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過了十分鐘,他給胡一南回了過去。

「胡爺,事情我已經了解清楚了。」

「是那家走私集團,曾經存了一大筆資金在青芒風投裏面。」

「青芒風投監測到有大筆資金流出,就進行了一系列技術上的操作,所以資金來源埠就變成青芒風投了。」

「其實這件事跟我們仁通錢莊是沒多大關係的,但事情辦砸了,我還是得給您道個歉。」

「對不起……」

胡一南罵道:「對不起有屁用,你就告訴我,現在該怎麼辦。」

大金牙吸了口氣,道:「這個林壞,的確是不太好對付。」

「看來我還是太輕敵了,接下來,必須得放大招,才能弄死他。」

「不過經費這方面……」

胡一南:「你直說,要多少!」

「這次要是再搞不定,別說我翻臉不認人。」

「到時候你們仁通地下錢莊,別想在三省立足。」

大金牙:「我明白!」

「這次……恐怕得要二十個億。」

胡一南頓時沉默了。

二十個億,這筆數目不小啊。

而且他剛砸進去十個億,再砸,那就是三十億了。

花三十億來對付林壞,他怎麼想都覺得不划算。

大金牙見胡一南不說話,立刻趁熱打鐵道:「胡爺,您想想,雖然您砸進去三十個億,但林壞只要完了,那唐氏就是你們的。」

「唐氏的市值,現在起碼也有六七十億吧。」

「光是他們旗下的酒店,一年都要掙不少錢。」

「這筆買賣怎麼算,你都不虧,你也是做我們這一行的,你應該懂的吧。」

胡一南吸了口氣,終於下了決心:「好,二十個億,我馬上安排人給你打過去。」

「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紫筆文學《重生敗家子宋三喜》第1004章 司黎黎回到家,正撞見搬家公司把她的東西一件件往外扔。

她連忙跑上去,想把那群人轟走。

誰知,還沒動手,就接到了一個匿名電話。

她驚魂未定的拿出手機,卻不小心碰到了接通鍵。

冥音的聲音幽幽傳來:

「這棟房子是我的,我讓人把沒必要的東西扔出去,你不準阻止。

不然,我就告你私闖民宅了。」

司黎黎一驚,連忙扔掉了手機。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電話,緊緊捂住嘴巴,才不至於讓自己尖叫出聲。

司冥音,怎麼知道她回了家?

難道,司冥音往她身上裝了攝像頭?!

她連忙檢查全身。

奈何,什麼也沒發現。

她快瘋了。

連忙逃離這裏回到了學校。

瑟瑟發抖的躲進了被子裏。

……

晚上,同寢室的室友們都上完課回了寢室,正看見司黎黎在床上縮著發獃。

彷彿被惡魔奪走了靈魂。

整個人都不對勁。

一人問:「黎黎,你怎麼回來了?」

另一個室友起鬨道:

「我知道,黎黎,你是為了明天和司冥音的比賽才回來的吧?我聽說明天好多名流都會來呢。」

還有挑事的上前嘲諷:

「黎黎,那畫到底是不是你自己畫的啊?聽說你二哥都為了這副畫進監獄了?」

「閉嘴!」司黎黎怒吼,抬手扇了那最後說話的室友一巴掌。

室友反應過來,當即一巴掌扇回去:

「司黎黎,你們家早就敗了,還以為你是那個為所欲為的千金大小姐嗎?

你平時欺負我們也就算了,現在我們可不怕你!」

一個人帶頭,其他被司黎黎欺壓的學生也都反抗起來。

像司黎黎以前對她們拳打腳踢一樣,把這些拳頭全部還了回去。

然後,把司黎黎扔出了寢室。

司黎黎拚命護住了自己的臉。

等人走後,連忙去公共衛生間清理了自己身上的土。

並且,穿上長袖外套,蓋住了自己身上的淤青。

她明天還要在全球名流面前和司冥音比賽呢。

她的氣形象不能差。

但是,她無論如何都贏不了了。

大哥二哥三哥都走了,沒有人再護着她了。

想到這裏,司黎黎無助的哭起來。

但,只哭了半個小時,她又重新站起來。

司家靠不住,她就靠自己。

她畢竟是一個被捧在掌心護了十幾年的千金大小姐,怎麼會比不過那個土包子!

司黎黎走出衛生間,在地上找了跟木棍。

思量再三,猛然出手。

打斷了自己的手臂。

然後強忍着痛,走到冥音的寢室樓下,撥通了她的號碼:

「妹妹,你能下來一下嗎?我有事找你。」

「哦,好啊。」冥音應了下來。

不一會兒,就穿戴整齊的出現在了寢室樓下:

「姐姐,明天就要比賽了,你找我來做什麼?」

司黎黎不顧三七二十一,一把把木棍塞到冥音手裏,眼淚瞬間就流了出來。

「姐姐,我跟你無冤無仇的,你為什麼要打我?

你打傷了我的手臂,我還怎麼參賽?

你就算恨我,也不至於這麼對我吧?

你這麼做不是存心讓我在全校同學面前丟臉嗎?」

看着演技超絕的司黎黎,冥音神色不變,手上悄悄凝聚出一點魔力。

把司黎黎胳膊上的傷,轉移到了自己胳膊上。

隨後,嘴角勾起一抹嘲諷:

「姐姐,明明是我的胳膊斷了,你在這兒哭什麼?

就算要誣陷我,你也要先打斷自己的胳膊吧?打斷我的胳膊算怎麼回事啊?」

這時候,沒睡下的同學和住校教職工都被兩人吸引來。

校醫院的醫生見爭執越來越大,連忙奔上去檢查。

三分鐘后,緊張的扶住冥音:

「司冥音同學,你的胳膊斷了,快跟我去校醫院包紮一下。

司黎黎同學,請你不要在這兒無病呻.吟裝可憐。」

說完,就把冥音帶到了校醫院。

自從校長換人後,全校人都知道了冥音是學校的新股東,當然害怕她受傷。

司黎黎試探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

她剛剛明明把胳膊敲斷了!

怎麼會完好無損?!

圍觀的同學紛紛對司黎黎投去鄙夷的目光:

「這司黎黎太惡毒了,竟然在大賽前夕玩這一出。」

「不就是害怕跟冥音比賽嗎?你直接認輸不就好了,為什麼要敲傷別人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