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剛纔倒下去的不是雷暴而是自己的話,那這些人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副嘴臉呢。

沐青羽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再一次繞到人羣之後,繼續看着接下來的測試去了。 沒過多久第二廠獵人測試也就結束了,有的人雀雀欲試,有的人則是悄悄黯然離開了,沐青羽由於這一次出色的表現也獲得了最高的評價,熊傲天也向合格的所有人宣佈了最後一項考試,爲完成一個三星以內的獵人任務,完成之後便可以獲得美食獵人的初級執照了。

由於這一次任務是可以組隊進行的,所以第二測試之後就有了不少人主動找上沐青羽,懇求與其一同完成任務。

但都一一被沐青羽婉拒了,因爲沐青羽想要完成的並不是三星任務,而是完成一個四星或者是五星的任務,因爲沐青羽真正要考的是銀級別獵人執照。

之前沐青羽也聽到熊傲天說過,可以越級考取執照的事情,所以沐青羽自然是要來個一步到位直接考一個銀級別美食獵人的執照了。

美食獵人任務等級共分八星級任務,前三星爲職業級別,完成三星任務可獲得職業獵人稱號,四星到五星銀級任務。六星到八星爲金級別。 鑽石級別任務未知。

沐青羽自己一個人回到客棧,發現姬舞旋早就已經回來了,不過現在姬舞旋的表情則是有一些落寞。

沐青羽微笑的看着姬舞旋一眼道:“怎麼了,我們的小舞小姐到底是爲什麼事情而悲春傷秋呢?”

姬舞旋無精打采的看了沐青羽一眼,張開自己的雙手道:“你說的,沒有你在自然是無聊的很了,九隴郡今天也玩的差不多了,突然覺得有一些無聊而已。”

沐青羽將姬舞旋伸出的小手緊緊的握在了手中,玩弄着道:“明天就沒有那麼無聊了。”

“恩?什麼意思”姬舞旋眨着自己的大眼睛道。

沐青羽微笑着把明天要去接受獵人任務的想法跟姬舞旋說了一遍。

果然姬舞旋對獵人任務的事情很感興趣,道:“聽起來好像是挺有意思的,怎麼就我們倆人嗎,不過也不是沒有關係,再加上菊花熊貓在艱難的任務,我們都能完成。”

沐青羽搖了搖頭,自己要去接受可是銀以上級別任務,自然難度也是要比三星以內的任務困難一些了,不過四星的任務的酬金也因該會豐厚一些,所以沐青羽也是想去試一下.

這一次沐青羽決定和別人組隊一起完成任務,這樣不但會減少任務的難度,還可以讓任務完成的更有效率。

決定了明天要做的事情,沐青羽也是和姬舞旋出外面吃了一些好吃的東西,便早早回去休息去了。

熄滅了燈,讓姬舞旋睡了牀,沐青羽則是盤膝坐在了椅子上,修煉起了逆天法則。

現在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明天自己就要尋找任務了,在野外修煉並不安全,所以沐青羽一抓住時間,就趕忙修煉了起來。

看見姬舞旋呼吸越來越平穩,沐青羽便知道她是睡熟了,這才悄悄的身體翻轉過來,用單根手指撐着椅子,先是練起了一指禪中天元衝脈的方法。

一夜無話,大清早門外便傳來一陣吵雜的敲門聲,沐青羽皺下眉毛,喃喃道:“這麼早會是誰呢。”

姬舞旋此時也是被吵醒,表情很不悅看向門口,手中已經燃起了一團青色的火焰。

看見這一幕沐青羽趕忙攔住了她,姬舞旋在睡覺的時候被人吵醒的時候可是很可怕的,如果不阻止她的話,沒準姬舞旋會一個不小心點了這個小客棧。

沐青羽聳了聳肩膀打開了房門,店小二和掌櫃的全部一臉焦急看向他道:“這位公子可是姓沐?”

沐青羽點了點頭:“沒錯。”

掌櫃的哭喪着臉道:“沐公子,救命啊,救命啊,你在咱們這小店中,可讓小店以後怎麼做生意啊。”

沐青羽不解的撓了撓頭道:“掌櫃的這是什麼意思。”

店小二嘆了口氣道:“沐公子,去打開窗戶去看看就知道了。”

沐青羽聽了這話,微微一愣隨後輕輕的推開了窗戶,不由的被樓下的景觀驚呆了,之間此時客棧下面已經聚集了少說也有個千人左右的人羣,將客棧前面的一條街道給堵的水泄不通。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昨天晚上還是好好的,但誰知道這一大早上,門口就出現了這麼一對人,也不住店,吵着要見什麼沐公子,邀請進入社團的,你看把小店堵得客人們都不敢出去了,這還怎麼叫我們做生意啊。“掌櫃道。

沐青羽點了點頭,看這羣樓下的人,就知道這是一些職業的美食獵人,大概是自己能舉起兩千斤的東西,所以這些人想要請自己加入他們的獵人社團的。

一提到獵人社團,沐青羽再一次想到了那一天戰神獵人團和青狼獵人團在樹林中打鬥的場景,自己可不想參與這種無聊的爭鬥中,所以他是不是加入他們任意一方的。

“沐公子可有什麼解決的好辦法嗎?”掌櫃的急切道。

“掌櫃的這些錢,給你,算是我給你這兩天的補償。”沐青羽拿出百十來個金刀幣遞給掌櫃的,那一天的賭局沐青羽一夜間競爭了六萬左右的金刀幣,和六千個赤金刀幣,所以現在也是不差這些錢。

掌櫃本是個貪財之人,一看沐青羽如此大方,趕忙將錢收了起來樂道:“公子如何如此闊綽,真是讓小人有一些不好意思啊。

沐青羽接着道:“對了你們客棧有後門吧。“

“當然,公子是要悄悄的走?好我這就帶你們去。”

在掌櫃的帶領下,沐青羽和姬舞旋也是安全的從後門走了出去。

去路邊吃了一些早飯,沐青羽也是直接趕赴去獵人會館去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接一個難度適應的任務,而且現在重鑄血祭的錢已經湊的差不多了,在完成一兩個任務的話,錢就應該能湊齊了。

獵人會館門口正站着一個窈窕的倩影,正是莉莉早上在打掃會館的門口。

“姐姐,早上也這麼勤快嗎?”沐青羽微笑道。

“啊,是你啊,對了,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沒想到你還挺深藏不露的嗎。”莉莉看見沐青羽也是一陣欣喜道。

這兩人見面少不了寒暄幾句,但是姬舞旋卻是小嘴一崛,一百個不樂意咳嗽一聲。

“咳咳咳。”

莉莉也看見了姬舞旋,眼睛彎成了一個美麗的月牙道:“青羽弟弟,這個漂亮的女孩是你的妹妹嗎?生的很是俊俏啊。”

姬舞旋冷哼一聲,把沐青羽的胳膊緊緊的攔在懷裏,做出一副來兩人關係不一般的樣子道:“他是我的。。。。。。。。那個啥,你這麼老了,他是不會喜歡你的。”

“恩?”莉莉聽見姬舞旋的話,臉上很是不愉快,秀美緊觸道:“小妹妹話可不能這麼說啊,男人嗎,自然是喜歡體貼他多一些的女子了,而且我可比你大不了不少,你怎麼就知道他喜歡的不是我呢。你?瞭解什麼是男人嗎?居然在這裏教訓我。”

“我。。。。。。。。”姬舞旋一時竟是被莉莉的話對的啞口無言,在原地狠狠的跺了兩下腳,一臉埋怨的看着沐青羽道:“青羽,你說我們倆人誰說的對?”

“這個?”沐青羽無奈的抓了抓頭,看了看一臉期待的姬舞旋,又看了看一臉渴望的莉莉,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就在沐青羽爲難的時候,一個爽朗的笑聲卻是從屋內傳了過來:“哈哈,青羽小兄弟,大早上能讓兩個女孩爲你爭風吃醋,真是好豔福啊。”

黎叔手中拿着一個正在擦拭着的杯子,從屋裏走了出來。

三人聽了黎叔的話,臉全部紅了起來,氣氛一時之間也是有一些尷尬,沐青羽咳嗽一聲道:“大叔,說笑了,我又怎麼比的上大叔你的瀟灑倜儻呢”

“哈哈,還是你小子會說話,中聽啊,對了,小兄弟你的事情現在在九隴郡中可是被傳的沸沸揚揚啊,不少的大小獵人公會也是再找你本人呢,想要儘量籠絡你啊,看來你現在也成了獵人會館的一大紅人了。”黎叔樂道。

沐青羽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想起了今天早上的時候,打開窗戶的時候看到的那一番景象,的卻是很壯觀,人怕出名,豬怕壯,看來以後自己還是低調一點好,好以防今後發生早上的時候碰到麻煩事情。

“對了,青羽弟弟,你今天早上這麼早來獵人會館,一定是有事情吧。”莉莉道。

“恩,我今天早上實際是來找任務,以及和自己志氣相投的任務夥伴的。”沐青羽點頭道。

“以你現在的名聲,只怕是有不少人巴不得和你一塊完成任務呢,放心吧,莉莉她是負責爲獵人們介紹任務的中介人,你找她就可以了,現在人一會就要上來了,我先去忙了。”黎叔又進屋忙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青羽弟弟,你們二人跟我來吧,獵人接受任務的牆壁就在那裏。”莉莉對着沐青羽指了一個方向,自己率先走了過去。

沐青羽和姬舞旋也跟着走了過去,來到一處巨大的白色牆壁處,只是這上面貼滿顏色各異的紙張。 “姐姐這裏有四星或者是五星的任務嗎?“沐青羽道。

莉莉指了指牆壁的頂端道:“任務的難度越高,被掛的位置也就越高。”

沐青羽看着牆壁頂端四五星任務,看見了幾個難度不是非常大的任務,但是任務的酬金卻是少的可憐,完成之後自己也就只能分到幾百個赤金刀幣,這和自己的目標相距甚遠。

姬舞旋突然驚呼一聲道:“青羽你看這個任務,四星的任務,但是酬金卻是出奇的高,完成之後能獲得一萬個赤金刀幣。“

沐青羽聽了這話,趕忙走了過去,向那個四星任務的內容看去。

捕獲九色鹿,任務內容:進入死亡沙漠尋找九色鹿,事成之後,將會給完成任務的獵人給獎賞重金一萬個赤金刀幣,頒佈人爲九隴郡子爵府。

沐青羽冷哼一聲:“原來是貴族的人,難怪出手這麼的闊綽。“

“管那麼多幹嘛,反正給錢多就好了,這一次如果完成這個任務你重鑄血祭的錢,就應該湊的差不多了吧。“姬舞旋一把將那個頒佈任務的懸賞令撕了下來。

“你們難道要接那個任務嗎?“莉莉驚訝道。

沐青羽撓了撓頭道:“怎麼,這個任務不能接嘛?”

“可以,是可以,不過那個任務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雖然是一個四星的任務,但是它的難度等級早就已經超越了四星級,這個任務一直都沒有人感接,沒想到居然被你接了,不過姐姐還是勸你放棄吧,因爲這個任務的地點死亡沙漠有一些兇險。”莉莉搖了搖頭道。

“對了姐姐,從剛纔開始就一直聽你將死亡沙漠的事情,能跟我講講死亡沙漠這個地方嗎。”沐青羽道。

莉莉點了點頭,有一些擔憂的看着沐青羽道:“死亡沙漠位於星辰界最南部的位置,一年四季炎熱,平常溫度可達五十攝氏度,而且地形險惡,經常會出現沙塵暴,以及流沙,不過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哪裏居住着蛇女這種兇險殘暴的妖物。”

蛇女?

沐青羽疑惑道。

“沒錯蛇女,性情最**的妖物,上位五級星靈獸,會說人話且能歌會舞,經常會出現迷惑那些在沙漠中迷路的人,用迷惑到手的男子精血修煉自身的妖丹,實在是太可怕了,這一下你知道他們的可怕了吧,所以我還是勸你們,不要去爲妙。”莉莉語重心長道。

但是姬舞旋似乎是很對蛇女很感興趣,一臉驚喜的看着沐青羽道:“青羽,你說我們要是抓一隻蛇女回來,當成寵物好不好,她們會跳舞唉,弄一隻一定會很有趣的。”

沐青羽點了點頭,似乎是很贊同姬舞旋的想法道:“恩,蛇女,聽上去似乎是挺有意思的,抓一隻回來的話,估計賣到動物園裏能賣個好價錢。”

莉莉有一些無語的看着這兩人,果然是兩個小怪物啊,思想都是這麼的和正常人不同。

“對了,莉莉姐,這個任務還有別人來接嗎,我們希望可以找一個可以值得信賴的夥伴。”沐青羽道。

“當然有了,這個任務一直有一對年輕的男女經常回來看,似乎是在等着和他們一樣接受這個任務的人,哎。。。。。。。。那就是他們。”莉莉驚喜的指着門口。

沐青羽向方向看去,正看見一對年輕的男女並肩走進會館,男子年齡稍微比女子大一些,身穿一件白色的皮草,而那個女子則是一身的火焰着裝,奪人眼目。

沐青羽看着那女子微微一愣,那女子似乎也是感覺到沐青羽的目光,輕輕轉過俏臉,與沐青羽四目相對,僵持片刻,女子冷笑一聲道:

“小賊,讓我找的你好苦啊。”

話音剛落,兩道紅色的箭失直奔沐青羽飛來。

“快趴下。”沐青羽趕忙將姬舞旋和莉莉同時撲倒拉在了身下,躲在了一個櫃檯的後面,由於櫃檯內的空間狹小,所以這三人的身體也是緊緊的貼在了一起,沐青羽夾在兩個女子的中間,身下壓着莉莉的嬌軀,自己的下身此時已經和她的臀部完美的嵌和在了一起,而姬舞旋則是胸部緊緊的貼在了沐青羽的後背上,感覺着身體上傳來的來自兩種不同肉體的觸感,沐青羽也是不由的有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但是現在沐青羽已經沒有心情去享受這些東西了,沒想到今天居然會這麼倒黴,碰到之前在樹林中遇到的慕容嫣然。

那一箭射在了之前的那個獵人接受任務的牆壁上,直接在上面破開一個大洞。

“小妹你幹嗎,這裏可是獵人會館,在這裏公開殺人你不想活了。”那身穿白色皮草男子攔住了那射箭的女子震驚道。

慕容嫣然不滿道:“哥,那個人,就是之前我在樹林中襲擊青狼獵人團時,過來壞我們好事的小賊。”

男子聞此言,眼中浮現出一絲殺機,淡淡道:“原來是他。”

“恩,就是那個臭小子,如果沒有他的話,青狼獵人團在早就被我們戰神獵人團給消滅掉了,又哪裏有現在這些煩心事,而且他還搶走了青熊獸王的屍體,真是可惡。”慕容嫣然點頭道。

男子沉思了一會,隨後看了一眼四周,壓低聲音道:“嫣然,現在我們是在獵人會館裏,有些事情是不得由得我們性子做的,等到這小子離開獵人會館,我們在召集兄弟慢慢討回來。”

男子悄悄的做出了一個砍頭的動作。

慕容嫣然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冷眼向那沐青羽躲避的櫃檯後面看去,暗暗的咬了咬牙道:“好,就讓你先多活一刻,看我之後抓了你,不把你扒皮抽筋的。

男子走上前去拱手道:“這位兄臺,剛纔是小妹衝動,多有冒犯,在下在這裏和你賠禮了,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可以出來和我們談談嗎。”

沐青羽聽到對方和自己說還有商量的餘地,不由的心中一喜,但隨後又想到,當日在樹林中發生的事情,這戰神獵人團居然肯對自己的對手做那種下三流的偷襲事情,想來也不是什麼守信用的人,便道:

“談談?有什麼好談的,我跟你沒什麼可談的,既然你都說不和我們打了,你就趕快走吧。”

慕容嫣然冷哼一聲譏笑道:“我哥是戰神獵人團的團長慕容南風,說話一言九鼎,小賊我看你是膽子小,被我剛纔的那一箭嚇的尿了褲子,不好意思出來了吧。”

沐青羽自然是聽出了對法話中的在對自己施展激將法,但自己又怎麼會那麼容易上當呢?

沐青羽冷笑一聲道:“好一個一言九鼎,這麼不要臉的話,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的,當日在樹林中發生的一切,我想慕容小姐是不會忘記了吧,在背後偷襲別人這種事情算的上是大義凜然嗎,真是可笑?可恥,我都替你臊的慌。”

被沐青羽這麼一說,慕容南風的臉色也跟着不好看起來,手緩緩向背後的那把長刀上摸去,殺心已起。

就在這時,一個暴躁而又渾厚的聲音傳到了衆人的耳朵裏:“媽了個八字的,哪個不要臉的東西大清早上敢來我獵人會館裏搗亂,擾了老子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