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媚一雙媚眼打量著蕭戰,咯咯笑道:「小弟弟,面生的很啦,你莫不是天魔這傢伙的兒子吧。嘖嘖嘖!真沒看出來,某些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竟然連私生子都有了。」

蕭戰搖頭道:「姐姐誤會了,小弟跟天魔大哥可是好兄弟,你這麼說可是在毀人清譽哦。」

天媚妙目滴溜溜一轉,一臉媚意的道:「你們真是好兄弟?怎麼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啊。」

蕭戰看著一臉嫵媚的天媚只覺心頭一盪,過往兩人相處最常見的一幕浮現,他的目光下意識的挪向了她的胸口。

真是豐滿啊!

蕭戰感覺那久違的錘鍊的**好生濃烈,兄弟躁動不安起來。

深吸了口氣,蕭戰嘿嘿笑道:「天魔大哥對小弟可照顧了,連自己的絕學天魔功都傳給了小弟,如果姐姐不信,小弟可以演示一番天魔功的強大給你看看。」

將臣 天媚愕然道:「天魔真將他的天魔功傳給你了?」

天魔同樣驚愕的看向蕭戰,他自然清楚,自己壓根就沒有傳什麼天魔功給對方。

蕭戰笑嘻嘻道:「天魔十八變最強的就是可以成百上千的增加戰力,達到十六變前甚至可以增幅近萬倍的戰力,不過到了第十六變時就不在增幅戰力,而是增幅境界,而當十八變大成,就可以強行增幅一個境界,如果小弟修為是圓滿聖境巔峰的話,立馬就能媲美至尊,如果是至尊一重天,立馬就能成為二重天。現如今天魔大哥的修為達到了九重天的極致,那麼在境界增幅的情況下就能媲美真正的圓滿境一重天。」

說到這裡,蕭戰一臉得意的道:「正巧小弟也練成了天魔功,獲得了一個境界的增幅。」

天魔吃驚道:「你小子真的能夠增幅一個境界?」

蕭戰點頭道:「這自然是真的了。」

為了加強說服力,蕭戰眾目睽睽下運轉天魔變第十八衝天,只看得天魔嘴巴大張,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怎麼可能?

天魔可是清楚的知道蕭戰只不過是剛出生一個多月而已,就算他傳給了對方天魔功,一個月能夠練到大成之境,打死他也不信。可是事實就擺在了面前,由不得他不信,一時間他愣愣的看著蕭戰。

吃驚的不知天魔一人,除了天媚之外,在場所有人都明白蕭戰的真實年齡,他們同時也都清楚天魔變的難練,一個多月能夠達到十八變,這根本就不可能。

天媚自然也察覺到了事情的古怪,天魔變的難練整個戰族都知道,現在竟然有人跟天魔同樣練到了大成之境,這未免也太玄幻了。雖然在場的人都相信,可是事實勝於雄辯,這點沒有人能夠否認蕭戰所使天魔功的純正。 這事有古怪!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可是他們又全都弄不明白這種古怪來自何處,一時間氣氛出現了詭異的寧靜。

蕭戰嘿嘿一笑,絲毫不理會眾人的驚訝,看著天媚道:「姐姐啊,剛剛你跟誰大戰,竟然這麼狼狽?」

天媚妙目瞅著蕭戰,身為戰族女人,他自然感到了眼前這個小傢伙的體質有多驚人了,如果他像天魔一樣的成熟的話,說不定她春心怕是立馬就要動了。妙目一轉,四周破壞很嚴重,可見她先前的大戰波及很廣,目光最終落在了蕭戰的身上,天媚俯身看著他道:「姐姐這麼狼狽,小弟弟似乎很高興啊。」

蕭戰極力否認道:「怎麼可能,姐姐被人欺負了,只要小弟有能力絕對會幫姐姐欺負回去。」

天媚吃吃笑道:「真是討人喜歡啊,我怎麼感覺你這小傢伙越來越像天魔的私生子了。」

蕭戰還沒開口,天魔冷哼道:「天媚,小心禍從口出,他只是我的好兄弟而已,可不是什麼私生子。」

天媚笑得有些幽怨的道:「這麼急著維護他,不會做賊心虛吧。哼!連《天魔功》這等絕學你都捨得傳給這個小傢伙,要是你說他跟你沒什麼特殊關係,怕是這裡沒有幾個會相信吧。」

天誅湊了上來,嘿嘿笑道:「這話你就說錯了,我跟我大哥可是給他結為了異性兄弟,他是老三,我大哥可照顧這位小老弟了,連《天魔功》這等奇功都捨得傳授,這等待遇就是我這個親弟弟都沒有這福分。」

天誅說話時顯得幽怨,他早就窺視天魔的天魔功了,奈何大哥一直不鬆口,沒想到這一轉眼就傳給了外人,要不是知道蕭戰是戰神跟戰妃的獨子,他絕對會認為蕭戰是自己大哥的私生子。不過這小子既然會天魔功,那可要好好結交一番,只要掌握了天魔功,將來大哥再想壓自己一頭可就難了。

「三弟,今後有什麼事兒,二哥罩著你!」

天誅猛地一拍蕭戰的肩膀,彷彿他們三個真的就已結拜了。

蕭戰心中直犯嘀咕,莫非跟天魔結拜兄弟的身份就是這麼混來的?

「真的結拜了啊。」

天媚有些吃驚,天魔跟天誅這對兄弟倫天賦絕對是戰族有史以來最強的,能跟他們兄弟結拜,足可說明蕭戰的天賦不會遜色這對兄弟太過。一時間天媚看蕭戰的眼神不一樣了,充滿了一種叫做好奇的目光,似乎很想將他剝開了看個究竟。

「小弟弟,能告訴姐姐你是如何習得天魔功的嗎?」

蕭戰的目光在天媚的臉跟胸脯上來回掃過,咽著口水道:「這個說來話就長了,如果能夠跟姐姐單獨聊聊,小弟到時不介意告訴姐姐。」

天媚嫵媚一笑,原術精湛的她如何瞧不出這小傢伙對自己充滿了企圖,雖然覺得他人小了點,但這體質還真是沒得說,竟可以讓她的血脈悸動,僅憑這點就有做她男人的資格了。只是可惜啊,天魔的身影讓她難以割捨,初次相遇時的悸動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想到這裡,天媚看向了天魔,一時間竟有些失神了。

蕭戰可是實質化境界的高手,如何瞧不出天媚一見鍾情的人是天魔,要不是知道打不過天魔,而天魔也只對劍玉兒感興趣,他此刻非得跟天魔干一架不可。

劍靈兒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不過她始終都在關注著蕭戰,從天媚一出現,她就發現這傢伙的注意力全在這個風.騷的女人身上,這讓她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在滋生。身為女人都有股直覺,蕭戰獻寶似的展示天魔變,劍靈兒發現他是沖著天媚去的,這讓她很不高興。

眼中閃過一絲劍芒,劍靈兒忽然語氣不滿的道:「不是說目的地就快到了嘛,咱們還在這裡磨蹭什麼?」

劍玉兒這時也對天媚產生了敵意,這個女人從一出現開始,似乎就成了所有男人關注的焦點,而讓她感覺到威脅的是,這個女人似乎對天魔很有意思,讓她心中極為的不舒服。說實話在天魔跟戰魔之間,劍玉兒真要選一個的話,肯定非常難以做出決定來,可以說目前為止兩人都有機會,就看誰你鞥夠把握得住,最終就能抱得美人歸。

見妹妹開口了,劍玉兒不由附和道:「早就聽你們說戰神如何了得了,這次定要見一見不可。」

一直作壁上觀的戰魔聽到劍玉兒這話,心中突然一凝,他聽出來了,劍玉兒對於有人勾搭天魔很不滿意,這讓他心中很不是滋味。雖然巴不得天媚將天魔勾引走,可是他也清楚不能在這裡逗留了,劍玉兒對這事不滿是一把雙刃劍,搞不好沒傷敵,卻先把自己給傷了。

想到這裡,戰魔笑道:「這次有戰皇這小子在,玉兒妹妹想一睹戰神的風采絕不是問題,說不定想要進入戰神都能夠如願。」

話音剛落,戰魔突然意識到了,天魔功讓他很是忌憚,尤其是那一個境界的增幅,讓他沒有把握戰勝天魔。現在蕭戰會既然會天魔功,就給他提供了一個徹底了解天魔功的契機,雖說這樣有些勝之不武,但為了心愛的女人,有時卑鄙一下還是有必要的。

……

蕭戰發現了一個問題,戰族仍處於部落時代,雖然有至尊聖城這等城邦式的劍族,但是戰族的結構仍然很古老。這一情況讓蕭戰感到了好奇,實力如此強大,為何組成仍然這麼古老,這其中難道有什麼秘密不成?

魔城一個奇怪的名字,這是通往戰神殿的試煉之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都銘刻著魔道至尊聖紋,這是一種原始魔紋,每一道紋路都非常古老,像似天地衍變而來,那歲月的氣息實在是太過古老了,整座魔城彷彿誕生天地之初,又彷彿歷經了無數天地毀滅,是一座證魔的聖地。

戰神是戰族太上大長老,負責武技傳承,這個職位從戰族踏足天元之前就已存在無數年月了,不管是新生的戰族,還是存在了悠久歲月的戰族,戰神就跟他的名字一樣,是戰族真正意義上至高無上的戰神。

在魔城中心有一座戰神祭禮大殿,戰神的雕像屹立廣場之上,一道道魔紋閃爍,同整座魔城連在了一起。

戰勝雕像前,蕭戰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自然一眼認出雕像就是戰神無疑,只是他完全沒有看到那套閃爍著金光的戰神甲,玄戒中的戰神甲消失了,難道沒有回到戰神手中?

忽然,蕭戰反應過來了,戰神甲是戰神擊殺異界龍族至強者煉製而成,現在兩界大戰尚未爆發,戰神甲自然不存在了。

「神子殿下。」

一道輕柔的聲音忽然在蕭戰的身邊響起,很是熟悉,一個女人的身影在他的腦海浮現。

天璇!

蕭戰扭頭望去,瞬間就認出了這個女人的身份,第一次煉獄地宮相遇,自從離開九幽之後,她就消失了,這或許就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相遇。

蕭戰深吸了口氣,笑道:「姐姐在叫我。」

天璇施了一個戰族古老禮節,這才看著蕭戰道:「我是戰神殿的戰神主祭,奉戰神之命,特來迎接神子殿下。」

蕭戰很快注意到了,天璇並非一個人過來的,她的身後跟隨了十八名美麗妖嬈的女衛,這些女人的修為很難瞧個虛實,對於戰神讓她們來接自己,他感到一頭霧水。

「我爹在戰神殿?」

「是的。」

天璇的回答很是簡潔,眼中有種讓人難以琢磨之色,蕭戰並未在意,他的思緒飄飛,在尋思著戰神的意圖。

蕭戰並未考慮太久,跟著天璇進了戰神祭禮大殿,他看到了很多荒巫,跟眼前天璇一樣,很難判斷這些人的實力強弱,不過他發現所有進出戰神祭禮大殿戰族強者對這些人都很是敬畏。

廢了不少功夫,蕭戰才見到戰神,此時這位戰族第一強者穿著一身獸皮製成的衣物,看上去就像是一名遠古部落的首領,毫無一絲絕代戰神的氣質。

蕭戰臉上的表情很是古怪,雖然他已經接受了戰族現在似乎仍處於原始部落狀態,但戰神這身裝束還是給了他很大的衝擊。蕭戰心中突然間感到非常的好奇,戰族在來天元世界之前,難道真是一支原始部落?

腦中浮現這樣的念頭,蕭戰的心情越發的古怪了,實力如此強大的原始部落,戰族原本誕生的那個世界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了?

戰神心情很不錯,一見到蕭戰立馬就將他抱起,爽朗的笑聲很快傳來,在他的臉上狠狠地親了幾口。此時戰神完全進入到了父親的角色中,雖然他是戰族古往今來第一強者,但抱兒子絕對是頭一遭,上回趕往鳳殿,只在一旁看著,做父親的心情那叫一個急切啊。

好一會兒戰神才將蕭戰放下,看著自己這剛剛一個多月的兒子,異常惱火道:「一個月就這麼大了,真是晦氣啊,現在有傳言說你是老子的私生子。媽的!老子就你娘一個女人,要讓你娘知道,老子可沒有好果子吃。媽的!要不是你娘將那混蛋宰了,老子非得讓他凌遲不可。」

戰神的話再度讓蕭戰錯愕了一番,這哪是高高在上的戰神,分明就是一個來自野蠻部落的莽漢嘛。

蕭戰聳肩道:「這沒有什麼不好的嘛,孩兒現在腦中多出了很多來自將來的事情,這樣成長的過程中可以避免很多彎路。」 「好個屁!」

戰神沒好氣道:「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對未知的挑戰,全都知道了,還有個屁的樂趣啊。」

蕭戰不認同道:「孩兒可不贊同父親大人的話,就像孩兒明知道哪些女人將來會成為你未來的兒媳,可是人家姑娘現在根本不理孩兒,難道孩兒現在跑去跟她說,你是我未來的老婆,她不給孩兒一個巴掌就算是客氣的了。」

戰神愕然道:「你小子既然知道她是你媳婦,難道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追到手的?」

蕭戰無奈道:「要是知道就好了,孩兒現在也用不著苦惱了。」

戰神哈哈笑道:「有意思,知道結果,卻不知道過程,這比不知道還要難受啊。哈哈!說說看,到底是那些女人,要不要老爹出面,在戰族誰都要給你爹的面子的。」

蕭戰擺手道:「追女人當然要靠自己,既然上天註定了她要成為我的媳婦,那她就逃不出孩兒的手掌心。」

戰神摸著下巴,笑眯眯的道:「這麼看來提前長大了也有好處嘛,起碼我可以提前抱孫子。嘿嘿!你小子加把勁吧,我這輩子算是被你娘吃定了,替我們這一脈開枝散葉的重任就全落在你的肩上了。」

蕭戰皺眉道:「爹,要說開枝散葉,您老完全可以在娘的身上多多努力一番啊,給孩兒多製造一些弟弟跟妹妹出來,這樣開枝散葉豈不是容易很多。」

戰神嘆道:「誰不想兒孫滿堂,為你生下你,我跟你娘不知耗費了多大的功夫,再來一個怕是沒那機會了。」

蕭戰愕然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戰神嘆道:「還不都是這次大遷徙的緣故,雖然我一步跨出去了,可基本上也斷絕了生兒育女的可能,除非你娘跟著也一步跨出來,但這個代價是我不願去冒的。所以啊,咱們這一脈生兒育女的重任就落在了你的肩上,你可要努力啊。」

蕭戰有些鬱悶,怎麼又是這樣的事情,當初在戰谷時秦伯為了讓他給戰神一脈開枝散葉,硬是弄出來了一個秦樓,現在他隱約感覺上樑不正下樑歪,秦伯既有可能是受戰神的影響。

蕭戰心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戰神忽然正色道:「你小子剛出生就遭人暗算,本來你母親打算從鳳衛中挑選出一批高手來,奈何她將鳳衛全都打發走了。為了確保你的安全,我跟長老們商議了一番,決定給你配備一批媵衛貼身保護,她們的血統絕對純正,是長老們親自從自己後裔中挑選出來的,她們的武技就算比最強的戰神衛也不會遜色。」

對於戰神的安排蕭戰到沒有排斥,如今他想盡方法都要提升手中的實力,這媵衛真的媲美最強戰神衛的話,他沒理由不收下。

「人呢?」

戰神笑道:「你不都見過了嘛,可別看她們長得嬌滴滴的,那身手放到戰神衛中那都是最頂級的高手。」

蕭戰立時想到了天璇跟那十八個妖嬈女衛,對於漂亮的女衛,他從來都不會嫌多,只要有人敢送,他絕對就敢收,反正「情種」跟「魔種」強大,還怕降伏不了這些實力強大的女人。

戰神笑眯眯的道:「離戰神殿開啟還有段時間,你小子就先在魔城逛一逛,玩一玩,這段時間我會讓秦戰那小子負責安排一切,他可是我的心腹,絕對值得信任。」

「啥?」

蕭戰立時瞪大了雙眼,秦戰可是能夠繁衍出一個種族出來的高手,回想到當初戰谷的遭遇,他就是用屁股想都知道,戰神將這位高手弄到他身邊,絕對是沖著開枝散葉來的。蕭戰想到了十八秦樓美女,自然很快想到了秦妃,他感覺彼此應該很快就能見面。

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抱孫子了,戰神讓天璇負責將蕭戰帶往在戰神祭祀大殿中的住處,雪氏姐妹都已等候多時了,看到蕭戰到來,一同迎了上來,有了一個多月的相處,這些女人跟他很是熟絡了。

十八媵衛很是自然的做起了本職工作,她們互成犄角之勢,很快消失不見,讓人察覺不到她們的絲毫氣息。天璇看到蕭戰有些吃驚,不由主動解釋道:「這是一種媵衛特有的隱身術,作用絲毫不遜色於情.欲實質化后的化虛,我們的存在不會影響到神子殿下的。」

蕭戰目光柔和的看著天璇道:「說什麼影響不影響的,能有這麼美麗的女人守護自己,是男人都會心中感覺滿足的。」

天璇一臉虔誠的道:「能夠守護神子殿下,是我們的最大的榮耀。」

蕭戰微微笑道:「今後你就貼身保護我,用不著時刻玩隱身的。」

詩雅笑著道:「少爺可知道媵衛是幹什麼的嗎?」

蕭戰搖頭道:「不就是貼身侍衛嘛,難道還有什麼其它的玄虛?」

「媵衛除了有守衛之責,還是少爺的侍妾,服侍少爺是她們的職責。」嫵媚笑得有些嫵媚,她可是非常清楚,蕭戰人小鬼大,要不是她跟詩雅是圓滿至尊,她們已成了他的真正女人了。

蕭戰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天璇跟他的真實關係竟是這樣,在九幽時天璇復活后一直追隨著他,不過兩人並沒有發生**上的關係。媵衛既然有侍妾這一層寓意,那蕭戰自然也就不客氣了,反正他是從後世過來的,那個時候天璇一是他的女人,哪怕兩人今天才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相見,他已將她視為自己的禁臠了。

抓著天璇的玉手,感受著那種讓人骨頭都要酥掉的滋味,幽幽嘆了口氣,這身高想抱一下女人都是個問題。現階段還是想辦法讓自己長高,不然這個樣子,蕭戰還得繼續鬱悶,只是他也清楚,身為至尊體要想真正意義上長大成人,所消耗的時間絕對遠遠超過聖體。這次登臨九百九十九級台階就是一個機會,希望能讓自己外表達到十六歲左右。

沐浴更衣,浸泡在溫泉中,剛剛激活了天賦技能「奉獻」,以及「情種」,兩者合一,蕭戰面對戰族那些實力強大的妖女有了自信的資本了。

十八秦樓美女服侍溫泉中,她們衣不遮體,春光盡泄,相較她們,雪氏姐妹就體貼多了,溫柔擦洗著,雖然到了關鍵部位有些拘謹,但還是有模似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