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姚飛自從實力恢復《息髓經》到達第二重、騰龍劍法的第一章又全部學會,自信心大漲。同時又渴望跟高手切磋。

現在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又怎麼會拒絕呢?

“怎麼回事?”王嚴峯看着手上的文件,眉頭緊鎖。

“我們也不大清楚,江州那邊不知怎麼了?突然就開始掃黃打黑了,而且還是市長親自批准帶領。”

“這個丁保真是不是傻了?!吃錯藥了?是誰讓他這樣做的了?”

“應該是張委員。”

“張國鋒……張國鋒……”

王嚴峯默默的叨唸着這個名字:“巨鱷幫損失如何?”

“據統計,損失挺慘重的,旗下多家會所和俱樂部都被查封了,有很多幫衆都已經不辭而別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撐不了幾天了。”

“始作俑者呢?”

“五四會。”

“五四會什麼時候跟張國鋒扯上關係了?”

“哈哈,那小子肯定不會安生,把吳默叫來!”

江州……

這是遠離市中心的一處度假村。今天晚上這裏異常熱鬧。

很多黑衣男子在四周來回晃悠,不停地打量着周圍。

再往裏走,整個度假村中最高的一層樓,這就是目前巨鱷幫幫主王電鑽的臨時辦公室。

巨鱷幫的所有高層幾乎都站在了這個屋子裏,原本就不大寬敞的屋子,現在顯得更加擁擠。

這麼小的屋子裏聚集着這麼多的人,本應該很吵鬧的環境並沒有出現在這裏。

每個人都滿面愁容的來回踱步,連交談聲都很少能聽見。

坐在首位的自然是幫主王電鑽了。

王電鑽掃視着衆人,見大家都低頭不語,心裏不禁暗歎一口氣。

“都說說吧。”過了許久,他才緩緩開口。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欲言又止。

“怎麼,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大家還怕擔責任嗎?”

還是沒有人說話。

“那我說。”王電鑽站起身來。

“今天晚上是咱們巨鱷幫自建幫以來最艱難的一天,它決定着我們是否還能屹立在神州大地上,是否還能過着那安定的日子?”

“都快被人滅了,還安定什麼啊!”

“就是!就是!五四會聲勢浩大,又有**支持,我們怎麼能拗過他們啊!”

“要我說,管他孃的腿兒嘞,跟他們拼了!咱們死也要咬掉他們身上一口肉不成!”

果然,王電鑽一起頭,大家都跟着七嘴八舌的發起了言。

有主張降和的、有主張談判的、也有主張死磕的。

意見不一。

豪門專寵:小叔,別來無恙 王電鑽輕輕的咳嗽了兩聲,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我決心已定,既然敵人都打到我們的頭上了!步步緊逼,馬上我們就要面臨滅幫危險了!既然這樣,我們也就不跟他們客氣了!跟他們幹!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就不信他五四會有這麼大的胃口,能一舉吃掉我們巨鱷幫!”

白宗清放下了電話,給許澤比了個“OK”的手勢。

“先生,不用擔心了,我們這回的計劃可以說是萬無一失了!”

“他同意了?”

“沒錯,到時候江州市的市局局長會親自帶人接應咱們。如果咱們吃掉了巨鱷幫,他們自然會打道回府;可是如果巨鱷幫真的有什麼底牌,那咱們也不怵,局長會藉着掃黃打黑的旗號讓那幫鄉巴佬束手就擒的!他王電鑽在橫,還敢公開跟**叫板嗎?”

“此計甚妙,如此說來,我們這次行動就萬無一失來了?”

“那是自然!”

“好!”

“把大家叫來開個會,半小時後我們出發!”

王電鑽吩咐了今晚的行動後,解散了衆人。

揉了揉發脹的雙眼,他有些惆悵。

巨鱷幫發展到現在可以說是陷入了一個瓶頸當中,很難再有更大的突破了,如果這次能擋下五四會的進攻,自己就可以進行適當的反擊,那實力就是有增無減了,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兒。

正想的出神呢,桌子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幫主,他們來了!”

王電鑽深吸了一口氣,這一刻終於到了!

奠定北方霸主的時候到了,是自己的巨鱷幫能夠獲勝,還是五四會能夠勝利呢?

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來人多少?”

“數目不詳,先頭據目測有幾百號人。”

“那是尖兵,不用理會,前面的事情我已經全權交給白鶴負責了,有事情讓他通報。”

掛下了電話,王電鑽迫不及待的撥了一個號碼。

“對不起,你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關機了?”王電鑽有些心神不寧,希望這一次自己能夠挺過去!

王電鑽站起身來,走到了窗邊,想看清外面的情況。

可奈何度假村整個地方太大了,門口的事情他毫無所知。

“鈴~鈴~鈴~”

“幫主,門口的防線被突破了,弟兄們死傷大半,正往回撤!”

“我知道了!”

白鶴放下電話,看着遠處殺氣騰騰的五四會幫衆,咬了咬牙:“弟兄們,往回撤,跟他們兜圈子!”

“走!”

“快走!”

正在幫衆有條不絮的撤退時,突然從東頭傳來一聲慘叫。

接着是第二聲……

第三聲……

第四聲……

很快,此起彼伏的慘叫聲接踵而至。

白鶴瞪大了驚恐的雙眼,看着那夜色中有如殺神一般的斷了兩根手指的黑毛大漢和一位陰冷的小個子男人。

他知道,這是幫主口裏所說的五四會白宗清手下的兩員猛將:鬼手和大金剛!

“沒想到,他們已經這麼厲害了!”

“撤……快……”

“喂,是我。”

“幫主,我是白鶴。”

“情況如何?”

“完了!完了!我們守不住了,他們已經到了樓下了!” “這麼快!”王電鑽早就料到五四會的人會突破他們的重重防線,但是沒想到這麼快!

“幫主……我們……”

“退回來吧,啓動第二套預案,利用房子裏的機關防守。”

掛下電話,王電鑽又撥了下面房間的號碼:

“讓所有高層來我辦公室!”

兩分鐘不到,屋子裏又被擠得滿滿堂堂了。

大家心照不宣,知道事情以無力迴天。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王電鑽,希望這個年輕具有創新意識的幫主帶領他們絕地反擊!

王電鑽掃視了衆人一圈,長嘆了口氣。

“我再試試吧。”

拿起了電話,再一次撥打了那個號碼。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反擊吧,能撐多長時間撐多長時間!”

頹廢、驚恐、平靜、悲憤……

五花八門的表情都有,在生死關頭,誰又能完全放下呢?

白鶴根據王電鑽的指示,帶着大家退回了別墅內,利用地形和機關奮起反擊!

可是沒想到五四會進攻的步伐停了下來。

鬼手和大金剛站在樓下,玩味的往樓上看着,並沒有着急上樓。

而在中間騷包的穿着一身白衣,繫着紫色領帶,氣勢不凡的正是五四會的幫主白宗清!

“幫主!這是他們巨鱷幫最後的陣地了,我們聽許先生的話就沒有攻取,等待幫主來做最後定奪!”

“恩,做的不錯!”白宗清滿意的點了點頭,接過來手下人遞來的大喇叭。

“姓王的給我聽好了,我是五四會的幫主白宗清,現在你們已經是喪家之犬、強弩之末了,如果繳械投降,我保你們家人安全!而且我保留你們巨鱷幫,讓它成爲我五四會下屬的一個分支,如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