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大概沒幾個不喜歡寶石的,葉星北也不例外。

她挨個摩挲每一粒寶石,輕聲問:「怎麼想起送我禮物了?」

顧君逐低笑,「小樹和小越都有,怎麼能少了我親親老婆的?」

他抓住葉星北的手,引著她將手指放在一粒紅寶石上,指尖在紅寶石上輕輕一按。

小樹苗清脆又軟糯的童音猛的響起:「白毛毛、黑毛毛、綠毛毛!白毛毛、黑毛毛、綠毛毛!」

小傢伙兒甜軟的聲音伴隨著無憂無慮的歡快笑聲,一遍又一遍的循環播放。

葉星北開始時下了一跳,很快反應過來,聲音是從寶石手串上傳來的。

她拿著手串,湊到壁燈下細看,發現手串上其中一個紅寶石被改裝過,聲音正是從紅寶石中傳來的。

葉星北奇道:「這是……微型錄音器?」

「對!」顧君逐把拿著她的手,教給她錄製和播放的辦法:「這小東西,對自證清白和拆穿表裡不一的小人的真面目最有用,你隨身帶著,見了冷佩妮,見機行事,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用不了多長時間,她就能自食惡果了!」 然而這還沒有完呢!

知道自己煙化化神,難度極大,最多做到干擾而已,此時的局面,已經令真小小十分滿意。

在精神錯亂與巨大的恐懼之下,賀拔龍象根本無力防備迎面而來的刀光。

所有護寶甚至都沒有用上,他的前胸,便重重地挨了一下!

撕拉!

彷彿金屬破碎,肋骨與鎖骨寸碎,胸前開了一個巨洞,賀拔龍象噴血仰面而倒。重重地砸在地上!

看到飛塵被揚起,自己心中被信奉為神的男人倒下,北岩修士們眼中難藏驚恐,有人意志不堅定之人,手中握著的武器甚至都掉落於地面上。

並不是那麼虔誠地信仰著賀拔龍象,只不過東靈天,出現了一位可以戰勝化神境蠻祖的女子。

可以想象,了解了蠻祖之後,她會以何種殘暴手段,輕而易舉地將在此所有人,送上西天!

「真小小!真小小!」

「斬神至尊!」

又有新的稱號被人創造出來,東靈修士奔走相告,喜極而泣。

累戰多日,眾人心情從未如此明媚,北岩步步緊逼。帶來了數量與力量超出想象的可怕戰團,雖然大家都卯足了力氣在廝殺,但心底……總有一個消極的聲音在迴響。

東靈會敗的……

東靈必敗。

直到此時,他們親眼看到賀拔龍象噴血倒地!

一束光線,從心底的黑暗破土而出!

太好了!

北岩最大的兩大威脅,被削弱其一!

我們……還有希望!

「這是……真小小……」吞著口水,海東歌身體哆嗦。

「我得把此事,告訴大家。」

實在是不能消化內心震驚,但云遲老祖還是迅速將手伸向腰側,取下那枚一直在閃爍不止的傳訊水晶。

這絕對是一個可以讓所有人都欣喜若狂的好消息。

手指輕點傳訊水晶,還沒等雲遲老祖將自己的神識烙印其中。一條條的戰報便蜂擁而至!

「報!雩風、梅溽、中律、霜序四城轉危為安,真小小留下的四十萬獸潮,將北岩軍隊徹底驅散,需要藥師!需要藥師,梅尊重傷,天獅老祖重傷……」

「報!孟春城危機解除,但因為特殊原因,請友軍不要靠近孟春城地區,也不要放任自己的戰獸,踏足此域一步!一級警戒,一級警戒!還有,誰看到真小小了?若見到此女,煩勞通告一聲,還請真尊有空,回來把她那頭……那頭鱷妖,咳咳,處理一下。呀不!鱷妖干翻北岩大軍,那邪惡的眼又來打量我們了……不要看我,救命呀呀呀啊……」

雖然完全聽不明白孟春城在彙報什麼,但傳訊之人慘烈的尖叫,令雲遲老祖印象頗為深刻,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哆嗦。

最後一道傳音,來自吳和風。

「花朝城安全,諸位道友,請務必堅持,東靈還有希望,東靈還有希望……靈門獅心峰傳承弟子真小小,已一種難以解釋的方式踏入化神境,如戰場遇見,全力配合!」

清晰的聲音落在雲遲老祖的耳里。

自己親眼所見,都沒有如此觸動。

但聽吳和風那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耳畔一字一句地陳述,再聽「希望」二字,雲遲老祖情不自禁,老淚縱橫。 ?方平也正盯著恭田深。他本想上前助碧盈姬,但那幾個都是高手,自己要是上前,可能幫不了碧盈姬,反而會使敵方改為攻擊自己而致使碧盈姬難以兼顧兩邊,於是,也安下心來準備與恭田深較量一番,把能吃掉的先吃。

就實力而言,方平與恭田深已相當接近。不論是力量還是經驗,方平都毫不遜色於對方。

「出手吧!讓你半招!」恭田深倚老賣老,雖是昂著頭,卻也並不顯得高大,自視比方平要高強許多,冷冷道。

方平俯視著恭田深,鄙夷道:「本少爺不用你讓。有什麼本事就使出來。我能抗得住。你要是害怕,就跪下來向我磕頭,或許我會放你第419章免費送行一馬。否則,今日便是你我不能共存之日!」

「小子,敢在我面前不恭!看老子怎麼收拾你!」恭田深大怒。身影暴掠而來,身後的虛空里瞬間充滿了大大小小的氣刀,明晃晃一片,如同一陣流星雨向方平罩過來。

方平打出南斗聖拳第四式百龍齊舞,一圈光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去,方圓數百丈內皆是龍影飛舞,拳風嗖嗖。

霎時間,狂風亂舞,砂石四濺。

那些處於拳氣籠罩之下的軍士走不快的,全被拳氣震得粉身碎骨。 醫國高手 場面之慘烈,頗為血腥。

雅姬率領著近衛軍正與鐵傀軍大戰,當她見到方平打出這麼有威力的一擊時,不禁露出迷人的微笑。

恭田深背後虛空里的刀氣悉數被擊碎。

半空里閃爍著散碎的刀芒,向四面八方飛射,如同無數的飛鏢擊出去,害得雲羅國的不少軍士遭殃。

下一息,恭田深消失不見。只見虛空里留下一團鮮血,應該是恭田深吐出來的,看來他受了些傷。

但方平能感覺到對方的氣息就在附近,感知到對方的殺氣在繼續第419章免費送行增加,但不能確定對方的位置,心裡微微一怔,立刻凝神搜尋。神識宛如漣漪一般擴展開去,尋找恭田深的所在位置。

只見虛空里忽然有四道亮光出現,每一道亮光化成巨大的刀芒,都有數丈長短,分從四個方向劈向方平。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不亞於迅雷之疾。

「看你能不能抵抗住我的『絕世破空斬』!取你小命!」恭田深囂張地吼道。他已將自己的力量全部使出來,就看這一擊。在他看來,成功是必然。

地面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刀氣而嘩啦嘩啦地塌陷下去。周邊的雲羅**士再次遭殃,不少士兵掉進深坑裡,生死未卜。

「阿平,小心!」雅姬花容失色,她見虛空里四道刀芒將方平罩住,想上去幫忙,又不夠實力,只得提醒道。

方平隨著地面的下陷而落下去,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也正在燃燒著自己的能量小宇宙,準備把自己的最大力量發揮出來。

此時,虛空里的四道刀芒忽然合而為一,變得猩紅無比,映得方圓數里都紅彤彤的,刀身比原來又大了二三倍,以更快的速度,由上至下,追斬著方平。

方平只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龍鱗鎧甲在咔嚓咔嚓地作響,裂出一道裂紋。好像有一道刀氣已快要劈進肉里一樣。想往側邊飛去,又不能夠,虛空好像都凝成了一塊干硬的鐵塊,活動不得。耳邊響起嗤嗤的刀氣破空聲。

「哈哈,將你劈成八八六十四塊!」恭田深哈哈大笑道。

雅姬也顧不得許多,騎著冰豹王飛馳過來,站在坑沿邊,朝下看著還在下落的方平。她放出幾道暗器,但不起作用,連接近那道巨大刀芒都不成。她只干焦急。她姐姐正在力敵另外三個強敵,根本分不出精力來助方平。

「阿平,快閃!」雅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精神鼓舞。

方平的能量小宇宙已催動,力量暴漲上去,低吼一聲,此時他身上已現出一道刀痕,鮮血滲了出來。他氣海里的火源忽然暴涌而出,紫色的烈焰從經脈之中飄溢出來,連每個毛孔都有絲絲的烈焰噴出,轉眼間,已化成了一隻光芒四射的火鳳凰。

「咦?!」恭田深大吃一驚。他想不到除了他之外,還有人在未踏入天境之前也能以肉身化其他的物形,他一向以自己的肉身能化巨刀而自豪,每每向人說起自己的刀技時,便自得萬分。此刻見方平居然可以化成一隻火鳳凰,瞪大了眼睛,顯出一臉的疑惑。

火鳳凰嘴一張,噴出一道紅光,正是半件神器的紅纓槍,擊向頭頂上的那道巨型刀氣。

震天價響的金鐵相鳴之聲破空而去,在方圓數十里內震蕩。地面也輕微的震顫。

一波氣流速度擴張開來,將大坑四周的土壁撞得繼續倒塌下來。

那道巨大的刀芒被紅纓槍撞得向後退了幾丈,滴出不少鮮血。恭田深明顯是又受傷了。

方平雖也受了傷,但傷勢不算重,與對方比起來,還是獲利不少。

「小子!跟你拚了!」恭田深所化成的巨型刀芒暴閃出更為猩紅的光芒,刀頭上如同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凶神在咆哮,以極快的速度疾沖向方平。

火鳳凰兩眼射出光束,口中噴出紅纓槍,又將恭田深的進攻擋住。當他火翅掠過那道刀芒之後,聽到一聲慘叫。

恭田深重重摔在地上,由刀芒化轉人形,口中鮮血狂噴不止。強壯的身軀也是傷痕纍纍。

「公子,用他的武魂來煉製我!」紅纓槍搶言道。

「不要爭,這回我要煉化他的武魂,吸進體內。」方平自有分寸道。

巷田深大驚失色,求道:「不要煉化我。」

「本少爺免費送你到地府里與橋木機見面,不用害怕,痛苦只是瞬間的。感謝我吧。」

說著,方平落在恭田深前面,伸出右手,化成龍頭,祭出龍煞,將恭田深吸了進去,煉化對方,把對方的武魂當作養料供自己的武魂吸收,從而提高自己的武魂與魂力的等級。

而此時,遠處的天空中,碧盈姬與敵方的三個悍將強大的能量波撞在一起,只見到虛空之中有一個方圓數百丈的能量波,而見不到人影。

氣勁狂掃,能量波周圍繞滿了電絲,地面的泥塵軍士一起被無形的力量推得倒飛出去。

須臾,四條影子從能量波里彈射出去,能量波也隨即而慢慢消失。

碧盈落在了城牆上,嘴角掛著一絲血跡,明顯是受了傷,從她那蒼白的臉色可以瞧出來,!!! 葉星北摩挲著手腕上質地溫潤的寶石珠串,心裡滾燙滾燙的。

被人惦念著、關懷著的感覺真好。

她一時激動,忍不住湊過去,在顧君逐的臉頰上親了下,「……謝謝你!」

親完之後,她又覺得羞澀,抓過一個抱枕,把臉埋了進去。

顧君逐扯過她的抱枕扔掉,「寶貝兒,既然這麼感動,就以身相許了吧!」

葉星北:「……」

這傢伙,最會破壞氣氛了!

不過,也最暖心,最疼愛她。

她被自己腦海中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

不知何時,在她心裡,顧君逐竟然成了最疼愛她的人。

太不可思議了!

她覺得震驚,卻又很感動,忍不住反手抱住了他……

*

第二天,吃過早飯,顧君逐和葉星北先一起去送小樹苗和凌越去了學校。

看著兩個小傢伙兒依依不捨的和他們揮手后,手牽手跑進學校,兩人才各自上車離去。

顧君逐去了顧氏在江城的分公司。

葉星北去了星宮。

敲開葉星離辦公室的房門走進去,葉星離正一臉急色的打電話。

見葉星北走進來,葉星離的眼睛驟然一亮,見到救星一樣。

他跑到葉星北面前,抓住葉星北的雙臂:「北北,我一哥們兒出事了,我要去江湖救急,星宮就靠你了!晚上有個慈善晚會,記得替我參加,邀請函在我桌子上,我把震齊留給你,具體事情你問他!妹妹我愛你,我先撤了……」

他話沒說完就往外沖,也不等葉星北答話。

等最後一句「我撤了」的聲音傳來時,他人已經在走廊里了。

葉星北:「……」

她家二哥好像一匹脫了韁的野馬啊!

「葉星離,你給我站住!」冷佩妮氣急敗壞的追了出去!

明明說好了,晚上的慈善晚會他們兩個去參加,怎麼葉星北一來,邀請函就變成葉星北的了呢?

她原本就沒葉星離跑得快,再加上又穿著高跟鞋,等她追出門,葉星離連個鬼影都不見了。

冷佩妮氣的跺腳,氣勢洶洶殺回辦公室。

葉星北已經在葉星離的位置上坐下,打開桌上的邀請函看了眼,然後收進了抽屜。

慈善晚會是江城一位德高望重的名門夫人,高夫人主辦的。

這位高夫人是位書畫大家,出身書香世家,丈夫是一位考古學者,同樣家世顯赫。

高夫人熱心慈善,每年都會舉行一次盛大的慈善拍賣晚宴,受邀人士,都是藝術界和書畫界的大拿。

演藝圈的人,勉強能和藝術界搭邊,但地位卻絕不如藝術節和書畫界,高夫人的慈善晚宴,能受邀的演藝圈人士,每次絕不超過十位。

無數演藝圈的人,以能拿到高夫人一年一度慈善拍賣晚宴的邀請函為榮。

這個慈善拍賣晚宴,星宮是一定要參加的。

換言之,她是一定要參加的!

冷佩妮氣勢洶洶殺回來,掃了一眼辦公桌,邀請函不見了。

她氣得一拍桌子,橫眉立目:「葉星北,把邀請函交出來!」 是的,真小小就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