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知意收回手,定了定神,看了旁邊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兒的廖衡,然後頷首道:「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氣氛詭異的會議結束后,三人一同走出會議室,季知意剛想走回座位,就被後面的許晏叫住了。

「知意,等一下。」

季知意聞聲停住腳步,疑惑地看向悠悠朝自己走來的許晏。

不會又想拽著她聊一下午的天吧?

許晏飄飄走到季知意麵前,露出了熱情的八齒微笑,她從手上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個巴掌大的淺藍色小盒子。

「這個給你。」說著就小盒子遞到了季知意麵前。

「這是什麼?」季知意沒有馬上伸手接過,她可不敢亂收別人的東西。

「這是我昨天回家自己做的巧克力,忽然想起你不是喜歡吃甜品嗎?所以今天過來就順便給你帶了幾塊。」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甜品?」季知意敏銳地察覺到了她話里的問題。

季知意昨天並沒有聊到自己喜歡甜品這個話題,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甜品的?

「呃……是你師兄告訴我的。」許晏僵了一下,眼神變得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又恢復了。

「原來是這樣……」

不過師兄又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吃甜品的?

以前讀書的時候她並沒有特別熱衷甜品,是後來工作了才喜歡上的,按理說師兄應該是不知道這個事的啊,難道是紀辭說的?

季知意想了想,嗯,應該就是這樣了吧。

「好了,你拿著吧。」許晏直接把小盒子塞到了季知意手裡。

「謝謝。」季知意拿著手裡的盒子,禮貌地道謝。

「嗐,這有什麼好謝的,不過……」許晏突然靠了過來,神秘兮兮地湊到季知意耳邊,低聲道:「你可以幫我多留意留意廖律師嗎?」

「你……」季知意不自覺地睜大了眼睛。

這也太直接了吧?

她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還是已婚婦女嗎?

「我覺得他這個人挺有趣的。」許晏沒有在意季知意的表情。

「可是你現在還是……」

「還是已婚婦女是不是?沒事,下個星期開庭后就不是了,所以我現在是提前打好預備戰,先下手為強知道嗎?」

許晏的理由說得那是一套一套的,季知意差點都要被唬住了。

「那你一點離婚的傷感都沒有了嗎?」季知意想了想,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剛結束一段感情就又要開始一段?

許晏聞言,精緻的眉眼有些沉寂下來,片刻后她說道:「當年我不顧家裡人反對,毅然決然地嫁給了羅子琪,靠的就是這種熾烈如火的心動感。現在四年過去了,當年的感覺早就消失殆盡了。對我而言,沒有了感情,分開是必然的,所以無所謂什麼傷感,結束一份感情,何嘗不是一種釋懷的解脫呢?」

「解脫?」

「我喜歡暢心所欲地活著,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需要在意其他的,跟著自己心裡最炙熱的想法走就好。」

「那你現在是喜歡廖衡?」

許晏聞言忽然挑眉一笑,「那你覺得呢?」

「廖衡可能對你……」季知意有些擔憂,她一想到廖衡今天的態度,就替許晏捏了一把汗。

「沒關係,女追男隔層紗,我最不缺的就是臉了。」許晏超級自通道,好像對拿下廖衡非常有把握。

「……」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記得要多幫我觀察觀察廖律師啊。」許晏笑眯眯地拍了拍季知意的肩膀,然後走出了律所。

季知意:「……」

她怎麼感覺這巧克力是許晏專門用來賄賂自己的。

目送許晏離開律所,季知意拿著小盒子走回了座位。

拆開手裡的盒子,裡面裝著五個巧克力,每個的形狀都不一樣,看起來既好看又好吃。

季知意拿出一個巧克力仔細觀察,這是一個小綿羊形狀的,又萌又可愛。

女孩子對這些萌噠噠的小物品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的,季知意也不例外,她一下子拿起小企鵝形狀的看看,一下子又拿起小兔子的看看,眼中儘是顯而易見的歡喜。

「看來看去的,你還不吃嗎?」旁邊的廖衡看不下去了。

「太可愛了,不捨得下口。」

「只是幾塊巧克力而已,瞧你那出息。」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許晏應該也給你送了吧,說不定比我還多,我怎麼不見你吃呢?」季知意四兩撥千斤。

「我那是不喜歡吃,又甜又膩。」廖衡立馬反駁,表情看起來有些不自然。

「哦……那我怎麼聽木槿說,有次聚會廖律師一個人單挑了五杯巧克力冰激凌呢?難道是謠言?」

廖衡:「……」 什麼,江寂塵面對四周如此強悍的奪寶隊,竟然還敢主動殺出!

四周的奪寶隊,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竟然如此的強悍驚人。

噗!

待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江寂塵已閃身斬下一名奪寶隊修仙者的頭顱。

現在,江寂塵已不管對手敵人是誰,只想一戰。

而且,對於眼前這些人,江寂塵出手,沒有一絲留手,直取性命。

因為,他知道,這些人若對他出手,必然也不會有絲毫留手。

「一起出手,不要放過他!」

都到了這一步,眾奪寶隊修仙者自然也不再說什麼了,直接大戰起來。

這些奪寶隊中,大多只是來部分人,不會全隊都來,而且大多都只是副隊長帶頭。

最強者,有近十個接近七品圓滿境仙王的強悍存在。

主要戰力,也是這十個人。

他們同時出手,把江寂塵圍在中間。

「轟!」

他們手中同時催動一件秘器,打向江寂塵。

「不好!」

驀然,江寂塵在這一刻,竟然感到生死的威脅。

他絕對沒有想到,對方手上還有如此驚人的秘器。

嗡!

在這一瞬間,江寂塵想都不想,一念催動神秘小樹,開啟最強的防禦之道。

同時,運轉《輪迴不滅仙經》,把防禦加持到至強的狀態。

不止如此,江寂塵的神念運轉到極致,心中在算計,那一處才是攻擊最弱處。

現在,他必須趨弱避強,若不然,恐怕他最強的防禦,都抵擋不住這樣的攻擊。

「不過垂死掙扎罷了,有用么?」

帝女謀:鳳起天下 「江寂塵,受死吧!」

然而,十名奪寶隊強者,冷然大笑道。

他們認定了,受此一擊,江寂塵必死無疑。

要知道,這樣的攻擊,可是他們花費了極大代價,精心準備的。

轟!

終於,無盡攻擊符文,把江寂塵所在的一方虛空淹沒其中,已經完全看不清他的身影。

億萬隱婚:高冷總裁追妻99天 但是,在眾仙看來,如此境況下,江寂塵必死無疑,絕不可能有活的可能。

因為,這樣的可怕攻擊,可是可以擊殺七品圓滿境的仙王。

十名奪寶隊強者,信心滿滿,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以為自己很強,卻不過是不堪一擊的存在罷了。」

他們此時,言語之中,對江寂塵充滿冷笑嘲諷之意。

「江寂塵已死,那就輪到他的手下了,將他們統統屠盡吧。」

「哼,像蒼狼奪寶隊這樣的廢物,根本沒有資格進入這樣的豪華府邸。」

「他們踏入這一片地方,簡直就是對我們的羞辱,只有用他們的性命與鮮血,才能洗去這種羞辱。」

同時,其餘的奪寶隊修仙者也紛紛冷笑道。

這一刻,他們已經認定,一切已成定局。

「你們想多了!」

然而,他們剛要出手,殺入豪華府邸中,一道聲音驀然響起,傳盪天地間。

這聲音,他們又豈會不熟悉?

除了江寂塵,還會有誰?

果然,當那可怕的攻擊符文消失之後,一道身影,稍顯狼狽的從中走出來。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無色,但是,身上氣勢驚人,戰意衝天。

「怎麼可能,江寂塵,他、他竟然沒死!」

十名奪寶隊強者,完全被震撼當場。

他們根本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因為,這樣的攻擊,江寂塵除了稍顯狼狽,竟然一副安然無恙的樣子。

這一切,太過逆天驚人了。

「不可能,絕不可能!」

甚至,已經有人喃喃自語了起來。

要知道,他們十人聯手,動用秘器,那是何等強大驚人的攻擊?

他們對此一擊,有絕對的信心。

然而,最終還是失敗。

他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因為,江寂塵已經站在了他們的面前來了。

「我接了你們一擊,現在,輪到你們一人接我一擊了。」

江寂塵臉色冰冷地道。

不得不說,他剛才大意了。

剛才一刻,他是真的有了生命之危,完全是在刀尖上跳舞。

但好在,他避過了這一擊,但也依舊讓他心有餘悸。

江寂塵此時此刻,真正的動怒了。

說話之間,便已殺出。

他先是鎖定一人,全力攻殺。

咻!

噗!

一劍,直接就是《霸仙訣》的至強攻擊,唯我獨霸。

僅此一擊,便直接把一名奪寶隊強者,劈成兩半。

而此時,江寂塵並沒有停止攻擊,十門太古仙道功法,同時演化出來,遊走四方,身影閃爍。

每一次閃爍,便有一道血光衝天,伴隨的,便是一顆頭顱飛起。

噗,噗,噗!

最後,十名奪寶隊強者,逐個被擊殺當場,根本沒有任何一絲的反抗之力。

其實,若是他們拚命聯手,還能稍稍抵擋住江寂塵。

但是,江寂塵自一開始,便完全擊垮了他們的信心,讓他們喪失了鬥志,如此,自然只有被江寂塵輕鬆虐殺的份了。

殺掉十名奪寶隊強者主力,江寂塵目掃全場,聲音冰冷地道:「輪到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