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因為你,傅鄭航今天也不敢如此的羞辱我。

明睿山莊是嗎?

一度春宵是嗎?

賤女人,敢勾引我的老公,破壞我的家庭,我要你生不如死!

***

翌日。

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緩緩駛入。

最終停在了明睿山莊的酒店門口。

傅鄭航一路小跑,快過門童,一把恭恭敬敬的將車門拉開:

「三少,這一路過來辛苦了!」

修長的腿從車裡邁了出來,墨錦城優雅下車。

正眼都沒有給傅鄭航。

傅鄭航也不在乎,笑容滿面的跟上去:

「真沒想到,明睿山莊附近的開發項目是三少親自負責。能夠親自見一見三少,真是我傅某莫大的榮幸啊!」

傅鄭航一回頭,發現從車子的另一邊,下來一個身穿白裙,氣質超凡脫俗的漂亮女人。

他眼睛一下子就看直了:

「這位不是安大明星嗎?您跟三少兩個人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

安如初本來在接觸到傅鄭航那色迷迷的眼神時,十分厭惡的。

可是,當聽到傅鄭航說她跟墨錦城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之後,冰冷的臉色又稍微緩和了一點。

她禮貌性的朝著他點頭淺笑,算是打招呼。

「廢話真多。」

墨錦城突然開口。

這冰冷的一句話,讓傅鄭航愣了一下。

陸行知道自家少主不喜歡別人靠的太近,於是不動聲色將傅鄭航隔開:

「傅先生,項目招標的事情,一個小時之後帶上你們資料跟招標書去大會議室談就行了。」

言外之意就是,現在,離我們遠點。

傅鄭航連忙點點頭,停在了原地。

要是換作平時,誰敢這樣趾高氣昂的對他傅家大少爺呼呼喝喝,他早就翻臉了。

可這一次卻不一樣了。

面前那位,可是墨氏集團的總裁啊!

要是這一次能夠攀上墨家的生意,以後傅家又要上一層樓了。

一想到項目如此順利,再想到顧兮兮馬上就要落入自己的掌心,傅鄭航興奮不已。

都快要等不到晚上了。

***

「這一次,除了傅家投標之外,還有幾家公司?」

等電梯的時候,墨錦城突然開口。

陸行連忙回復:「除了傅家,還有兩家公司。這兩家公司任何一家,都比傅家的實力要強。」

墨錦城點點頭。

進了電梯之後,陸行按下了關門鍵。

也就是在電梯門關閉的那一秒,門外傳來了一道熟悉的清麗的聲音:

「不好意思,稍等一下。」

一陣高跟鞋的聲音由遠而近。

透過縫隙,能夠看到一抹高挑靚麗的身影,一路小跑停在了對面的電梯門口。

然後,身形一閃,進了電梯:

「謝謝!」

當那個女人轉過身來的時候,墨錦城瞳孔微微一縮。

怎麼會是她!

沒錯!

剛剛急匆匆闖進對面觀光電梯的女人不是別人,竟然是顧兮兮。

今天的她,一改平日里清湯寡水的打扮。

米色的風衣裡面,是條緊身的黑色連衣裙,露出修長雪白的雙腿。

一雙黑色細高跟,更是將她襯托的性感嫵媚。

一頭烏黑的直發被捲成了風情萬種的大捲髮。

精緻的小臉上,薄施粉黛。

如果說,平時的顧兮兮是冷艷美人那一掛的。

那今天的她,就是火辣性感的的尤物。

光是讓男人看一眼,就蠢蠢欲動,無法忘懷!

本來安如初是沒有注意到顧兮兮的,可是她突然感覺到身邊的氣壓變低。

這才抬頭看過去。

就算只有一瞬,也足夠讓她把顧兮兮給認出來了。

竟然又是她!

這個女人,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陸行給墨錦城和安如初安排了兩間房,這是慣例。

「你馬上去查一下,顧兮兮到這裡來做什麼。」

回到房間之後,墨錦城並沒有第一時間去研究合同和招標文件,而是讓陸行去查顧兮兮。

「是。」

差不多十分鐘之後,陸行一臉表情怪異的回來了。

墨錦城眉頭一皺:「說。」

「顧小姐好像是跟人約好了在這裡碰面……」

「傅鄭航?」

陸行分明能夠感覺到,墨錦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周身的氣壓已經低到了極致。

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是。屬下還查到……」

「說。」

「屬下還查到傅鄭航在明睿酒店開了一間晴趣套房。」

咔嚓!

這是墨錦城把掌心的筆捏成兩段的聲音。

一想到顧兮兮今天晚上那一副精心打扮過的樣子,他就覺得一股火直衝上心頭。

。 問,一個吃貨擁有了一張走到哪都是免費的「招待卷」會演變成什麼請?

答,會演變成災難。

自從王玥從雅典娜那得到那張燙手的黑卡后,並沒有選擇把它封存起來,而是大張旗鼓的在這桌希臘都城裏大吃特吃。

放在平時如果王玥只是拿着會館的贊助多少還是會克制一點,畢竟用的過頭的話多少臉上會有些掛不住。

但面對雅典娜,王玥是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雖然說時不時會有一些不知道是誰的僕從過來探查,但對王玥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

反正這個女人也沒安好心,那麼稍微吃她一點也不過分吧?

也就是幾個小時吃光一家餐廳所有最貴的儲備然後換到下一家而已。

絲毫沒喲掩飾自己那不可思議的胃的意思,甚至要不是雅典娜的手下控制,王玥可能就要上新聞了。

但哪怕如此,王玥的惡名也在短短的兩天內就傳遍了雅典的整個美食界。

一個黑髮的怪物拿着希臘高級神官才能擁有的黑卡到處混吃混喝,並且那無底洞一般的胃不管是走到哪都會讓店家陷入生理和心理的雙重恐慌。

甚至有人懷疑過黑髮怪物的黑卡是否是偽造的向神殿舉報過,但得到確實是真的之後,這些人更加恐慌,畢竟作為神的子民希臘人是不能拒絕神官的要求的。

這是作為神的子民必須做到的事情,也是為了彰顯神官的崇高地位,當然神官們也會支持身份不會做出任何過分的事情,相對的,神官大多時候付出的更多。

但王玥又不是什麼神官,所以根本不在意神官的那份「矜持」,這也導致有的店鋪乾脆選擇暫時歇業來躲避這場「災難」。

一時間不少打算出來覓食聚餐或者舉辦宴會的達官顯貴們突然發現,他們平時經常去的餐廳幾乎都暫停營業了。

一開始他們也是怒氣沖沖的打算找王玥麻煩,畢竟在他們的地盤找個人實在是再輕鬆不過了。

但在他們知道王玥是誰的客人後,集體選擇了沉默,並且開始嚴厲約束自己的所有男性小輩管住自己的下半身不要去招惹東方的女孩。

但問題終究還是問題,如果再不制止王玥的行動,也許不需要一周,王玥就能把雅典的整個經濟體系給吃到崩潰。

所以解決王玥這個「大問題」就已經迫在眉睫了,既然有問題,自然就要有解決問題的人,在第三天的中午,雅典娜再一次坐在了王玥面前。

看着正在優雅卻不失速度的掃除桌子上所有食物的王玥,又看了一眼同樣優雅但面前同樣堆了不少盤子的宗瀅和智代,雅典娜第一次有了頭大的感覺。

這個男人,似乎比她想像中的。。。還不要臉。

略為輕咳了一下后,雅典娜認真的看着王玥說,

「我很抱歉。」

「這可新鮮了~」

王玥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麵前這位不速之客,只是繼續一邊吃一邊說,

「你這給我提供了一切優待,居然還要對我道歉?你這樣會讓我驕傲的。」

「你值得這份驕傲。」

雅典娜彷彿沒有聽懂王玥話里的諷刺一樣,只是微微一笑說,

「我見識過很多智慧遠超常人的人類或者妖精,這份『禮物』也不是第一次送給其他人,但像你這樣用這種不同尋常的方法的只有你一個。」

「那是因為他們害怕。」

王玥放下叉子微微擦了擦嘴巴說,

「越是聰明的人越是能看出你的目的,特別是你這個目的似乎一點都沒有掩飾的意思。」

「但是他們似乎忘了,接受那張卡開始,他們就已經被你綁在你的戰艦上了。」

「那你為什麼不怕?」

雅典娜看着王玥問道,

「難道是因為你足夠強不怕危險?」

「我從來都不覺得我自己有多強。」

王玥根本不吃雅典娜那不咸不淡的吹捧,只是笑眯眯的說,

「我只不過是比較討厭別人算計我,所以既然都已經綁船上了,稍微收點利息應該很正常吧?」

那雙眯起來的眼睛看似溫和但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王玥的眼中滿是嘲諷,

「總不能又想讓我做炮彈又不想支出開銷保養我吧?我可是很貴的哦~」

雅典娜看着王玥思考了一下后,點了點頭認同了王玥的話,

「確實如此,你的身價值得那個價格,那麼我應該付出什麼才能讓你滿意加快離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