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霸氣了!

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林玄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一些人還好心地幫助蒼穹學院收拾殘局,破損的大門被換成了新的,院子中的鮮血也被洗刷乾淨。

一時間,林玄的強大猶如一陣風一樣傳遍了各個角落,所有人都知道了,林玄一劍斬殺神魂境的高手,兩個北齊國的高手被秒殺。

皇城中的人都激動地大喊大叫起來,北齊國的強者在要塞囂張的事情,早就被守衛軍宣揚開來,很多人都對皇家學院心生不滿。

但是礙於皇家學院的強勢,他們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現在林玄將兩人秒殺,簡直就是大快人心啊。

至此,林玄在皇城的聲望達到了頂峰,本來是兩個學院的私鬥,現在卻突然上升了兩國的戰事,雖然皇家學院是罪魁禍首,但是對於南疆國的士氣提升到了頂峰,這也是皇室願意看到的結果。

林玄突然間成為了南疆國的英雄。

而此時,皇家學院的議事殿之中,氣息無比的凝重,大殿中所有人都圍坐在長條桌上低着頭,耳邊響起有節奏的敲擊聲,童極坐在首位,臉色陰沉無比。

那位執事正躬身站在大殿的正中央,將在蒼穹學院發生的事情,一字不落地講述了一遍。

「你是說,林玄一劍便將神魂境巔峰的北齊人斬殺了?」

童極聲音平淡,聽不出有任何的情緒。

周圍的人聽到聲音,頓時都緊張了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緊張與凝重。

北齊國的武者有特殊血脈,很多人都可以進行蠻獸變,施展了之後身形可以變化,無論是戰鬥力還是防禦力都會成倍增長,極其的難纏,神魂境巔峰級別的強者,甚至比霍鷗還強上不少。

卻連林玄一劍都擋不住,直接被瞬殺,要知道林玄不過玄丹境而已,這怎麼可能?

就算是劍修可以越階戰鬥,也只是戰鬥,秒殺可是壓制性的勝利啊!

「院長,林玄還說這些弱者不要去找他了,不想浪費時間。」

執事小心的說道,生怕自己措辭不當惹得院長發怒,他不過是小小的執事,根本承受不起院長的怒火。

「沒錯,低於辟海境的人,將他們解散吧,就算是去了也是白白犧牲。」

坐在長桌上的人,想了想開口附和地說道。

「解散?」

童極敲擊的手指停了下來,眼神中閃過一抹冷笑,「不用解散,我們將懸賞翻倍,只要年齡相符無論什麼樣的實力我們都接受,刺激他們去挑戰林玄!」

「院長,您這是打算用人海戰術,堆死林玄嗎?」

「不,人海對於劍修來說沒有絲毫的作用,只不過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那是為什麼?」

「呵呵,林玄殺的人越多得罪的人就越多,最好把整個武州的勢力全部都得罪一遍,到時候或許不用我們動手,就有人替我們殺了他了。」

童極目光閃爍著陰冷之色,冷笑着說道。

。 雙方簽字完畢,周韻竹站起來,跟隨張凡大步走出套房。

坐回到汽車裡,周韻竹嘆了口氣,遺憾地道:「便宜莫萊這支老蠟筆了。」

張凡微笑著沒說話,把車一直開到周韻竹家樓下車庫裡,臨下車時才慢慢說:「你以為我真的放過了莫萊?」

「什麼意思?」

「一年後,他脊椎骨便會開始爛掉!不過,這也難以替被他摧殘的四個姑娘們出氣!」張凡平靜地說。

周韻竹驚訝了,連連讚歎:「你真行,輕易不出手,出手保准有!」

兩人上樓,回到周韻竹家裡。

一進門,周韻竹就脫去外衣,跑向洗浴間。

她有個習慣,辦完那事,都要洗一洗身子,此前在辦公室里沒來得及洗。

不過,她進到洗浴間之後,忽然又欠開一道門縫,露出可愛的臉蛋,「小凡,你去眯一小覺,養養精神,阿姨洗完了,還……還想要!」

說完,怦地一聲,關上了門。

張凡心中一熱,這麼長時間沒跟周韻竹在一起了,春風二度也是有情可原的,更何況目前他修鍊「古元玄清陰陽秘術」,身體強勁,百戰不疲,不像以前,跟周韻竹在一起之後,回家裡怕在涵花面前出醜。

張凡等了約有十幾分鐘,周韻竹從洗浴間出來。

她身披一件浴袍,一身皂香,坐在張凡身邊,細心地對著小鏡子往臉上抹化妝品,一邊說:「小凡,阿姨四十歲的人了,不知還能保持幾年青春。要是阿姨容顏消褪,阿姨會自覺地從你身邊消失的。所以,只求你在阿姨還有些姿色時,多愛愛阿姨。」

張凡一聽,有些傷感,捧起周韻竹的臉蛋,輕吻了一下,深情道:「阿姨,如果我是為了你的容顏才跟你在一起,那麼我何不去找個小姐?」

周韻竹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把頭埋在張凡懷裡,抽泣地道:「我真不想老去!」

張凡忽然想起狍犴茸來!

上次用狍犴茸,使得李秀嫻阿姨返老還童,要麼,給周韻竹也服用一點?

不行不行!

張凡馬上否定!

如果周韻竹也變成二十多歲的俊媳婦,那麼她的老公卜興田豈能不垂涎?周韻竹本來就討厭卜興田,那不是給她添麻煩嗎?

不過,張凡想起《玄道醫譜》裡面的數個美容秘方,心裡有些衝動:要是用秘方配成美容葯,再添加一丁點狍犴茸,推向市場,那收益會不會很大?

張凡剛要說點什麼,周韻竹已經放下鏡子,敞開浴衣,兩眼紅紅地道:「來吧,聚一回不易,讓阿姨再愛你一次。」

被她這一句說得張凡頗為傷感,不由得產生深深的憐愛,雙臂環住她的腰肢,輕輕抱起來。

周韻竹雙臂勾住他脖子,顫聲綿軟:「今天我們有的是時間,你要把欠我的全還給我。」

「韻竹姐,」張凡深深抱著懷中出浴的美人,動情地說,「還是和風細雨比較好,不傷身體。以後我會半個月來看你一次,如果有空的話,我會一周來看你一次。」

「真的?」周韻竹驚喜得身子一顫,隨後如蛇般纏住他,淚水奪眶而出。

張凡也不回答,徑直走進卧室,將她睡衣從肩上掀開,身體輕輕放在大床之上……

兩人一覺醒來,張凡看看窗外,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天黑了,我得回去了。」張凡說道。

周韻竹慌忙坐起身,歉意地道:「我給你做飯,吃了飯再走。」

張凡還沒來得及回答,手機響了,妹妹張燕打來了電話。

「哥,我有點害怕……」張燕的聲音裡帶著絲絲顫抖。

咦?張凡一驚:張燕這個小妹妹向來開朗大膽,今天是怎麼了?

「小燕,你快說,遇到什麼事了?」張凡不禁緊張起來。

「我每天晚上下自習回寢室的路上,都有一個男的跟蹤我!」

「跟蹤你?」張凡大吃一驚。

「不遠不近,就五、六米,一直跟到女生宿舍樓下。我回到寢室,從窗戶向外看,他仍然站在那裡,好久好久也不離開。」

「此人什麼樣?是大學男生吧?」

「他戴一隻大墨鏡,看不清面孔,不過從體型上看,是一個中年人!」

張凡眉頭一皺:中年人?

莫非妹妹遇見了澀狼?

或者……是仇家要綁架妹妹?

張凡緊張起來。

「小燕,你別怕,今天晚上我去江清大學一趟,抓住這個傢伙!你幾點下晚自習?」張凡大聲問。

「九點,我從圖書館回寢室,那人一般就從圖書館樓下開始跟蹤我。」

「好,現在是七點鐘,九點之前到圖書館樓前。」

晚八點五十五分,江清大學圖書館樓前,人流絡繹,下晚自習的大學生紛紛從樓里走出來。

樓前小花園裡,張凡給妹妹打電話:「小燕,我已經到位,你出來吧,一直向前走,不要回頭看。」

「好的,哥哥!你要看準我,我穿白色的上衣。」

過了一會兒,張凡果然看見小燕從樓里走了出來。

剛剛走出約有五十米,忽然,一個男子快步跑了幾步,緊跟在張燕的身後。

借著路燈光和圖書館里射出來的燈光,張凡發現那人應該是一個中年男子,只是他戴著大墨鏡,無法看清面目。

「小子,找死呢!敢欺負我妹妹!」

張凡一邊暗罵,一邊快步追了上去,跟在那男人身後,保持十幾米的距離。

那人始終保持一定距離,不緊不慢地跟在張燕身後。

張凡斷定,他是在尋找機會,如果小燕獨自走到僻靜之處,他就會下手。

張凡給小燕發了一個信息:「你往大操場走。」

小燕接到信息之後,拐了一個彎,走進體育場大門。

那人走到大操場大門前向裡面望了望,隨即跟了進去。

操場上沒有人。

小燕假裝在跑道上慢跑,剛跑了十幾米,那人突然竄上去。

張凡跟在後面,隨手甩出一塊石頭,正中那人後背。

「啊!」

一聲尖叫,那人仆身倒地。

張凡衝過去,一腳踩踏在那人身上,掏出手機往他臉上一照。

「是你?」張凡驚叫一聲。

腳下的男人竟然是那個搶先上救護車的中年男子!

沒錯,就是這張臉,那天,在萬家酒店門前車禍現場,他給諸局長打電話,搶先上了救護車,差點導致樂果嫂丟掉性命!

這爛人,怎麼跑大學校園裡……

。 「大哥,這些玩意真是寶貝啊!你看我也搶到了不少….!」

這時,旁邊的墨白也是靠了過來。

唰!

只見其同樣攤開右手掌心,上面籠罩着的純白光芒逐漸散去,露出其中真容。

一枚丹藥,一株靈材,還有兩本功法秘籍以及一件略灰色的圓形戒指,似乎是某種稀有靈戒。

這些東西都是墨白搜刮而來的寶物,先前炎帝雕像破碎之際,大殿四處散射出大量的純白光芒,而他也是搶到了不少。

「這是一枚地品丹藥,馬馬虎虎….」費仁回頭瞥了一眼對方,隨後開口道,「還有這一株靈材似乎是五百年份的虎靈涎,此物可以作為製作尊品以上療傷丹藥的主材料,還算價值不錯….」

「至於剩下的都是一些普通貨色,包括那枚灰色靈戒,只能說價值一般!」

僅是匆匆一瞥,費仁便是大概分析出了墨白手裏這些寶物的價值。

「大哥的眼力勁果然了得….!」

見狀,墨白也是將這些寶物全部收入靈戒,臉色感慨。

雖然他搶到的這些寶物的價值比不過雲浩軒等人,但是有總比沒有好。

「臭小子,眼下寶物雖然已到手,不過咱們能不能從這裏安全脫身還不好說,別高興得太早了…」看到墨白有些得意忘形,費仁卻是潑了一口冷水,似乎十分冷靜。

畢竟,炎帝殿內匯聚了大量的武者散修,其中大部分都是玄尊境高手,眼下他們兄弟二人出手搶到了不少寶物,勢必會被一些有心之人覬覦。

除此之外,一旁的雲浩軒和劉無影等人也是虎視眈眈,當初費仁用計謀除掉了雲浮宗兩大內門長老之一的鄧清泉,此舉已經是和雲浮宗結下了生死世仇。

上一次有展紅塵和崔骨等人撐腰,費仁僥倖躲過一劫,然而這一次雙方再次在炎帝殿內撞上,雲浩軒等人顯然不會善罷甘休,輕易放費仁和墨白二人離開。

另外一邊

「到手了!」

展紅塵縱身一躍,將殿內一團較大的純白光芒生生攔下,隨後掌心猛地爆發出一股元力,將籠罩着外部的光芒震散,露出真容。

唰!

光芒隨風散去,下一刻只見一枚通體乳白,光滑如玉的橢圓形靈石顯露而出,乳白靈石菱角分明,外表平坦無缺,此刻正朝外逸散着絲絲磅礴靈氣,彷彿其中蘊含着磅礴能量。

「此物難不成是….星石?!」

掌心緊握著這枚乳白靈石,感受着其中隱約傳來的磅礴能量,展紅塵也是愣了一下,下一刻雙目浮現喜色,彷彿撿到了某種無價之寶。

星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