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將軍心裡盼著,當皇帝陛下發往石城石家,不讓石家未婚男女近期有婚娶之事的聖旨到達石城之時,他的孫兒接到旨意,能夠自己想明白現在石家的境遇有多危險,然後能夠主動想辦法給他發來消息。

大將軍石苦不知道石牧到底能不能夠做到主動跟他發來消息。但是,大將軍石苦心裡,對石牧有這個期盼。

一個能夠用飛天符,把他眨眼之間就是從千里之外的石城,送來京城的孫兒,大將軍的心裡,怎麼能夠不期待,這個孫兒在眼前石家將要大禍臨頭,滅九族之災就要臨頭之際,再顯露一次他的神通,他的神奇之處,幫他解了這一次滅頂之災。

一切就只能夠看他的了。

知道自己不能夠再做什麼時候,一切希望都只能夠放在石牧身上之後,大將軍石苦反倒心沉下來,能夠專心致志寫給皇帝的違心感恩摺子了。

終究是沙場百戰死的大將軍,在洞察了眼下石家石族已經如此兇險之後,依舊能夠做到泰山崩於前,心寧氣定。

眼下的石城,牧府。

此刻的牧府,很是寧靜。

齊韻今天過來了,跟石牧說過了話,去看過了楊詩文,然後回來石牧身邊,沒多久,石牧就是讓齊韻去房間里,儘快服用他之前送給她的固元丹,儘快把築基境的實力,不止是穩固,還要有所提升。

齊若男也在看過了藏真道法之後,自己回去他給她的院子,去領悟參修去了。

甚至是石鳶兒,眼下還不忙的時候,石牧也讓她去抓緊修鍊去了。石鳶兒是侍女,不忙的時候,石牧一直交給她的任務,就是修鍊。 隔着時光愛你 雖然又要做家務,伺候他飲食起居,同時還要抓緊時間修鍊,這會讓人很忙。但是,石牧早就跟石鳶兒說的清楚,什麼時候累了,就可以休息。有了這話,石鳶兒沒有後顧之憂,在做好一個侍女本分的同時,也在抓緊任何可能的時間修鍊。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因為她知道,石牧對她期望很高。石牧對她有活命之恩,她不敢忘,不會忘,也自然不會讓石牧失望。

她會很努力,做出成績給石牧看,讓石牧高興,她就會覺得很滿足。 石牧呢,此刻,則是有些悠閑,可以抱著妹妹,跟她逗樂。

不過,這會兒石林出去辦事回來了,石牧也就也開始有事可做了。

今天,石牧讓石林去了一趟那古董行,把上次賣古玩的尾款結來了。安排石林去之前,石牧就是對石林道了,拿到尾款,就去石家和齊家兩家的靈草鋪子,把他列的單子上所列的靈草,盡量購買齊全。

這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本可以憑關係向爹和齊爺爺要來的,卻是寧願花錢買,不讓兩家家族吃虧,還照顧了兩家家族的生意,這種操作,讓石林真是對石牧更加佩服不已。

現在石林就是辦這些差事回來了。

尾款幾萬兩銀子,拿回來了。

所需要的靈草,也買回來了。

石林把剩下的尾款,還有購買來的靈草,一起交給石牧。

石牧讓石林把這些都放在桌上,然後把妹妹先交給了娘柳如煙,接著就是先開始用神通煉製了兩枚築基丹。

「二哥,今天我應該不會給你安排其他差事了。你也不要急著回家。我這裡有輻靈大陣,靈氣足,你在我這裡找個僻靜地方修鍊吧。儘快練氣九層了,然後趕快服用築基丹,把基築了。我和娘,還有小媽,都盼著你也趕快築基。」石牧把剛剛煉製的兩枚築基丹的一枚,交給了石林。

「牧弟!這丹藥太貴重了,我不能夠收。」石林感動不已。他真是激動,石牧竟然對他真的這麼好。

這麼貴重的丹藥,真的捨得給他。

「二哥,啰嗦什麼。一直說是一家人,你現在卻又跟我客氣。別多說了,拿著,趕快去找個地方修鍊。你不儘快築基,別說小媽了,我都會很失望。二哥去吧,別擔心。中午你就在我這兒吃午飯了。」石牧笑著對石林道。

「是,牧弟。那我去了!」此刻,石林比以前對石牧更加死心塌地。

現在,他手裡握著的可就是築基丹啊。

練氣九層可以服用,服用就可以築基。

看看齊韻吧,她服用了,築基后竟然直接是築基三層境。

你說這丹藥,珍貴不珍貴?

當然石林知道這是無比的珍貴了。

所以,此刻才會是這麼激動啊。

手裡攥著這枚丹藥,他心裡就踏實了。

現在他已經是練氣八層境了,只要再努努力,到了練氣九層境,就可以服用這築基丹,就可以到築基境了。

結束了練氣境,到了築基境,那可就不算是修鍊新手了,是真正的修真入門了。

因為築基了嘛。

石林此刻忍著心裡的激動和憧憬,到了花園裡,樹林掩映之下的涼亭里,坐下,開始打坐修鍊。

石牧的府邸之中,因為有輻靈大陣的關係,所以到處都是充滿靈氣。

於是,人在石牧府邸之中,哪裡都是一樣的,都會有充足的靈氣可以修鍊。

在石牧這裡修鍊,根本不用擔心像是在石家修鍊那樣,城裡靈氣會不足,還需要為充足的靈氣來源也就是靈草發愁。這裡完全不要。

這裡,就有著煉化不完的靈氣,在石牧這裡修鍊,比起他在家裡修鍊,何止事半功倍。

一想到,他在這裡修鍊,消耗的也是石牧的那塊巨大靈石里的靈氣,石牧是要付出成本的,石林的心裡,就是更加感謝他的這個牧弟了。

因為,這樣的牧弟,對他這個二哥,真的是不計前嫌,對他是真的好。這麼好的靈氣資源,也捨得給他來使用。

他心裡自然也會知道感恩,於是更加努力的想要把境界儘快提升上來,好不讓他的牧弟失望,不辜負他的牧弟,對他的栽培。

「你給了林兒築基丹,你小媽知道了,會很欣慰的。她欣慰,我也會高興。」柳如煙抱著石晴兒,跟石牧說起家常話。

石牧笑著道:「終究有著娘和小媽的這一層關係,我和二哥,還是容易親近許多。這也沒有什麼不好的。讓二哥儘快築基吧。石家只有我一個人強大,也不是真正的強大。也不止二哥,今天娘要是回家見到了爹,跟爹說一聲吧。我也會在近期幫助每個石家子孫,儘快都把實力提升上來。這是未雨綢繆。」

「以前欺負過你的人,也包括在內嗎?」娘柳如煙笑著問石牧道。

石牧也不好意思地道:「只要是石家子孫,願意跟石家共患難同生死的子孫,我都願意幫助。至於以前對我不待見的事情,那都是小節。家族大節不虧就行了。我不會要求每個人都跟我一樣。那是不現實的。」

「真是個了不起的兒子!」聽到石牧這樣說,娘柳如煙最開心了,不止摸了摸石牧的腦袋,非常高興,還特別開心的教女兒道了:「小晴兒聽到了沒有,長大了,一定要跟哥哥學。做哥哥這樣的人。」

「知道了!」小晴兒特別乖的點頭,一個勁的點頭,她這麼可愛,哄得石牧,也是特別的開心。

「還有一枚築基丹,是給若男準備的吧。還不給她送去?這可是獻殷勤的好時候。我看,若男也遲早被你哄去,給你當媳婦。」娘柳如煙卻又突然白眼自己的兒子道。

石牧哭笑不得的委屈:「我還用跟若男姐獻殷勤嗎?爺爺直接就把她託付給我的。娘,您可真是我親娘,竟然這樣想我。」

「少來。你看若男的眼神,當娘看不出來啊。行了,行了,你別不承認了,娘自己心裡有數就行了。」柳如煙笑著道。

石牧無奈道:「娘,您這是不講理。不過,沒關係。反正,若男姐,以後遲早是要給您當兒媳婦的。您怎麼說都可以。這丹藥,等中午時,吃午飯再給她吧。眼下,不急。」

「你不急,娘急。若男其實知書達理的,不錯的。可以給韻兒當個好幫手,替你管理這個家,照顧你。反正是遲早的事情,你儘快搞定她吧。趕快帶著你的丹藥,去給若男送去。」

娘剛剛還白眼白雲飛對齊若男有企圖,此刻卻又是在心急的催促石牧去儘快搞定齊若男了。

女人啊,女人,特別是娘,真是善變啊。

石牧笑著卻是從命,然後卻不是自己一個人去,而是從娘的懷裡抱走小晴兒道:「我啊,帶著小晴兒一起去。省的娘心裡又怎麼猜測我過去了若男姐那裡會怎麼胡來呢。有小晴兒在,娘就可以放心了吧。」

「瞧你,娘就說了你一句,你就記在心上了。好,好,帶著小晴兒去吧。只要你心裡不覺得有她在,不方便,耽誤了你和齊若男說話做事就行。」

柳如煙打趣石牧地道。

這話惹得石牧再次有點小幸福的感覺,開心的抱著妹妹人,讓她拿著丹藥,去找齊若男,給她送丹藥去了。 「姐姐,給你丹藥。」

來到給齊若男住的院子里,石晴兒很可愛的替石牧把丹藥捧給齊若男。

小孩子幫忙給的丹藥,齊若男當然會馬上接過來,不然,會讓小孩子心裡難過的。

齊若男接過了,笑著摸了摸石晴兒的腦袋道了:「謝謝小晴兒,真乖。」

得到齊若男誇獎,石晴兒也很高興,喜歡的抱著石牧的脖子,害羞起來。

石牧也稀罕的哄著她,很喜歡這個聽話懂事的妹妹。

「牧弟,你不用一直送我東西,咱們之間也可以親近。」齊若男這時,才是跟石牧說起這個問題。

巫妃來襲 石牧送給她丹藥,這當然好,但是,齊若男不希望這成為石牧的負擔。

石牧聽了這點,輕輕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笑著道了:「若男姐,爺爺把你託付給我,我也說過,會把你當你親姐姐一樣照顧。現在只是給你一顆丹藥,這根本不算什麼。」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嗯。」石牧這話,比石牧送她珍貴丹藥,更加讓她覺得珍貴。更加難忘。

見齊若男答應了,石牧便是放心的道了:「那,若男姐,你就繼續在這裡參悟藏真道法吧。我帶著小晴兒先回去了。一會兒,該吃午飯了,若男姐早點過來吃午飯啊。」

「知道了,謝謝牧弟。」齊若男感謝的送石牧抱著妹妹石晴兒出去她的院子。

兩人走到院子里,石牧又多囑咐了齊若男兩句道:「若男姐,這枚丹藥是築基丹。練氣九層境時才可以服用。服用了,就可以直接築基了。若男姐快要練氣九層境了吧?」

「嗯。快了。」齊若男在石牧面前,有什麼說什麼。

「謝謝牧弟送我這麼珍貴的丹藥。」齊若男又是再次感謝石牧。

石牧又是笑著道:「謝我做什麼。咱們姐弟,一家人。若男姐不要送了。就到這裡吧。我帶著小晴兒就可以走了。」

「好吧。牧弟慢走。」齊若男微微害羞和緊張的目送石牧走遠。

石牧走遠之後,她帶著侍女齊環轉身回來。

侍女齊環,關了院門,立即跑到小姐身邊道了:「小姐,瞧牧少爺對小姐多好啊。這麼好的丹藥,都捨得送給小姐。這枚丹藥就是築基丹?那不是就是韻兒小姐吃過的那種築基丹?韻兒小姐吃過之後就築基了。就足見這丹藥,多麼靈了。現在牧少爺也給了小姐這樣的好丹藥,看小姐以後怎麼報答牧少爺。我看,除了以身相許,沒有別的法子可以報答牧少爺了。」

聽到這話,齊若男也是微微臉紅,但是卻是認真地道了:「石爺爺對我也有養育之恩,讓我報答他的子孫,只要他開口,我不會拒絕的。就像是環兒你說的那樣,女人總要嫁人,嫁誰都是嫁,一樣過日子。牧弟真要是想要讓我報答他,我從一開始就不會抗拒。但是,得到我的人,跟得到我的心,還是有區別的。牧弟如果想要對我身子和心,都得到,我也不會讓他多為難,只要他能夠表現的會對我負責,知道珍惜我就行了。如果他能夠做到這點,我不用他送我丹藥,送我禮物,哄我開心,我都會心甘情願的做他的女人,晚上會好好的服侍他。」

「牧少爺如果能夠聽到小姐這番話,他一定能夠開心死,也會知道小姐的好,會知道珍惜小姐的。至少,我覺得現在牧少爺做的就不錯。」侍女齊環很開心的對小姐道。

小姐齊若男竟然也跟著點頭道:「牧弟,是真的做的不錯。石爺爺子孫不少,許多,我也不認識。但是,我已經能夠感覺到,最像石爺爺,能夠做個頂天立地男人的那個人,肯定是牧弟。」

「嘻嘻,小姐這麼說,是已經很滿意牧少爺了?」侍女齊環很驚喜地道。

小姐齊若男,一下臉紅,害羞,但是,此刻是面對自己的侍女,也沒有什麼不好直說的,然後道了:「算是吧。至少,目前來說,牧弟讓我感覺很輕鬆,我也願意跟他在一起,給他跟我親近的機會。至於未來如何,那就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牧弟真的合適託付終身,我不會矜持的。如果能夠真的嫁給牧弟,也算是我報答了石爺爺的養育之恩,也是我給自己找了一個好歸宿。這是兩全其美的事情,我為什麼不希望這樣呢。」

「小姐,這樣好。就這樣。環兒支持小姐。」侍女齊環激動人心地道。

中午了。

齊若男帶著侍女齊環,沒讓人再去請她,就是自己早早過來,不是心急過來吃午飯坐享其成,而是早早過來幫忙柳如煙做午飯了。

女人們做飯,石牧就只用負責替娘看著石晴兒就行了。

石牧正在教石晴兒練習握筆。

石牧可不會只一心陪石晴兒玩,教石晴兒學習認字,也會做的。

認字很枯燥,小孩子都不會樂意學的,也就是石牧教她,小晴兒才會願意學一會兒。

學了一會兒,累了,就是往石牧的懷裡鑽,不願意學了。

石牧也沒有罵她不上進,小孩子嘛,一開始學習都是這樣的。每天這樣慢慢的教她,漸漸地,她自己入門了,就不會這樣躲著讀書學習了。

看著石牧跟妹妹石晴兒相處,看著石牧陪她玩,玩的開心,教她握筆,也教的認真,齊若男的心裡,真的是心細如髮的注意到這個男人,真的很完美。

做好午飯,就在院子里林蔭下,擺好碗筷,準備吃了。

齊若男親自給石牧盛飯,然後一邊照顧石牧吃飯,一邊關心的問了一句道了:「不去叫韻兒小姐過來吃午飯嗎?」

石牧淡笑道了:「韻兒怕是吃不了午飯了。她服用了固元丹,想要煉化丹藥的藥力,還需要些時間。一會兒,我先吃,吃完我去換藤兒回來,讓藤兒能夠回來吃飯,我守著韻兒就行了。」

「知道了。」知道了齊韻不能出來吃午飯的原因,是因為服用了石牧給的極品丹藥固元丹,那這齊若男的心裡,也就放心了。

這時,柳如煙也過來嘮叨道了:「怎麼林兒也不過來吃飯。就算是要修鍊,也不能夠不吃飯啊。」

石牧道:「我去叫。」

「快去快回。」娘笑著催促石牧快點,別耽誤了吃飯。

石牧去了,一會兒就回來了,石林並沒有跟著回來。

「二哥說了,讓咱們先吃。他一會兒過來隨便吃點。」石牧道。

「這不好吧。讓人知道了,以為咱們委屈他呢。」娘柳如煙有些擔心地道。

石牧笑著道了:「沒關係,都是一家人。我看二哥是想避嫌。家裡有女眷。真逼著他來,他也不自在。就隨他去吧。廚房一會兒給他多留菜就行了。他修鍊辛苦,讓他多吃點肉。」

「你說行就行。那就咱們吃飯吧。若男,環兒,別客氣。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鳶兒你也別忙了,坐下吃飯。來。」柳如煙熱情的招呼這些女孩子坐下吃午飯。

實在是在柳如煙的心裡,這些女孩子,遲早都是她的兒子石牧的人,都會是她的兒媳婦,她心裡自然會現在就對她們這些女孩子知冷知熱。

「謝謝大娘。」齊若男也感激的感謝過柳如煙,接著才是矜持的端起飯碗,小口的吃著米飯,很少吃菜。

「別只吃米飯,多吃菜。」石牧知道齊若男在他和娘的面前難免有些拘謹,便是知道替她夾菜。

這一夾菜,頓時讓齊若男臉更加紅了,心裡卻是感到微微溫暖。

「多謝牧弟,你也吃。」

齊若男也感謝了石牧,然後臉紅著,小口吃著石牧給她夾了許多的菜。

侍女齊環,低頭吃飯,心裡卻是替小姐開心的心裡都快笑開了花一般。 吃過午飯,石牧來換齊藤去吃午飯。

齊藤抓緊時間過去前院吃午飯,吃完午飯,就又回來換石牧了。

見到她急匆匆就回來了,石牧笑著心疼她的道了:「藤兒,不是讓你不要急著吃了飯就過來,讓你好好先歇著了嗎?有我替你守著韻兒呢。」

齊藤也有她的道理地道了:「少爺中午也要午休,小姐讓我守著就好了。少爺,現在我回來換您了,您去午休吧。」

石牧想了想,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辛苦藤兒了。」

讓齊藤能夠替他分擔一些事情,應該會讓她心裡會感到更顯跟他親近的。這樣的原因,才是讓石牧願意聽她話去休息。

當然,也還有一個另外的原因。

那就是,也的確應該去楊詩文那裡看看她。

昨晚把她給辦了,受了她不少服侍,今天是她初為人婦的第一天,心裡大概會格外需要他這個夫君的關懷,也是想到這點,石牧才是會做出這個決定。

「少爺,你午休過了,會來看小姐嗎?」願意讓石牧去午休,齊藤卻也還有著其他的擔心:「小姐一醒來,一定會想第一眼就是看到少爺在身邊。」

石牧頓時笑著道:「下午我會早點來了,一定會讓韻兒一睜開眼睛就是看到我的。謝謝藤兒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