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的不是點心嗎?怎麼換成了這些玩意兒?

王府的食材都是有規格的,哪怕是點心都會分三六九等,這籃子裡面的東西根本就不是她的規格。

花媽媽看著簡漫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下,生害怕對方會怪罪,連忙解釋,

「王妃,你也別怪我們拿出這些東西來招待你,實在是天色太晚了,你吩咐的又急,只能拿出這樣的貨色了,下次你要是想吃,還請你早些吩咐。」

天色太晚,簡漫冷笑一聲,這晚霞還在天邊掛著呢,何來的天色太晚,這顯然是對方的託詞。

嬋兒也看不下去,連忙湊到她的耳邊輕聲說,

「小姐,不是這樣子的,廚房裡明明還有其他的東西,他們說什麼都不肯給我,被逼急了才派這個花媽媽過來的。」

話音落下,簡漫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即使對方不說,她也明了。

在她沒嫁過來之前,王府一直都是由容月管理的,這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必然是想好好的刁難她。

只可惜她簡漫並不是那麼好惹的人。

「行,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為難你了,你走吧。」

新王妃這麼沒有脾氣,看來以後是個好拿捏的主。

花媽媽得意洋洋,剛往前踏一步,就絆倒了一個東西,她瞬間來了個狗吃屎,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你……」

「你們幹什麼?」

花媽媽反應過來簡漫就是罪魁禍首的時候,木途歸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問問花媽媽唄!」

視線轉向地下的女人,那人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就已經灰溜溜的跑了。

事情都已經反映了,這人追不追,簡漫也無所謂了,「王爺深更半夜,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沒什麼,就是想知道,本王的書房是怎麼回事兒?」

書房裡面的書沒有成千,也有上百,短短几天處理乾淨顯然是不可能的,這女人到底用了怎樣的方法?

看著男人不像上一次那般隱隱晦晦,簡漫不拖泥帶水,連忙帶著他來到了書房。

「看好了!」

她說著搬開了角落的小木桌,一個嶄新的石磚映入眼帘,簡漫向前一按。

織布機對著的那面牆整個旋轉起來,不到半刻的工夫,那成千上百的書又出現在木途歸的眼前,其擺放和陳設,和當初一模一樣。

「這是……」

「不過是簡單的障眼法而已。」

實際上這是簡漫專門派人設計的一個小機關。

當這個石塊抽出來的時候,牆的前面出面的是織布機,壓下去的時候,牆的前面就是這些書。

這可是她專門在戰爭片中的地道戰學的,這是軍人偽裝和隱藏的戰術,只不過她稍加改良了一下,變得靈活了一些而已。

木途歸跟著簡漫的說法試驗了一遍,情況果然和對方所說的一模一樣。

短短几天的功夫,她就能將這個機關弄得如此出神入化,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目光定格在簡漫身上,漆黑的眸底風起雲湧。

「不用這麼看著我,我的本事遠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多,只要你能讓我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你府中,我竭盡全力幫你,也不是不可能。」

平平安安,這四個字引起了木途歸的注意。

這個女人如此厲害,竟還不能得一平安,這還真是諷刺……

「你要本王如何幫你?」

簡漫頷首微想了一下,「暫時還不清楚,不過,你的側妃苛刻我的吃食是個問題,我可不想剛剛來到這裡就被餓死了,你自己好好掂量吧。」

第二天早上,簡漫是被一陣喧鬧聲給吵醒的,眼睛都還沒有睜開,就看見嬋兒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什麼事啊?如此莽撞!」

被子蒙住腦袋,簡漫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王妃,你還不知道嗎,昨晚,王爺跟側妃吵架了。」

「他們吵架關我什麼事兒?」

若是有關吃食,她還有些精神,有關兒女情長那就算了吧。

「怎麼不關你的事兒,王爺以側妃不敬你,而直接禁了她的足,現在全府的人都知道側妃已經失寵,你成了王爺心尖尖上的人,現在他們一個個都拿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過來送禮呢!」

「什麼?」聽到這兒,簡漫再也淡定不了了。

昨天她只不過是想要讓木途歸解決吃飯問題,怎麼一下子就成了主位問題?

「太妃呢,太妃沒有說什麼嗎?這麼大的陣仗,她應該不會默默無聞啊。」

「這便是奇怪之處,太妃聽聞沒有任何意見,似乎是直接默認了你下任當家主母的位置,快起來洗漱吧,底下的人都在外面等著呢。」

來不及收拾,簡漫披上一件外袍便走了出去。

此刻大門外已見人山人海,見著簡漫出來,他們紛紛跪在地上,異口同聲的喊道,「拜見,敬王妃。」

「起身吧,」雖然在電視上看過很多次這樣的畫面,可親身經歷,簡漫還是有些慌張,「你們不做自己的事兒,來這兒幹什麼?」

下人們面面相覷。

容月還是主母的時候,他便邀請下人們每月供銀,以佑他們王府生活供風調雨順,本以為簡漫上任還是同樣的方法,沒想到簡漫竟然『扮豬吃老虎』。 楚星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5點30分。「怎麼這麼多電話,嗯,信息更多。」楚星翻看着手機信息喃喃說道,「今天是6月28號,我居然在裏面呆了兩天。」

手機裏面有十幾個未接電話,有班主任、羅小雲、楚浩,最多的是楚浩。信息也是他發的最多。

「楚星,你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我跟你說啊,我身上有淡淡的綠色。同學們都嘲笑我被戴綠帽子了,可我還沒女朋友啊!」

「他們都說我偷偷在談戀愛,可我真是一個處啊!」

「楚星,你在嗎?」

「我身體現在特別好,一般人都打不過我。」

「我發現我覺醒木屬性特異功能了,對樹木特別親近。」

「楚星,快接電話。」

……

「看來楚浩有木屬性天賦」楚星為好友感到高興,快速回了信息:「這兩天我手機壞了,不要擔心。恭喜你有了特異功能,我只是精神感覺特別好。」楚星為了心中最大的秘密,只能撒謊了。

又給班主任和羅小雲回了信息,解釋了一下,並表示今天會去上課。

處理完后,一陣飢餓感襲來。楚星可是有兩天沒有吃飯了,剛才雖然吃了點,可遠遠不夠。快速向學校餐廳跑去,狼吞虎咽一頓橫掃,旁邊的同學都在詫異的看着。

兩天前發生火山地震后,地球出現了很大變化。空氣越來越好,很多森林和高山都是白氣繚繞,如同仙境。很多人的一些疾病都在變好,現在流行的新冠病毒感染率也是大幅下降,已經感染的很多人也都痊癒。科學家忙着研究變化原因,一些人說火山地震釋放出了地殼中的仙氣。

關注更多的是,很多人覺醒了屬性天賦,並配上視頻。有的人一拳能砸碎花崗岩,有的人手上能點燃火,有的人身體泛著土色異常堅實……

網友們紛紛留言:「異能覺醒的時代到來了」

「哇,有沒有會飛的。」

「蜘蛛俠快出來,綠巨人、金剛狼、雪女在哪?」

「我怎麼沒有特異功能。」

……

楚星知道這應該和他師傅有關,具體他就不知道了。楚星來的早,在教室里看着新聞。

「楚星,你可把我急死了。還以為你出事了。」楚浩回了消息。

「放心,好著呢?你特異功能怎麼樣?」

「呵呵,身體結實,傷口恢復速度快,還能促進植物生長。這都是我這兩天研究出來的。」

「沒戴綠帽子吧!」

「這可是特異功能,現在其他人可都在羨慕我。」

「以後可得多照顧我啊!」

「放心,咋倆誰跟誰。」

楚星心裏為好友的關心而感到高興,想着怎麼能給好友幫助。

「哎,師傅不是說我有精神力天賦嗎。我有什麼能力呢?」楚星突然想到。

他想着電視上有精神力異能的都能控制物體。於是自己精神集中,眼睛盯着桌子上的筆「飛」,只見筆慢悠悠的升了起來。

「楚星,你這兩天去哪了。」羅小雲來到了教室,他就坐在楚星的前排。

「啪」剛升起的筆掉了下來,升的不高,羅小雲沒發現。

「哦,出去有個事。班裏有什麼事嗎?」楚星臉不紅心不跳的繼續撒謊。

「沒什麼大事,這兩天咋們班裏有10個同學沒來上課,其他人都在關注特異功能的事。」羅小雲激動的說道「咱們班的王飛強拳頭很硬,很粗的木頭都能打斷,厚鐵板都能打折。學校里還有個能點火的,差點把教室燒了。」

「這麼厲害,你有特異功能嗎。」

「我沒那麼好的運氣,普通人一個。你呢?」

「這兩天就是精神特別好,能吃能睡,這算嗎。」

「唉,這兩天誰不是能吃能睡,好多人得了多年的病都好了,連新冠病毒都沒威脅了。」

楚星可不敢隨便暴露自己的能力,畢竟自己的秘密太大了。不知道許老的仇敵會不會找來,或者地球外的其他人來到地球,要是其他種族發現了地球該怎麼辦,楚星甩甩頭不敢在想了。

看着門口李小冉進來,只見她及肩短髮,均勻掃在瓜子臉兩旁,烏黑的眼睛特別明亮,上身穿着短袖,下身藍色長裙。就像一隻飛舞的蝴蝶。

李小冉好像有意朝楚星看過來,笑了笑又迅速低下頭,臉頰像是微微泛紅,匆匆坐到座位上。楚星心臟撲通跳着,她是在看我嗎?

看見前面的羅小雲害羞的低下了頭,楚星無語中。

「王飛強來了」班級里叫了起來。

只見王飛強1米7高,抬着頭走了進來,笑呵呵的和同學們打着招呼。

「強哥,我準備了塊花崗岩你試試」一個同學抱着一塊3厘米厚30厘米長的石板,高興的說着。

「好,我來試試」王飛強接過石板,「大家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