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靠近楚天的人便會震驚的發覺,楚天周圍的空間就宛如是火山一般,恐怖的溫度籠罩著周圍,冰川已經正在不斷的融化。

「這,這不可能,為什麼我的神通會消失不見,你的實力為何會如此的強大,這才過了多長的時間,你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因為太過於震驚羅玉天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同樣的羅玉天已經明白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楚天的實力已經遠遠凌駕在他之上,就算他怎麼樣的掙扎都已經不是楚天的對手了,雙方已經拉開了一條鴻源無法輕易的逾越。

「所以我已經提醒過你了,讓你逃走的,是你不聽我的勸告。」

楚天的聲音就這樣出現在了羅玉天的面前,而羅玉天這才震撼的發現楚天竟然已經從數千丈的距離穿梭過來了,如此的速度即便是縮地成寸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楚天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向著羅玉天覆蓋而去,看著面前的手掌,羅玉天的眼神之中唯有恐懼,死亡的威脅正在不斷的靠近,這是直覺正在告訴他的事情。

先前還是意氣風發的他此時只剩下深深的無力感,無法抵抗,這是他對楚天的感覺,甚至於連逃走都不可能做到。

「小輩休要猖狂!」

此時一道怒喝聲傳來,之後一道身影迅速的趕了過來,聽到對方的聲音,楚天根本不予理會,依舊執著的動手。

「找死!」

此時一名老人已經出現在了楚天的上方,之後他一掌向著楚天的天靈蓋襲來,即便楚天是肉體金身的修為,但是要是這樣直接承受進攻的話,也會無法承受的。

但楚天可不會就此收手,他的眼中掠過一道寒光,就在此時從楚天的上方一尊巨大的金剛發現一拳向著空中的老人迎去。

看到這突然出現的金剛法相,後者也是吃了一驚,隨後身體被震退開來,而此時楚天的手掌已經落在了羅玉天的眉心之上。

下一刻羅玉天便失去了自己的視覺,他的身體就這樣倒在了地上,所有人都是可以感覺到羅玉天的生機正在逐漸的消退,楚天竟然一擊就解決掉了他們羅宋教的聖子。

關門,放總裁! 這樣的實力讓所有人深深的感覺到了震撼以及恐懼,他們羅宋教竟然會迎來這樣的強敵,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小輩你簡直不知死活。」

看到宗門之內辛辛苦苦培養的聖子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名老人氣得身體不斷顫抖著,對於楚天擴散出強大的殺意來,楚天的目光看了後者一眼,對方是傳說境的修士,應該便是羅宋教的長老。

但這次本就是為了毀滅羅宋教而來,即便是面對這樣的長老,楚天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接下來就是你了嗎?」楚天目光微眯的開口道。

聽到了楚天的話語之後,老人謹慎了起來,雖然他對於楚天感覺到相當的憤怒,但是毫無疑問,楚天的修為實力都是深不可測,對方雖然境界只是雷劫境大圓滿的程度,但絕對不能夠輕易的等閑對待。

「我不管你是什麼勢力的聖子,但是如今新秀戰早就已經結束,你這樣公然找上門來,我是不會輕易饒恕你的。」老人開口道。

同樣他也想要判斷一下楚天的來歷,先前楚天的實力他已經察覺到了,這樣年紀輕輕又有如此實力的人唯有各個大勢力培育的聖子才有可能做到。

「放心好了,我本就不是為了新秀戰而來,我的目的只是毀滅你們羅宋教而已,我名楚天,曾經發下宏願勢必要剷除你們羅宋教,現如今我為了完成宏願而來。」楚天開口道。

聽到了楚天的話之後,老人微微一愣,隨後他感覺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話語一般,後者竟然想要憑藉一人之力毀滅他們偌大的羅宋教,憤怒之下老人反而是發出了笑聲來。 第1383章、鼠輩爾敢!

傅風雪飛的快,皇帝沖的更快。

轉瞬間,人便至。

傅風雪人在空中,腳下無著力之地。

皇帝一拳轟出,直向他的胸口。

無法著地,就無處借力。

生死一線,傅風雪危在旦夕。

「快救人。」秦洛大聲吼道。

耶穌動了。

他早就準備好了黃金手槍,抬槍就朝遠處的皇帝射擊。

大頭動了。雙手連動,兩把黑色的手槍同時開火,四顆子彈呈『口』字型去襲擊皇帝。

離動了。

她的身體快速的奔跑起來,腦袋後面的馬尾一擺一擺的,青春洋溢。可是,她的表情卻如此的兇狠,手心處的刀子閃爍著懾人的光輝。

她撲擊的目標是火神。為了避免火神救援皇帝,她要把火神給攔截下來。

鬼影和玉女也動了。

鬼影速度極快,他撲擊的目標是皇帝。

玉女則同樣撲向的是火神。兩女斗一男,火神還是相當有『艷福』的。

秦洛也動了。他的目標是魔術師,

「全都住手。」魔術師怒了。人質在手,他們還敢出手幫忙。難道不想人質活命了嗎?

原本就對厲傾城不喜,再加上這些人的刺激。就算殺掉厲傾城,也足以對皇帝交代了。

於是,她的手腕猛地一抖。

嗖—–

一條長鞭卷在了厲傾城的腰間,然後用力一拉,厲傾城就被拉倒在地。身體堪堪避開那魚桿快速伸長的尖頭。

如果被尖頭刺中,非要刺個洞穿不同。

「拖回來。」秦洛大聲喊道。

紅衭的手腕一抖,就要把厲傾城拖到他們這邊。

「休想。」魔術師一擊落空,暴跳如雷。

也不見她做出什麼動作,一塊黑布突然間展開。

黑布無限延伸,她和厲傾城一下子就置身黑布之中,讓外面的人看不清楚裡面的動靜。

紅衭用力拉扯手裡的長鞭,立即就感覺手感不對。

太輕了。

果然,她的鞭子上沒有厲傾城,鞭繩上有燃燒過的痕迹,繩索也斷掉一截。

秦洛衝進黑布,立即就停步不前。

因為,厲傾城再次落入魔術師的手裡。她被魔術師擋在前面,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厲傾城的喉嚨。

「殺了她。」厲傾城對著秦洛喊道。

秦洛沒有動。

說起來容易,他怎麼可能當真無視厲傾城的生死?

聽到厲傾城的叫喊,魔術師大怒,刀子往前一滑。厲傾城那性感白皙的脖頸上便出現一道口子。

血流汩汩,順著銀色的匕首滑落,一點一滴的滴落在厲傾城的衣服和胸口。

「讓他們回來。」魔術師眼睛死死地盯著秦洛,說道:「不然,她就要死。」

因為她講的是英語,秦洛聽不懂。但是,現在根本就不用聽也知道她想做什麼——

「好好。我去找他們回來。你不要傷害她。」秦洛說道。他講的是華夏語,也不管對方聽不聽的懂。

說完,他就快步退出了黑布。

希望耶穌等人的出手能夠稍微阻擋一下皇帝,給傅風雪一個落地的機會。

皇帝太強了。

那遠射而來的子彈根本就沒有給他帶來任何的困擾,他的身形閃來閃去,子彈便全部都落空。還有一顆子彈竟然改變角度射向傅風雪,這讓企圖火力壓制的耶穌和大頭立即啞火。

他們是想殺掉皇帝,但是可不想連傅風雪一起幹掉啊。

但是,即便是這0.01秒的時間,傅風雪仍然得到了落地的機會。

雙腳落地便反彈,身體高高的竄起。

然後,居高臨下,再次一拳轟向皇帝的腦袋。

突破!

仍然是頭破!

傅風雪打定主意要讓皇帝爆頭而死了。

「來吧。來吧。」皇帝仰頭狂呼。他的雙腳猛地用力,身體像是火箭一般的竄了起來。

右手握拳。

收回。

然後以更加兇猛的力道推了出去。

一個從上而下,一個由下而上。

兩人的拳頭再次在空中相撞。

轟——-

一股強大的氣流產生。嘶啦嘶啦的空氣撕裂聲音再次響起。

由上而下的,身體再次被氣流推到高空。

由下而上的,身體也被氣流以更快的速度推回來。

哐——

皇帝的身體重重地落在地上,雙腳深陷。堅硬的岩石地面被他砸出兩個深坑。

傅風雪的身體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這才做出下落的姿態。

「傅風雪。這次我看你怎麼防。」皇帝仰天狂笑。

痛快!

實在是太痛快了!

這樣的戰鬥才是戰鬥,這樣的對手才是對手。

他甚至都不從那深坑裡跳出來,膝蓋一躬,雙腿再次發力,人便如炮彈一般一飛衝天。

這是最後一擊!

他要擊殺掉對手。雖然很捨不得。可是,這個時間,這個心情是剛剛好的。

早些擊殺,他還沒有找到這種高#潮般的的快感,他的身體和心靈還沒有完全得到釋放。

倘若再晚,他的情緒或許就要低落。因為受傷后的傅風雪已經越來越虛弱,那個時候的擊殺已經沒有了意義,也帶不來巨大的成就感。

今日!

此時!

東方戰神,就此隕落!

皇帝猜測的沒有錯。傅風雪確實越來越虛弱。

第一拳,他的右手骨頭被皇帝后發先至的爆破勁氣給擊碎。

第二拳他只能用左拳,雖然已經調足全身力氣做了防備,但是皇帝的攻勢過於兇猛,再一次被他的爆破勁給擊傷。

現在,他的雙手都握不起來。也沒辦法再用它們進行攻擊。

可是,那又怎麼樣?

束手就擒不是傅風雪的風格。

軍人當馬革裹屍戰死沙場,這是他們最好的宿命。

手沒有了,他還有腳。

人在空中無處借力,這卻難不倒傅風雪。

他的右腳狠狠地蹬在自己的左腿上一腳,也不知道使了怎麼樣的巧勁兒,身體竟然再次拔高。

然後,他的右腳前伸,腳交微微向下傾斜,化做長茅姿態向下刺去。

這是最後一擊了。

「人生於世,休行非義。謾過人也謾不過天公意。便攢些東西,得些衣食,他時終作兒孫累。本分世間為第一,休合見識干圖甚的。」

他一生殺人無數,卻不留任何遺憾

生亦如何?死又如何?

仍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皇帝由下而上,傅風雪由上自下。

一個用拳,一個用腳。

雖然腳比拳頭要佔優勢,但是,這個時候誰也不會看好傅風雪。

嘶啦——

勁風所過,空氣被快速的撕裂。

因為速度過快,好像衣服都要被空氣點燃一般。那種灼熱的感覺讓人皮膚生痛,卻沒有人在意這樣的小事。

近了!

更近了!

傅風雪右腳用力,就像是要把這大地都給踩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