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眸掃了一眼跟來的桑穎

以及後面步伐僵硬的屍體

幾乎瞬間知曉了桑穎在想什麼

這樣眾人無法第一時間知道兇手到底是誰

拖延了一些時間

而在這混亂之中

若是孫河或是桑穎想要悄無聲息的對那屍體做些什麼……

也是有機會的。

桑穎的靈力屬性為土

揮手間便挑起周圍土石

凝做一團朝她攻來

而炎曦月一邊躲閃一邊防備

「我記得宗門內好像不允許除比武台切磋以外的比斗吧?」

此刻的桑穎哪裏還能顧及這些

聽炎曦月這般說倒是不受控制的升起了些許煩躁

「少廢話!怕不是你心虛了!」

炎曦月微微一笑

抽空看了孫河一眼

「這般違背宗門規定,該是有相應的懲罰吧,何況還是在諸位長老面前,孫河長老,你說是不是?」

孫河沉吟著開口

「自是如此…你二人皆得接受處罰,還不快快停下來!」

炎曦月輕笑聲響起

「孫長老這話可有失偏頗,我從頭到尾可都是在正當防衛啊,動手的人明明是孫長老和桑穎,憑何要罰我?」

這時羲和也冷笑一聲

「身為執事長老,對弟子賞罰分明才算是盡職盡責,孫長老種種舉動倒是讓我這個內門長老有些搞不懂了呢,難不成孫長老做事向來不顧公平公正,只按自己想法來?」 時歡:……

你看過嗎?怎麼就知道合適了。

還有,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沙雕?

剛剛那虎狼之話是害羞矜持的女孩會說的嗎?

火耳彷彿聽到了她的靈魂拷問,懶懶回話:

「原主傻缺,你是白痴。你倆合起來,不就形成了沙雕。我應該跟你說過,靈魂入主早期,性格會受到原主影響。至於後面,誰佔主導,就靠你自己發展。」

時歡:「我發現一個問題,上個世紀,大boss在我身邊的時候,你幾乎不敢露面。為什麼,這個世界如此隨心所欲,來去毫無顧忌?」

胖糰子屁股一翹,背對時歡靈魂,聲音像是在跟誰賭氣:

「因為這個世紀的大boss不是獸王,而是個普通人。」

獸王不僅是獸王,還是它主人的分身,臣服是它的本能。

時歡疑惑:「可他們明明是同一個人啊。」

?!!!

「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同一個人?」

胖糰子整個坐起來,連它都不知道。

為什麼它不知道!宿主卻知道!

「血魂契。千離哥哥說過,血魂契能感應到他。之前在公交車站,我撞到岑風的時候,這印記,有反應。」

時歡說著,頓了下,眉眼浮現些許柔和:

「不會錯的,我肯定,他們是同一個人。」

火耳沒回話,無精打采地躺平。

它失去了愛與快樂。

跟火耳聊這麼一會,剛才的尷尬彷彿沖淡了不少。

時歡抿著唇,專心替岑風擦脖子,堅決不再說一句話。

再說,可能連底褲都不剩了。

安靜狹小的房間里,女孩俏生生的臉蛋鐸了一層淡淡光暈,白皙細膩的肌膚比上好陶瓷器更加精緻美麗。

她微微垂著眼,眉頭輕皺,擰出一道心疼的淺淺溝壑。

表情溫柔,動作小心。

岑風眨了下眼,長睫輕顫,眸底暗涌翻滾,喉嚨發澀。

「那些人為什麼打你啊?」

堅持不到五分鐘,時歡再次開口了。

岑風的皮肉傷挺重,但都只傷了表面,那些人明顯顧忌什麼,沒真的下死手。

少年的嗓音漫不經心的,似嘲似謔:

「看上我了,想逼良為娼,但老子不從。」

上一世,他就是從遇到這些人開始,一步步掉入有預謀的陷阱。

奇怪的是,這一世,似乎隨著他的重生,很多事情也發生了改變。

他記得,被堵並不是發生在今天。

視線落在女孩臉上,腦中浮現她打架的樣子,問道:

「你的那根棍子呢?」

時歡把淺灰色毛巾扔回盆里,就聽到這話。

愣了片刻,開始一本正經忽悠:

「收起來了,高科技產品,能變化大小,伸縮自如,可厲害了。」

少年也不深究,對她興趣更大,十分認真地誇:

「你更厲害。」

武器再好,也要人行才能發揮作用。

何況,她那套打架動作不是蓋的……思至此的少年,想到短時間內截然不同的一個人,忽地瞳孔狠狠一顫,不可置信地看向時歡。

他重生了,這女孩……

無所謂,她是她就好。

「我可厲害了,」得意又驕傲的嗓音打斷他的思緒,女孩明媚含笑落入眼中,說不出的惹人喜愛:

「所以,你別怕呀,我會保護你。」

驀地,少年也跟著笑了。

剎那間,眼中有光芒,心中有希望。 王老四一個中年大男人十分痛苦的表情,「娘,我教訓她們,您彆氣。」

王劉婆子把刺條子扔在地上,示意王老四自己去教訓。

王老四顫抖的撿起來……

老四媳婦與二丫都面如死灰。

看着王老四的眼神既絕望又悲傷。

***

在老王家人走後,姜蓮珠拍拍手,繼續回去做她的秋梨膏。

根本沒把老王家的人放在心上。

要不是殺人犯法,還有顧忌三個崽崽,像這麼討厭的一家人,姜蓮珠真想把他們都幹掉算了。

大寶把二寶叫到了一邊上。

「哥,啥事兒。」

姜蓮珠事情多,繁忙,趕工,又不能假借於他人,這兩孩子就沒去打擾她。

大寶道,「我總感覺老王家人回去,肯定會幹出不好的事情來,咱們不能袖手旁觀,得想點辦法。」

二寶也點頭道,「依老王家的尿性,二丫姐姐回去怕是逃不過一頓毒打。」

大寶比他想得更遠一些,「這是一個方面,我怕他們會對山裏的野梨林下手,現在咱們分頭行動,你去老王家看看,能不能偷偷的救出二丫姐姐,記住,不要被抓住了。我去找里正爺爺帶人去山裏看看……」

二寶瞬間明白大寶的意思。

「走,分頭行動。」

……

大寶去了里正爺爺家裏。

里正家裏人正從山裏頭搬了梨回來。

他們家的兒子會打獵,農忙過後閑暇時,都會去山裏打點獵物什麼補貼家用,這幾天都是在摘梨子賣了。

一天賣幾百文的錢,收入穩定,比打獵時常走空的好。

里正爺爺年紀大,但是腳程也好使,也親自上陣同去同來的。

雖然身為里正,平時做活計可不落人後的。

見到大寶來了,笑道,「大寶來有啥事嗎?」

大寶把剛才老王家大鬧他們家的事情說了一遍,里正老叔聽得皺眉。

「這個王得敬,糊塗啊!才答應不再找你們母子幾人麻煩的,這才消停了幾天,又開始鬧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