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千竹連忙叫道:「三叔!」就低頭吃飯,像是在害怕。

顧雲念不知道該怎麼叫,也低著頭裝作吃飯。

季老夫人問道:「老三,吃晚飯了嗎? 鬼眼嬌妻:早安,總裁夫人 這是顧雲念,是小竹子認的妹妹。」

又跟顧雲念說道,「小乖乖,你就跟著小竹子叫三叔吧!」

「季三叔。」顧雲念乖巧地叫道,像是怕生一樣,微低著頭,垂著眼帘,目光只快速在他臉上一掃就收了回來,只是心中有些疑惑,覺得季三叔看起來有些眼熟。

「嗯!」季遠航只餘光一掃,淡淡地發出個鼻音,就算應了,跟季老夫人說道:「吃了,我回房間拿一樣東西就走。」

說完,大步就上樓。

「哎,這孩子!」季老夫人搖頭,跟顧雲念解釋道:「小乖乖你別介意,你季三叔就是這個性子,跟誰都這麼冷冷的。」

像是在證明季老夫人的話,季千竹也連忙跟著點頭,「就是,我從小到大,三叔就這樣。看人的目光感覺就跟蛇一樣,陰冷陰冷的,整個大院的小孩都怕他。」

「你這孩子,有你這麼說你三叔的嗎?」季老夫人小聲呵斥了一句,看得出來,並沒生氣,只是覺得季千竹一個小輩,不該這麼說。

隨即,又露出一抹愁緒,「那孩子,也不知道怎麼長成了這個樣子。」

季老爺子立刻安慰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也別愁這麼多。」

顧雲念其實很贊同季千竹的話,季遠航的目光掃過來時,真跟毒蛇一樣,看得人頭皮發麻,只不多當著人父母不好說。

不一會兒季遠航又匆匆下樓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顧雲念感到季千竹大鬆了口氣,好笑道:「你就這麼怕你三叔?」

季千竹摸摸鼻子,鬱悶到地點點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怕。不僅是我,我表弟也一樣,看到他老子像老鼠見到了貓。」

顧雲念笑了笑,想到季遠航下來時,她看到的側臉,熟悉感更甚,思索了一下,卻怎麼也想不到在哪裡見過。

季千竹看她有些走神,問道:「你在想什麼?」

六更

(本章完) 太后含著笑點了點頭:「正是幽三小姐,叫雪染,她雖是將軍府的小姐,但以她的出生,給你做葯侍,也算合適。」

出生?又是出生!所有人一聽她是戰奴之女,不是鄙視就是惋惜。

「我知道她。」凌琉澈笑若清風:「沒想到幽家三小姐醫術了得,只是做兒臣的葯侍還是委屈她了,幽三小姐?」凌琉澈喚了她一聲,幽雪染抬起頭來,淡淡道:

「二皇子殿下直呼臣女名字就行。」

凌琉澈看著幽雪染冷淡的模樣,薄唇揚起,他剛進來的時候,似乎打斷了幽雪染的什麼好事,結果她直接瞪了自己,現在她好像更不開心了,「本王身邊宮人那麼多,也不缺一個葯侍。」

聽到這話,幽雪染舒了一口氣,凌琉澈又說道:「幽三小姐,陪本王出去走一走吧,本王久病成醫,略懂一些醫術的皮毛想跟姑娘探討一番。」

即使幽雪染再不情願,她也不好拒絕凌琉澈的提議,「是,二皇子殿下。」

太后呵呵笑道:「你們兩年輕人自個去好好交流吧,哀家乏了,趁著外面日頭正好,小睡一覺。」

幽雪染向太后和皇後行禮告退,等出了太后的寢殿,幽雪染忽然想到,太后說好的給她的賞賜呢?被凌琉澈這麼一鬧又沒有了!

凌琉澈推著輪椅走在幽雪染的前面,他忽然感覺到背後又幾道冷光直射而來,凌琉澈打了個激靈,他轉過頭髮現幽雪染正笑吟吟的望著自己,「本王是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幽三小姐么?」

「啊~沒有啊~二皇子殿下怎麼會得罪我呢。」幽雪染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凌琉澈見她的態度也不惱,他的臉上笑容柔和的像靜靜流淌的溪水一般:「本王聽宮裡的人提起過,太子想納你為側妃,你卻心屬四弟。」

幽雪染正好奇凌琉澈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說好的想跟她聊聊醫術呢?

「我四弟天真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凌琉澈提起凌蒼冽的時候,面容上的神情溫柔的充滿了溫度。

幽雪染都不好意思告訴他,凌蒼冽一直在他們面前裝傻了。

「幽三小姐,你若真心屬我四弟,就好好待他。」幽雪染聽凌琉澈說的很認真,她正想解釋當時情況特殊,她只是拿凌蒼冽來當擋箭牌,並沒真的想……

「若你只是看中我四弟皇子的身份,還勸你早日收心,蒼冽就算生在皇家,他的母親是個非骨的賤奴,我們幾個皇子在成年時都有了封號,只有我四弟,還是個沒封號,沒封地的空頭王爺。

你就算當上了他的妃,也不會改變自己的出生,更不會過上什麼皇家富貴的好日子。」

凌琉澈的話說的冰冷,他的目光帶著審視和洞穿的力量盯著幽雪染的臉。

幽雪染微微握緊了拳頭,又慢慢的放鬆了自己的雙手,清風從她的臉上拂過,吹起墨色的髮絲,「二皇子殿下你多慮了,我從來沒想過通過嫁人來改變自己的未來。」 方政認真的看著他,語重情長,道:「老五,你白天的言論太過於不遜,在我們面前說說也就罷了,沒人放在心上。一旦讓外人知道,會以為我們方家心生二意。」

聽到方政這句話,方老五的心裡更加著急,見性已經給他最後的期限,如果還搞不定方家,那麼他就要被見性搞定。

他還不想死!

而方政這句話的意思也很明顯,不想背叛孫仙王府,這讓他內心非常焦急。

「大哥,我也是為了方家的未來著想。」

「我知道,但是二弟說的對,方家有所為,有所不為,孫仙王對方家有大恩,越是在這個時候,孫仙王就越需要我們,這時候怎能叛亂。」

聽了方政的話,其他也不在做聲。

「二弟,你先安排,挑選方家傑出弟子,連夜送出仙王城。」

「是,大哥。」方家二長老道。

「等等……」

看到方政做決定,方老五臉色大變,急忙出聲道:「大哥,你把年輕弟子送走,想要幹什麼?」

方政道:「當然是給方家保留一絲血脈。」

「大哥,你真的要帶領方家與靈山寺和三眼神族死拼嗎?」方老五心裡急不可耐。

「沒錯。」

方政臉色一沉。

方老五臉色大變,突然深吸一口氣,來到方政的面前,道:「大哥,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意味著什麼?這個決定,極有可能給方家帶來滅頂之災。」

「老五,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但你……」

方政驚訝的看著方老五,他怎麼也沒想到。

所有人都驚訝了,只見方老五手持長劍,劍已經刺穿了方政的胸口,對穿而過。鮮血,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老五,你在幹什麼?」

「父親……」

「大哥!」

方家大廳裡面,頓時一陣慌亂,誰也沒想到方老五竟然會突然出手,對大哥方政出手。

方政難以置信的看著方老五,用力一掌拍向面前的方老五,以他二重天仙王的修為,又是臨死反擊,這一掌足以將方老五拍成肉泥,但他看著面前的老五,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力道也收了大半。

「砰!」

方老五被拍飛出去,吐了一口血,他雙眼帶著淚水,抬頭看著方政:「大哥,你還是這麼心軟,你本來該一掌拍死我的。」

方家的其他人也反應過來,有的跑到方政身邊,還有一些將方老五圍的死死地。

方政身體一顫,踉蹌的倒在身後的椅子上,右手捂住胸口,對著圍著方老五的眾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不要傷害方老五,他雙目怔怔的盯著方老五,厲聲道:

「為什麼要這樣做?」

方老五泣聲道:「大哥,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把方家帶進深淵裡去。」

「王歡說的沒錯,我剛才的確去見了靈山寺的人。」

什麼?

大殿里的人一陣嘩然,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老五,你怎麼能這樣做!」

「你這個叛徒!」

「你還有沒有良心,那是我們的親大哥,你也下得去手!」

「五叔,有什麼事不能商量,為什麼要殺了父親!」

……

面對方家眾人的質問,方老五站了起來,咆哮道:「你們以為我想這樣做嗎?我也是逼不得已,大哥的性格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認定的事,誰也反駁不了!」

「你們知不知道,孫仙王現在已經被困在了火鳳山,被丹族已八荒爐煉化了!」

「他遲早就是死,你們還在這裡愚忠!」

「我這樣做,是在救方家!」

聽了方老五的話,所有人臉色大變,方政臉色蒼白,牽動傷口,咳出一口鮮血:「老五,你說的都是真的?」

「大哥,是真的,都是真的,要不然我怎麼會對你動手?」

「我沒辦法了,我要救方家啊。」

「你別怪我,方家沒選擇了,你這麼猶豫,你這麼愚忠,到頭來,整個方家都會死,你可能不知道,現在我們方家外面,已經全部是靈山寺和三眼神族的高手。」

「你……都是你帶來的?」方政眼裡露出一絲絕望。

「啪,啪,啪……」

這時,外面響起一陣掌聲,帶頭的赫然是靈山寺的慧空一群人,看著倒在椅子上,氣息衰弱的方政,露出了一絲笑意。

「方家主,用這種手段對付你,實在慚愧。」

方政怒道:「你們……好卑鄙!」

慧空道:「五長老說的對,孫仙王遲早會被煉死,你對他還忠心耿耿,只好出此下策。」

「現在擺在你們方家的選擇,要麼就是投靠我們,要麼就是雞犬不留。」

「哼,方老五,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就算死,我們方家也不會投靠靈山寺。」

「沒錯,大哥的仇,不能不報!」

「跟他們拼了!」

方家的人憤怒的看著來人。

方老五回頭,怒道:「都給老子閉嘴,你們都想死嗎?現在願意跟我一起投靠靈山寺的站出來,不願意的,那就別怪我大義滅親,不顧兄弟之情。」

「我殺了你這個叛徒!」

方家二長老大怒,一掌向著方老五殺來。

可是慧空早有準備,他身形一閃,便擋在了方老五的面前,迎面一掌拍了過去,同時,靈山寺的其他高手也同時出手,封死了他的退路。

砰!

二長老頓時吐出一口鮮血,他雖然是仙王強者,可是面對靈山寺和三眼神族的高手圍攻,半響不到,就被擊斃在大廳之中。

方老五再次道:「看到了么,我們沒有選擇!」

方家眾人一陣沉默,眼神冷漠的盯著方老五。

方老五道:「大哥,現在快把孫天的消息說出來。」

「呵呵,老五,我看錯你了,我以為你是在為家族著想,所以沒有一掌擊斃你,沒想到你是為了你自己。」

「大哥,你活不成了,把消息說出來,我還能勸他們放了方家。」

慧空道:「沒錯,方家主,把孫天的消息說出來,不然,我們只能讓偌大方家雞犬不留。」

「你們……走!」

方政雙目圓瞪,突然,身上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向著慧空一行人衝去。

仙王二重天的修為完全綻放。

「走啊!」

方政沖著還在發愣的方家眾人大吼。

轟隆一聲!

方政喊完這句話后,轟然爆炸,恐怖的能量向著四周擴散,直接將偌大方家夷為平地。 第643章慕司宸也來季家了

顧雲念回神,搖搖頭,「我只是覺得你三叔看起來有些眼熟?」

季千竹疑惑道,「難道你見過。也不對呀!我三叔並沒去過京城。」

顧雲念微蹙了下眉,也沒有深想,因為慕司宸來了。

家政阿姨在收拾廚房,是季千竹去開的門。

看到慕司宸,驚訝道:「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來看念念怎麼樣!我讓你把人送我公寓,卻被你帶回了季家。」慕司宸涼涼道,對季千竹非常有意見。

季老夫妻看到慕司宸,也滿是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