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始終有一股他看不見的氣流在四周不停的流動,始終阻隔着這一行人。

“巴爺爺,這……”

“孩子,看見這個了嗎?”

巴郎說着指着他腳下的一方土地,滿臉期待的看着他。

“看見……看什麼啊?”

因爲巴郎指的地方,除了地就是地啊,沒有別的什麼東西。

“這……”巴郎轉頭看着四大長老,眼中滿滿的都是懷疑。

日長老也是奇怪,自言自語:“索羅承認的少年,怎麼會……”

“不管了,讓他把手放上去吧。”

“好。”巴郎又轉過頭看着姚飛:“姚飛,你現在伸出一隻手把他放在這裏。”

“這裏嗎?”

“恩。”

姚飛伸出了左手,百思不得解的把手貼在了地上。

讓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姚飛把手剛放上去的那一剎那,周圍的空氣似乎快要凝固一般,而一束以肉眼可見的紫光從地上滲發出來,照亮了這片土地,紫燦燦的,很是玄幻。

“真是……真是聖主!”

“我們黑薩摩部落這回有救了!有救了!”

“果然!果然!”

姚飛看着這手舞足蹈的幾人,很是納悶,怎麼了?他們爲什麼這麼興奮、這麼激動?

“巴……”

話還沒說完,巴郎竟然直接跪了下來!

然後就是四大長老!

“怎麼回事!巴郎爺爺,四位長老,你們這是幹嗎啊?!”

“四大長老日!”

“月!”

“星!”

“辰!”

“參見聖主!”

“聖主?什麼聖主啊?”

巴郎還是跪在地上,低着頭說道:“你是我們部落千年的有緣人,祖上有訓,有緣人就是聖主!我們理應尊敬。”

“我是你們千年的有緣人?”姚飛指了指自己:“會不會搞錯了?”

“不會!我們很是確定你就是我們的聖主,剛纔那道紫光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不管我是不是什麼聖主,你們先起來吧,怎麼說,你們幾位也是我的長輩啊。”

“聖主有令,大家起身!”

五人齊齊站起身來,但還是沒有人敢擡頭與姚飛目光對視。 “你們!?”姚飛大驚,不知道巴郎他們究竟怎麼了。

“我們的神啊,終於出現了!”

“是啊,我們等了多少年了?換了多少個聖女了!還是萊露那姑娘運氣好啊,夫君這麼有本事!”

“日長老果然慧眼識英,這等少年降臨我部落,我們黑薩摩重拾榮耀的時刻就要到了!”

姚飛的問題並沒有人給他回答,這幾個長老還有萊露的爺爺都在手舞足蹈的激動着,還沒來得及理會他。

但是,等等!不對!萊露姑娘的夫君?是誰?莫非是自己!!?

一想到這個可能,姚飛就覺得頭頂直冒涼風。雖說萊露這個小姑娘腿長屁股大,長得也是傾國傾城吧,但是現在自己這邊已經夠亂了。

身邊彪悍的趙雪、遠在島國的山口百合、數次救自己於水火之間的黑寡婦,還有蘭花、還有那個躺在牀上昏迷不醒的安意如……

這麼多的女人,姚飛頭已經夠頭疼的了。

錢鍾書老先生說的好啊:有雞鴨的地方糞多,有女人的地方話多。

這些女人如果自己真的全都娶回當老婆,那他的頭可要天天痛了。

“巴郎……巴郎爺爺。”想了想,姚飛覺得還是要先把問題問清楚,再決定下一步。

“聖主你說,你說。”巴郎很是恭敬。

“你剛纔說……額……說那個我是什麼萊露姑娘的夫君?”

“哦,對呀,你不是同意了嗎?”

“我同意了!!?”

“對呀,今天我們所有的活動都是來考覈你的,看你跟萊露小姐到底有沒有緣分?”

“可是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啊。”姚飛大驚,自己猜的果然沒錯!他已經莫名其妙的成了上門女婿。

萊露一聽,很是着急:“你收到了昨天我給你的那個東西嗎?”

“那個你託人送來的長方形物件?”

“恩。”

“收到了,但是因爲其他原因,我還沒有看到裏面的東西,它就壞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一聽姚飛這樣說,萊露的情緒一下子就低沉了起來,低着頭,喃喃自語。

“這……”四大長老和巴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說些什麼。

原來今天發生的一切一切姚飛事先都不知情,人家壓根就沒想跟聖女發生點什麼。

可是他們已經知道姚飛就是部落裏要等的那個人,就算不跟聖女,他們也不想讓姚飛離開部落。

“姚先生。”巴郎不停的在搓手,在組織語言:“你看能不能答應我們接受我們部落的加成,你跟萊露的事情你們年輕人自己做主,我們絕不摻和,好嗎?”

“你們……”

“砰!”

“砰!”

“砰!”

“……”

連續幾下的大爆炸打斷了姚飛的話。

“怎麼回事?”四大長老齊齊變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疑和不安。

“報!”

“快講!”

使者使勁的吞嚥着唾沫,結結巴巴的說道:“不……不……不好了,紫薔薇部落他們又攻來了,弟兄們……弟兄們快守不住了!”

“紫薔薇!”巴郎緊張了起來:“確定嗎?”

“恩恩,確定!而且還是他們的首領布爾維託親自帶隊!”

“什麼!?”

“布爾維託居然親自來了!”

“他可是咱們幾個部落裏面身手最好的一個啊。”

“也是最好色的,一直惦記着咱們的聖女。”

“巴郎爺爺,這個布爾維託是什麼人?”

“他啊,他是我們黑薩摩部落最大對手紫薔薇部落的首領,身手很是強大,狡猾暴躁。而且還非常好色,據說每個月他們部落裏面的人都會出去爲他去擄一些美女供他賞玩,他一直在追我們的聖女,但聖女一直沒有答應他。估計這回他是沉不住氣了,親在率隊來搶人了!”

“那你們快去禦敵吧!”姚飛一聽就急了,這要真是這個布爾維託打進來了,黑薩摩部落不保,自己的任務就算失敗了,那到時候那個老神棍估計就不會給自己治病了,那就完蛋了。

“可是我們前幾日爲了營救萊露,現在元氣大傷,根本沒有勝算啊。”

“那可怎麼辦啊?”

“我有辦法。”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日長老出聲了。

“快說。”

“只有他能救我們部落了!”日長老伸手一指,赫然就是姚飛!

“我……!?”

“沒錯。”日長老轉身看了看其他人:“難道你們還不懂我們的意思嗎?”說完,他竟又朝姚飛跪了下去!

看見日長老跪了下來,其他人一愣,然後也是齊齊跪了下來。

“請姚先生救救我們部落!”

“請姚先生救救我們部落!”

姚飛一驚:“巴郎爺爺,萊露,長老們,你們這是幹嗎?怎麼又跪下了!!先起來啊!先起來,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好好說。”

“不!姚先生要是不答應我們的要求,我們就不起來!”

“對,我們就一直跪着,不起來!”

“好,我答應你們。”其實姚飛也很不想讓黑薩摩部落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滅了,與共與私,他都要幫個忙。可是問題的關鍵是自己已經實力全失了,自保都有些困難,又怎麼能拯救這麼大的一個部落呢?

“太好了!太好了!參見聖主!”

“參見聖主!”

在場的人,除了姚飛,其他人都齊齊又跪了下去。

“大家都不要在客套了,快說方法吧。”

“對呀,長老們,咱們別光顧着激動了,趕快把那個祕法交給他,然後在從長計議。”

“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