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聲線里,倏然多了幾分笑色和嘲諷:「我沒有這麼說哦,是你自己在罵你自己,不關我的事兒……」

「你少來這套!」

徐澤笙輕咬著牙:「古靈,你可別欺人太甚了!」

「既然不想被我欺負,那就麻煩你滾遠點兒,別來煩我!」

說完,古靈將電話掛斷了。

此時,溫泉度假村內。

古靈深深吸一口氣,隨即向後躺進了溫泉的池子里。

她的全身,她的五官,統統都被溫熱的溫泉水充斥著,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和熨帖。

只是,再暖的溫泉水,也只能浸泡她的皮膚,卻暖不到她的心裡去。

她想到了徐澤笙,莫名感到一陣噁心:他算個什麼東西?

一個為了向上爬,不惜奉獻出自己的肉體給投資商。甚至,他他么的竟然還這麼好命,攤上了自己這麼個年輕貌美的投資商。

古靈從池壁的托盤裡,拿起服務生剛剛送來的紅酒上。

倒了一杯,可是實在沒心情喝,最後全都倒在了溫泉池裡,給自己做了個舒舒服服的紅酒浴。

第二天一清早,古靈便開車回了S市。

在那裡呆了兩天之後,帝都的雷暴漸漸停了,古靈很快買了機票,順利回到了帝都。

回去后,在母親那裡住了幾天,把公司的事情簡單安頓了下,古靈又去了一次美國,看望妹妹古瑜。

在矽谷鍛煉過一段時間之後,古瑜已經出落得越發成熟漂亮了。

她特意請了幾天假,帶著古靈在美國四處遊玩兒,晚上就帶著古靈回她租住的小公寓一起住,給古靈做她新學會的菜肴。

古靈在這裡住了半個月,才預訂了回程的機票。

走的那天,剛好是周末,古瑜休息,開車送她去機場。

在候機室里的時候,古瑜買了兩杯酸奶來,兩人一人一瓶,慢慢喝著。

「姐,你這趟來,看起來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失戀了呀?」

妹妹的一句話,讓古靈的一口酸奶幾乎噴了出來。

她勉強忍住了,才抬頭看著古瑜:「你說什麼?」

古瑜笑了笑,道:「我就是瞎猜的,要是猜錯就算了!」

古靈這次來美國,一點都不開心——這一點,古瑜看得很真切。

她從小就跟擅長觀察,尤其是一起長大,對她很合乎很照顧的姐姐,姐姐的一喜一怒,都瞞不過她的眼睛。

這次來,姐姐雖然也到處去遊玩兒,但偶爾,不經意的時候,眼神里還會多出幾分不易察覺的落寞。

她知道,這世上沒有什麼能夠難倒姐姐,除非是感情上的事兒。

古靈苦笑了下,手中擺弄著酸奶瓶,道:「養了一隻寵物,寵物不乖,讓我很是頭疼!」

「那就殺了燉湯!」

古瑜說:「養寵物,是為了讓自己開心的。如果寵物不乖,不能討自己開心,那還留著幹嘛?給自己添堵嗎?」

古靈微微愕然:「……」

她也不知道古瑜是知道了什麼,意有所指,還是她真的就是這麼一個狠人,殺起小動物來也不手軟。

從美國回到帝都時,夏季已經到了末尾,氣溫倏然就降了嫉妒,天沒有那麼悶熱了,帝都的天藍藍的,看著很是討喜。

《策江山》劇組,是在古靈從美國回來的一周以後殺青的。

由於《策江山》的最後一場戲,是在帝都附近選的外景,所以殺青宴,也就順理成章的擺在了帝都的一家酒店。

向卓給她打過電話,讓她一起去湊湊熱鬧,古靈卻拒絕了,假裝自己還在美國,趕不回來。

當天晚上,劇組流出來的照片里,她就看到了於嘉。

她穿著一身銀紅色弔帶晚禮服,笑靨如花,也去參加了殺青宴。她站在一對演員中,單看臉的話,絲毫不亞於劇組裡的一些女演員。

古靈看著平板上的照片,就忍不住抿了下唇:狗男人,運氣還不錯,身邊的女人都是個頂個的美女。

現在好了,前女友風光歸來,從小演員榮升為製片人,終於可以順利成章的包養他了。

關掉了平板電腦,古靈轉身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找出了明天開會要用的數據報表,開始看了起來。

一夜安穩,第二天,古靈起了個大早,因為今天公司要開例會,順便對上一季度做一個總結!

初秋時節,早晨的氣溫已經很低了。

壹號院里草木凋零,反而是出口處的一整排楓樹,紅得如火如荼,極盡絢爛。

開車到門口的時候,古靈看到了那裡停著的,正是徐澤笙的房車。

目前,他應該身在帝都!

古靈沒有理會,直接朝著公司駛去。

沒一會兒功夫,那輛房車,卻超速從後頭追了上來,越過了古靈的賓士車,朝著新福路的方向開過去。

徐澤笙今天一直板著臉,化妝師和造型師圍著他,左右捯飭了一番,將他那張原本就英俊帥氣的面孔,給打扮得越發驚為天人!

男人女人都一樣,沒有醜人,只有懶人。

但是,天生就很好看的人,打扮起來,總是要省卻好多功夫。

助理何西給了他一瓶牛奶,道:「等下電台有個記者採訪,還需要拍攝一組《策江山》的宣傳照。另外,上一部劇《愛情寶典》因為某些情節沒有過審,需要重新配音一下……」

徐澤笙向後靠在座椅上,道:「回頭你給陳導打個電話,我覺得《策江山》的後幾個鏡頭沒有演好,你問問他,能否重新錄製一下!」

何西聽了,不由面露男色:「笙哥,導演不是都給你過了嗎?再說,我覺得後幾個鏡頭,好像是也沒有那麼差吧?」

已經殺青的劇,在重新補錄鏡頭,這可不是一演一拍這麼簡單的事兒,而是需要把搭戲的演員,燈光師造型師攝影師,還有場景,全部復原到當初的樣子。

這麼多人,不大可能會協調他一個!

。 夏波無所事事,跟隨着早晨的人群在各個攤位上閑逛開,柱子的規則自己已經了解了不少,既然它讓今晚,那自己就今晚去即可。

至於規則說的局外人,他保持着懷疑的態度。

畢竟規則的好壞是無法憑藉一語之詞來斷定的。

夏波遊走於各個攤位之間,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有一道道目光正在窺視自己。

「有人想要打自己的注意?」

夏波目光微閃,不為所動,繼續閑逛,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攤位,攤位前什麼物品都沒有,只有一個瘦弱的生物坐在攤位上。

一番觀察,夏波才明白這個人售賣的是什麼東西。

他售賣的是信息,而且有不少的人在他的攤位上停留交易。

夏波心中一動,走上前等待前方的人交易完。

「小信息100,大信息1000,,有問題問,我來斷定小信息與大信息,誠意買賣,不欺騙,不作假。」

瘦小生物看了眼夏波,目光閃過一絲奇怪,出於本職工作,他繼續說道。

殊不知自己的神態舉動早已經被對方察覺。

「一百萬貢獻值,跟着我一天。」夏波淡淡道。

「嗯?」瘦小生物頓時抬起頭,目光透露著驚訝。

夏波繼續道:「可以先付款,在完成交易。」

「你確定?一百萬貢獻值?」瘦小生物道,還是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我確定。」

說着,夏波直接取出一樣物品,這件物品價值兩百萬,隨手丟在他面前的地上:「這件東西付款夠了嗎?」

瘦小生物看到地上的東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立馬把東西撿起來揣進懷裏,似乎怕夏波反悔一樣,掐媚的道:「先生,夠了,這東西足夠了。」

「那就走吧。」

夏波也不多磨唧,站起身道,目光平靜,神色淡然。

周圍有一道道隱晦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視。

但他明白絕對不是剛剛的交易,而是自己出現在這裏的時候,就有人開始注意自己。

到底是誰。

「先生,收拾好了。」瘦小生物把攤位簡單收拾了一下,其實也沒什麼好收拾的,就一個凳子一張破布。

「先生,您要我做什麼?」

瘦小生物並不擔心夏波對他怎麼樣,因為在城鎮內是受到了規則的限制。

禁止殺人打鬥,否則會受到規則的制裁。

這也是這個鎮子一片『和睦』的原因,但是出了鎮子,情況就不一樣了。

「我要問你一些問題。」

夏波淡淡道:「你不是號稱小靈通嗎?對於這個世界的所有信息都有所了解嗎?」

「那是肯定的,大信息小信息,只有你說不出來的,但沒有我不知道的。」瘦小生物一臉傲然。

「嗯,如此最好。」夏波淡淡道。

他帶着小靈通來到自己小隊所在的房子。

昨天剛剛組建信息小組,可以讓信息小組的人在白天值班,所以小隊的住所是沒有一個人的,只有一輛孤零零的戰車。

兩人走進院子,小靈通似乎沒有想明白這麼有錢的人竟然會住在這樣一個地方。

進入院子,小靈通一眼就看到了停在房子裏的戰車,頓時眼前一亮。

「火炮戰車,車身經過四次改裝,已經達到了無堅不摧的程度,不若於重甲戰車。輪胎、玻璃都經過兩次以上的改裝。a7、a9重型火炮,射程一公里,打擊範圍極廣!」

夏波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錯啊。」

「對戰車方面也有所了解,吃這一行的飯,肯定要什麼都知道。」小靈通道。

「這就行。」

來到院子搭建的棚子下,夏波下,指著一張凳子示意小靈通野坐下。

「先生,您要知道什麼消息。」小靈通坐下說道。

「先等一等,等幾位客人。」夏波不容如山的坐在凳子上。

很快,外邊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還是蠻客氣的,看樣子不是抱有敵意來的。」

夏波淡淡的道:「門沒鎖,進來吧。」

卻見幾名氣勢雄渾,身材壯碩的人走了進院子。

小靈通回頭,看清到來的人,臉上頓時露出駭然的神色。

這幾個人他都認識,正是鎮子上叱吒風雲的強者,分別是第一小隊的隊長傲天,第二小隊的隊長萬斯,第三小隊的隊長查德以及其他小隊的隊長。

「幾位什麼事兒?」夏波十分淡定的道,這幾個人的實力非常強大,至少他們出現之後,自己的血魔心臟彷彿是遭受到了重壓一般。

「夏先生,此人您認識吧。」為首那壯碩生物隨手把一道黑影丟在地上。

黑豹掀開,露出一副白骨骷髏。

夏波眼睛眯了眯,看清地上的人,頓時有些驚訝:「馮世宏?嘖嘖,沒想到昨天晚上沒把你弄死,大意了。」

「為什麼!」馮世宏站起身,回頭看着第一小隊的隊長傲天,空洞的白骨眼眶裏燃燒着一道詭異的紫色火焰。

「沒有為什麼,利益交換。」傲天神色坦然,走到桌子前坐下。

其他隊長紛紛入座,至於門外,已經有不少人影在晃動。

小靈通心情無比震撼,急忙起身,目光駭然的看着自己的僱主,眼神之中帶着不可思議。

這是一場大佬的交鋒。

「此人是我手下的一個小組的組長,昨晚回來之後便開始散播消息,說夏先生有回到公路的辦法,您也看到了。」

傲天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說道,看着身邊的一眾小隊的隊長,意思不言而喻:「所以我斷定他與夏先生必然有深仇大恨,所以冒然打擾,帶着他一同前來贖罪,還請諒解。」

「辦法,我確實有。」夏波淡淡道,隨手一揮,桌子上出現一個個杯子以及各種各樣的茶葉,有自己儲物櫃里的茶葉,也有在這個世界上兌換的來自其他種族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