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宏的話,讓所有的獄警有些納悶,因爲b區域對坤宏自己來說都很重要,因爲這個地方算是副24號監獄相對來說治安和秩序最良好的區域,同時這裏還有大片的土地用來種植農作物,這些土地都是沒有遭受過污染的,有着良好的養分。

所以,b區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副24號監獄的糧倉,如果這裏發生了任何事情,一旦斷糧,副24號監獄裏面的所有人都死定了。

火車緩緩開到b區域口子上,那裏的閘門打開了,b區域的民兵守衛也沒有爲難,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就連後面掛着的車廂,那些民兵也沒有多看一眼。

“怪了,獄警沒開槍,這裏的民兵也沒搜查,連問都沒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菸捲男將火車緩緩駛進b區域的車站之中,唐術刑讓紅花叮囑車廂內的族人不要出來,又留下那錦承和齊佳魅守護,自己領着白戰秋就朝着外面走去,想去接洽一下b區域的人。

離開那個所謂的車站,站在站臺上就能看出b區域的不同,四周的房屋建築都很完好,並且重新整修過,四下還有做買賣的人,雖然也有帳篷,但帳篷搭建的都算有規劃,不是胡亂搭建,四處都是提着棍棒的民兵在巡邏,一副井然有序的模樣。

“看來這裏還真的不一樣。”唐術刑搖頭道,“看起來像是一座自治的小鎮。”

“是呀,而且還有個你很熟悉的人在這裏。”白戰秋說着,指着前方,示意唐術刑朝那邊去看。

唐術刑看過去的時候,發現站在遠處一輛汽車頂端上,裝模作樣拿着望遠鏡看他的男子,他一眼看去,立即就知道白戰秋爲什麼會說那是熟悉的人了,因爲那不是別人,正是以前也算與自己並肩作戰過的俄羅斯特工格羅莫夫,中文名叫張揚的傢伙。

唐術刑最後一次尋找聖物的時候,也是與格羅莫夫一起的,同時也是格羅莫夫親手屠殺了大半個狼族,如今格羅莫夫竟然出現在b區域,這讓唐術刑不由得擔心起來,擔心紅花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迫不及待去報仇。

遠處的格羅莫夫放下望遠鏡,朝着唐術刑揮手,笑着示意他過去。

唐術刑也揮手叫格羅莫夫過來,同時朝着那邊走去,格羅莫夫跳下汽車朝着唐術刑走去。

兩人走近的那一刻,格羅莫夫一把抱住了唐術刑,大笑道:“想不到你竟然還活着!”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纔對吧。”唐術刑也笑道。

格羅莫夫隨後看向白戰秋:“喲,白戰秋也還活着!”

最強劍神 白戰秋只是冷笑了一聲:“我們倆不算認識吧?”

格羅莫夫也不搭話,只是笑了笑,對唐術刑說:“a區域的那個冒牌貨看樣子是被你解決了。”

唐術刑只是笑了笑,並不回答,隨後問:“b區域的老大該不會是你吧?”

格羅莫夫只是笑笑,也不正面回答,又道:“這裏和a區域相比,簡直就是天堂,你可以生活下來,也可以繼續前進,但是如果要繼續前進的話,估計有點麻煩。”

“爲什麼?”唐術刑問,覺得格羅莫夫似乎話中有話。

“因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到了這裏,就算是到頭了。”格羅莫夫環視着周圍,“下一個區域是不是存在,那就是另外一說了。”

唐術刑皺眉:“你是說,副24號監獄到這裏就算到了盡頭了?”

“差不多吧。”格羅莫夫朝着來時的方向走着,“2號內監區,實際上是個葫蘆形狀的,a區域較小,b區域較大,b區域幾乎是a區域五個那麼大,在這裏基本上都是以農田爲主,在那後面全是田地,種着糧食和蔬菜等食物,眼下食物是最緊俏的東西,我想全世界各地都是這樣的。”

“你能不能詳細解釋下,爲什麼說到這裏就算到頭了?”唐術刑依然抓着那個問題不放。 面對唐術刑的質問,格羅莫夫很冷靜地回答:“就我所知,再沒有其他的出入口了,到這裏就是頭了。”

唐術刑看着四下:“但是典獄長說過,只要走到了盡頭,能走到盡頭的人,便可以得到尚都的公民資格?這裏不像是盡頭!”

白戰秋轉身朝着南面走去:“我去轉一圈。”

格羅莫夫並未阻止白戰秋,而是對唐術刑說:“我來這裏有些年頭了,我沒有發現這裏還有可以繼續前進的路,如果有,我早就前進了,不會停留在這個地方。”

唐術刑見格羅莫夫的模樣不像是在撒謊,他陷入了疑惑當中,覺得典獄長不應該爲了這種事撒謊纔對,畢竟他也急切地想離開副24號監獄纔對,怎麼會這樣?

“但是,在2號內監b區域有個最大的優勢。”格羅莫夫領着唐術刑朝着中心地帶走去,隨後走到一個四面都是高聳的鐵絲網牆,裏面是大型運輸直升機停機坪的地方,指着那裏道,“這裏是尚都往副24號監獄運送犯人和補給物品的重要區域。”

唐術刑隔着鐵絲網看着:“這種防衛程度,飛機不是很容易就被犯人挾持了嗎?而且這裏的獄警也想離開,獄警也容易劫持。”

“你錯了。”格羅莫夫搖頭,“在這個鬼地方,犯人是不可能拿到自動武器的,充其量就只有一些小型的獵槍之類的玩意兒,但這種東西無法對付尚都國防軍,你看到下面那個停機坪了嗎?那個停機坪是個升降臺,有直升機來的時候會升上去,升到頂端的時候,檢查沒有問題。上端的防護網纔會打開,打開之後,升到頂端的直升機接受二次檢查才能夠離開。而在上面,防守這個區域的不是獄警。而是尚都國防軍。”

“原來是這樣。”唐術刑雖然聽格羅莫夫這樣講,但依然覺得不對勁,總覺得哪裏不對,“不過我還是覺得這裏不算是盡頭。”

格羅莫夫反問:“爲什麼?”

“直覺。”唐術刑回答。

格羅莫夫笑道:“那你用自己的直覺感覺下,我是怎麼出現在副24號監獄的!?”

“直覺和推測是兩回事,直覺大部分都不算是太可靠的東西。”唐術刑說完,問,“對呀。你怎麼會在副24號監獄的?好像這個監獄關押的都是我認識的人。”

格羅莫夫笑了笑,搖頭道:“我是自願進來查探的。”

“自願?”唐術刑四下看着,“哪兒有自願進入這個鬼地方的。”

格羅莫夫面無表情道:“進來之前,我也不知道這個地方是什麼樣子,以爲只是普通的尚都監獄,想着完成任務之後,我就可以越獄出去,誰知道這裏根本無法越獄,不存在越獄這個詞彙。”

唐術刑點頭:“我有興趣知道了,能說說嗎?”

“我是多年前被派來的僱傭間諜。”格羅莫夫抽了抽鼻子。“所謂僱傭間諜,和僱傭兵其實是一個道理,但不同的是。我這類的就是僱主給錢,讓我潛入某個地方作爲間諜,爲他們服務,提供他們所需要的各類情報,按照合同期付款,如果合同期時間到達,他們的錢也付清了,我就可以中斷合同,不過絕對不能出賣僱主。這樣的話,我以後就無法再繼續做這行當。全面戰爭之後。僱傭間諜這一買賣很火,很多以前沒做過的人。都躍躍欲試,所以,因此死去的人也特別的多。”

唐術刑道:“你的僱主是誰?”

格羅莫夫笑了:“我原本是不能說的,但是現在我可以說了,我的僱主是……你老婆。”

“啊?”唐術刑驚訝道,“夏婕竹!?”

“對,夏婕竹,但是我的聯絡方式和接頭的方式,是赤晨提供的,也就是說,你媳婦兒是赤晨的間諜,這一點你沒想到吧?”格羅莫夫看着唐術刑,看着他臉上那種無比驚訝的表情。

唐術刑緩緩搖頭:“我真的沒想到,詹天涯也沒有告訴我。”

“這件事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我都是推測出來的,因爲很簡單,夏婕竹找上我的時候,她雖然說是她抓住了赤晨的間諜招供出來的,但我知道,整個赤晨,只有詹天涯一個人知道我的聯絡方式,而我,換了個身份,一直潛伏在尚都內部,表面上是一個普通人。”格羅莫夫拿出自己的證件,指着上面那個“廚師”的身份道,“我做的菜很好吃,今晚我請客,讓你嚐嚐我的手藝。”

“好——”唐術刑心不在焉地回答,“然後呢?”

格羅莫夫長嘆一口氣:“然後,我沒有揭穿她,只是問她找我做什麼,她說希望我來副24號監獄查清楚這裏面的情況,作爲回報,她會給我尚都最近幾年軍事基地和軍事部署的相關情報,以及新開發的各類武器的數據,她說的這些東西都是抵抗軍方面最感興趣的。的確,我承認,她開出的條件非常的高,因爲不是說一份兩份,而是全部,接着呢,她就給了我一份軍事部署圖,告訴我,那是他們截獲的抵抗軍方面的軍事進攻部署,以及尚都方面的伏擊圈部署,她說,這個情報一旦證實了之後,我們之間的合作纔開始……”

格羅莫夫帶着夏婕竹給的東西離開了,緊接着半個月之後,一場外界不知道的能源爭奪戰開始了,這場抵抗軍在中東發動的閃電戰,原本可以瞬間擊潰在那裏駐守的忠誠軍,不過在戰爭開始,抵抗軍裝甲部隊深入敵佔區的那一刻,整個地區的油田都被引燃了,緊接着是鋪天蓋地的炮火和火箭彈幕襲擊。

那次的能源爭奪戰,可以說是兩敗俱傷,尚都爲了不讓抵抗軍奪得油田,乾脆毀了油田。不過格羅莫夫也因此知道夏婕竹所給的情報是真實的,所以,他決定與夏婕竹合作一把,畢竟他也對尚都的幾大監獄很感興趣,曾經有組織出重金讓他從監獄救人出來,但因爲他不熟悉監獄,並沒有接下那買賣,到現在還覺得遺憾。

“所以,我就鬼迷心竅接下了這單買賣,並且我覺得這件事很古怪,夏婕竹身爲情報局老大都不知道副24號監獄裏面有什麼,這不正代表着這其中有祕密嗎?然後我就按照她的安排,成爲一個囚犯進來了,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裏的事情沒那麼簡單,不存在越獄,但存在很多的祕密,這裏關押着的異術者、異族,還有很多其他怪異的人們。”格羅莫夫說着低聲道,“但是,我發現了一個祕密。”

唐術刑看着格羅莫夫那副神祕的樣子:“什麼祕密?”

“這座副24號監獄原本是想要選出強者的試煉場。”格羅莫夫道,“也可以說,算是角鬥場之類的地方吧,只有強者才能得到所謂的尚都公民身份,但是至今爲止,都沒有人得到過最高的榮譽,傳說呀,只是傳說中有人得到了最強者的身份,被認定爲最強的人,也就是這個人,設定了這個地方的幻境,讓所有人都進得來,出不去。”

唐術刑看着直升機停機坪道:“你的意思是說,現在從停機坪中都無法出去了?”

“那當然。”格羅莫夫搖頭道,“最早停機坪還算可以自由進入,但後來幻境範圍擴大了,停機坪也無法進出了,麻煩就麻煩在這裏,要不我們怎麼會自己種地生存呢?否則的話,早就死了,我甚至都覺得尚都早就放棄這個地方了。”

唐術刑點頭:“這麼說,我還是沒猜錯,這裏不是什麼盡頭,對嗎?”

格羅莫夫搖頭:“我還是那句話,總之我是沒有看到過這裏還有其他的出入口。”

唐術刑道:“你可以帶我四處去逛逛嗎?”

“走吧,我也正有此意。”格羅莫夫轉身領着唐術刑朝着田地的方向走去,走了許久,走到田地的外圍,看到在那裏勞作的人們,還有大片田地之後的那些高牆,高牆與其他監獄的一樣高聳着,頂端依然是斜面,要越獄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的四肢堅硬到可以直接插入水泥之中固定自己的身體。

大片的田地,種植着很多容易存活,產量極高的農作物,像是玉米、土豆之類的東西,這些都算是產量高,並且容易儲存的玩意兒,在右側還養着豬牛羊之類的牲畜。

格羅莫夫指着那些牲畜道:“養這些可是花費了我們不少的功夫,豬的產量較高,但是其他的就很少了,但我們吃肉的時候始終很少,畢竟肉很金貴,所以我們補充身體必須的蛋白質,都是從大豆或者是昆蟲身上得來。”

唐術刑點頭:“其他區域呢?”

“那邊都是居住區和食物生產區。”格羅莫夫指着另外一側道,“其實嚴格劃分a區和b區的原因就是擔心b區以外的人涌進來,會糟蹋了這裏的糧食,並不是爲了其他的事情,你想想,如果不補給和分配食物,很快食物都會被吃光,到時候大家都只能等死了。”

唐術刑問:“那食物都是由誰分配?典獄長?”

“對!”格羅莫夫冷笑着指着頭頂,“就是典獄長,那個高高在上的傢伙,我時不時會見那傢伙一面,但奇怪的是,那傢伙從來不懼怕我,也不害怕別人會殺死他,我不知道爲什麼,出於謹慎考慮,我一直沒有對他下手。”

唐術刑看着遠處的田地道:“你是對的,我也沒有下手,我總覺得那傢伙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2號內監區中控室內,坤宏坐在轉椅上面,晃動着身體,眼睛一直盯着顯示器上面正在聊天的唐術刑和格羅莫夫,此時的坤宏基本上確定了進來的這個就是唐術刑,真正的唐術刑。否則的話,他不會有這麼大的號召力,也不會輕易而舉就幹掉那個冒牌貨。

不過,此時的坤宏並不害怕,也不着急,如果他真的還將自己當做是尚都的典獄長,他此時肯定會擔心,會立即將唐術刑在這裏的消息上報,可是,自從他清楚自己也被困在這個幻境監獄中成爲了一個比傀儡還不如的犯人頭之後,他的心態就變了,他現在只想逃離這個該死的地方,迴歸自由。

“說不定可以利用唐術刑,他以前是尚都的密使,而且還是個擁有怪力的傢伙,這裏的犯人看樣子都會服從他的安排,而不是我的……”坤宏自言自語道,而且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兩件事,其一,這裏的獄警遲早也會聽從唐術刑的安排,畢竟在這種混亂的時代,誰有實力,誰就是老大;其二,就是隻有唐術刑才能進入最終點,找到藏在最終點裏面的那個設下幻境的傢伙,只要幻境解開,要離開副24號監獄,那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坤宏在腦子中思考着,計劃着,但此時他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前段時間尚都新成立的國危處送來的那名叫做哈維.布朗的犯人。

這個犯人沒有被坤宏留心,原因很簡單,是因爲哈維看起來與以前送來的犯人都不一樣,首先他已經被嚴刑拷打得不成模樣,只剩下半條命,其次。他是國危處送來的,也等於是從前情報局送來的一樣。但是,以前夏婕竹當情報局老大的時候。從未送過任何犯人進入副24號監獄,連情報局都無法插手這所監獄的事情。

所以。坤宏立即意識到國危處將這個人扔進來,目的在於不親手殺死他,但又讓外界知道這個傢伙還活着,就在副24號監獄,換句話說,坤宏理解到,國危處應該是想用這個哈維作誘餌,引更多的人進入副24號自投羅網。

所以。坤宏接收了哈維之後,直接將其安置在了2號內監區的b區域,一來是因爲這個區域條件較好,二來是因爲他故意將哈維放這麼深入,就是想看看要救他的人到底是誰。

就在坤宏思考着下一步棋應該怎麼走的時候,格羅莫夫領着唐術刑已經在b區域轉了一圈,最後來到了b區域的醫院。

“這裏說是醫院,但實際上靠的都是食療。”格羅莫夫帶着唐術刑從大堂中穿過,周圍兩側都躺着綁着繃帶奄奄一息,大部分都在喊痛哀嚎的病人。“這裏的藥物吃緊,基本上都沒有特效藥,都是一些抗生素之類的東西。有些人倒下一時半會兒無法恢復,完全是因爲營養跟不上。”

唐術刑邊走邊四下看着:“沒想到,b區域竟然還救人。”

“這樣做,只是爲了幫助那個該死的典獄長維持那個愚蠢的謊言而已。”格羅莫夫冷笑道,“他不是說了嗎?到了最後的區域,可以得到公民身份,實際上這裏只有吃的喝的,很多人就算能到這裏來,也已經是傷痕累累了。而且數量極少,有一些呢。也許是表現優秀,被典獄長破例送來的。不過也有一些,是尚都政府要求在這裏休養的,而且他們都一直維持着昏迷不醒的狀態。”

格羅莫夫說着帶着唐術刑走到最裏面的房間裏,房間內放着四張真正的病牀,病牀上躺着四個用繃帶包得像是木乃伊一樣的人,根本看不清楚面容,只是牀尾的牌子上面寫着四個名字。

唐術刑一一看着名字,看到這裏有一個日本人,一個韓國人,一箇中國人,還有一個美國人。此時的唐術刑當然不知道躺着的那個美國人就是哈維.布朗,那個曾是自己妻子夏婕竹的新助手,並且承接了夏婕竹未完成任務的特工。

當然,處於清醒狀態的哈維也看到了唐術刑,他一眼就認出他是誰了,畢竟雖然教科書上唐術刑的臉與現實當中完全不一樣,但身爲情報局特工的哈維當然見過他唐術刑真正的照片,也見過七八年前的一些新聞圖片,所以他完全可以確定眼前的人就是唐術刑。

只不過,他不確定唐術刑在這裏做什麼,他的目的又是什麼,所以,哈維並未開口,而是目不轉睛地看着他。

唐術刑也察覺到,四張病牀上的四個人,三個都在昏睡,只有一個人清醒着,並且一直看着自己,目不轉睛地看着。

快離開房間時,唐術刑停下,與哈維對視着,哈維也沒有挪開眼睛,只是看着他。

唐術刑低聲問格羅莫夫:“這個人是誰?”

“不知道,聽典獄長說是國危處送來的犯人,不能處決,但是有用,只得留下來休養的傢伙,看他那模樣就知道,被嚴刑拷打過很久,遍體鱗傷,但是身體素質不錯,以前應該算是尚都政府內部的人。”格羅莫夫低聲解釋道。

“國危處?”唐術刑點頭,“就是那個替代情報局的?”

“對,但是詳細情報我也不清楚。”格羅莫夫嘆氣,“但可是看得出,萊因哈特希早就不信任情報局了,所以才炮製出了一個國危處出來,你想想,這頭情報局剛剛關閉,那頭國危處就立起來了,哪兒有那麼快的?很明顯國危處早就祕密成立,在暗中等待着崛起的那一天,只需要萊因哈特希的一個命令,一切就不一樣了。”

此時的唐術刑,覺得要是夏婕竹活着的話,應該不會再對萊因哈特希抱任何希望了,而且在那之前,她已經看穿了這個傢伙的所有把戲,可惜的是,她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唐術刑轉身和格羅莫夫離開,但在離開醫院時,卻意外撞上了帶着兩個獄警坐在門口等着他們的坤宏。

“你真的是唐術刑?”坤宏見唐術刑出來之後卻說了這樣一句話。

唐術刑看着坤宏:“冒牌貨已經死了。”

坤宏點頭,示意格羅莫夫和唐術刑都坐下,隨後三人坐在醫院門口的藤椅之上,看着遠方,就像是三個多年沒見的摯友一樣。

坤宏摸出香菸來,遞給唐術刑和格羅莫夫。

唐術刑沒接,格羅莫夫倒是不客氣接過來點起一支,笑道:“典獄長今天挺大方的,現在這種尚都產的香菸,算是稀罕物了,應該說,我當初進監獄的時候,這種香菸都算是稀罕貨。”

典獄長看着香菸道:“尚都一直有着較爲嚴格的禁菸法律,所以生產的香菸也只有這種叫做尚都牌的低焦油含量的所謂的香菸替代物。”

格羅莫夫冷笑道:“那是對普通民衆來說,在政府上層,那些人還不是抽着以前的雪茄,抽着私下生產的普通香菸,聽說在有些地方還爲高官們種植菸草呢。”

唐術刑看着坤宏:“好了,別廢話了,你突然間出現,不是沒事,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你有實力,你很強大,所以,我們結盟吧。”坤宏低聲道,也不管兩名獄警如何驚訝。

“結盟?”唐術刑看着坤宏冷冷道。

坤宏點頭:“如果你不喜歡的話,你也可以認爲是我在求你幫助我,我說出結盟來也只是希望爲自己留點面子,畢竟在表面上,我也算是這裏最有權勢的人。”

格羅莫夫在旁邊笑着:“對,表面上。”

坤宏閉眼:“對,表面上,所以,我需要唐先生的幫助,進入最終點,找到那個佈下幻境的人,解開幻境,這樣,大家都可以離開。”

“離開是好事,但離開之後呢?”格羅莫夫扭頭問,“外面到處都是尚都國防軍,出去就是死,說不定他們用坦克和機槍就守在門口,等着我們出去的那一刻。”

“不會的,尚都現在自顧不暇了。”坤宏搖頭,“你們還不知道尚都現在是什麼情況吧?尚都現在內亂了,各個團體林立,嘴上都是說爲了什麼造物大人,爲了領袖,實際上各懷鬼胎,今天搶你一個街區,明天炸你一座樓,近十年建設出來的尚都方舟,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內基本上都快變成廢墟了。”

格羅莫夫很詫異:“有這麼嚴重?”

“實際情況比我所說的還要嚴重很多。”坤宏拿着一份最近的報紙遞給唐術刑。

唐術刑看着報紙上面並沒有寫任何動亂的事情,相反寫的都是好事,什麼地方又研究出什麼來了,高牆工程非常順利,不過看完之後他也明白爲何坤宏會那樣說了。

唐術刑道:“媒體渲染太平,實際上情況就已經非常嚴重了,對吧?”

“媒體?沒有媒體了。”坤宏搖頭,“所謂的媒體早就消失了,現在發行報紙,播放電視的都是國危處的特工在負責,他們全面接管了關於媒體的一切,無論是哪種形式的,都被他們牢牢掌控着。”

此時,唐術刑的腦子中出現了一個念頭——會不會是顧懷翼的基因炸彈起作用了?然後萊因哈特希惱羞成怒,決定提前動手,首先想辦法讓尚都內部的人自相殘殺?

“還有一件事,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知道了,抵抗軍已經使用過核武器了。” 冠寵六宮很囂張 坤宏又拿出一張很久之前的宣傳報紙,“他們毀滅了原埃及的一個叫伊斯梅利亞的城市。”

唐術刑聽到這,頓時傻了。 接踵而至的壞消息,讓唐術刑有些混亂了。

尚都內亂,抵抗軍使用核武,所有的一切都將線索指向萊因哈特希,很明顯,這些事情的操控者是他,唐術刑預感到,說不定真的是基因炸彈起作用了,萊因哈特希也知道自己時日不長,所以啓動了最後的計劃,但最終的計劃會是什麼呢?

唐術刑猛地站起來,但站起來的瞬間,他又想到去見姚爐修時,在那個巨大鯨魚中遇到那個製造地龜的遠古人類科學家所說的話——要戰勝萊因哈特希,就不能按照他的步伐前進。

就像是拳擊一樣,一個拳擊手有着自己的步伐,一旦對方的步伐開始跟隨自己了,那麼就算是先勝一籌了。

所以,他開始擔心,這個會不會又是萊因哈特希爲了引自己出現而佈下的局?

格羅莫夫和坤宏看着唐術刑的模樣,都覺得很奇怪,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誰也沒有開口,直到白戰秋幾分鐘後找到這裏來,唐術刑才擡起頭來看着對方。

白戰秋先是看了一眼坤宏,緊接着道:“可疑的地方不少,不過最可疑的地方,就是火車站出站口那頭的一堵黑色的牆壁,那堵牆壁不是水泥的,說不清楚是什麼東西,像是黑色的水晶一樣,表面摸起來冰涼,黑漆漆的一片,不過從下方的鐵軌來看,似乎那堵牆壁擋住了鐵軌的去路。”

唐術刑起身,隨後白戰秋指着發現那堵黑色牆壁的方向。

唐術刑看着坤宏道:“那黑色的牆壁和我們進來的時候看到的一樣,應該就是最終點的入口吧?”

坤宏點頭:“對,那就是最終點的入口,最早那裏是3號內監,也就是高危內監區的入口。那個入口都是尚都國防軍在把守,後來幻境被建立之後,裏面的尚都國防軍也不知道怎樣了。但聽人說,有人親眼看到有國防軍被封死在那堵牆壁之中。封死的瞬間,人被擠得粉碎,非常的恐怖。”

格羅莫夫自言自語道:“原來真的還有最終點?既然有,你爲什麼不告訴其他人?大家一起想辦法,說不定能進去?”

“不可能。”坤宏搖頭,“如果我說出來,外監的人就會往內監擠,最終大家都會到2號內監區的b區域。你想想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吧,大家會吃光這裏的所有東西,最後變成人吃人,最終一個人都不剩下。”

“道理是這個道理,不過,你在爲犯人考慮,我真覺得有點稀奇。”格羅莫夫嘲諷道。

白戰秋不參與他們的爭辯,只是對唐術刑道:“我認爲,現在應該找那錦承和齊佳魅來看看,畢竟在異術方面。他們比我們懂行,也可以讓紅花一起去看看。”

“好,你去叫他們。然後我們在那堵黑牆跟前會和。”唐術刑說完提了龍麟刃就朝着黑牆方向前進,格羅莫夫和坤宏緊隨其後。

到了黑牆跟前,唐術刑靠近後摸了摸那牆壁,發現感覺上與他們在副24號監獄門口遇到的那個完全一樣,不同的是,這堵牆壁完全無法進入,而且十分堅硬冰冷無比。

坤宏叫了獄警帶來了強光手電,然後貼近牆壁照射進去,唐術刑看到強光竟然透進了那堵牆壁之中。隨後在較深的地方竟然還看到了一些人體的殘肢,從衣服袖口的位置來判斷。應該就是尚都國防軍。

“這裏像是個隧道,就好像是有水涌進隧道之中。隨後水又被凍住了一樣。”唐術刑摸着那冰涼的牆壁,發現所謂的黑色只是隧道的黑暗,實際上這堵牆壁應該是透明的纔對。

此時,白戰秋帶着那錦承、齊佳魅和紅花趕到,四人站在那堵牆壁跟前,都用強光照射了一陣,隨後紅花率先開口道:“像是狼族傳說中的地獄入口。”

“什麼意思?”唐術刑不懂。

紅花解釋道:“在狼族的傳說中,地獄內雖然炙熱,但入口卻冰冷無比,大概意思就是下地獄的人都會遭受這種折磨,墮入地獄的瞬間感覺到寒冷,但進入地獄之後剛覺得溫暖,緊接着這種溫暖又會變成炙熱,自己就如同鐵板上的烤肉。”

唐術刑點頭,又問齊佳魅:“你怎麼看?”

“前提是幻境,這個別忘記了。”齊佳魅說完,那錦承也緊接着點頭。

唐術刑看着齊佳魅,搖頭表示沒懂她的意思。

齊佳魅指着跟前的黑牆道:“幻境的意思是,一旦進入這個區域,我們所看到的聽到的聞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按照施術者本身的意願進行,換言之,幻境就是施術者本身製造了一個本不存在的世界,我們在裏面看到的一切東西,不應該存在的東西,都是他創造出來的,只存在這個特定區域的幻覺,但是身在幻覺中的人不會知道這是幻覺,會認爲那是真實存在的。”

唐術刑道:“也就是說,實際上這裏可能根本就不存在這堵黑牆?”

那錦承點頭:“對,就是這個意思,實際上根本就不存在這些東西,不過因爲我們進入了幻境,等於是中了深度幻術,所以,無法識破,也無法穿越這堵黑牆。”

唐術刑上下左右仔細摸着那黑牆,怎麼摸都感覺那是真的:“不能從裏面突破嗎?”

“不能。”齊佳魅搖頭道,“而且這麼大的幻境構成,並且從原區域開始構建的,已經說明施術者非常強大了,所以,我們要從內部解開幻術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應該可以突破這堵牆壁,硬闖。”

“什麼意思?”坤宏立即道,“硬闖是什麼意思?”

齊佳魅轉身看着衆人解釋道:“這麼說吧,這個創造幻境的人,實際上只是以副24號監獄作爲藍本,做了一系列的屏障,掩飾了最終點的存在,那就是他的藏身地,也讓這裏變得有進無出,但不管怎樣,幻境始終是幻境,就是假的,比如說這堵牆壁。”

說着,齊佳魅後退幾步,抓起一顆石頭朝着牆壁上砸去,石頭砸中牆壁反彈回來,齊佳魅撿起來道:“比如說先前我砸出去那顆石頭,我們大家都看到是砸在牆壁上又反彈回來了,但實際上,牆壁既然不存在,所以,石頭應該是掉進隧道中了。”

坤宏上前抓起齊佳魅的石頭看着,唐術刑也看着石頭問:“但是,反彈回來的石頭是怎麼回事?”

“這就是個幻境不等式。”齊佳魅道,“造成不等式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是因爲我現在拿到的那顆石頭就是不存在的,這是由我心裏那個要找一顆石頭砸牆壁而產生的虛幻的物件,也就是說,就算是我現在要找一支槍……”

齊佳魅說完,從自己的身上取出了一支槍:“這支槍是真實存在的,所以不需要幻術,但是我用我的槍開槍,擊中牆壁,就算實際上子彈穿越過去了,但我們因爲中了幻術,看到的還是子彈被反彈回來,不過反彈回來的那顆彈頭,我們是死都找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