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微微皺眉,隨即嘆息道:「誤會甚大,我必須替族人討要一個公道來。」

「好吧。」

大長老微微點頭,「既然如此,二位出手吧!」

成吉思汗冷笑一聲,手中黃金色光芒一亮。

獨屬於至尊之器的氣息立馬釋放而出,像是旋風一樣傳遍整座大山。

「是至尊之器!」

軍門誘婚:早安小萌妻 外圍圍觀的人頓時驚呼了起來。

「這下項玄危險了,即便修為再高,他手中沒有至尊之器,對上皇禁烈日刀,怕也是艱難異常!」

修仙之王者歸來 「項家為封天家族,怎麼沒有至尊之器?」

「你不知道?項家的霸王鼎在那項羽手中,如今項羽不再族中,恐怕項玄要凶多吉少了!」

走出來的項正言臉色陰沉,看到這一幕臉上卻是出現了笑容。

「殺了他也好,省的在我面前礙眼!」

有這麼一個強勢的大長老,項正言也感覺到了自己在家族的尷尬地位。

他和他們那一票的長老,幾乎只有嘴炮的能力。

大長老願聽就聽一句,不願聽他們也沒半點辦法,無奈至極。

「你沒有至尊之器,拿什麼和我斗?」

成吉思汗刀指大長老,威風逼視。

姜子牙略微一皺眉,隨後往後退了一步,看著疑惑的成吉思汗道:「既有至尊之器,我便不插手了,免得落了大汗名頭,若是有甚意外,我再出手未遲。」

「好。」

成吉思汗沉吟一會兒,隨即點頭。

姜子牙雖然不插手,但是也拉開了架勢,乘坐著自己的九龍兵車,左手招杏黃旗,右手握住打神鞭,一副隨時要出手的模樣。

「項玄,今日就讓我領教領教你的手段!」

成吉思汗大喝一聲,青狼白鹿縱天而起,帶起衝天毫光。

腹黑相公枕上寵 同時。

手中皇禁烈日刀高高舉起,毫無花俏,沖著前方直劈而下。

千米長的刀光,縱橫整個天空,切得空間層層碎裂,直劈而下!

「不要臉,竟然仗著兵器欺人!」項誅憤恨的罵道。

「項羽也是這樣。」項擎冷哼了一聲。

大長老眼睛微微眯起,隨後雙手在空中慢慢的晃動了起來。

飛來的刀光,竟然變得慢了起來。

「他在影響這片空間!」有人看了出來,頓時驚呼了起來。

金色的刀光層層而下,卻是被不斷的扭曲著,將要到了大長老面前,刀光卻從他身邊擦了過去。

「出神入化的空間力量。」

成吉思汗眼神微縮,接著一聲冷笑:「不過你要是以為這樣就能阻擋我的話,那太過天真了!」

說著,他舉起了自己的刀,將要一聲雷霆爆喝!

「你也試試我的。」

大長老輕輕的說了一聲,就在無數人的眼皮底下,身形直接消失不見了! 大長老一臉淡漠,置若罔聞,搖了搖頭,手中長槍猛地向前一探!

依舊是平凡無奇的一槍,依舊是不見花哨的招式。

這一槍,是如此的平凡。

然而他的效果,卻是那麼的利落。

被長槍點中,面前的金色身影頓時渙散開來。

大長老持槍傲立,腳步往前移動,手中黑槍拖拽移動,上下搖晃,挑殺而去。

不緊不慢,卻步似流光!

他一步跨出,人便是前進了好大一段距離,沒一會兒就殺透了萬馬千軍!

下面的人本是疑惑重重,然而眼下卻讓大長老的神威驚的忘記了呼吸。

「那槍埋著也是埋著,倒不如讓大長老取出來,還能保住項家。」項誅鼓搗了一聲。

「你個小女娃子知道什麼!」

項正言憤怒的瞪著她,喝道:「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豈是人能做的出來的?封天家族雖有恩怨,卻從無滅族之行為。

今日即便大兵來到,成吉思汗也絕不能斷我族血脈!頂多殺他項玄泄恨,他為了自己性命,竟然壞了祖先墳墓,又奪了祖先武器!

這等行為,實在讓人痛恨!如此作為,何為人子!?」

項正言咆哮連連,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下面嘰嘰喳喳的吵著,成吉思汗卻是出了滿身的冷汗。

他本想藉助至尊之器壓住大長老,誰知道對方也有了不得的神兵?

即便這武器不是至尊之器,但是有至尊材料構造而成,不能催發至尊兵威,卻是可以硬撼,給了他抵抗的本錢,自己的處境也變得危險了起來。

一步跨出!

那漆黑的影子直接沖了出來,閃出了萬馬千軍的重重包圍,瞬間來到了成吉思汗的面前。

成吉思汗寒毛炸起,慌忙立起刀鋒,沖著前方猛地劈下!

大長老長槍一擺,直接迎向對方的至尊之器。

當!

一聲響,蕩漾開的能量將後方靠過來的身影迅速擊碎,落下的一縷氣機落下山頭。

轟!

又是一聲炸響,四處炸滅。

大長老面色平靜,長槍再度往前一送!

成吉思汗卻是不敢再接手了,迅速往後退去,將手中的陣圖給丟了上去。

他修為高,直接用自身力量灌入陣圖當中。

錚!

陣圖中射出灰色的光芒,將那千軍萬馬悉數收斂入內,接著化作一道光芒,投射在了成吉思汗身上!

滄桑氣息瀰漫,戰尊身影再現,在成吉思汗背後凝出巨大的法相。

沖著趕過來的大長老就是一刀劈下!

「至尊再現!」有人驚呼了起來。

這是大多數家族都有的手段,利用陣圖或者後人的鮮血,讓至尊的戰影重現人間。

根據催動力量的不同,至尊所發出的戰鬥力也有高低。

但無例外,這都是至尊的虛影,戰鬥力之強不容懷疑。

所有人都盯著大長老,要看他如何招架對手。

他輕飄飄的往後退了一步,而後橫提長槍,沖著腦袋上落下的刀鋒擋了上去。

當!

又是一聲沉重的響,場中不少人鮮血狂噴。

而成吉思汗大軍之中許多修為低下的士兵直接肉身炸開,軍營中血沫飛濺!

再看大長老,一臉平靜之色。

「擋住了,他竟然擋住了!」

所有人都震撼的尖叫了起來。

竟然憑藉自己的肉身力量,擋住了至尊虛影的攻擊,而且毫髮無傷!

「怎麼會這樣!」

最為緊張的,當屬成吉思汗了。

對方連連出手,化解了自己的攻勢。

眼下,大長老體內似乎破解某種封印一般,灰色的頭髮竟然多了几絲雪白。

微微皺眉,一槍沖著成吉思汗搗殺而來!

「破!」

成吉思汗怒吼一聲,皇禁烈日刀從陣圖之中迎下一道彩霞,借著至尊虛影的刀鋒劈了出去,硬撼一擊。

成吉思汗藉助至尊虛影,紋絲不動。

大長老亦如是。

對方如此沉著,讓成吉思汗徹底慌張了。

自己催動陣圖和皇禁烈日刀消耗甚大,肯定不能長久作戰,這樣下去必敗無疑!

「山下眾人聽著,進攻項家,將之踏為平地!」

隨著成吉思汗一聲怒吼,山下大軍立馬發動起來,吶喊著項家大山沖了上去。

「成吉思汗不敵了!」

「這才多久,這個項玄怎麼會這麼恐怖!」

「沒落的項家,竟然藏著如此人物,實在可怕!」

「他想要自己拖住項玄,讓大兵打破項家,以此威脅項玄!」

「不愧為梟雄,果然是好算計啊!」

山上項家眾人頓時變色,項正言帶著自己的人立馬往後退去,一邊大吼道:「大汗不要誤傷!」

說著,他們取出了武器,將項成等人攔在了前面。

「族長,你竟然叛敵!」

項成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大長老眉頭猛地一皺,最後一聲怒喝!

頭頂,再飄落雪發。

而他的氣息,也正在往那個傳說中的境界不斷的靠近著,讓成吉思汗膽戰心驚,幾乎要握不住手中的刀了。

「怎麼會……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人物!」

他猛地回頭,沖著姜子牙喊道:「姜家主,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哎。」

姜子牙嘆了一口氣,抽打神鞭,打算加入戰團。

「姜家之人且慢,姜至尊來也!」

一聲大吼,姜亢舉著大鼎從外面沖了進來。 「什麼!」

場中眾人無一不驚,紛紛回頭。

只見姜亢手舉大鼎,展開一雙金色的翅膀,身後跟著兩道人影,從天外急飛而來,直接往山頂之上衝去。

「姜亢小賊,休走!」

身後響起了大喝之聲,那兩位汗王在此刻追了上來。

「你放心去吧,他們交給我來對付。」

達摩說了一聲,回過頭去。

狂風帶起袈裟直飛而起,達摩單手成掌,道了一聲佛號,身上金光閃閃。

「小和尚,就憑你也想攔住我們!」

汗王怒笑一聲,兩人同時張弓,箭射金光,穿破層層雲阻,來到了達摩面前。

「法相神通,現!」

達摩怒喝一聲,背後金光凝聚,竟然化作一尊佛像。

佛像高大足有百米,渾身金光繚繞,佛氣騰騰,揚起一隻巨大的手掌,沖著射來的兩道箭芒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