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的共同特性是,都以血屬性為自己的修行根基,但偏重又有所不同。

血蝠堂的掌控者自然是血蝠公子,但他卻沒有擔任堂主,反而是隱身幕後。

其餘的13個血盟堂口,也是類似的情況,每一個堂口背後都至少站著一尊仙位高手。

整個血盟目前有19尊仙位高手,更可怕的是,每個堂口的幕後掌控者,都有成就神位高手的可能。

再發展一些年月,血盟必將成長為一個名震山海界的龐然大物。

就算現在,血盟能調動的資源和力量,也絕對不弱。

比如血蝠公子,他本身還是萬窟山的一員。

萬窟山的主人萬蝠老人,本身是一尊赫赫有名的神位高手不說,他還掌控著4隻蝠類神獸。

麾下如血蝠公子這樣的弟子,以及7星以上的蝠類妖獸,更是多達近百位。

哪怕血蝠公子只能調動萬窟山的一小部分力量,他的能量也不算小。

更何況,血盟13堂口的幕後掌控者,情況也都和血蝠公子差不多,不然怎麼可能成為地位相等的盟友?

雖然血蝠公子猜到姜紫櫻必有不凡的身份,他仍然毫不畏懼,靠的正是自己的實力,以及萬窟山和血盟這兩大組織。

美艷少女名為血妃,血魔堂幕後掌控者血魔的妹妹,也是血蝠公子的相好,以及血嬰計劃的監督者。

不得不說,血盟的野心非常大,他們想建立血族,成為人族的第10大部族。

「血嬰計劃」就是血盟壯大實力的途徑之一,這是一種人工調製的戰鬥兵器。

它需要選擇一位人類孕婦,浸泡在萬靈血池之中,以提煉調製過的妖獸精血做為養分,以不死血蝠的基因血脈做為母本。

嬰兒出生之後,就能擁有4星不死血蝠的實力,而且最低成長上限也能達到6星,也就是天位巔峰,甚至有晉陞仙位、神位的潛力。

如果能夠把這種「血嬰」量產,血盟的實力必將在短時間內,膨脹到非常可怕的程度。

在瀚海城,這類血嬰還有一種獨特的作用,那就是用於鐵血戰擂的強制挑戰。

他們年齡極小,就有強大的實力,用來發動鐵血戰擂的強制性挑戰,絕對是無往不利。

那些天位以下的少年天驕,無論怎麼妖孽,都很難是血嬰的對手。

就像現在,兩道血光就突然落下,分別籠罩在血妃懷裡的血嬰和楚雲曦身上。

同樣是強制性挑戰,同樣是實體進入模式,對方也同樣繳納了1萬方靈晶的戰鬥保證金。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很顯然,血蝠公子就是要以同樣的手段,羞辱和報復姜紫櫻。

做為被挑戰的一方,楚雲曦渾身顫慄,他能感受到血嬰身上蘊藏的龐大力量,以及那種足以致命的危險氣息。

「弟弟,我們認輸!不就是3000方靈晶嗎?姐姐還不放在眼裡!」

姜紫櫻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她實在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有這種手段。

能在9歲之前成就天位實力的人,她壓根就沒有聽說過。

正常來說,這都已經不是天賦不天賦的問題了,而是山海界的人族,一生下來都是普通人。

了不起自帶先天靈體,也不過相當於真位一重天而已。

等到靈智發育,可以教導修鍊的時候,差不多有3歲了。在6年時間內,從真位一重天,修行到天位境界,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偏偏今天,她就遇到了一個作弊的怪物。

血嬰的本質,類似於神獸幼崽,一出生就有天位實力。

雖然潛力未必能和真正的人類天驕相比,前期消耗的資源也不少,有點拔苗助長。

但綜合而言,還是比神獸幼崽更優秀。

別的不說,血嬰還算是人類,不需要神獸幼崽那樣漫長的成長時間,且擁有人類的智慧,還能主動修鍊。

就憑這幾點,就足以讓血盟大力投入,潛心研究了。

「呵呵!剛剛不是挺自信的嗎?還想庇護別人?現在就學會忍氣吞聲了?」

血妃露出一抹譏笑:「守望相助?我看從今天起,你們乾脆就一起抱團取暖,縮在烏龜殼裡,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是嗎?你就這麼自信,已經吃定我們了嗎?」攔住想要說話的姜紫櫻,楚雲曦言辭如刀。

總裁毒愛之替身下堂妻 「你的戰鬥保證金還有點少,真要自信,你敢不敢再加個兩三萬方?」

「我們拿1萬方靈晶和你們對賭,輸了之後,你們可以連我的命一起拿走。」

轉過頭來,楚雲曦認真的直視姜紫櫻的雙眼,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

「姐姐,你要相信我,就讓我和他們賭一把,我要讓他們心疼到吐血,輸到破產。」

之所以這樣說,不是因為楚雲曦盲目自信,而是論起作弊,他真的沒有怕過誰。

天位高手,好了不起嗎?

再說了,那麼多的靈晶,難道就不香嗎?

「好!你想加碼,我就成全你。靈晶我有得是,就用3萬賭你的1萬。」

血蝠公子同樣自信十足,即使能以真位九重天巔峰的實力,越階挑戰天位高手的妖孽,瀚海城都沒有幾個,何況楚雲曦不過才真位七重天。

再說了,血嬰就是他精心培育的作品,實力到底如何,他非常清楚。

從一開始,血嬰就是一件戰鬥兵器,戰鬥力當然不會弱,屬於同等級中當之無愧的強者。

面對楚雲曦自信且誠懇的眼神,姜紫櫻突然一笑:「弟弟既然這麼有信心,姐姐當然相信你。」

說著,她再次轉了1萬方靈晶,做為這場對賭的賭注。

另一邊的血蝠公子,當然不甘示弱,也把戰鬥保證金,加碼到3萬方。

普通的仙位高手,或許拿不出這麼大一筆靈晶。

可血蝠公子不同,他做為一方勢力之主,咬咬牙,動用公庫儲備,還是能拿出這麼龐大的流動資金,做為這場豪賭的籌碼。

雙方都信心十足,就看誰能真正的笑到最後。 沈闊雖然沒有得到好的待遇,只是他現在知道了簡馨的喜好,他自己心裏面也很高興。

「先生,女士,你們是要選婚紗嗎,我們店新進一批婚紗,都很合適呢。」

簡馨此時經服務員提起,她的目光又往自己剛剛進門被吸引住的婚紗看去。

沈闊知道她這是真的喜歡,「謝謝,麻煩你幫她取在模特身上的那件過來。」

簡馨對上沈闊的眼神,眼裡在責怪他為什麼這麼多事。

「不必了,我們是來試伴娘伴郎禮服的,麻煩你帶路一下。」她也不知道沈闊這是什麼意思?

可是她不想自己在他面前穿上自己的婚紗,既然不是自己最終的伴侶,她自己還是放棄吧。

服務員有點反應不過來兩人所說的話,「額,好的,先生,女士請跟我來。」

沈闊見簡馨要走,及時的拉住要離開的簡馨,討好的看著她,「我們今天都來了,就試一試吧,又不會怎麼樣。」

簡馨站著並沒有動,她看著沈闊真誠的眼神,她差點就被感動了。

可是她猶豫了幾秒,還是覺得不妥,所以她最終板著臉色,「走吧,還是辦正事要緊。」

沈闊還想讓簡馨試穿,可是這個時候,簡馨已經背對著他,然後自己一個人向前走了。

他只能再次回過頭看著模特身上的衣服,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因為前面發生的事情,氣憤有點詭異,但是簡馨為了清音能夠放心,她自己也是抱著十分認真的態度來試一試禮服。

「怎麼樣,好看嗎?」她還是從剛剛進來換衣服開始,第一次對沈闊說話。

沈闊第一反應是驚訝,可是發現簡馨眉宇間皺著眉頭的模樣。

他立馬給出了答案,「挺…挺好的。」其實這件有點露,當天已經要給參加婚禮的嘉賓端茶倒酒,所以他一想到那樣的畫面,他臉上陰沉。

簡馨不自信的轉了一圈,「真的嗎?那我進去換了,就要這套吧。」她已經連續換了五套了,這套是第六套,總算是可以了吧。

就算簡馨覺得已經可以了的時候,沈闊越想著當天的事情,臉色越黑。

「不行,」他果斷的出聲,倒是嚇壞了在場的簡馨和服務員。

簡馨實在是不明白沈闊這是什麼意思,「你說話就好好說話,這麼咋呼幹什麼。」

沈闊見在在場的兩個女士都被嚇壞了,他自己有點不好意思。

「那個,不好意思啊,我這是,這是覺得,這件禮服有點欠妥。」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狡辯有點無濟於事,可是他自己說出去的時候,沒有辦法收回來。

簡馨莫名其妙的看著沈闊,「你剛剛不是說了挺好的吧,怎麼又欠妥了,你不會玩著說吧?」

一想到沈闊沒有把這次的任務當真,她心裡有點不高興。

沈闊就知道是自己說錯了話,「實在是抱歉,我剛剛沒有想得太遠,可是當天我們還要幫忙做其他的事情,所以我覺得你現在這套衣服有點束手束腳,」

沈闊說得特別坦蕩蕩,讓人無法懷疑他所說的話到底是真的假的。 見賭注成立,楚雲曦先是冷冷一笑,緊接著便心中一動,趁著戰鬥還未開始,打開了一道只有自己能看見的光屏。

兩幅畫面,同時顯露在他的眼前。

張雨軒還在苦苦修鍊,通過大周天循環,滋養自己的識海,提升神念之力。

短時間內,應該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直到和他真位七重天的境界匹配。

另一邊,秦子墨那個廢物,直到現在,居然都沒有突破真位七重天。

很顯然,他已經徹底放棄自己,失去了所有奮鬥上進的動力。

沒有絲毫猶豫,楚雲曦直接以秦子墨的意識,做為溝通的橋樑,聯繫上了柳雲瑤。

得到楚雲曦想要意識降臨的消息,柳雲瑤欣喜不已。

下一刻,在她的強硬命令下,秦子墨不得不捏著鼻子,放開所有的心靈抵抗,再次邀請大佬意識降臨。

璀璨的靈光照破心靈宇宙,同識海中的情緒之力,以及神念之力,發生某種玄奧的化學反應,融合為一種介於虛實之間的奇妙力量——武道意志。

【奴役契約】的力量蔓延而至,想籠罩在楚雲曦的意識上,卻被心靈之光阻擋。

武道意志順勢爆發,把契約之力排擠到一邊,繼續纏繞著秦子墨的意識。

很顯然,這種法術雖然其妙,還奈何不了心靈之光。

這種情況,其實就相當於【奴隸契約】遭到頑強抵抗,法術失敗。

緊接著,楚雲曦的武道意志蔓延全身,內景諸神一一顯化。

「咔嚓」一聲,阻擋秦子墨的瓶頸直接破碎,代表著他再次完成生命進化,進階真位七重天,成為3星生命。

「嗡……」

熟悉的宇宙意識,終於第3次降臨。

楚雲曦微微一笑,這正是他所期盼的,這個世界的天賦神通,確實極為神妙。

從【混元九竅丹】,到【太極弦】,每一種天賦神通所具備的能力,都非常出乎他的預料,並為他帶來極大的幫助。

很快,第3種天賦神通成功顯化,在識海中凝聚成一枚囊括乾坤、陰陽流轉的神環。

乾坤兩儀環:顛倒乾坤,逆轉陰陽,挪移攻擊,甚至能用敵人的攻擊之力,反過來補充自身的法力消耗,具備不可思議的神奇效果,為無上防禦妙法。

了解完這種天賦神通的效果后,楚雲曦滿臉欣喜。

這絕對是一種強大的保命能力,再次彌補了他的一塊短板。

剛睜開雙眼,就迎上了柳雲瑤的雙眸。

「趁著空閑,我帶你上分升級,你們倆現在的實力,根本算不上安全。」

虛偽至極!

明明是自己眼巴巴的跑過來升級,好跑回去作弊,提升本體的等級和實力。

現在從楚雲曦的嘴裡說出來,卻如此的冠冕堂皇,且高大上。

好吧,他就是想用這種「善意」的謊言,保全自己光輝的形象。

「就算你不來,我也要讓秦子墨請你降臨。現在我們真的是心有靈犀,不謀而合!」

在此之前,柳雲瑤還有些躊躇,因為她能看出來,楚雲曦有些排斥,這具和她簽訂了【奴役契約】的身體容器。

現在突然主動降臨,在她看來,應該是想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為了實驗解決方案到底有沒有效果。

目前來看,結果非常成功。

【奴役契約】根本無法影響到楚雲曦降臨的意識,柳雲瑤差點喜極而泣。

「怎麼?又出了什麼問題?」

聞弦歌而知雅意,楚雲曦明顯能聽出,這邊又整出了什麼幺蛾子。

「有王若雪從中斡旋,官方應該不會找你們麻煩才對。而除了官方力量,還有誰有資格給你們帶來麻煩?」

先是點點頭,柳雲瑤緊接著便搖搖頭,開口解釋道:「這次的麻煩雖然落在我們的頭上,可針對正是王若雪。」

「這裡面涉及到幾個豪門的博弈,反正是一些狗屁倒灶的利益之爭。」

「在某些家族的推動下,咱們接下來會被調往另一個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