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魂烈焰丹!合體階丹藥,煉製難度屬於中級,對於主修火系法則的武者來說,乃是大補之物,同樣對於對自身火焰有著急切需求的煉丹師來說,也是極為有用之物。

所以通常來說,天魂烈焰丹雖然在合體階丹藥中只能算中級,但是對於市場來說卻也是供不應求之物。

「你確定你要煉製這個?」厲叔不由一愣!

天魂烈焰丹乃是合體階中級丹藥,對於他來說煉製起來到沒有什麼難度,但是對於剛剛突破到合體境初期的李逸晨來說,想要煉製應該還是有些吃力。

「既然要試,那就帶點挑戰性吧!」既然已經決定了,李逸晨自然也不會再改變,當然作出這個選擇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吸收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時候,李逸晨覺得自己對火之奧義多出了一些理解,這些理解也許在煉製天魂烈焰丹的時候,可能得到進一步的感悟。

「既然你想試,那就試試吧!」厲叔雖然覺得李逸晨剛突破到合體境初期,就要煉製合體階中級的丹藥有些好高騖遠,但既然想看看李逸晨的潛力,自然也不吝嗇這點藥材。

當即揮手之間把一個儲物袋扔向李逸晨,「這裡邊是三份天魂烈焰丹的藥材,你自己去嘗試一下吧!」

雖然並不覺得李逸晨有多大希望,但厲叔還是給了李逸晨三份藥材,因為他知道煉丹師在煉丹的過程中,哪怕是失敗也會得到一些感悟,而想要完全領會到這份感悟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繼續下一次的煉製。

所以此刻厲叔給了在李逸晨三份藥材,自然是希望李逸晨就算失敗也能有一定的收穫,當然這也說明,厲叔似乎對李逸晨抱著極大的期望。

「那就謝謝厲叔了!」李逸晨到也沒有客氣,接過儲物袋,抱拳行禮之後便直接進入煉丹室中。

人入其中室門自閉,對於這點李逸晨到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因為煉丹師在煉丹的過程都需要精力的高度集中自然受不得半點外界的干擾。

同時此刻李逸晨亦被煉丹室中央的那樽丹鼎把注意力完全吸引過去。

當初在狐族雖然也煉過丹,但能被狐族邀請去的煉丹師幾乎都有著自己獨到的本事,自然也隨身會有自己的丹鼎,所以狐族的煉丹室,說白了就是一個不會受到打擾的靜室。

而荒神堡的煉丹師,自然每一個煉丹室中都會有著丹鼎,畢竟不是每個弟子都能身懷丹鼎。

認真算計起來,這才是李逸晨進入天域之後,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丹鼎,此刻心中對於丹鼎那種莫名的親切不由竄了上來,走到丹鼎之前,伸手親撫著丹鼎,哪怕這並不是一樽屬於自己的丹鼎,但李逸晨仍然有著一種莫名的親近。

如此足足持續了一柱香之後,李逸晨才回過神來,開始認真打量起丹鼎中的陣紋。

這到不是說李逸晨的思維又一下子從丹道跳到了陣道,既然要用丹鼎煉丹,那麼自然要對丹鼎有著足夠的了解,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將丹鼎的作用發揮出來。

妙……妙……

當將丹鼎中的陣紋完全印入腦海之中后,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天域在丹道和陣道之上的造詣的確把聖域不知甩出多遠。

能被放在這種煉丹室的丹鼎自然不可能是太過高級之物,但李逸晨可以肯定,這種將陣道與丹道奇妙結合的丹鼎若是放入聖域,那絕對會成為無數煉丹師夢寐以求的至寶。

一想到這裡,李逸晨不由有些技癢起來,心裡把天魂烈焰丹的煉製之法再模擬了一遍之後,李逸晨點火溫鼎,隨即開始將丹藥不斷的投入丹鼎之內,然後開始以丹訣引導煉製起來。

雖然這是李逸晨天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親自動手煉丹,但當初在妖域他可是與任空那樣的丹道大家足足討論過數日,所以對於一些天域的手法也極為熟悉,如今再配合著一些自己的理解,以及源於術道天的丹道,操作起來李逸晨到也得心應手。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估計若是此時旁有人看著李逸晨這份洒脫也肯定會覺得李逸晨絕對是一個常年煉丹的老手。

當一切井然有序的進行著的時候,李逸晨亦沒有忘記去感悟丹田中的那道火焰的力量。

隨著不斷的催動自身真火之力,李逸晨發現此刻自己融煉丹藥的速度比起從前似乎提升了許多,而且提純出來的藥材中所蘊含的藥力也變得更加的純粹起來,而且彷彿只要自己願意,就能把其中的火之奧義融入到丹藥之中。

雖然並不是所有的丹藥都需要這樣的火之奧義的力量,但像天魂烈焰丹這樣的火屬性丹藥若是能得其一二,自然能令整顆丹藥的品階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不過隨著煉丹進度的不斷推進,李逸晨似乎發現自己的真火之中除了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力量之外,彷彿還存在著另外的一股不知名的力量。

這股力量李逸晨有著幾分熟悉之意,但一時彷彿又想不起來,不過李逸晨卻可以肯定的是,這股力量從品階而言,似乎亦不遜色於天陽火源與龍焱草的力量。

雖然按份量的比重,這三者之間這股不知名的力量似乎要更加少一些,但那僅僅是因為自己攝入的力量不足,而非這股力量的本源品階不行。

真火之力!突然李逸晨想到自己當初在妖域與妖邪拚死一戰之後,自己救下的鳳族九公主鳳玉瑩給過自己一顆真火珠來療傷。

只不過當時看著鳳玉瑩隨手拿出來,李逸晨以為只不過是普通之物,所以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但如今李逸晨發現這股真火之力的品階並不低於天陽火源和龍焱草之力,自然也知道其價值了。

只不過當時這股力量只是吸收來化解身上的邪氣,李逸晨並沒有刻意去徹底煉化,所以此刻對於這股力量的控制自然不如天陽火源與龍焱草那般。

同時此刻李逸晨也意識到,自己丹田中的那一團火焰並非僅僅只是天陽火源與龍焱草的力量凝結而成,這其中更包括著真火之力。

如此一來,在煉丹的過程中,自己對真火之力的控制不夠完善的問題自然也就體現出來。

這也使得李逸晨自身的真火開始變得有些失控!

心中想明白這個道理,但似乎一時也找不到解決之法,而此刻也不知道是心理原因,還是如今丹鼎中所蘊含的力量已經達到某種強度,總之李逸晨發現隨著自己控制力的不足,這爐丹藥的煉製也越發的超越自己的控制。

不斷的惡性循環著,哪怕李逸晨丹道非凡,哪怕李逸晨中途已經變換著數十種丹訣,但此刻李逸晨發現中央的那樽丹鼎的體積亦在不斷的膨脹起來。

炸爐!這樣的事情李逸晨並不是沒有經歷過,上一世就是因為炸爐掛了,才意外重生。

如今感受到丹鼎中狂暴的力量,李逸晨知道哪怕這一世自己一直沒有放鬆過對肉身的修鍊,但若是發生炸爐,估計自己同樣不死也得重傷。

而面對著已經幾近完全失控的丹鼎,李逸晨可沒有把握再將這股狂暴之氣壓制下去!

逃!這個念頭剛一出現在腦海之中,李逸晨立刻當機立斷的打開煉丹室大門,身影一閃已經飄出煉丹室外。

而就在此時,原本已經幾近失控的丹鼎一下子失去了李逸晨的控制,立刻發出一聲震天巨響…… 一道赤紅之光伴著無盡的炙熱挾著藥材因炸爐而暴發出來的異味,極速的膨脹開來,瞬間將整個煉丹室炸得四分五裂的同時,亦有一道氣勁直衝李逸晨的後背。

哪怕李逸晨再閃身而出的時候早已經將天道力在身後凝結出一道護盾,但在這股在力量的撞擊下,奔行的身體還是忍不住再度加速。

噗……原本被凌錦詩打傷的身體就未痊癒,只不過李逸晨覺得煉丹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到也沒急。

可是如今被這般一衝擊,傷上加傷,噴出一口真血之後,落地又向前一連踏出幾步才勉強穩住身影的李逸晨此刻臉色又變得無比的蒼白起來。

「怎麼回事!」

黑帝首席的純情老婆 「出什麼事了……」

這般動靜自然使得丹峰不少弟子圍了過來,不過當他們看到那已經看不出半點原形的煉丹室,此刻一個個也是心驚不已。

當然對於炸爐達到這樣的效果,他們並不覺得意外,他們意外的是,就這種水平的人居然也能到丹峰?

要知道作為荒神堡丹藥的主要保障的丹峰,能加入此間的弟子哪一個不是有著非凡的丹道造詣?

煉丹失敗大家可以理解,但玩到炸爐,那明顯就過份了!

眾人目光四下打量之間,根本不用問,便已經得知,那個搞出這麼大動靜之人就是此刻一臉蒼白的李逸晨。

只不過對於李逸晨大家到是眼生得很,不少人竊竊私語中,似乎在猜測著李逸晨的身份。

「怎麼回事?」就在此時,隨著一道輕喝,厲叔的身影已經出現。

雖然好奇於李逸晨的丹道基礎,但是厲叔自然不可能一直守在李逸晨煉丹室的門口,所以聽聞響聲,趕過來的時間自然比那些就在附近的弟子要晚上一些。

「參見厲長老!」

「參見師尊!」在眾人行禮之際,卻有兩男一女站在前方,與其他之人卻有所不同,他們不叫厲叔為長老,而稱之為師尊,顯然他們乃是厲叔收下的弟子,而不僅僅是隸屬於丹峰的弟子。

看著厲叔投來詢問的目光,李逸晨臉上也有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雖然事出突然,而且事實上也不是自己的煉丹技術有問題,而是自己不知道自己的體內還存著鳳族的真火之力,更對這股力量的控制不夠圓潤。

但如今的情況就是自己煉丹失敗,並且還炸爐!

炸爐是個什麼級別的失敗呢?就像當於以自己合體境初體的修為與一個神遊境初期的武者交手,敗了就已經夠丟人了,居然還是被人家一招秒敗。

曾經無往而不利的煉丹師,如今在眾目睽睽之下要承認自己炸爐這個事實,哪怕李逸晨的心志再怎麼強大,此刻也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

「哪個……我煉丹的時候出現了點小失誤!」雖然覺得丟人之極,但要面對的絕歸還得再去面對。

「人沒事吧?」其實感受到此地的氣息,厲叔大概也猜到一些情況,不過心裡隱隱還是有些失望。

李逸晨以如今的境界要煉製合體階中級的天魂烈焰丹,厲叔自然也覺得他沒有太多的成功的可能,可是失敗也不至於失敗到炸爐的地步吧?

但想到李逸晨與凌錦詩的關係,為了李逸晨和凌錦詩都少一些麻煩,厲叔知道暫時自己又只能把李逸晨留在丹峰,此時自然也不願意去過多追究李逸晨的問題,只不過顯然此刻在厲叔的心中,也放棄了把李逸晨往丹道方向引導的意思了。

「只是一點震傷,沒多大問題!」李逸晨到沒有覺察到厲叔的想法,當然就算他知道厲叔的想法他也不會太過在乎,對於丹道他自己本來就有著自己摸索的方向,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外來指導。

「老厲,怎麼了?」

「沒事吧!」就在此時,隨著一聲聲輕喝傳來,數道強橫的氣息從天而降,在場弟子再度行起禮來,「參見諸位長老!」

丹峰關係到荒神堡的丹藥供給,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關係到荒神堡長遠的實力,此刻出現這般動靜,自然不少其他峰上的長老也趕了過來。

「沒什麼,只是有弟子不小心煉丹炸爐了!」厲叔當即解釋道。

「炸爐?不會吧,老厲你挑弟子可是出了名的嚴格,哪怕只是加入丹峰的普通弟子也要經過層層篩選,怎麼還會有人炸爐呢!」不過就在此時卻有人開口笑道。

開口之人名叫雲山海,乃是雲遊峰的長老,一身修為早已達到養魂境後期巔峰!

不過此刻他自然也看得出炸爐之人就有李逸晨,而且李逸晨感覺剛才他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帶著幾分敵意,這一點到是令李逸晨有些奇怪。

這個雲長老李逸晨當初在荒神大殿之時到也見過,畢竟當時大殿中也有不少長老,可是李逸晨還是不願意他對自己的敵意源於何處。

當然若是李逸晨知道雲山海的更另一個身份,那就肯定不會覺得奇怪了!

雲山海除了是雲遊峰的長老,還是雲天傲的父親,而對於李逸晨這個搶去自己兒子與凌錦詩合體機會的人,他又怎麼可能有好感?

尤其是如今看著李逸晨體內還隱隱流淌著天陽火源的氣息,他自然也猜到李逸晨是用什麼方式幫助凌錦詩化解九陰絕脈的危害的了!

當然其實不用看,雲山海也能想到這個結果,因為當時的情況,無論是誰與凌錦詩一起閉關,估計都不可能放過這個權色兼收的機會。

一不小心成為妖界大嫂 當初在荒神大殿中,雲山海雖然一言未發,但云天傲敢表現出那般態度,要說沒有他的暗中支持誰也不會相信。

事實上自從得知凌未風不可能再有子嗣的時候,雲山海便一直開始著手布局,如今荒神堡的弟子也有不少被其暗中拉攏,利用雲天傲幫助凌錦詩解除九陰絕脈的危害,便是他布局比較重要的一環,如今卻因為李逸晨的出現而被攪黃,他又怎麼可能再給李逸晨好臉色。

同時以雲山海的心機,自然一下子也明白李逸晨被安置到丹峰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在李逸晨與凌錦詩一起閉關之後,他就立刻意識到想要奪權,李逸晨就必須要剷除,哪怕如今看來,李逸晨根本不可能對他雲家形成任何威脅,但哪怕是有一絲威脅的可能,雲山海也不願意讓其存在。

但不得不說,若是李逸晨在丹峰,考慮到丹峰的特殊性,如果沒有充足的理由,他還真找不到對李逸晨下手的機會。

可是如今李逸晨煉丹居然煉到炸爐的地步,那麼雲海山自然要利用這個機會把李逸晨清除出丹峰。

「煉丹有時候創新難免會有失誤,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厲叔卻是微微一笑間,將李逸晨的問道一筆帶過。

「還創新?這麼說來,老厲是看中他的煉丹天賦了哦?」雲海山立刻抓住了厲叔話中的漏洞。

「算是吧,不過他的天賦如何,我還需要進一步觀察,所以現在也無法具體定義!」厲叔似乎也猜到雲海山的心思,所以此時故意把雲海山接下來要問的問題直接一起堵住。

「那就好……那就好……不過丹峰乃是我荒神堡的根本,老厲你可以注意,老是炸爐可是要影響弟子們對丹峰的信心的!」雲山海自然也知道憑著這次炸爐,他不可能拿有著厲叔和堡主維護的李逸晨如何,但他現在卻要埋下一些種子,等著將來李逸晨再出錯的時候,讓這些種子一起發出芽來。

「這個自然!」厲叔微微一笑,不再回應顯然已有送客之意。

雲山海的目的已要達到,自然也不多作停留,道別一聲也就轉身而去。

至於其他那些長老,要麼是堡主一派的堅實擁護者,要麼已經暗中倒向雲海山,當然也不乏一些居中觀望之輩,但此刻他們也看出其中的玄妙,自然沒人願意此刻介入其中,當即也是一個個與厲叔道別之後,轉身離去。

「好了,都散了吧!」厲叔說完之後,又對李逸晨說道,「你跟我來……」

長老些知道其中的玄妙,但那些弟子們並不知道啊,甚至他們之中絕大部分人連凌錦詩身懷九陰絕脈之事也皆不知情,此刻看著一向嚴厲的厲叔對於煉丹炸爐的李逸晨不僅沒有半點責備,反而還一臉的和善,不由也一個個猜測起這個突然進入丹峰的傢伙的身份。

當然自然也不乏一些在出現失誤之後受過厲叔責斥的弟子心中對李逸晨身出一些妒忌,這其中就包括著之前那三個叫厲叔師尊中的那個名叫史鵬的弟子。

看著李逸晨與師尊離去的背影,史鵬想著這些年自己一有失誤就受到極其嚴厲的責斥的情境,不自覺的對李逸晨多出幾分不爽出來。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出了這麼大的事居然師尊都不發火,你們想想我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不過史鵬也看出一些李逸晨的不凡,所以此刻他需要拉攏一些身站在自己的這個陣營,畢竟自己的師兄毛易還有師妹丁敏! 【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師尊嚴厲點不也是為了我們好嗎?」丁敏卻不以為然地說道。

與絕大部分弟子不同的是,丁敏乃是一個孤兒,奄奄一息之際被路過的厲叔救起,慢慢撫養長大之後,厲叔發現她丹道上有著極高的天賦,才讓她走上煉丹師這條路。

但厲叔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姓的原因,對於自己的弟子都十分嚴厲,而對於丁敏這個如徒如女的弟子更是嚴厲到苛刻的地步。

可以說與丁敏相比起來,無論是史鵬還是毛易所享受的待遇都算是不錯的了。

但是丁敏卻對厲叔永遠沒有不滿,永遠只有感激,這份感激不僅僅是厲叔當年救了自己,更包括著他在厲叔的苛求中,看出厲叔對自己的厚望,所以對於厲叔的嚴厲她不僅沒有半點抵觸,反而還十分樂意。

「我去煉丹了!」毛易則是微微聳肩,似乎對於厲叔的嚴厲他根本沒有半點感覺一般。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不僅擁有著不俗的煉丹天賦,同時毛易對丹道更有著自己的執著,彷彿在他的生命了,除了丹道之外,其他一切都只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丟下一句話,毛易便直接向著自己的煉丹室走去,而丁敏似乎知道史鵬心中有所不在滿,開解他兩句之後也去忙自己事情了,只留下史鵬面色略顯複雜的站在原地。

「你怎麼回事?那丹鼎雖然是供一般弟子煉丹之物,但品階也是合體階高級的丹鼎啊!」走了片刻發現四周沒人,厲叔一邊走一邊問道。

「可能是對剛剛煉化的火力控制不夠,導致藥性紊亂吧!」深知如今人類與妖族仍然存在著芥蒂的李逸晨此刻自然不會說出這個情況乃是與鳳族的涅槃真火有關。

畢竟若是自己說出這個問題,厲叔極可能會問自己如何得到鳳族的涅槃真火,到時解釋起來也是一件麻煩之事。

「這樣啊,那你這段時間還是先摸索一下體內的真火之力吧,就暫時不要煉丹了,畢竟剛才雲長老的態度你也看到了!」李逸晨無論主動還是被動,如今既然已經成為了當事人,厲叔自然還是要提醒他一番。

「對了,我覺得那個雲長老似乎對我有些敵意!」原本李逸晨並不想提這些,但厲叔既然把話題引到這裡,他自然也需要了解一下。

「他是雲天傲的父親,這樣你就能理解了吧!」厲叔微微一笑道,「堡主膝下無子,就只有錦詩這麼一個女兒,這些年雲長老一直盯著堡主之位呢,但由於他與天崖海閣那邊有點關係,雖然堡主知道他的心思,但他沒有明面上的行動,堡主也不好直接對他在動手,所以以後面對他的時候,你還是注意一下分寸!」

「好的,謝謝厲叔,那我再去感悟一下自身的真火之力!」厲叔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李逸晨心裡自然已經大概有數了。

不過原本就沒有對荒神堡這個堡主之位寄予什麼期望的他,自然不想去糾結這個問題,如今李逸晨最關心的還是自己體內的真火之力。

「走吧,我帶你去住的地方!」看著李逸晨能在這個時候依然不忘修鍊,厲叔到也覺得欣慰許多。

畢竟絕大部分人在這個時候肯定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得失,以及可能面對的危險,但李逸晨不一樣。

雖然從炸爐來看,李逸晨的丹道天賦很是有限,但從這段時間收集到的資料來看,李逸晨在武道之上的天賦可是非同小可。

一想到這裡,厲叔突然覺得自己之前期望李逸晨在丹道上也有著不錯的天賦是不是欺許太高了一些。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畢竟一個人武道能達到李逸晨這般天賦那已經是少之又少了,又何必再苛求他其他方面還要有不俗的天賦呢?

把李逸晨安頓好了之後,厲叔自然也就離開!

雖然表面上還是普通弟子的身份,但厲叔自然不可能按著普通弟子標準來對待李逸晨。

獨立的小院,各種房室一應俱全,而最令李逸晨滿意的是此間的天道之氣,可以說比起荒神峰也不差分毫。

不過仔細李逸晨也就釋然過來,此處乃是丹峰,種植著大量的藥材,想要藥材品質卓越,除了細心的培育之外,環境因素自然也至關重要。

那麼此地有著濃郁的天道之氣自然也就順理成章了,面對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自然也不會客氣,當即悄悄打開聖戒空間與外界的連接,不斷將此間的天道之氣導入聖戒空間之內。

接著李逸晨又將神魂沉入逍遙聖戒的世界核心之中,雖然修為已經到了合體境,但並不是神魂就隨時都必須要融入肉身,相反身魂合一的時間長短與自身境界也有著必然的聯繫。

所以對於合體境初期的武者來說,絕大部分時間,神魂還是溫養在丹田之內,只有戰鬥的時候才會身魂合一暴發出強大的力量。

如今世界核心中儲存的力量在絕情谷消耗一空,現在難得有這個時間,李逸晨自然也要好好的再去儲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