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疼了,即使洛天意志強大,也是有些抗不住,恨不得自己昏過去,但是那極致的疼痛讓他保持著前所未有的清醒。

「嗚……」婉轉的簫聲響起,鍾子軒手持紫玉簫,臉上帶著肅然,輕輕的吹奏起來。

無形的動地伴隨著優美的簫聲在星空下回蕩,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寶貝甜妻,抱一抱 隨著波動湧入,那暴躁無比的灰色火焰,如同狂暴的猛獸,遇到了主人,漸漸的被安撫下來,火焰漸漸的平和下來。

「呼……」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帶著感激之色看了鍾子軒一眼,隨後眼中泛起陣陣的光芒。

「封!」實質一般的神魂,升騰而起,在洛天的身體之中幻化起來,波動再次升起,朝著灰色的火焰烙印而去。

在洛天和鍾子軒兩人的合力之下,那強大無比的詛咒之力,也是終於徹底被壓制,化成了兩道印記,烙印在洛天的神魂之上,彷彿兩道猙獰的傷口,任憑洛天如何想要修復,但是卻是絲毫沒有辦法。

「算了,不管了,暫時應該沒什麼問題!」洛天心中嘆息了一聲,不管如何,眼下身上還沒有任何不適應。

「只是暫時的壓制而已,若是再爆發會更加狂暴!」簫聲平息,鍾子軒輕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嗯!」洛天點了點頭,隨後目光再次看向古天輸的戰場,臉上的擔憂之色,一點都沒有減少。

不過,當洛天看像戰場之時,臉色卻是狂變起來,眼中帶著強烈的震撼。

浩蕩的星空之下,古天輸化成千丈巨人,身上泛起無上的氣息,不斷的出手,朝著三名准王攻殺。

三名准王固然強大,縱然古天輸,渾身也是布滿了猙獰的傷口,但是古天輸每一攻擊,卻是也是讓三人狼狽無比。

「怎麼會這麼強!」三名准王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大浪,沒想到三人連手竟然不能將眼前這個人族壓制。

「哈哈!」 我真是個律師 長笑之聲響起,一道氣息吞天的身影,腳踏青色的雷霆橫空而來,高大的身軀,絲毫不比古天輸低上多少,蠻荒的氣息在高大身影的身上傳出。

「又是一尊准王,屬於蠻族!」人們震動,看著那氣息滔天,赤裸著上身的高大身影,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獸皮裹身,蠻族的這位準王,彷彿真的像一個野人一般,肩膀上扛著蠻族的王者之兵,一個通體潔白的狼牙大棒,從雷霆之中一步邁了出來。

「轟隆隆……」蠻族的准王,一手將手中的狼牙棒送到了老薩蠻的身前,同時飛身而起,朝著古天輸沖了過去。

「怎麼這麼多!太古王族竟然如此可怕么!」人族的心中有些絕望了,縱然古天輸再逆天,一人獨戰四尊准王,這在人們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之前力抗三尊准王已經讓所有人都是意外無比了,如今又多了一個,這完全是必死之局。

「殺!」蠻族的准王一出現便是直接朝著古天輸沖了過去,沒有任何武技,單單是肉身,便是給人一股強大的氣息,掀翻了星空,一拳朝著古天輸轟去。

「嘭……」古天輸剛剛抗擊下三名准王的攻勢,猛然轉身,同蠻族的准王碰撞在了一起。

轟鳴滔天,兩尊龐大的身影,在星空之下碰撞起來,兩道身影轟然倒退,蠻族准王臉上也是露出凝重之色。

「好強大的人族!再來!」蠻族的准王再次一步踏出,蠻神的虛影與其龐大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如同真的蠻神再生一般,朝著古天輸鎮壓而去,赫然正是蠻族的蠻七踏。

古天輸的臉色有些蒼白,渾身溢血,龐大的身影滔天而起,同時雙手再次演化起來。

「轟隆隆……」陣陣的轟鳴之聲,在虛空之中回蕩,一座金色的天宮朝著另外三名准王鎮壓而下。

「遠古天宮!」人們紛紛倒吸了口涼氣,看著那聲威浩蕩的金色宮殿,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又是通過無上的手段演化出來的武技!」所有人都是心神震動,目光看向朝著三名古王鎮壓的金色宮殿,隨後看向了人族的頭頂之上懸浮的遠古天宮。

兩者同樣散發著無上的威勢,不過古天輸演化出來的是虛影,而真正的遠古天宮則是真實存在。

「還不夠!」古天輸飛行間,再次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極光掃蕩,一面散發著無量光芒的古鏡,再次飛出。

「轟隆隆……」加上之前古天輸幻化出來的金色大鼎,三尊帶著無上氣息的寶物,分別朝著三名准王鎮壓而去。

「梵天攻殺!」古天輸沒有去理會三人,眼中帶著強大的自信,一拳轟出,同那蠻族准王的大腳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四聲驚天的爆炸之音,在星空之下回蕩的起來,所有人的臉上都是寫滿了震撼之色,看著那星空開始破滅起來,遮擋住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古祖!」洛天等人低吼,眼中露出緊張之色,不知道古天輸到底是什麼情況。

「吼……」太古萬族則是彷彿被點燃了一般,發出驚天的大吼之聲,在他們看來,四名准王出手,縱然這名人族再強大,也是必死無比。

「怎麼可能!」九冥王族巔峰大能,目光看著那澎湃的灰氣,觀察了一會兒之後,臉色便是猛然變化起來。

波動漸漸的平息下來,一個駭然的畫面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讓所有人都是平靜了下來。

視線中,金色的身影,渾身溢血站在那裡,臉色蒼白無比,口中喘著粗氣目光看向虛空。

而三道身影口中噴血,渾身脆裂朝著虛空之中下落,正是最先襲殺古天輸的三個准王。

另外一邊,剛剛加入的蠻族准王也是沒有太過好受,龐大的身軀躺在星空之下,龐大的胸口塌陷下去。

「無敵!」九域的人們爆發出強烈的歡呼之聲,看著傲然站立在那裡的古天輸,眼中露出瘋狂之色。

「一人力壓四名准王,這人族到底是什麼怪物!」太古萬族顫抖起來,看著站在那裡的古天輸,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這就是古天輸!無敵的代表,古往今來,最驚艷的一人!年輕的時候便是可怕無比,有著證道之資,被天道鎮壓到油盡燈枯,死而復生,活出了紀元之主才能活出的第二世!」孫勝天等人同古天輸是同一代人,眼中帶著敬畏之色。

「人族,你的確很強,但是我們四人若是拚命,你必然會喋血在這裡!」四名准王瞬間便是恢復過來,眼中也是露出驚駭之色,實在是古天輸的戰力太過逆天了。

太古王族尊重強者,古天輸今天的無上戰力,足以讓這些准王尊敬。

「想要斬我,你們四人必然隕落三人!」古天輸臉上露出冰冷,身上泛起自信的氣勢,目光森然的在四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翻。

「那麼再加上我呢!」灰氣涌動,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強大的氣息再次在雷域之中傳出,讓人們的身上瞬間多了一股涼意。

「嗡……」懸浮在萬族頭頂之上的冥王殿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緩緩的震動起來。

「我冥族的王者親子,竟然被人殺了?」灰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無上的氣息再次在人們的心中升起,顯然又是一尊准王級別的大能。

「到底有多少尊准王!」人族的人們顫抖起來,看著的灰色身影的一瞬間,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冥族的准王出現了么?」古天輸開口,咳出一口鮮血,長長的出了口氣。

「人族真是出了一個不錯的強者,可惜終究是沒落了!」冥族的准王在古天輸的身上打量了一翻,隨後輕聲開口。

「戰吧,縱然就我一個人,想要入侵也要從我的身上踏過去!」古天輸面對五名准王依然不懼,朗聲開口。

「想要殺我,你們必然會有三人被我拚死!」不等幾名准王開口,聲音再次響起,讓五名准王動容。

「誰給你的自信!」冥族的准王,冷哼一聲,灰氣澎湃,化成一股滔天的洪流,在冥族的准王不斷的煉化之下,化成一條灰色的長蛇,朝著古天輸撕咬而去。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人族的脊樑

面對冥族准王那強大的攻勢,古天輸氣勢如虹,一拳轟出,轟在了灰色的虛影之上。

另外四名准王也是再次出手,朝著古天輸襲殺而去,五尊准王每一次出手都是絕殺,圍攏在古天輸那龐大的身影之前。

「再這樣下去,古祖肯定會堅持不住的啊!」人族的人們顫抖起來,更有人眼中露出淚水看著古天輸那龐大的身影,不斷的同五名准王對抗在一起,每一次碰撞,古天輸便是口中噴出一道血箭。

無敵大能古天輸,彷彿人族的脊樑一般,面對五名准王級別的滔天大能,不斷的抗衡著。

鮮血染紅了星空,古天輸雖然接連受創,但是五名准王同樣也是被古天輸接連重創。

「怎麼這麼強!難道真的是因為活出了第二世么!」五名准王心中驚駭到了極致,看著彷彿無敵一般的古天輸,若是長此下去,說不定真的如同古天輸所說,被他拚死幾個。

「合力,一起將他煉化!」冥族的准王開口,飛身而動,雙手飛動起來,一道道灰氣,從冥族准王的手中飛出。

其他四人也是身形倒退,將古天輸圍攏起來,澎湃的氣息從四人的手中飛出。

「轟隆隆……」轟鳴回蕩,五道能夠滅殺一切的氣息,迅速的在古天輸的頭頂之上交織在一起,化成一張滔天大網,眨眼之間,便是將古天輸籠罩起來。

神光閃動,道道的神則在網上流轉,極致的煉化之力,迅速的將古天輸纏繞起來。

古天輸千丈高的身軀,在這股極致的煉化之力之下,竟然有著下降的趨勢,顯然是被五人的手段所困。

「吼……」古天輸仰天大吼,黑髮張揚,渾身金光閃動,強大的氣血澎湃而起,開始不斷的與五名准王對抗起來。

「耗死他!他堅持不了多久!」五人對視一眼,更加賣力的維持著巨網。

「我去幫忙!」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洛天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知道現在的他,面對準王完全就是被碾壓,但是有著鍾離天的肉身,洛天自信應該能夠替古天輸分擔一下壓力。

灰色的神魂,再次飄蕩而出,這一次,洛天不去理會古天輸的勸阻,直接入主進了鍾離天的肉身之中。

「轟隆隆……」轟鳴之音在鍾離天的身體之中響起,彷彿升起了大道仙音一般,讓人族的人們震動起來。

「又是這樣么?當年洛天便是入主這具肉身抗衡住了冥域九聖,如今又要入主,而這次面對的是太古王族的准王!」所有人的臉色都是變化起來,目光看著那緩緩睜開雙眼的鐘離天。

「父親!」鍾子軒在鍾離天睜開雙眼的一瞬間,精神有些恍惚起來,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氣血澎湃,金色的氣息在鍾離天的身上散發而出,無形的壓力,傳遞在人們的心神之上。

當初洛天以半步紀元的修為,入主鍾離天的肉身,便能夠硬捍紀元巔峰的大能,如今洛天的修為已經是紀元後期,入主之後,比起當時來,更加可怕。

「這便是大成的輪迴體,傳聞一但大成,便可硬捍紀元之主!」人族的人們振奮起來,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看向鍾離天。

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緩緩的攥了攥拳頭,隨後張口一吸,星空震蕩,狂暴的吸力作用在洛天的本尊之上。

「嗡……」一尊潔白的身影從洛天的丹田之中飛出,盤膝閉目,正是洛天修鍊出來的輪迴不死身。

「一尊……兩尊……」五尊輪迴不死身,被洛天吸出,瞬間衝進了鍾離天的肉身之中。

「轟……」鍾離天原本那枯竭的丹田,瞬間緩緩的復甦起來,潔白的光芒充斥在丹田之中。

「殺!」轟鳴之中,洛天飛速的起身,朝著古天輸的方向沖了過去。

「嗡……」長劍嗡鳴,鍾子軒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洛天操控著鍾離天的肉身,眼中露出陣陣的懷念之色,飛身而起跟在洛天的身後。

無論是太古萬族,還是人族都是被洛天兩人的身影吸引,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是誰,如此情況,竟然還敢參與到准王的戰鬥!」所有人都是驚呼出聲,就連太古王族的大那些巔峰大能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因為準王之間的戰鬥,即使是他們都不敢插手,若是一小心,必然是身死道消的結局。

「那具肉身好強!」下一刻人們便是看到洛天操控的鐘離天的肉身,忍不住驚嘆起來。

「那是人族大成的輪迴體!」蠻族的老薩蠻臉上露出感嘆,當初蠻族便是在斷神崖上與人族血戰,蠻族之中有著詳細的記載。

「可怕,一具肉身便有如此威勢!」伏文斌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感覺自己都有可能抗不住這無上肉身的一擊。

在人們震撼間,洛天和鍾子軒兩人頂著狂暴的壓力,出現在了古天輸的肉身跟前。

「給我開!」洛天一把抓住那幾名准王凝聚出的巨網,雙臂狠狠的一扯。

「自不量力!」五名准王臉上帶著不屑,大成輪迴體的肉身雖然強大,但是畢竟這巨網是他們五人合力打出,五人自信,只要不是紀元之主或者是王族的王者,沒有誰能夠破開。

「崩……」不過隨後,幾人的眼中便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道道的神輝,從洛天的手中流淌而出,巨網的一塊,被洛天狠狠的撕扯開來。

「嗡……」神劍橫掃,驚天的劍芒,劈砍在了巨網之上,又是一塊巨網消失在了五名准王的視線當中。

「怎麼可能!」幾人低聲驚呼,沒想到洛天和鍾子軒兩人竟然這麼強。

「嘭……嘭……」古天輸仰天大吼,金色的身軀再次轟然爆漲起來,一道道巨網在古天輸的身崩滅起來。

「殺!」洛天和鍾子軒兩人看著古天輸從巨網之中掙脫出來,對視了一眼,隨後彷彿事先商量好了一般,朝著蠻族的准王殺去。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兩人知道,若是單獨對上一位準王,他們無法抵抗,但是兩人合力,面對擅長肉身的蠻族准王,兩人或許還會有那一絲機會獲勝!

「找死!」蠻族的准王看著洛天和鍾子軒兩人朝著他沖了過來,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色。

「蠻神一怒踏九天!」抬腿間,金色的大腳便是朝著洛天的和鍾子軒兩人鎮壓而去。

「蠻神一怒踏九天!」洛天同樣低吼,同樣以蠻七踏對抗蠻族准王。

「天虛九劍!」鍾子軒舞動金色的長劍,滔天劍芒,如能開天,朝著蠻族准王斬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滔天,兩隻金色的大腳轟然破滅,洛天兩人的身軀轟然倒飛了出去,轉眼間,大口的鮮血從兩人的口中噴出。

「蹬……蹬……蹬……」蠻族准王眼中露出一絲詫異,龐大的身軀,不斷倒退,心中震撼,沒想到兩人如此實力,竟然能讓他退步。

「嗡……」金色的劍芒劃破金色的風暴,瞬間出現在了蠻族准王的身前,劈砍在蠻族准王的胸前,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隨後消散在蠻族准王的身前。

「太強了!」洛天和鍾子軒兩人對視了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強烈的震撼。

兩人一人入主大成輪迴體的肉身,一人是紀元之主和大成輪迴體的親子,全部都是同級無敵之人,甚至還曾經逆行罰仙,越級一戰,但是如今面對蠻族准王,兩人卻感到有些無力,不與准王級別的強者戰鬥,根本不知道准王級大能的強大。

「再來!」蠻族准王大吼,不甘心被洛天兩人傷到,金色的大腳再次踏出,朝著洛天兩人鎮壓而下。

洛天看著再次與四名准王搏殺在一起的古天輸,他知道他不能退,他若是再退了,那麼古天輸必然還會面臨剛才的局面。

「蠻神再踏碎星辰!蠻神三踏鬼神驚!」洛天思量間,直接邁出了第二步和第三步。

蠻七踏原本就是為肉身強大的蠻族量身定做,洛天此時以無上的肉身催動,比起他之前施展出來的威力更加強大。

兩步邁出,兩隻金色的大腳,瞬間便是再次同蠻族准王踏出的大腳碰撞在了一起。

鍾子軒此時也知道必須要拚命,一手金色的神劍,一手紫色的玉簫,兩者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咔嚓……」紫色和金色的雷霆在兩種無上寶物的碰撞之下,轟然爆發,隨後在鍾子軒的頭頂之上匯聚而出,化成一把驚天的雷霆之劍。

「去……」鍾子軒伸手一點,雷霆之劍瞬息而至,即使是蠻族准王都是沒有反應過來,瞬間便是出現在了蠻族准王的胸前,刺進了蠻族准王的胸口。

「噗……」血花四濺,蠻族的准王眼中帶著不可置信,怒吼一聲,狂暴的波動在蠻族准王的身上散發而出。

「嘭……」一吼碎山河,雷霆之劍在蠻族准王的胸口轟然破滅,道道的雷霆蔓延在蠻族准王的身軀之上。

「轟……」滔天的轟鳴之聲也是再次在星空之下席捲起來,洛天和鍾子軒兩人剛剛回歸原位的身軀,再次倒飛,鍾子軒的身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讓兩人心中驚駭到了極致。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三道仙氣

「沒想到,人族竟然還有你們這樣的天驕!」蠻族准王眼中露出感嘆之色,身軀一震,身上的雷霆之力,轟然消散,朝著四周消散而去。

「再來!」洛天和鍾子軒大吼,洛天飛身沖向蠻族准王,而鍾子軒則是站原地,雙手掐訣,手掌在金色的劍芒上一抹,金色的神血沾染在神劍之上。

「肉身搏殺么?」蠻族准王看著洛天朝著自己衝來,臉上也是戰意瀰漫,氣勢滔天,一步邁出,一手揮拳朝著洛天碾壓而去。

「大道封魔!」洛天看著那同山嶽一般的拳頭,臉上露出瘋狂之色,潔白的光芒,化成道道的身紋,沒入無雙的肉身之中,同時口中誦念羽化仙經,如同一道金色的流星一般,朝著那比他身軀都要大上幾倍的拳頭轟去。

「咔嚓……」不成比例的拳頭碰撞在一起,清脆的響聲,彷彿在虛空之中,升起了道道的驚雷,震的觀戰的人們頭腦轟鳴,眼中帶著震撼。

下一刻,金色的肉身轟然倒飛,倒飛途中,一道灰色的神魂緩緩的從金色的肉身之中飛出,眼中寫滿了驚駭。

「洛天的神魂,都被震出來了!」人族的人們看著那灰色的神魂瞬間便是認出那道灰色的神魂正是洛天。

而蠻族的准王也並沒有好過多少,龐大的身軀,也是轟然倒飛,身軀之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音,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可能,肉身相搏,竟然能夠傷到蠻族准王!」太古萬族驚懼,目光看著蠻族准王拳頭之上的裂痕朝著全身蔓延,失聲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