宋乾知道王博和西瓜向來不和,宋乾也是打算借這個機會讓他們的關係可以緩和一下。

新的一年已經開始了,每個人又有了自己新的選擇,對於李涵媛來說這也是不例外的。

新年結束後,老闆特地來了公司慰問員工,李涵媛看到這樣的一個情況,李涵媛也沒有多想。

李涵媛想的是新的一年,老闆來看一看大家的工作狀態。

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在辦公室的時候,龍彪就過來找到了她。

“李涵媛,宋乾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

“你是在說老闆找我嗎?是什麼事情你知道嗎?”

李涵媛現在有一點懵。

李涵媛看龍彪並沒有打算告訴自己是怎樣一回事,李涵媛也就走了過去。

李涵媛和龍彪之間並沒有過多的接觸,基本上都是龍彪過來傳傳話。

但李涵媛心裏面其實很羨慕龍彪的,因爲龍彪真的就是隨時都在宋乾的旁邊,幫宋乾處理的一些事情。

雖然自己現在也在光明集團工作,但是畢竟自己的位置還並非是在公司內部的高層。

李涵媛每天都特別的努力,她就是想離宋乾可以更近一點。

李涵媛和宋乾接觸的時間也不少,但不知道爲什麼李涵媛每次看到宋乾的時候她都會緊張,因此在每次要面見宋乾的時候,李涵媛都會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李涵媛進到宋乾辦公室的時候,宋乾他這時正喝着咖啡,在他的桌子上面擺着一份文件。

李涵媛這時就想偷偷的去看一眼,她正要看的時候宋乾就拿開了。

“來了就坐!”

李涵媛找了一個地方,恭恭敬敬的坐了下來。

宋乾他這時就把剛剛,李涵媛想要偷看的那個文件遞給了李涵媛。

“光明集團的影音部現在已經徹底的分離出來了,你現在是我任命的總經理。”

宋乾一邊說話一邊就把合同遞給了李涵媛,李涵媛在看到這個合同的那一瞬間,李涵媛整個人都嚇到了,這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吧?

“光明影音部現在就全權的交在你的手裏面了,我也會追加三百億的投資,接下來光明影音部的發展就全靠你了。”

李涵媛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宋乾他又拿出了一份合同,這份合同是另外的一份。

“這裏還有一份合同是光明有限集團的合同,你選擇這個合同的話,那麼你將會有5%的股份。”

這兩個選擇對於李涵媛來說真的就是挺難的,其中一份需要自己去發展,發展的好壞最終就決定了自己的收益。

另外一份自己無需去管,只需要拿分紅,一年就可以拿個好幾億,現在光明有限集團發展的已經越來越好了,自己完全不需要擔心分紅這件事情。

李涵媛想了一下直接就選擇了第一份,宋乾看李涵媛如此乾脆的樣子,宋乾都有一點驚訝。

“你不好好的考慮一下嗎?你難道就沒有想過選擇第一份會面臨着怎樣的後果嗎?”

李涵媛聽到宋乾這話,李涵媛就笑了一下,如果自己連這點魄力都沒有,那麼自己就不必在宋乾的手底下打工了。

“這還有什麼需要考慮的呢?我就喜歡有挑戰的事情,第二份合同對於我來說太沒有挑戰性了,我不打算要!”

宋乾聽了李涵媛這話,宋乾現在在心裏也對李涵媛刮目相看了。

李涵媛之所以選擇這一份合同,也是其實也是有私心的,李涵媛知道宋乾一向喜歡有魄力的人,自己選擇了這份合同,就是要做出一番事業來。

之前的影音部在宋乾的帶領下發展的的確是特別的好,但是自己要讓宋乾知道他的存在,反而是侷限了自己的發展。

“年輕人有魄力是好的,但我擔心你這份自信最終會毀了你!”

宋乾的這句話其實也在提醒李涵媛,她選擇的這份合同非同小可,選擇了那麼就要負責。

“我有信心能夠幹好!”

www▪ ttκǎ n▪ ¢O

宋乾看李涵媛如此堅定的樣子,宋乾就點了點頭,李涵媛拿着這份合同就離開了。

李涵媛在離開的時候,她的心裏面還是有幾分傷感的,傷感的是她和宋乾的距離現在已經越來越遠了。

李涵媛手中的合同,與其說是把光明影音部交給她發展,還不如說是光明影音部現在已經與集團脫離了。

宋乾的重心現在已經不在光明影音部了,最終的發展到底是怎樣的?宋乾也不會在意。

李涵媛在離開的時候,龍彪還朝李涵媛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小姑娘的確是有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