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的想法,不知道該怎麼做。內心的絕望不斷升起,如果林子還醒著就好了,我就不會一個人承擔所有的痛苦。但是等他醒了,我又該怎麼解釋。不可能不告訴他事實,遲早會敗露出來。但是我又怕接受不了事實,比我受到的打擊還大。

腦海里一片混亂,不知道在想什麼,眼淚又忍不住流下來。甚至都有了哭聲,情緒我控制不住,一下坐在地上癱瘓起來。

哭了一會,不大的聲音從耳里響起:「死凱子,老子還沒死,你就開始哭喪啊?」

我趕忙擦乾眼淚,起身走向林子旁邊輕聲問候:「林子,你終於醒了。」

「難道我要一輩子睡著不成,哭啥子這麼傷心,遇到什麼大事。快跟我說,日,痛死我了。」林子要起身,但是被全身火辣辣的傷刺激到,痛的要命。

我扶著林子靠在洞壁邊,安撫內心的憂傷。我知道不能對林子撒謊,只好告訴他事情:「我們所有人都被下套了,他們要滅門都。師傅為了救我們犧牲了自己,我帶著你逃出來。其他人也避免不了,我們有姦細,雪鷹是他們的人。」

「什,么……」林子猶如被雷打了一樣,目驚口呆看著我,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換做我也一樣,接受不了這事實。我抱著林子痛哭了起來,林子也在我的懷裡痛哭。

不知多久,我和林子的哭聲才停止。也許是哭累了,也許哭夠了。林子才注意到四周,問道:「這是什麼地方,在山洞裡嗎?」

我點了點頭,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沒有回答了。林子又急道:「我們趕緊回去告訴二師爺,讓二師爺趕緊救大家。」

我無奈搖搖頭,告訴他:「洞外面是懸崖,裡面是地下河,目前情況下是出不去的。」

林子不相信,拚命站起來向洞外面走。我沒有阻止他,讓他去看看現實是多麼殘酷。過了一會林子受到很大的打擊,一步一步如喪屍一般緩慢走過來。走到我身邊坐在地上,憤怒罵道:「老子真沒用,簡直就是一個垃圾,害了這麼多人。……」

「別自責了,大家都不知道,只能在這裡祈禱大家沒事就好。等我們兩個傷勢恢復好,我們就游一躺地下河看看能不能游出去。」我拍著林子的肩膀,安慰他!

林子「嗯」了一聲,點了點頭就沒有再說話。我知道他很傷心,接受不了這事實。可沒辦法,這已經改變不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我們兩個人一直沉默不語,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靜靜互相靠在一起,自己想的自己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想林子也跟我一樣很亂吧。他都忘了他的武器五行劍丟了,怎麼會讓自己的大腦冷靜思考呢。

我現在才明白,最痛苦的不是創業失敗,或者跟愛人分手。而且一連二再接三的重大打擊,這才是最痛苦的經過。這段陰影我想我和林子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消化掉,畢竟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依賴,只能靠自己生存。 在這處洞里生活了兩天,身上的痛好了一大半,真氣也恢復八層左右了。我和林子打算離開這裡,洞外面看是爬不上去,估計有兩百米左右高。光靠我和林子這點實力,還真爬不上去。懸崖更不用說了,到底多深還不知道,不可能爬下去。萬一一下失手,整個人就沒了。唯一就是游地下河,就不清楚能不能游出去。

這次我和林子收拾好打擊的心情,重振旗鼓,不辜負師傅以死相救。我們決定活下來,繼續修鍊成大能,為師傅他們報仇。林子帶頭潛入水裡,我跟著林子後面向深處游入。這裡非常安靜,只有我和林子呼吸聲有水花濺開的聲音。

我沒有害怕,經歷過這麼多事,已經不覺得害怕了。人都會成長,不會倒退回去,只會一直往前。這就是人生,活著一輩子都是在不停學習成長。

游到半個小時,卻發現腳底下有一股暗流涌動。林子回頭與我同視,這肯定遇到出口了。我和林子大喜,小心翼翼往前遊走。越往前,腳下的暗流流動力量越大,我和林子知道離出口越近了。

遊了一會,發現前面有一道牆,下面流動勁很大。但是奇怪的是,水上面依然平靜。很顯然,下方可以穿過這道牆不知道通向哪裡。這樣穿過去很危險,第一不知道有多長的距離,第二還會碰到洞壁的話容易受傷。

「看來還是靠老天給不給我們的面子了,阿凱,我們往後游點。然後咱兩抱團再潛下去,仍由水流把我們送出去。至於能不能活,就看老天了。」林子輕聲輕語讓我內心非常觸動,這是我很少見他這樣的語氣說話。

沒有過多時間考慮,我「嗯」了一聲,跟著林子往後遊了下來。估計離那道牆有十來米遠,我和林子互相擁抱起來。給了十幾秒調整呼吸,最後一口氣猛吸一口氣,對林子點頭。林子馬上知道我準備好了,林子帶動我的身體猛力向水下竄。

一道巨大水流勁頭帶動我和林子沖向前方,不停在水下翻滾,偶爾還會撞到洞壁上。這痛楚非常難受,林子估計也被撞上不少次。沒辦法,這是不可避免的。不過也還好,我們修鍊過真氣,身體素質比一般人強多了。

足足在水下待了兩分鐘左右,我們的身體緩慢向上浮現。我和林子知道,已經出去了,努力向上游。終於露出頭,大口喘息呼吸。四周看了看,發現這裡是一片很大的湖水。我和林子激動擁抱起來,終於走出那深洞了。

游到岸上,脫掉外衣,擰出衣服的水。我去找乾柴,林子下水去捕魚。一會生火烤魚,順便把衣服烤乾。我和林子這時候終於放下沉重的心,開心吃起魚來。古話說,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相信這句話,以後會證明的。

轉頭看向不可思議的湖水,水底還有流動的地下河。這次是我們的運氣好,才從深洞逃出來,不然換做誰也不敢這樣做吧。看看身上的新傷就知道了,都是碰壁乾的。換做普通人,被水衝出去,不死也得殘廢。下面的流水勁太強了,完全控制不住。這才感嘆大自然的力量很強大,誰都比不上大自然!

吃完魚,天已經黑了,於是我和林子生火取暖,就在火堆旁邊睡著了!

睡著睡著,好像進入夢鄉,似乎回到那光的世界。那個人依舊背著我出現我眼前,我敢肯定他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說。

「這次救你我花費很大勁,用光這一絲元神的力量。所以我要告訴你,以後所有的事情真的要靠你自己一個人了。再遇到危險,我和龍鳳配是救不了你了。」他依舊平淡無奇背著我說道。

「謝謝前輩相救,小輩無以相報,請前輩受我三拜!」說完我狠狠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奇怪的是我居然不疼。後來才想起來,這是在夢境,是不可能感到痛楚。

「這三拜我收下了,畢竟你也算是我半個徒弟。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不僅為了你自己,還要為了我,為了其他人。你背著許多人的希望,日後你就明白你有多重要!」

我不解,一個普通人能有多重要。就我三腳貓功夫,還能救誰。師傅冥天,我能救活嗎?家鄉里親戚家人,還有鄰居,我能救下來嗎?

我帶著疑惑看向他,問道:「前輩,小輩沒聽懂,希望前輩多多指點!」

「佛說天機不可泄露,所以還是不告訴你最好。日後你就會明白你想要的答案,總之你要答應我。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要退縮,也不要輕易去死。路途隨便艱苦,但是跨過去就是一片彩虹。」

可是他越不告訴我,越想知道答案是什麼。但是沒人告訴我答案,也不可能知道了,只好放棄追問。但是我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於是問他。

「前輩,那小輩下一步該怎麼做?我和林子很迷惘,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重重打擊讓我們很難走出陰影,大腦都是一片混亂!」

他長長「嗯」了一聲,似乎在思考什麼,才說出話:「我想你那些師門朋友凶多吉少,就算回去也是死路一條,畢竟他們肯定在那裡撒網等著你們。所以你們不必回去,他們是死是活聽天由命吧。明天你讓你兄弟林子去道觀修行,道觀是在乾山上,讓他自己尋去吧!你呢,去一趟那人王的墓修行,我相信你們去了後會成長很多。」

聽他說完,雖然不甘心,不回去看望下二師爺。但是他說的是事實,回去也是自投羅網。還不如讓自己變強,以後可以更好保護自己和朋友。我又磕了三個響頭,以表感謝。

「雖然你起步很差,但是你很特殊,所以我相信你會成功的。張凱,加油,老者先走了!」話剛說完,他變成零碎的星光散開,光的世界崩塌變成黑暗! 第二天早上醒來,身旁卻不見林子蹤影,向四周圍望去。原來他大清早比我起得早,去湖裡捉魚去了。不得不佩服他,備受打擊還能有心情找吃的。不過我希望他能保持這個狀態,畢竟我要跟他說咱兩的打算。那個人已經給我們鋪路,當然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我相信他是為了我們兩個人好。

沒有去叫喊,讓他保持這個狀態繼續捉魚。我去撿柴火,等下去生火烤魚。這次不錯,還找到野生的水果。這早餐還算豐盛,有魚肉又有水果吃。

回來一看,林子早在燒光的火堆等待。我走過去,給他打個招呼:「不錯啊,大清早這麼勤快,捉了多少條魚了?」

「夠你吃就行,撿個柴火慢吞吞的,害得我有魚吃不了。」林子鬱悶說道。

我笑了笑,把雙手捧著柴火扔到一旁,撿起幾個打火點燃。林子開始把魚用木棍插上去,放在火堆上烤。我拿出水果扔一半給林子,林子笑了道:「嘿嘿,還有水果吃,不錯!」

我也笑了笑,打算告訴他以後得打算:「林子,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商量。」

「嗯,你說吧,我聽你的!」林子很自然回答我,明顯對我非常信任。事實發生了這些事,除了我,他不知道該相信誰。

我也很欣慰,很高興林子還是相信我。畢竟我們兩個人從小玩到大,幾乎都沒有秘密可言,所以不可能猜忌對方。感嘆真希望我們的感情一直到永遠,永遠不變!

「高人託夢給我,讓你去乾山找道觀修鍊,我則去之前歷史老師所說的人王墓。這次我們兩個真的要分開了,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相聚。」已經把那個前輩原話告訴林子,就怕林子不答應。

「你相信託夢那個高人所說的話嗎,不會又是一個陷阱?」林子很平淡回答我,似乎厭倦了。

我也知道,發生了這麼多事,他很難相信陌生人。那位前輩他並不認識,但是不可否認他救了我幾次命了。如果那位前輩真的想害我,就不會來救我了。

用肯定的語氣告訴林子,並帶著保證:「林子,我可以保證那位前輩是好人,他已經救了我們幾次。如果他想害我們,其實可以不用救了。這次也是他出手相救,不然我們不可能逃出那鬼地方。」

林子點了點頭,可他猛然轉頭盯著我道:「那他為什麼不去救我們的師傅?他那麼厲害,為什麼就不花點時間救下我們的師傅呢?」

我無奈搖搖頭,勸慰林子:「其實他只是一絲元神的力量罷了,不是那女人的對手。為了救我們兩個,就已經把自己元神耗光了。要是能救咱們的師傅,他肯定會去救了。不僅師傅死了,連前輩再也回不來了。」

林子這才罷休,沒有過多反駁,冷靜下來:「那這次分開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了,畢竟他們想滅門,不可能放過我們。所以你一個人要小心,最好白天休息,晚上趕路。」

我對林子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一樣小心點,乾山還不知道怎麼走,問路要小心。」

林子「嗯」了一聲,後來他又想起什麼,對我問道:「不對,我們手機都沒了,到時候怎麼聯繫?」

我想了想,如果之前手機號碼補辦的話,那肯定會暴露自己的身份。誰知道網路會不會被他們利用,所以這不可能去辦了。現在去辦卡,又沒有新的身份證,真實的身份證和季昌師叔給的身份證都不能辦。那豈不是沒有辦法聯繫了,到時候相聚還不知道何年。不過我想起來我是自由之身,而林子就不一樣,他進去肯定受約束。

「這樣,一年後左右我會去道觀找你,這樣就可以相聚了。」只好想到這個辦法,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

林子「嗯」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轉過頭,不想跟我面對面,拿著魚開始啃。我知道他在難過,不想跟我分開。但是現實很殘酷,我們不得不分開。

敵人往往想讓我們不上進,等著他們來虐殺。可我們只能反抗,主宰自己的命運。自己不強大,誰都保護不了,包括自己。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為尊,弱者只有淘汰的選擇。

林子不停在吃,我知道他在發泄情緒。也沒跟他繼續說什麼,因為根本不知道還想說什麼話。畢竟之前在一起什麼話都講盡了,沒有什麼新話題可說。

我自己都感覺很孤獨,之後只有一個人面對所有事情,身邊不會再有人幫忙。其實我很淚殤,但是不得不在林子面前裝堅強。害怕一旦軟弱,林子不會去道觀反而跟我在一起。

雖然希望他跟我在一起,會覺得不會孤獨,但是人始終都需要成長的。這也是那位前輩告訴我的,我也不能辜負大家對我的期望。所以我一直堅強下去,不再軟弱,靠自己面對一切。

林子捕的魚都被我們吃光了,水果早就吃完了。到湖邊,捧著水大口喝著解渴。喝完這口水,我就要和林子分開。心裡有無數次的念頭,就是不想分開,但是我還是堅強沒說出口。

「林子,就在這裡別過吧,日後必會到道觀找你。」我用了堅強的語氣,告訴他我一定會找他。

林子笑了起來,對我擁抱起來,在我耳邊輕聲輕語:「好,我就在道觀等你來。」

我也不舍抱著他,久久沒有分開。只到太陽曬的很熱,我兩才分開。人王墓是在北邊,我要走向西北方向。而道觀在南邊,林子要去南方。

就這樣,我們再也沒回頭,一直堅強走下去。因為我們都害怕一旦回頭,脆弱的心靈就受不了,不願意分開。我強忍哭聲露出,淚水從眼睛流淌而出。實在堅持不下去,淚水才如此不爭氣。 一路走著,突然感到很孤獨,身邊一個人都沒有。這樣的感覺非常不爽,一點不習慣。從小到大就沒有過一個人,我發現早以跟他們在一起,已經習慣了。這次分離,我知道以後只能完完全全靠自己一個人生存,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之後不管認識誰,也不會輕易相信別人的話,只相信自己。現在真的不敢相信任何人,已經被騙過一次,非常慘的一次!

走了四個小時,到了山腳下,遠遠看到一個村莊。得先進村莊謀生賺點小錢,這樣之後可以買東西吃,或者搭車去更快些。雖然我們被敵人通緝,但也不會出現在農村裡抓我們吧,畢竟太偏僻了。

進了村莊,我用身下的錢買一件衣服換了。發現有一隊二三十個人排隊陸續下車,領頭拿著小旗寫著導遊。看起來他們是旅遊團,不知道他們需不需要保鏢之內的。我靠近一聽,身高八斗微胖的男導遊就發話了。

「我在車上跟你們介紹過了,我是你們的導遊夏海,之後跟著我後面要聽從我的號令。千萬不要掉隊,否則後果自負。接下來我要說幾個要求,第一剛才說過了不準掉隊。第二不準隨便扔垃圾,要保護這裡的環境。第三這裡有野生動物,遇到危險儘快通知我。」

我趕忙走到導遊身邊,湊到他耳邊說道:「那個導遊,我會武功,可以做你們的保鏢。如果遇到兇猛的野生動物,我可以打退他。」

導遊一臉嫌棄的樣子看著我,就知道他不會相信我。瞄了周圍有一塊近百斤的石頭,二話不說,雙手抱起重石。吃力慢慢抱起來,到最後舉起來。然後看嚮導游,我這一般舉動讓周圍人吃驚合不攏嘴,更讓導遊發獃點了點頭。

於是我放下重石,讓大地輕輕顫抖起來。甚至有旅客不相信,親自走過來試試那石頭,懷疑石頭是假的。事實證明,這石頭是真的,看我的眼神更加敬佩了。導遊開始跟一群人商量,討論幾分鐘到我這裡說道。

「經過我們大家討論呢,每個人都掏了點錢,願意讓你當我們的保鏢。酬勞是兩百,先付一百,完事再付一百。這樣沒問題吧,沒問題就一起上山。」導遊非常客氣說道,似乎害怕我不答應。

看來這個導遊也害怕路上會遇到兇猛動物,肯定之前也遇到過,這次沒有保鏢保護才接受我。

我當然接受,現在給錢都是我大爺。導遊很爽快給我一百塊錢,然後安排讓我到隊伍中間,以防前後有危險在中間支援也快些。

不過發現我前後幾個美女把我包圍起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是巧合在一起。周圍連一個男人都沒有,這是為什麼。難道我把重石舉起來,把這些美女都吸引過來了嗎。

一個帶著紅色太陽眼鏡,穿著性感黃色衣裙的美女,向我打著招呼:「嗨帥哥,我叫李靜,想跟你做個朋友。」

我心想,做朋友就算了吧,畢竟就一面之緣。再說已經不會再相信任何人,所以做了朋友也沒有任何意義。用抱歉的語氣說道:「不好意思,在下不做任何人的朋友。這次給你們做保鏢后,就會離開自己,隨風流浪。」

李靜不甘心,依舊不饒:「哎呀,就想認識你就這麼難嗎。多一個朋友不就多一份報紙嘛,以後你有困難,還是需要朋友幫忙的呀!」

我的困難她是肯定幫不了,敵人不是一般的敵人,是一個非常兇殘的敵人。再說她跟我做朋友,只會連累了她。我再次拒絕了她的好意,並且不再說話。

李靜見我不理她,便開始羞怒起來,繼續說道:「難道我李靜不配你嗎?我家產怎麼地也有上億資產,我是老闆公司的董事長,哪裡配不上你。」

實在怕她誤解,只好出口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跟我做朋友是沒有任何好處。因為我不是一個好人,當然也得罪了一個惹不起的人,不想再給別人添麻煩。」

可李靜似乎沒聽懂一樣,對我大聲反駁:「什麼人這麼牛逼啊,你把他叫出來,我用錢砸死他。」

把周圍人都嚇到了,不僅開始有點反感李靜,太過張揚了。我也想嘲笑她那天真無知,有錢就了不起了嗎?他們那群人,不認錢,只看你爽不爽。爽就放你一馬,不爽那不好意思,你的命要收了。

這世界就這樣,只要你足夠強大,就有足夠的話語權。你不聽話,他完全可以殺了你,你的家人還不能把他怎麼樣。我對李靜搖搖頭,笑了起來。

「李靜小姐,你真的太天真了,錢並不是萬能。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有些人你真的惹不起,他們視普通人的性命如草芥。所以請你自重,不要給自己添麻煩。」說完這句話,冷眼相待閉上嘴巴。

李靜看到我怒目圓睜,就沒有反駁。反而身邊的美女少了許些,漸漸有幾名男子出現我身邊。也許剛才被我嚇到了,不過也無所謂,我並不喜歡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一直被韓露佔據,誰都代替不了她的位置,就算她死了也不會換。

導遊喊了一聲停,我們走到了一個三米高的雕像。此人身穿古代盔甲,右手扶著腰間劍柄,左手向前一滑。宛如古代大將軍一樣,好不威風。我卻不知道是誰,有些當地人對著這雕像跪拜起來。

導遊對我們大家解釋道:「這是古代陳氏第一代君王,聽說他可是跟傳說中的龍峰林大將軍有關係,應該是副將。自從龍峰林將軍被陷害辭退之後,他就叛亂於此建立了自己的王朝。這個地方易守難攻,很多外敵想進攻都吃了不少苦頭才撤軍。所以這片土地那時候過了近百年和平時代,子民非常敬仰他。死後,陳氏二代就給一代君王做了雕像,一直沒有換過。大家有興趣呢,就來拜一拜,拜完我們就去下一個景點!」 大部分的人還是對著陳氏帝王跪拜了下,以求保佑。拜完之後,導遊帶著大家往上走,到了一座古城牆。導遊帶著大家走上古城牆,並且對大家解釋。

「這座古城牆呢不長,也就二十來米。他的作用當然不是禦敵,而是來這裡看風景,所以被稱為觀望亭。畢竟陳氏帝國很少發動戰爭,所以非常悠閑,建了觀望亭經常來看風景。萬好千萬一片景,綠水長流永不盡。」

大家紛紛搶一塊好的位置,開始自拍拍照,好不快活。不過山上的寒風吹的還挺冷的,我已經適應了。剛才那洞里的水並不冷,冷的是湖面上的水。不過我和林子有真氣護體,可以逼出寒氣,自然不怕冷。

等大家紛紛拍完,導遊繼續帶著我們往上走。仔細一看,這是回到那條湖的路上。走了一會,果然是到了那條湖,有人發現我和林子燒過的火堆。

驚訝大喊:「啊,這裡有野人,你們快來看有燒過的火堆。」

一陣無語,我和林子怎麼變成野人了,當然不會承認是我們乾的。

導遊安撫大家情緒:「大家放心,我們不是有保鏢嗎,不用害怕。我來過這裡當導遊兩三年了,也從未見過野人呀,更別說火堆了。我也是第一次見到的火堆,那個誰,保鏢你知道這個火堆來源嗎?」

我假裝聳聳肩搖搖頭,以表我並不知情。沒有過多說話解釋,越解釋嫌疑就會越大,乾脆不說話。

導遊摸不到頭腦,他從未見過這裡會有火堆,難道這裡真的有野人嗎?

旅遊團的人們開始緊張起來,三三兩兩靠在一起,擔心野人會偷襲傷害了他們。我一看過意不去,只好出口說話。

「那個大家不用緊張,有我在,就算有野人,我也會揍他。」

大家見我開口,才放鬆了點。甚至有幾個人都不敢靠近湖邊拍照,生怕湖裡會有怪物突然偷襲。當然也有些人膽子大,毫不在乎,繼續開心玩耍。

導遊在大家中心發布:「大家放心吧,這裡不會有事的。在這裡可以休息一個多小時,在這裡擺野餐吃飯吧。」

旅團的人們興奮大叫,紛紛放下背包,拿出一塊布擺出很多食物和水。我吞了吞幾口水,在村裡沒有買吃的,這讓我感到非常尷尬。畢竟大家都有的吃,就我一個人啥都沒有。

導遊發現到我,兩手空空沒東西吃。走過來客氣問道:「小兄弟沒帶吃的嗎,要麼我分點麵包給你吃點。」

其實我不好意思要,但是內心非常渴望吃掉。一下思想分成兩股力量爭鬥,一個要面子,一個要吃。導遊見我發獃沒有回話,又重複了一遍。

我趕忙「哦」了一聲,並退後一步道:「那個導遊,我不餓,你先吃吧。」

內心的虛偽還是戰勝了想吃的心,說出這句話我就後悔了,肚子開始難受起來。導遊見我拒絕也沒多勸:「那好吧,我先忙了哈。」

「嗯」了一聲,趕忙說了一聲「謝謝」點了點頭。導遊微微點了幾下頭才轉身忙活自己的吃的。

那個被我得罪的女人李靜,突然向我這裡走過來,我心想不會又來找事吧!可讓我意外的是,她還帶著一瓶礦泉水和幾袋吃的東西過來。看她淡定的表情和真誠的眼神,並不像是來挖苦我的樣子。

走到我面前道:「喂,剛才不好意思,是我的脾氣不好。我向你道歉,這水和食物算是賠禮,拿著吧!」

這下內心裡不糾結了,我可以名正言順拿她的東西吃了。我微微一笑並點了點頭,雙手接著她的東西。我看到她張了一下嘴,似乎很驚訝,為什麼驚訝?這就不得而知了。

「那個,你沒地方,要不去我那裡吃吧。」李靜這次說話很溫柔,沒有那次強硬,讓我感覺很舒服。我答應她的要求,跟著她後面走。我發現導遊給我的眼神是鄙視,我很無奈乾咳嗽幾聲化解自身的尷尬。

到了一塊野餐布那裡,發現她還有兩個女朋友在等候,見我們兩個人來還在偷笑。我不明白她的那兩個朋友為什麼在偷笑,難道我身上有什麼地方可笑嗎?

一個坐在一邊,四個人四邊剛好圍起來。 夫人你瑪麗蘇人設又發作了 她穿藍色衣服的朋友就發話了:「呦呦呦,才沒一會就帶了一個男朋友來了呀。」

我一聽就不對勁,趕緊解釋:「不是不是,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而且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我這一解釋,她們兩個人張開大嘴,卻發現李靜表情有點黯然失色。不明白她們擺這些表情,肚子餓的不行,自己先開動吃麵包喝水。這幾天沒吃這些東西,卻發現現在吃著這些東西真好吃,於是大吃大喝。

三個女人見我這般模樣,像是餓了幾天沒吃飯一樣,更加驚訝了。李靜忍不住問道:「那個你,該不會幾天沒吃過飯吧?」

我才注意到自己剛才形象丟光,實在誘惑力太大了,再說肚子也太餓了。臉上就像寫著大寫的尷尬,都不知道找什麼借口解釋。

「那個,主要我鍛煉時間,所以這幾天吃的是水果和魚。然後你們剛好來了,我接活做你們的保鏢,看你們帶這麼多好吃的一時沒忍住。呵呵,請原諒,請無視。」只好這樣解釋,已經找不到更好的借口,說完又開始大吃大喝起來。

她們三個居然「噗呲」大笑了起來,我也不理解她們為什麼笑,毫不在意繼續吃。

李靜突然問我:「那你女朋友的照片有嗎,我想看看。」

我愣住了,韓露是死是活還不知道,而且都沒拍過照。就算拍了,手機都已經不見了。心裡莫名其妙的開始難受起來,又開始想她了。

甚至我已經忘了我正在吃東西,也忘了要回答她的問題,就這樣發愣。把李靜和她那兩個朋友嚇壞了,李靜喊了我幾聲,我都沒理。李靜在我眼前擺擺手,我沒動。 不知道發獃發了多久,我才發覺旁邊還有人,連忙對周圍的人道歉。眾人見我沒事,才離開我身邊回到自己的位置。李靜緊張問著:「你怎麼了?怎麼發愣這麼久。」

我苦笑回答她:「我在想之前的朋友,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可李靜和她兩個朋友聽出來,這話並不簡單。肯定是我的朋友出事了,但是見我情緒這麼弱,沒有再緊逼追問。我也很感謝他們,給我吃喝,還安慰我。心情才好好受點,狀態慢慢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