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自己身上雲集著強大的力量,不僅不怕用完,反而是怕用不完,李逸晨則正好想藉助這股力量來幫助自己完成第六層的考驗,如此一來,不僅能得到第六層中帶來的好處,同時也可以避免自己爆體而亡的結局!

進入第六層,身體仍然保持著盤坐的姿勢,四周則是一片空檔而空無一物。

不過李逸晨並不著急,甚至都沒有刻意去關注第六層的情況,而是全力的運轉起功訣來。

因為李逸晨知道在這裡自己不可能遭遇到真正的危險,而如今自己真正的危險仍然是體內兩道混沌之氣所帶來的充沛的世界之力。

自己如今只需要全力的支撐下去,等待著第六層的考驗到來,藉助這股外力,幫助自己消化掉體內多餘的力量。

不過此刻丹田仍然在不斷的膨脹著,甚至因為剛才分神調動鎮神塔的力量而使得自己運功有所鬆懈,令此刻丹田變得比起之前大了將近一倍。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但第六層卻彷彿根本沒有半點考驗之力一般,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會這麼坑吧?此刻李逸晨心中也不由暗自叫起苦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m. 心中雖然暗苦不已,但此刻李逸晨卻也更加的著急起來!

如果最初的時候他還覺得自己有可能拼一拼撐過去,但現在感應到丹田中的情況,他覺得若是沒有奇迹的出現,那麼自己的丹田肯定先被撐破。

怎麼辦?怎麼辦?

一邊瘋狂的運轉著功訣,李逸晨一邊思考著解決之法,同時又期待著鎮神塔第六層的考驗快點降臨。

不過鎮神塔的第六層彷彿真的什麼也沒有,但李逸晨發現自己的丹田存貨卻是越來越充足。

這樣下去不行!心中萬分著急,但李逸晨還是儘快的令自己冷靜下來,因為只有冷靜才能想到辦法。

不過李逸晨雖然為自己一時衝動的烏龍而暗悔不已,但外邊的鵬海山卻是對李逸晨佩服得不行。

雖然鎮神塔如今還只是造化階高級之物,但是鵬海山卻能感覺到其中存在著一些連自己都心悸不已的氣息,似乎這鎮神塔是還存在著某種能威脅到自己的力量。

在血契之約的作用下,鵬海山更是覺得,好像自己跟著這樣的主人也沒什麼不好的。

不過就在鵬海山越發對李逸晨信服之際,心中卻傳來李逸晨叫他入塔的聲音,而且此刻鵬海山也能聽出李逸晨的聲音中彷彿有些不妙。

主人出現意外了?以鵬海山的境界,僅從聲音便已經感覺到李逸晨的氣息不穩,不過就在他心中疑惑之際,鎮神塔上卻傳來一陣巨大的吸力。

當然這股吸力雖然不弱,但還不足以束縛妖王級的鵬海山,只不過有了之前李逸晨的召喚,他自然也不敢抗拒,眼前一花,便已經看到盤坐在一個空曠的石室中,體形足足胖了一倍的李逸晨。

這……補太過了?以鵬海山的眼力哪裡還看不出來,眼前李逸晨的這種胖乃是因為體內突然多出了太多的世界之力而被硬撐出來的。

若是李逸晨這股力量不能及時消耗,那絕對難逃爆體而亡的厄運,而作為與他有著血契之約者,到時自己也會隨之而滅!

好像命運最終還是沒有眷顧於自己!直到此刻鵬海山才意識到,之前感受到李逸晨身上的強大氣息並非李逸晨太強,而是他為了突破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一下子令自己體內多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只不過如今無法完全駕馭這種力量而陷入危險!

「過來盤坐!」就在鵬海山心憂著李逸晨的安危之時,腦海之中傳來李逸晨不容抗拒的命令!

主人的命令在血之契約的作用下,甚至鵬海山心裡都沒有閃過任何念頭便已經本能的坐到了李逸晨的身邊,接著鵬海山感覺李逸晨的手心貼在自己的後背之上,隨即一股純凈而充沛的世界之力如同絕堤洪流一般沿著李逸晨的手心匯入自己的體內。

主人,以你的修為這樣根本不可能改變結果! 罪妃指腹爲婚 早已看出李逸晨的情況,鵬海山自然知道李逸晨的體內儲存了多強的世界之力,雖然這是一個分流之法,但以李逸晨一個人類的經脈,所能分流出來的力量終究有限,而且如此操作,分心之下的李逸晨無法全力煉化丹田內的世界之力,不僅不能改變最終結果,反而只會加速你自己爆體的進度,同時如此的限制了自己,更是令自己想要想其他辦法都沒有可能。

可是根本沒有時間解釋的李逸晨此刻乃是運用了血契之力來控制都會鵬海山,所以哪怕他心中再有千百種想法,此刻也根本無法違背李逸晨的意志。

這大概就是契約下的悲哀吧!

心中暗暗嘆息著,但很快鵬海山卻察覺到其中的異常,因為短暫的失落之後,他發現李逸晨匯入自己體內的世界之力的速度不要說一個造化境中期的武者,哪怕就是造化境後期巔峰也未必能夠做到。

這樣的速度,也許還真不是沒有機會!絕望之中再次看到希望,而且鵬海山更感覺到此刻從李逸晨手心匯入自己體內的世界之力居然不比自己修鍊而來的世界之力差上什麼,甚至其中所蘊含的某種氣息更是自己一直追求不得之物。

雖然此刻鵬海山也不知道這股氣息到底是什麼,但他卻知道這樣的機會絕對不會常有,當即也摒棄心中雜念,認真的煉化起這股力量來。

事實上若是換著尋常武者,用這樣的方式來疏導體內的力量自然不行,但是李逸晨修鍊不滅霸體訣,肉身之力提升的同時,全身經脈自然也得到極大的擴充,借著星辰天河圖之力開啟體內開穴,更是令李逸晨全身經脈對力量的疏導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可是從經脈的角度來講,單純的力量的輸出,哪怕還在造化境中期之時,李逸晨便已經不輸於造化境後期巔峰強者,否則他也不可能有著那般驚人的戰績。

當然,這僅僅是從經脈的角度來講,但事實上李逸晨雖然可以爆發出這個強度的輸入,但修為卻限制了他自身的力量儲存,若是真那般揮霍,估計來不了幾下,自己也就全身脫力,無法繼續。

而事實上在李逸晨戰鬥的過程中雖然戰績斐然,但搞到脫力也是常有之事。

不過如今異於常人的經脈卻成為李逸晨最後的救命稻草,世界之力不斷的分流到鵬海山的體內,如此一來也使得李逸晨身體漸漸靜止的膨脹之勢,好像混沌之氣演化而來世界之力與自己如今的消耗已經達到了某種平衡。

直到這個時候,李逸晨才勉強鬆了一口氣,開始全力的煉化起體內的世界之力!

不過當初在鳳族地脈,因為有著地脈之火的外力的原因,李逸晨煉化起世界之力來固然是輕鬆無比,但如今完全依靠自身,速度卻也沒有那麼的樂觀。

雖然仍然能感覺到力量正在快速的攀升,而且那些煉化后的世界之力更是通過丹田不斷的融入肉身與神魂,但這顯然也並不是李逸晨所想要的速度。

天運神劍的情況越來越緊張,隨時都可能出現意料之外的變化,可以說若非如今的戰鬥級別實在太高,以自己的修為根本無法參與進去,李逸晨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冒險突破。

即使如此,為了爭搶時間,之前李逸晨也才會過高的估計自己的能力,從而企圖一次性煉化兩道混沌之氣。

可是如今的結果卻幾乎分了一道進入鵬海山的體內,而自己真正得到的也不過只是一道混沌之氣所帶來的好處。

當然在追求力量的過程中,李逸晨從來不會吝嗇於資源,只不過如今他需要的卻是時間!

危機得以解除,不滿於當前的速度,心中一動之際,李逸晨與鵬海山兩人的身影又已經出現在鎮神塔的第四層中。

既然第六層未能給自己帶來任何的幫助,那麼對於如今的自己也許嘯天火源的刺激下,更能加快自己對世界之力的煉化。

不過雖然換了地方,但此刻完全沉浸在對混沌之氣演化而來的世界之力的享受中的鵬海山卻渾然不知,只是專註的在煉化著這股力量。

他有一種感覺,這樣的情況下修鍊一天所帶來的好處估計能頂他閉關全力修鍊一年的好處,而且這還僅僅只是可見的好處。

而那股莫名的氣息中會對自己未來的修鍊帶來怎樣的天道啟發的好處,則更是不可估量,所以此刻鵬海山幾處忘了四周的一切,全力沉入修鍊之中。

同樣此刻的李逸晨也是無心顧及其他,進入第四層之後,李逸晨便立刻陷入無盡嘯天火源包裹之中。

號稱可煉化萬物的嘯天火源的炙烤之下,李逸晨感覺自己對世界之力的煉化至少提升五成之多,雖然這個結果仍然低於李逸晨的預期,但卻已經是如今最好的結果了。

當然在加速煉化世界之力的同時,嘯天火源也在被李逸晨快速的煉化著,不斷的凝入他自身的本命真火。

如此一來混沌之氣演化而來的世界之力與嘯天火源形成一個相互煉化的循環,當這一切發生在李逸晨體內的時候,感悟著兩者之間相互煉化的這個過程,無論是對火之真諦還是天道本源,李逸晨彷彿都有著一種新的認知。

力量不斷的提升,對天道的感悟也在隨之提升,李逸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自然也在隨之不斷的攀升,漸漸李逸晨彷彿進入一種無比玄妙的境界,而此刻他甚至不需要將力量分流入鵬海山的體內,自己也能完全消耗,有了這樣的感覺,李逸晨自然也把貼在鵬海山後背的那隻手收了回來。

失了力量的注入,鵬海山收功站起,臉上寫滿著意猶未盡,不過當他看到李逸晨之時,臉色卻不由微微一變。

因為鵬海山發現此刻李逸晨收回注入自己體內的力量,並非是原本在他體內多餘的力量已經消耗完了,因為以鵬海山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此刻李逸晨體內充斥的世界之力絕對不會比自己剛進鎮神塔時看到他時弱,甚至還要強上幾分!

畢竟混沌之氣,乃是連劍靈都稱之為已經罕見到近乎絕跡之物,演化為世界之力,其中的量自然不言而喻!

但前後片刻之間,李逸晨既然還沒有突破,嚴格意義來講仍然還是造化境中期修為,但如今他的身體卻已經可以駕馭這股連造化境後期都無法完全消化的力量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不過此刻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的李逸晨可沒有心思去管鵬海山的想法!

危機渡過,實力快速而穩步的提升,心中感悟直指天道本源,沉溺其中,李逸晨甚至都已經忘了還有天運神劍等著自己去搶。

如今他要做的就是不斷的煉化著混沌之氣演化而來的世界之力,同時繼續煉化著四周的嘯天火源壯實著自己的本命真火。

時間不斷的流逝著,不過當體內的世界之力減弱到大約相當於一道混沌之氣的程度之時,李逸晨馬上又會煉化其中一道,令其演化出磅礴的世界之力。

不過有了前車之鑒李逸晨知道兩道混沌之氣已經是自己的極限,自然不可能衝動到一次煉化三道。

但即使如此,李逸晨氣勢攀升的速度仍然十分可觀!

一直在李逸晨身邊守護著他安全的鵬海山,似乎在等待著李逸晨再一次出現無法承受體內力量,又借自己來疏導的機會,只可惜如今李逸晨卻再也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修鍊之中,時間似乎變得沒有意義,力量的不斷攀升,對天道的感悟不斷的提升,李逸晨感覺自己已經穩穩站在了造化境後期的巔峰。

接著最近各種戰鬥的場景不斷的浮現在腦海,不斷總結著得失的同時,李逸晨感覺自己的境界亦在得到著升華。

混沌之氣演化而來的世界之力帶著天道本源,曾經服下的混元金果更是令李逸晨在突破之時,不受半點阻礙。

不過混元道果雖然說是服下之後,可以令武者在突破之時沒有壁障之說,但其實也僅僅只是理論,其實一名武者若是服下混元道果,那麼在突破到半步神境之前,的確是不受任何影響,但事實上,想要憑藉混元道果的力量去突破到半步神境卻沒那麼容易。

一般來說,服用過混元道果,其實在突破到造化境後期的時候就都會有些顯得後繼無力了,畢竟到了這樣的境界,雖然每一次突破所帶來的力量蛻變都可觀無比,但事實上,每一次突破所需要的天道感悟也非同一般。

不過好在當年李逸晨服下的並非混元道果,而是混元金果,其功效自然也遠勝混元道果,所以此刻李逸晨突破到造化境後期自然不是太大的難事。

不過突破的壁障不存在了,但突破終歸需要力量的支撐,如今有了嘯天火源的幫助,同時自身感悟又得到提升,雖然煉化混沌之氣不成問題,但李逸晨這一次也足足煉化了十三道混沌之氣,再加上這段時間的積累才一舉突破到造化境後期。

一聲仰天長嘯,震得鎮神塔不斷的晃動,直至一炷香之後,李逸晨才緩緩的站起身來,而此刻李逸晨整個人的氣質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彷彿此刻他與天地之間的聯繫變得更加的緊密,彷彿整個人更加入能夠融入天地之中。

不過最令李逸晨意外的是,自己突破之後第四層的嘯天火源也已經徹底消失不見,當然李逸晨知道這種消失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消失,而是嘯天火源已經徹底被自己煉化成為自身的本命真火了。

同時由於混沌之氣的洗禮,李逸晨也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肉身的變化,如今自己肉身的堅硬可以說哪怕比不上半步神境,但卻也絕對不是尋常的造化境後期巔峰所能比擬。

如今自己應該有了觀戰的資格了吧!感受到身體的變化,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就欲退出鎮神塔。

畢竟他知道自己如今雖然突破,但肯定也消耗掉了不少的時間,外邊發生怎樣的變化,如今他也已經根本不知。

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退出鎮神塔之際,鎮神塔中一股力量傳來,李逸晨只感覺四周景像一變,自己居然已經出現在鎮神塔的第六層中。

突然之間,上空一亮,無數由焰火組成的文符出現在李逸晨的眼前。

嘯天炙焰訣,乃吾消耗千年,根本嘯天火源之屬性自創之訣,憑此訣可最大限度發揮出嘯天火源真正的力量,唯有真正煉化嘯天火源之人方可修鍊。

看著上空的字元,此刻李逸晨和明白到為何當初自己進入鎮神塔第六層根本沒有半點變化。

原來這一層隱藏的乃是嘯天炙焰訣,而修鍊此訣的先決條件便是徹底煉化嘯天火源!

也就是說當初自己沒有徹底煉化嘯天火源也就根本沒有修鍊此訣的資格,自然在第六層感應不到半點變化,但是如今自己徹底煉化了嘯天火源,甚至不用自己前來,鎮神塔中的力量便已經把自己傳到這裡。

鎮神塔總是藏著各種驚喜,李逸晨相信這嘯天炙焰訣自然也不是凡物,只不過此刻事關天運神劍,李逸晨可沒有心思把時間花在這裡,所以李逸晨決定還是先出去看看外邊的情況,至於嘯天炙焰訣,還是等此間事了,再慢慢來研究。

畢竟修鍊一門功訣,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不過就在李逸晨的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之際,上空那無數焰火組成字元此刻卻向著李逸晨飛來,甚至不容李逸晨有半點抗拒便直接進入他的體內。

接著李逸晨只感覺一股充滿著滄桑之意彷彿穿越無盡亘古直接注入自己的體內。

而自己的腦海中卻已經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份嘯天炙焰訣,接著隨著那些焰火般的字元突然啵的一聲碎裂開來,化著無數的金光融入自己的體內,李逸晨發現自己似乎已經完成理解了嘯天炙焰訣,而且這種感覺彷彿自己在這門功訣上至少已經有了數千年的造詣一般。

意念傳功?雖然這樣的方式有別於意念傳功,但是其實帶來的效果,與意念傳功並沒有什麼兩樣。

而更令李逸晨驚喜的是,嘯天焰火訣雖然沒有什麼太過強橫的手段,但卻是將嘯天火源那吞噬萬物的特性發揮到了極致,無論攻防之間,似乎都能令自己發揮出超越本身境界的力量。

而這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不過李逸晨還是沒有忘記正事,當即心神一動,整個人已經退出鎮神塔外,當然鵬海山也同樣被他帶了出來。

畢竟如今雖然實力大進,但是在半步神境這樣的戰鬥中,還是有鵬海山在身邊李逸晨感覺更加保險一些。

不過剛一現身,李逸晨便感覺一股無數的炙熱夾雜著濃濃的血腥之意撲面而來,眼前一片殷紅之色,滾滾血浪鋪天蓋地的翻騰之間,上空人影不斷閃爍,無盡轟響不絕於耳。

而此刻鎮神塔四周正被數百名妖族圍著,只見那此妖族此刻一個個臉色蒼白,但即使如此他們仍然沒有誰後退半步,而是在全力抵抗著無盡的血海,不讓其靠近最中心的鎮神塔百丈之內。

豪門來襲:嬌妻,謝絕出逃 「這……這……是近神之力!」感受到四周狂爆的氣息,鵬海山臉色也是為之一變。

「先離開這裡在說!」李逸晨卻沒有去多問他什麼叫近神之力,因為李逸晨能感覺到現在的危險,同時他更明白,多在此停留一刻便會多一份危險,不僅是他,同時還包括那些此刻正在為他而死命抵抗的妖族。

「大家聽我講,我數到三,你們立刻升空離開此地!」將鎮神塔收起之後,李逸晨立刻朗聲喝道。

「李公子,你出來了?不用管我們,你先離開這裡,我們再想辦法!」聞言,立刻有不少妖族臉上一喜的回應道。

「用別人性命來為我逃命開路,這樣的事,我李逸晨不會做的,按我說的準備!」李逸晨再度沉聲一喝,也不管眾人的反應,「一……」

聽聞李逸晨之言,眾妖臉色皆是一變,妖邪突然暴發出恐怖無比的力量,如今無論人類的半神老祖,還是妖族妖王都已經放棄彼此的敵意而聯手與之對抗起來,但妖邪所帶來的血海還是不斷的蔓延而出!

接著鳳九天便下死命令,只要他們人未死絕,不得令一滴血水侵入鎮神塔的方圓百丈之內!

重生民國嬌妻 可是如今李逸晨卻要憑一人之力攔下血海讓他們先逃!而且語氣之中根本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人類什麼時候對妖族這麼好過?

「二……」不過就在眾人心思百轉之際,李逸晨的嘴裡卻已經數出第二個數字。

「大家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事!」就在此刻鵬海山也開起口來!

雖然在妖域大家平日仍然殺得你死我活,但此刻如今這樣環境中,只要是妖,那就是一家人,李逸晨都能做出那番舉動,他又豈能坐視不理?

顯然鵬海山在妖域的聲望還是比李逸晨要高得多,此言一出,所有妖族臉上的猶豫也隨之消失,有的只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三……」李逸晨並沒有反對鵬海山的出手,當即一聲沉喝,只見四周無數妖族立刻升空而起。

而四周那些原本依靠眾妖死抗著血海的力量,此刻失去了主人的支撐,瞬間崩碎,血海卻在這一刻也彷彿找到宣洩之處,激起無數滔天巨浪向著中心滾滾而來。

哪怕那些妖族已經拼盡全力,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有三十多妖族因為速度慢了半拍,而被吞入無盡血海…… 不過此刻無論是李逸晨還是鵬海山都無力去營救那些被吞入血海之人,因為他們知道,出手救那些人,不僅未必能夠成功,甚至還會讓其他人陷入更大的危險。

所以此刻他們只能選擇更多人的安全,而無視那些已經被圈入血海之人的生死,看起來似乎有些殘酷,但戰爭原本就是殘酷的演義。

只見鵬海山全身衣衫一陣鼓脹之間,一道無形的氣息蔓延而出,頓時不斷向著中央匯入的血海嘎然而止,如此的堵截也使得血海不能前進而不斷的向上攀升起來,同時鵬海山的臉色也在迅速變得蒼白起來,顯然做到這一步,他亦有著極大的消耗。

不過能參與進來的妖族無一不是天妖修為,僅片刻對血海的遲滯,他們身影卻已經逃出血海籠罩的範圍。

「主人快離開這裡!」不過就在此刻,鵬海山喉意卻發出一聲厲喝。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不過話音剛落下,就聽一聲啵響傳來,隨即被阻止的血海再度奔騰而來。

「要走一起走!」李逸晨也沒有想到妖邪居然強大到這個地步,那根本沒有由他主導的血海,以鵬海山的力量也僅僅只是遲滯了片刻,但丟下隊友,顯然不是李逸晨的習慣。

沉喝聲中,一股炙熱瀰漫而出,只見一道火龍由李逸晨腳底竄出,纏繞著李逸晨的身體四周迅速升空而起,再接著火龍的身軀如同水波一般,一層又一層的蕩漾而出,將李逸晨與鵬海山兩人圍在中內。

與此同時,李逸晨身上彷彿燃燒起熊熊烈火,而這些烈火卻如同一件赤焰戰甲,把李逸晨全身圍得密不透風。

「走!」喝聲再起之時,李逸晨與鵬海山同時升空而起。

李逸晨用的自然是嘯天炙焰訣,不過雖然如今修為已經達到造化境後期,雖然李逸晨也能感受到嘯天炙焰訣的強大,但是看到剛才鵬海山的結果,李逸晨仍然不覺得自己的手段會比鵬海山更強。

所以此刻他仍然只能選擇先逃出血海的範圍!

好在嘯天炙焰訣在李逸晨的手裡雖然力量不如鵬海山之前的手段,但這門專門為嘯天火源打造而出的功訣卻能將嘯天火源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所以當火龍四盪而開迎上四周湧來的血海之際,一道道殷紅的煙霧升空而起之際,那滾滾血海也彷彿正在被那團炙焰所蒸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