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伸出了小爪子,將白顏的裙子給撩開來了。

對於一隻狗,白顏並沒有防範,也沒有意識到帝蒼養的狗,不會是普通的狗。

更沒想到……這隻狗,會撩裙子? 白顏的臉,頓時黑如鍋底。◢隨*夢*小◢.1a

大黃狗正想要將腦袋鑽入白顏的裙底,冷不丁的一巴掌甩了過去,它的身體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嗷嗚一聲滾落了下來。

看著大黃狗凄慘的的小表情,白小晨的心裡沒有任何的同情,反而帶著憤憤。

這好色的阿黃,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娘親的頭上,如果被爹爹看到了,還不扒了他的皮!

讓它掀娘親的裙子!

「娘親,我之前沒有說錯的,阿黃本來就不是好東西。」

「它是好色,但你之前讓它背鍋也是事實。」白顏看了眼白小晨,絲毫不給他推卸責任的機會。

阿黃委屈的抬起了頭,嗷嗚的喚了一聲,那可憐巴巴的表情實在是叫人動容。

白顏自然也不會和一隻寵物太過計較,但依然冷著一張臉:「下次,你再敢掀我裙子,我就剁了你的狗腿,明白了沒有?」

「嗷嗚?」

阿黃歪著頭,裝作一副聽不懂的模樣。

哼哼,反正它是不可能不掀裙子。

很明顯的,阿黃在作死的路上越行越遠,還好白顏這兩日就要離開了,他也作不了幾次死。

白顏臉色更冷:「狗的智商本就不低,你還是帝蒼養的狗,我知道你聽得懂!別給我裝不懂!」

帝蒼是妖界之王,本就是統御萬獸,華夏的這些貓狗縱然沒到成精的地步,卻也算得上是動物。

哪怕如今帝蒼換了具身體,他靈魂內來自妖王的威壓與氣息,還是會影響到他身邊的那些動物,受到了他的影響,這些阿貓阿狗的智商都不會低於人類。

「嗚嗚。」

阿黃趴在了地上,可憐兮兮的拱著爪子。

它見白顏沒有反應,又慢慢的爬到了她的身邊,它的兩隻蹄子抱住了白顏雪白的大腿,伸出舌頭舔了舔,表情帶著討好。

「阿黃!」白小晨怒了,「娘親的腿只能我抱,你給我滾開!」

「嗷嗚!」

阿黃知道白小晨不會把它怎麼樣,所以沒有理會它,只是用它那賊兮兮的眼睛看著白顏。

白小晨的小臉上一片憤怒,快步走到了白顏的身旁,伸出腳踢了踢阿黃:「你放開我娘親,娘親的腿是屬於我的!是我的!你再這樣的話……我以後只和阿橘玩,不和你玩了。」

「嗚!」

阿黃叫喚了一聲,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鬆開了爪子,在鬆手的時候,還不忘用爪子在白顏的腿上摸了一把。

白顏的臉再次黑了下來,這大黃狗的好色程度……簡直超出了她的想象。

「娘親,你缺不缺腿部掛件?」

白小晨一把抱住了白顏的腿,抬起明亮的大眼睛。

要是被娘親掛在腿上,那他們一輩子就不分開了……

白顏眉角抽動:「來華夏的這段時間,你學會了很多話,可對?」

「娘親,晨兒很好學的。」

這話算是間接的證明了這些都是他來華夏后所學的話。

白顏把掛在自己腿上的小包子拎了起來:「可是,我不缺掛件。」

這話一落,白小晨的心裡別提多失望了,委屈的憋著小嘴唇,眼中含著星光點點。 「白顏姐,」看到白小晨那委屈的表情,白衣衣的心裡一陣柔軟,急忙勸說道,「要不,你就如他願吧,我看他快哭了……」

「晨兒又不是五歲的孩子了,才不會哭呢。[隨_夢]ā」白小晨傲嬌的扭過小臉。

五歲的時候,他還會裝作掉幾滴淚來換取同情,可他現在都八歲了,再流淚的話就太丟人了。

不只他丟人,娘親也會跟著丟臉的。

畢竟……

他現在是個大人了。

見到白小晨不是真的想哭,白衣衣倒是鬆了口氣,她見不得小孩子落淚。

不然,她又會想起師父去世那年,白顏姐縮在角落哭泣的模樣,太讓人心疼了……

「時候不早了,我們去休息一下,」白顏揚眉,目光轉向趴在地上的大黃狗,「阿黃,你守在門口,誰來找我們,我們都不會見,這是你將功補過的機會,否則,我就將你剛才的行為告訴你主人……」

她來到水家之後,水家肯定會有人前來相見,為了好好的休息,她是任何人都不會見。

一聽到白顏的話,阿黃立刻精神力起來,嗷嗚一聲,算是答應了白顏。

「白顏姐,這隻狗好聰明,」白衣衣雙眼發亮的看著阿黃,她本就喜歡狗,如今見這狗如此聰明,心裡更為歡喜,「而且……還很可愛。」

「可愛?」白顏想到了阿黃剛才的舉動,輕笑了一聲,「是可惡吧?幸好它是一隻狗,若是人的話……恐怕那爪子早就沒了。」

正因為她與阿黃是兩個不同的種族,她才不會太計較,換成人類……試試看?

阿黃是聽得懂人話的,只是它一直在裝作什麼都不懂而已。

現在聽聞白衣衣喜歡自己,它頓時屁顛屁顛的就跑了過去,完全忘記了白顏的威脅,爪子一伸,把白衣衣的裙子掀了開來,還用腦袋鑽了進去……

「啊!」

白衣衣羞得滿臉通紅,急忙後退了兩步,抬手緊緊的按住了裙角,羞紅著臉蛋環視四周。

幸好水家的人之前都去門外迎接,如今還沒有歸來,自然也就無人路過,是以,他們所發生的那一幕,也沒有被多餘的人看到……

想到這,白衣衣鬆了口氣,嗔怪的道:「白顏姐,阿黃真好色。」

阿黃的表情很是無辜,是這個人類的女子先說喜歡它,它只是表達一下熱情的方式而已。

是的,阿黃表現熱情的方法不是擁抱,而是掀人家的裙子。

「衣衣阿姨,等我們走後,阿黃就拜託你照顧了,日後你被它輕薄的機會還很多呢。」白小晨笑嘻嘻的說道。

白衣衣的表情崩潰了,她喜歡狗沒錯,可若是養一隻隨時隨地會掀你裙子的狗,那她再好的心裡防備也會被衝破。

但沒有辦法,誰讓這是帝蒼留下的狗?她就算含著淚,也得繼續把它養下去……

——

水家客廳。

水家的二老已經在等候多時了,當看到帝蒼從門外走了進來之後,急忙站起了身,迎接道:「您回來了?」 他們面對帝蒼的態度,並不像是對自己的兒子,而是……如同一個下屬在面對上司。◢隨*夢*小◢.1a

在水家內,除了當家人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那些隱藏的秘密,就連水家的其他子女亦是不知。

世人只以為水家擁有聖獸,能夠呼風喚雨,強大無比,卻無人所知,不是水家擁有聖獸,而是聖獸擁有了水家。

他們水家,就是為那頭聖獸所服務的。

可就在水家少主出生的時候,聖獸下達了命令,讓他為少主,日後繼承水家,他們自然是不敢不從,只是這水家少主從小體弱多病,一直被養在後院,聖獸也不讓他們與他太過接觸,也就沒有太多的感情……

直至八年前,水家少主重病初遇之後,聖獸難得改正一向淡然的態度,居然對這蘇醒過來的水家少主極為尊敬。

但水家少主大變的性格,也讓他們知道,這個人……不再是他們被關養了多年的兒子。

像水家這種大家族本就子嗣眾多,猶如皇帝後宮,再加上修鍊者體質較好,多子多孫也實乃正常。

子孫多了,就不會對其中一個有太多的情感,更何況是一年都很少見幾次的水家少主?

是以,真的得知水家少主換了個人,他們的心裡也很容易就接受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源於……這個人,才是聖獸真正所選擇的人!

「我來只是告訴你們一聲,」帝蒼的聲音淡漠,除了面對白顏,他對於其他人都不會有太多的感情,「我要離開這個地方了。」

水家二老一愣,詫異的看向帝蒼。

「順便,聖獸我們也會帶走。」

「這……」水家家主水泊有些慌了,「聖獸帶走了,我們怎麼辦?」

水家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靠聖獸帶領起來的,萬一聖獸離開了……他們此刻怎麼辦?

「以你們如今的實力,就算沒有了玄武,日後也能獨當一面,並且,我的妻子幫水家找了個繼承人,只要給她時間,她會成為華夏至強者。」

帝蒼淡漠的說道。

顏兒給了白衣衣許多丹藥,再加上她原先的天賦,成為至強者……並非很難。

可對於這些事,水家二老都有些難以接受,懵懵的沒有回過神來。

「我不是來詢問你們的意見,只是告訴你們此事而已,別忘了,你們水家從最初弱小的家族走到今日,是因為玄武的緣故。」

水泊緩過神來。

是啊,他們能有今天,都是因為聖獸,若是聖獸想要收回賦予給水家的,同樣也是輕而易舉……

「好,我會答應你。」

「嗯,」帝蒼的鳳眸中劃過一道寒芒,「不過,以我往日對你們的了解,你們不是那種順從之人,水家能走到今日,依靠的是玄武,同樣……也和你們往日的陰險狡詐不無關係。」

水泊一怔,臉上露出尷尬:「那您想要如何?」

「我會在你們的腦海里注入印記,這印記持續時間為十年,十年內,你們必須聽從我妻妹的命令,為她辦事,替她保駕護航,十年後,印記自然解除,從此你們將會得到自由。」 水家二老在他面前很老實,但他一旦離開,必然會本性畢露,彼時,對白衣衣而言,則成了危險。~隨~夢~小~說~щ~suimеng~lā

白衣衣是顏兒的妹妹,那他……就必須為她做好一切。

水泊嘴角一抽,他確實是打算等這傢伙離開之後,再將那個女人趕走,他們水家,他還不想由外人來繼承……

誰知道,這男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了他心裡的想法。

「十年之後,我們真的能得到自由?」

水泊期許的目光望向帝蒼。

帝蒼剛才的話沒有錯,如今水家的勢力,已經用不到聖獸了,奈何聖獸實力太強,他們只能繼續聽著它的奴役。

如若能得到自由,自然是再好不過,他也厭倦了隱居的生活,更嚮往那些繁華鬧市。

「十年的時間夠了。」

十年的時間,足夠讓白衣衣成長起來,到時候她的未來如何,則需要她去爭取。

帝蒼是不會幫她一輩子。

畢竟……她又不是白顏,他給她爭取了十年的時間,也是因為白衣衣是白顏的妹妹之故。

而能讓他一世相助的,僅有那被他刻在心裡,放在腦里的女人。

「不過……這水家的東西,都將留給她,無論是財富,亦或是權勢,你們無權帶走,且今後水家更改為白,」帝蒼冷眸看向水泊大驚失色的容顏,繼續冷笑著道,「以你們的實力,想要再聚集一份財富也很容易,所以,你們是如何選擇?」

水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

帝蒼所言甚是,以他的能力,日後再聚集財富,同樣是很容易的事情。

既如此……那就依他所言。

何況十年之後,若是那女人實力不如他,他再把財富奪回來也是一樣的。

「好,我答應你。」

嗡!

這話剛落下,水泊與水夫人的腦袋都如同被嗡子盯了一下,旋即,一道深刻的印記刻在了他們的腦海之中……

「十年之內,你們若有任何的反叛之心,下場……必然凄慘!」

丟下這一句話,帝蒼緩緩轉身,向著後院的方向而去。

水家其他人如何他不管,只要搞定了水家這二老,日後白衣衣在水家就有了很大的保障,無人會欺負她。

若是她自甘墮落,十年之後,水泊必然會搶走她拿到手的東西,如果她願意勤奮,十年的時間,足夠她成長到至高之處……

帝蒼給了這十年之期,也是想要讓白衣衣感受到壓力,如此才能激起她的鬥志。

當然,對於白顏選擇的人,帝蒼是萬全的信賴,不然也不會動用自己的靈魂力牽制住這兩人……

……

白顏想的沒錯。

得知她來到水家之後,那些好奇水家少夫人的人都想要來一探究竟。

然而……

他們還沒能走到門口,就被大黃狗齜牙咧嘴的模樣給嚇住了。

久久的在外徘徊,不敢再靠近一步。

水家任何人都知道這大黃狗是少主所圈養的寵物,小少爺更是萬分的寵愛它,如果他們用強行的手段傷了阿黃,恐怕……少主是不會放過他們。 「少主……」

那些人正站在門口,躊躇的看著那頭虎視眈眈的大黃狗,卻有人冷不丁回頭,望見了從後方走來的帝蒼,愣了一下,喚道。

帝蒼看到這些人圍在門口,臉色猛地沉了下來,聲音微涼,涼颼颼的如同一陣風從他們的心裡刮過。

「你們都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