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就是我的隨從。其實,我的口號很簡單,效忠我的,好處多多;背叛我地,壞處也多多。”聖階虎皇侃侃而談。“你們只要記住這幾句話就夠了。”

葉都天十分苦笑道:“虎皇大人。我想知道的是,我們這跟班要做多久呢?總不會是終身契約吧?”

聖階虎皇得意地道:“理論上是無期限的。不過等你們實力強大到可以打敗我的時候。我會考慮提前把你們殺掉的,省得你們反叛,哈哈。所以說,你們是等於簽訂了永久性賣身契約。”

“那難道沒有任何機會解除契約嗎?比如說立了什麼功勳,總得有些獎勵吧?”葉都天討價還價着,只要這聖階虎皇不把話說死,回頭逮住機會,總有恢復自由的那一天。

聖階虎皇思忖了片刻,才道:“嗯嗯,你這話說得不錯,賞罰分明,這樣才能顯示我聖階虎皇大人的英明。這樣吧,我接下去要幹一件大事,如果你們能夠幫我完成這件事的話,我就放你

們走,另外還送你們一些禮物。”

“這話當真?”聽到虎皇這麼一說,紅髮第一個搶着問道。

聖階虎皇白眼一翻:“我堂堂聖階虎皇大人,難道會對你們幾個卑微人類撒謊嗎?不過你們可別以爲這件事很容易。”

“再難我們也願意一試,暫時失去自由也還就罷了。永遠沒有自由,那還不如死。”黃髮恨恨地道。

聖階虎皇看了黃髮一眼,欣賞似地道:“看來人類也完全都是孬種,也存在有骨氣地男人嘛!你小子算一個。敢這麼跟聖階虎皇大人講話的,你是頭一個,不錯不錯。”

它嘴巴里說着“不錯”,實際上卻沒什麼表示。

葉都天問道:“不知道我們能爲聖階虎皇大人做些什麼?”

聖階虎皇表情忽然變得無比凝重,沉吟着說道:“需要做什麼,你們只需要到時聽我分配就行。不過眼下,咱們要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葉都天追問道。

“斷天涯!”聖階虎皇臉部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很顯然,它對這個地名也不能等閒視之,而且內心深處,似乎還帶着某種難以抑制的怒火。

“捨身涯?”六名年輕人的表情十分生動。他們萬沒想到,這聖階虎皇要去地地方,竟然也是捨身涯!

“怎麼?”聖階虎皇打量着張弛他們,目光忽然變得兇悍無比,“你們知道這個地方?快說!”

“實不相瞞,我們此行的目標,也是斷天涯。”葉都天無奈地道。

聖階虎皇的眼珠子放大了:“你們去那個地方幹什麼?”

葉都天焉不詳地道:“我們進入十萬大山,主要目地是試煉。去斷天涯,其實是審判學院那些老頭子吩咐的課題,去那裏尋找先人遺蹟。”

“靠,審判學院,先人遺蹟?”聖階虎皇喃喃道,隨即瞪大眼睛問道。“你們是從審判學院來,還是從仲裁委員會來的?”

“那個,我們都是審判學院的學院,不過,好像,這次,是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一同讓我們來。”葉都天沒有任何隱滿的說道,畢竟,對於這至少活了上百年的虎皇,騙它也沒什麼意思

了。

哪知道,聖階虎皇一聽“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這兩大勢力時,表情忽然激動起來:“哈哈哈,好……好……”一聯說了好幾個好

聖階虎皇忽然笑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二百多年過去了。上一次是也是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派來萬獸山搞試煉,這一次,居然是又是他們這兩大勢力的徒子徒

孫。這不是天意是什麼?”

“聖階虎皇大人認識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那些老傢伙嗎?”綠髮打算套一套人情,拉一拉關係。

聖階虎皇嘆道:“我一個也不認識,但是,我一時都想着他們。二百多年前。正是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的人,進入十萬大山試煉。引起一段關於神蹟出現,最終導致十萬大山很多獸皇級

別的高手形成混戰,這是十萬大山歷史上有名神之混亂。嘿嘿,你們幾個傢伙是既然是他們的後人,居然還敢進來,真是膽子不小,難道不怕這十萬大山各大獸皇部落將你們生吞活剝嗎?”

“神蹟?神之混亂?”六個年輕人被這一串名詞給震住了,完全陷入了迷糊當中。他們對這些典故一無所知。

聖階虎皇卻沒有解釋什麼,眼光忽然瞪着葉都天不放。

葉都天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冷不住問道:“虎皇大人你這麼看着我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臉上有花?”

聖階虎皇非但沒轉移視線。反而在他身邊轉了好幾圈。鼻子不住吸着,似乎在品位葉都天身上的氣味。

猛地。這聖階虎皇一把將張弛的胳膊抓住,失聲道:“黑小子,你身上的味道是怎麼回事?”

“我身上什麼味道?”葉都天努力聞了聞,他剛出發前洗過澡,自問身上沒有什麼異味,被這聖階虎皇如此一問,一張老臉感覺特沒面子。

“不對不對,不是味道。我的意思是,你身上怎麼有着一股讓我感覺很熟悉的味道。這種味道只有長期和我相處過的人才會有!”聖階虎皇有些顛三倒四地說道。

“聖階虎皇大人,你越說越糊塗了。我老大這幾天一直都跟我們在一起,什麼時候和你相處很久了?”綠髮叫道。

聖階虎皇不甘心,拽住葉都天不放:“不行,不行,我非得問清楚不可。小子,我來問你,你是不是審判學院或是仲裁委員會的人?”

葉都天茫然搖頭:“我不是。我只是審判學院的學員,在這裏的都不是審判學院或是仲裁委員會的人”

聖階虎皇厲聲道:“那你是誰的傳人?能進入這十萬大山,不可能是無名之輩!你地老師是不是那審判學院或仲裁委員會那些老傢伙的契約戰友?或者說,你知不知一個叫百知的人”

”百知聖者……“這時,不僅綠髮大叫一聲,就是水月與黃髮,藍髮,紅髮他們四人也驚訝起來。 而葉都天想了一想,畢竟,他在天龍村的時候,和百知爺爺生活一段時間,當下並不否認,

點了點頭。

聖階虎皇見他點頭,更加激動,追問道:“那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見過一頭和我差不多樣子的獸皇?並和它有過長期相處?”

葉都天被它這麼一問,有些恍然大悟地感覺。一拍前額,嘆道:“這麼說,我倒想起來了,我曾經遊生活的一個村落,在那裏和一隻和你一樣的小玉交往過一段時間。不過,小玉輪廓和你

很像,不過個頭比你差太多了。而且它根本不是什麼獸皇級別的,只是一隻普通地獸類,身上沒有任何一絲魔獸氣息。”

他這番話說完,心下也明白了七七八八。暗道不會這麼巧吧?

聖階虎皇的表情變化豐富無比,直到張弛說完,歡喜無限地罵道:“去你的,什麼小玉,白玉!那是我兒子!該死的,果然是仲裁委員會那些老傢伙的人把我兒子偷走了!小子,快說,那

個村落在哪裏,我要去找我兒子!”

“你兒子?虎皇大人你確定沒搞錯?我那夥伴它真的不是一頭魔獸!很溫順,很乖巧,也很友好的噢。除了嘴讒會偷吃之外,可愛無比。只是偶而有時會發發脾氣,不過,嘿嘿,小玉在那

裏可是山中之王啊”葉都天抗辯道。

聖階虎皇啐了一口,罵道:“你這是說我不可愛是吧?告訴你吧,無知的小子,你見到的小虎,絕對是我兒子。因爲在虎類中,只有血脈傳承的關係纔可能輪廓相像。你之所以覺得它不是

魔獸,是因爲它還沒有經過血脈洗禮,換句話說,是沒有覺醒。只有家族血脈覺醒之後,纔會產生變異,朝虎皇地方向進化!”

這頭聖階虎皇顯然十分開心,嘮嘮叨叨沒完。不過話音落下,立刻想起自己失蹤了二百多年地愛子,頓時情緒又焦躁起來。

再次將葉都天的胳膊捏得幾乎脫位,焦急問道:“你這黑小子,你還沒說那個村落在哪裏呢!”

葉都天雖然吃痛,此時豈肯輕易就範,一翻白眼說道:“你關心兒子地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這發問方式,我可就不怎麼喜歡了。再則,那村落被人屠殺的乾乾淨淨,一個人也沒有了”

聖階虎皇大怒道:“什麼,你說,到底是誰……還有,你信不信我生撕了你”

“撕了我你恐怕這輩子都見不到你兒子了。”葉都天雖然不確定那頭西施的寵物小玉到底是不是這聖階虎皇的兒子,不過現在唯一可以打的牌就剩這張了,不加以利用的話,對處境是極其

不利。

“小子,你這是威脅我?”聖階虎皇的瞳孔往內收縮,射出一道肅殺的寒芒。

葉都天索性眼睛一閉:“你現在實力遠勝我,想怎麼對付我都可以。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那屠殺村落的人,我會讓他生不如死的,再者,你想用不友好的方式套問出那個荒島的下落,

那是休想。”

聖階虎皇怒極反笑:“好好好,果然是狡猾的人類。跟我討價還價,很好很好!小子,你儘管開口吧,你需要什麼的條件才肯說出那村落的下落?”

“我不需要什麼條件,事實上,我和令郎也算有過一段莫逆之交。既然有這層關係,首先我希望解除我們之間的契約。想必您也知道,做人跟班並不是一件多麼光彩的事。”葉都天開出了

自己的條件。

聖階虎皇哼了一聲:“這個沒問題,反正我收你們做跟班,出發點就是爲了尋找我的兒子。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們,脫離了我的庇佑,你們在十萬大山的行程只能更兇險。”

聽這口氣,聖階虎皇大概是答應了. 葉都天陣腳不亂,繼續說道:“所以我還有一個條件,就是在到達斷天涯前,我希望虎皇大人和我們結伴而行。畢竟我們的安危,現在和令郎的下落已經掛鉤了。”

聖階虎皇冷笑道:“你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妙。從做我的跟班變成我成爲你們的跟班兼保鏢。難怪大家都說人類的狡猾是無止境的。”

葉都天肅然說道:“這是對人類的偏見。換作你們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恐怕也不會有多高尚吧?其實我個人並無冒犯之意。我只希望大家相安無事,然後你們一家團聚。”

聖階虎皇盯着張弛,冷冷道:“好吧,算你黑髮小子有種,你儘管坐地起價吧!爲了我兒子,我什麼都能答應你。不過要是日後讓我發現你是騙我的,後果你可以想象的。”

葉都天燦爛一笑:“說真的,我也不確信那小傢伙是你兒子,相比之下,你們之間的脾性相差太大了。”

聖階虎皇知道張弛又變着說法挖苦它,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裝傻聽不懂了,只是狡辯道:“那是因爲我兒子還沒開始進化,遲早它會像他老爹一樣,成爲百獸臣服的聖階虎皇!”

葉都天嘆道:“你說令郎是二百多年前失蹤的,這麼長的時間跨度,爲什麼那小玉還沒開始進化呢?”

聖階虎皇露出一副鄙視的表情:“不要以爲你是黑髮,其實你懂個屁啊!這就是家族傳承的奧祕。沒有它老爹的血脈接引,完成洗禮的話,就算過一千年,它也不會開始進化,永遠都是一副那虎樣。只不過,有一點那就是,沒有想到我兒子還成爲那村落附近羣山的大王,嘿嘿,”

試煉一行六人。包括葉都天在內,都對獸族家族傳承地玄妙十分震驚。換作人類的話,二百年。恐怕早已從一個垂髫幼兒成爲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了。壽命短地甚至骨頭都爛掉了。

可是這聖階虎皇地後代。居然過了二百年還是幼兒時期。

葉都天這時候經過聯想和猜測,已經大致想明白過來。這聖階虎皇的虎寶寶小玉之所以會流落在那個天龍村附近併成爲西貢雲的寵物。肯定和與百知老者有關。也許這聖階虎皇還矇在鼓裏,帶走虎寶寶地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就是百知爺爺。

雖然,葉都天還不明白百知老者爲什麼要帶走聖階虎皇的幼崽,但事實卻明白不過。一定是百知老者將聖階虎皇的幼崽帶到天龍村附近的羣山裏頭,才讓那小傢伙在天龍村羣山裏一住就是二百年。再者,葉都天想到,聽西施講過,百知老者是被人擊殺到那裏的,難道……

葉都天內心陰晴不定,生怕這聖階虎皇追究起這樁舊事。哪知這喜怒無常地聖階虎皇忽然咧嘴一笑:“說起來。我還得感謝審判學院與仲裁委員會前一批試煉者,也就是百知這批人。我事後推測。一定是這些人類將我兒子帶走了。謝天謝地。雖然他們帶走我兒子的動機不明,但幸運地是,他們救了我兒子一命。”

“這話怎麼說?”葉都天好奇了,他原本還以爲聖階虎皇會追究此事,哪想到他說出來的話完全是另外一番情形。

“因爲在幾百年前,我還是九階獸王的時候,有兩個極其厲害的對手找上門來。其中一個將我引出去,另外一個殺入我的領地,殺了我大批族人,意圖殺我兒子。嘿嘿。你們說。如果不是

人類偷走了我兒子,我豈非就要承受喪子之痛?”

wωw ▪тt kān ▪¢ o

聖階虎皇說到這裏。興奮無比。

“虎皇大人怎麼知道令郎沒有被仇家害死?”

聖階虎皇更加得意:“這又是家族傳承的奧祕,我隨時可以感受到我兒子的生命氣息沒有終斷。而且另外那個仇家沒找到我兒子的蹤跡,大發雷霆,和他的同伴聯手對付我。嘿嘿,如果不

是這樣,我哪能等到現在才完成聖階進化。這兩個該死的傢伙,我是不會放過他們地。所以我完成進化地第一件事,就是去殺掉它們!”

“虎皇大人你的仇家,不會就住在斷天涯吧?”水月心思細膩,聯繫前後語境,猜測道。

聖階虎皇哈哈大笑:“不錯,它們就住在斷天涯!看來你們都是聰明人,總該知道我去斷天涯做什麼了吧?”

“只有傻子纔不知道。”葉都天嘆道,“虎皇大人早先收我們做跟班,不會是打算派我們去當炮灰先鋒吧?”

聖階虎皇陰笑道:“嘿嘿,炮灰先鋒?我對你們沒那麼大指望。嘿嘿,我只不過是想讓你們當誘餌,引我那兩個仇家出現而已。要知道,那麼大地領域,要找兩個隱藏起來的仇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有人類作爲誘餌,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僅葉都天聽這話覺得毛骨悚然。就是其他五人也毛骨悚然,敢情在魔獸領域裏,以人類爲食物是件非常高檔,敢情還是一件非常時髦的事?

綠髮歡呼雀躍道:“正好,虎皇大人要去尋仇,咱們只要跟着它老人家就行了。有虎皇大人開路,誰敢阻擋滋事?”

聖階虎皇對奉承話很受用,笑眯眯地道:“我聽你們人類有句話叫狐假虎威,你們現在的行爲大概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看不出來,這聖階虎皇居然還是頭有文化的虎皇。

綠髮嘻嘻笑道:“那是,誰讓您老招牌夠硬呢!嘿嘿,有了虎皇大人帶頭,咱們去斷天涯就跟旅遊似的輕鬆了。”

聖階虎皇表情一變,嗤笑道:“愚蠢!你們別忘了,這是在十萬大山!我虎皇大人雖然晉升爲聖階,是虎族最強大的存在,可並不代表我就能在十萬大山完完全全橫行無忌。你們在知道在這十萬大山,能夠掌管一方領域的頭頭,哪個是好惹的主?大家平時相安無事,和平相處這不希奇。但你真正闖到別人領地,即使是獸皇,那也不能橫衝直撞!要知道,在十萬大山,獸皇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一些的。還有其他一些特殊種族。即使沒有達到聖階,有些藉助獨特的地理環境,有些憑藉獨特的本事。完全可以和獸皇分庭抗禮!所以。你們別指望我會帶你們到處耀武揚威!”

沒想到這聖階虎皇居然還有這麼冷靜和自知之明的一面。在葉都天他們眼裏,聖階虎皇一直都是目中無人。傲視天下地。從它剛纔戲弄銀甲魔獅可以看出,這是頭很狂傲的獸皇。

可就是這麼一個狂傲不羈的聖階獸皇,居然表現出這麼謙遜地一面,足見這十萬大山藏龍臥虎,強者如雲。

一番話。說得衆人啞口無聲。這回進十萬大山之前,他們確實做好了心理準備。畢竟,他們也不知道會遇到不少魔獸中地強者。可是真正遇到聖階虎皇,聽它說起這十萬大山的強者世界,才切身體會到這次試煉地兇險。

“照這麼說,在十萬大山,憑我們六人的實力,真的有些寸步難行的感覺!”紅髮也不禁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