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位:修煉界三流勢力之一

這個門派最是奇妙,不僅山門奇特,而且位置優越,靈獸山坐落於靈獸山脈中部,周圍靈獸、精怪數不勝數,給門派提供了優良的捕獸之所,山門前是一隻巨大的龜。傳說這隻龜是四聖獸之一的玄武,被人打死後落入此地,變成此番此景。傳說畢竟只是傳說,誰有這仫大能耐,能打死聖獸玄武,這也太逆天了吧,我看啊,靈獸山門前的這隻石化老龜,頂多算只萬年海龜罷了。該派子弟不修攻殺之術,把一切本領寄託在靈獸身上,所以,只要把靈獸山的人和獸分開,這類人是最好吃的。但是,他們視乎發明了靈魂血獸咒,獸在人在,獸亡人重傷。主修馴獸術。剛把這夥人和獸領進山門。

天機殿的人也到了。共有四人。

天機殿

殿主:無妄

地位:修煉界三流勢力之一

該派創建於五千年前,以陣法爲主,無論是各種殺陣、幻陣、困陣、混合大陣都有所研究,甚至一些小門派的護山大陣也是該派幫其所建,所以無機殿倒也混得風升水起,倒不是說這個門派就不強,他們也有弟子對陣法一竅不通,修真界是殘酷的,門派之間的明爭暗鬥更是激烈。如果你沒有實力,你永遠無法爬到巔峯。

最後一個門派的人也到了,楊星朱標總算順利完成門主交代的任務。

這最後到來的門派正是丹園。

丹園

掌門人:丹丘生

地位:修煉界三流勢力之一

望文生義,丹園,以煉丹爲主,是煉丹師嚮往的地方,要知道,修煉或多或少都需要丹藥的輔助,所以,煉丹師在這個大陸也是倍受歡迎的,該派珍藏的各種藥鼎和藥方,讓許多喜歡偷雞摸狗的人所窺探。該派的控火術也是一決。之後,一些不入流的小勢力也相繼到來,由宗主的大弟子司徒風接待,而剛纔和丘蒙站在一起的美麗女子是他的二弟子冷月。

整個星武宗人山人海,西南之地所有三流勢力全聚一堂,等待着大會的召開,一些相熟的勢力頭目談笑風生水起,丘蒙也是在人羣中攀談。時間慢慢過去,星武宗後山,靈氣瘋狂涌入┉┉

林辰破入凝靈境指日可待了。 “還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我就可以突破。”林辰內心喃喃,今天就是大賽了,我要戰鬥,戰鬥中尋求突破的機會。

這次試武大會共分分三個境界比賽,分別是脈動境、凝靈境、靈體境,淘汰制比賽,只需要打敗對手,你就可以順利進入下一輪的排名賽。如果你有一場輸,那麼,排名賽以你無緣,不參加就代表棄權。一樣是輸。

星武宗後山操練場上,最上方擺着一排太師椅。中間坐着的是星武宗宗主丘蒙,左右分別是鳴劍閣閣主龍劍陽和丹園掌門人丹丘生,以及靈獸山主人張天螟。其餘的是一些小門派的掌門及在修煉界有一定名氣的散修。

這時,丘蒙緩緩站起身來,環顧了一下諾大的大會現場。

“客套話,我丘某人就不說了,一切結果,咋們靠實力說話。

然後,大賽就在歡呼聲與鼓掌聲中開始了。負責的長老立刻有條不絮地主持着。

第一場:星武宗靈體第二境界的李名少對戰靈獸山靈體第一境界的龐靈

一個高高地聲音響起,接着,李名少飛上場,持劍而立。上空,一隻二階烏羽雕,雕身上站着一道倩影,正是龐靈。

這李名少是朱標的大弟子,一直在外磨練,收到宗門召回令,近日才返回宗門,司徒風,冷月,也是如此。其他長老的弟子大多在外磨練,所以星武宗讓人摸不透。一副讓人覺得很弱的樣子,現在纔是真實的實力。

“龐姑娘,在下有理了,我們點到爲止。可否?”李名少擡起頭雙手抱拳道。

龐靈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二人比賽開始。

李名少手捏劍訣,發出一道劍光向高空斬去,烏羽雕雙翅一震,一道旋風出現,擋住了劍芒,李名少眼看無效,便騰空飛起,一招“劍蕩長空”使出,一把比剛纔更大的劍芒劈向龐靈,龐靈眼疾手快,口中唸咒不停,一陣模糊,龐靈及烏羽雕快速移開,避過這一擊,劍芒尾隨而至,烏羽雕狼狽逃串,龐靈臉都氣得紅了,口中嬌喝道:“巨雕變”,烏羽雕瞬間變得如小山般巨大,口中吐出一道妖火,把劍芒都燒化了,終於扭轉了局面,李名少看到這般局面,早已沒有了剛纔的趾高氣揚的神色,被嚇得遠遠躲開。

所謂驕兵必敗,龐靈一路追擊,李名少只有防禦的份,沒了進攻的力。之後,被烏羽雕大翅一拍,給拍暈了。這場比賽以龐靈的勝出而結束。

之後,又進行了下一場比賽。

第二場鳴劍閣靈體第二境界的吳源對戰丹園靈體第一境界的方行遠

吳源上來就劍氣橫飛,光華流轉,完前把方行遠壓制,令對方沒有還手之力,方行遠操控着藥鼎反擊,從藥鼎裏不斷飛出火焰擊向吳源,做着垂死掙扎,沒過一會兒,方行遠就敗下陣來

。以鳴劍閣吳源勝出結束了第二場比試。

“傲氣凌天劍決,傲氣凌厲,攻擊一往無前,讓人沒有還手之力,果然精妙。”丹丘生不溫不火地說道。

“丹老繆讚了,怎比得上該派的控火術,那纔是一絕啊。”龍劍陽迴應。

接着,第三場星武宗靈體第三境界的司徒風對戰鳴劍閣的靈體第三境界的許天涯

巔峯對決,倍受矚目。吸引了大會的所有眼球。一個是星武宗大弟子,一個是鳴劍閣大弟子。

“許兄,早聽說你的劍法犀利霸道,讓人無還手之力,今日特此領教。”一襲白衣的司徒風拱手看着揹着兩把劍的徐天涯。

“司徒兄太看得起在下了,請”。說完,背後一把劍以迅雷不及耳勢橫劈出去,音爆之聲如同雷鳴。

司徒風撐起一個紅色能量罩擋住掃來的劍氣,四周青石崩裂,亂石飛濺。一把火紅的長槍刺向許天涯,如蛟龍出海,許天涯持劍迎擊,二人在場上勢均力敵,一時難分勝負。

“不愧是大師兄,槍法出神入化,與鳴劍閣的劍法不相伯仲,霸氣凌厲。”星武宗弟子在場下議論。

“那許天涯也不賴。”

“是啊”

“奇怪了,你們有沒有看見林師兄啊,試武大會這般熱鬧,他也不來。”

此時的林辰,還在後山做最後的突破,本來決定要在戰鬥中尋求突破的,可輪到他比賽已經是大會第三天了。今天才是第一天,所以他現在還在嘗試。自古道,欲速則不達,急於求成,反而事半功倍。

比試已經到了白熱化,二人一槍一劍,你來我往。霞光飛射。各種異獸幻化攻擊,飛龍嘯天,白虎狂奔,玄武防禦,朱雀嘶鳴。槍茫劍氣劃破長空。看得是各位掌門頻頻點頭,不時發出讚揚。

“司徒兄槍法罕見,果然名不虛傳。讓在下佩服,我們就三招定輸贏,可好?”許天涯收回飛劍。二人都清楚各自保持實力,沒有盡力,這樣打下去也不知到什麼時候。所有司徒風也幸然同意。

“司徒兄,看好了!”

“破天斬”

許天涯雙手捏決,手中白劍發出耀眼白光,轟一聲,一道劍光直通雲霄。一把百丈大劍出現,以身爲柄,向司徒風劈去,一往無前的氣勢,傳出讓人心悸的氣息。

司徒風看了也是一劍嚴肅。既然對方出全力了,自己也沒有必要在隱藏實力了。

“火焰鎧甲”

一串火焰出現在司徒風身上,越燒越大,傳出的灼熱之力把地上的青石板燒得龜裂。

“火屬性靈器寶甲,大師兄沒有出全力,好樣的”

星武宗的弟子個個像打了雞血一樣,振奮人心。有些人則眼紅寶甲。要說修煉界的兵器有金、木、水、火、土五屬性,還有一些其他屬性,等階分爲凡階武器、靈階武器、黃階武器、玄階武器、地階武器、天階武器等等,向上還有更高階。

百丈巨劍呼嘯而來,司徒風幻化出一枚火焰盾牌,迅速放大。火焰瀰漫,絲絲的聲音響蕩,火焰中心空間隱隱扭曲。

劇烈碰撞之後,碰撞中心紅白混合,音波如漣漪般朝四周擴散,之後,驚天炸響,還好試煉場地周圍佈置了防禦陣,不然,餘波散出,定然會有所損傷。霞光消散之後,許天涯嘴角溢血到退了幾步,腳印陷入青石板,清晰可見。

司徒風四周,只有腳下站立的青石板完好,火焰盾牌消失。腳下四周一丈全是圓圈坑,深一丈左右。

“許兄好手段,要不是我有靈器寶甲,怕是早已命喪黃泉了。”

許天涯持着劍冷漠地看着,臉色想吃了死娃娃一樣難看。

“許兄,到我了,接招。”

司徒風飛上高天,雙手滑動。

“星隕拳”

場外一陣騷動,星武宗弟子聽到這三個字,一臉崇拜,丘蒙聽到,也是抑制不住的喜悅,如自己的孩子拿得了一百分。

星隕拳,星武宗三大絕技之一。星武宗會之人屈指可數。

天空出現一隻拳頭,四周星球密佈,緩緩流轉,一絲絲力量肉眼可見般地從星球中傳出,確確來說,星球是虛幻的,只是幻象,可這種幻象,讓人不覺得不真實。

許天涯臉色博然變化,口中大喝

“二儀劍陣”

兩把飛劍快速繞飛,一個陰陽八卦圖昇天而起,霞光流轉。

兩相碰撞,肉眼可見八卦圖只抵擋了一會就崩潰了,而拳頭也是黯淡了許多。拳頭沒了阻擋,驟然降落,一聲巨響過後,飛劍折斷,許天涯如斷翅風箏落向場外,地上出現個大坑。

比賽落下帷幕,星武宗司徒風大勝,鳴劍閣閣主一臉死色,在他內心對自己這方勝還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司徒風手一抖,一道霞光接住了昏迷下落的許天涯,之後,有人帶下去療傷去了。

巔峯大戰落下,讓人熱血澎湃,心馳神往。

第四場星武宗靈體第一境界的冷月對戰天機殿靈體第二境界的王呈

王呈一上來,就是一個殺陣,完前沒有一點憐香惜玉,冷月也算是俏美人了。這個傢伙,不吃這套。場下多少男的對他不爽。最後,冷月敗陣。

今天的靈體試武大會就結束了。司徒風,吳源,王呈,龐靈獲勝,明天將舉行排名賽和凝靈境的比賽。 第二天,經過一夜的休息,司徒風等勝出的幾人都恢復了巔峯戰力。

日上三竿,星武宗無數弟子聚急在試煉場上,今天的排名賽一定精彩的不得了。所有人都期待的一踏糊塗。

“今天排名賽抽籤決定對手,不得探出靈識之力探查,否則取消比賽資格。抽到相同數字的爲一組。”楊星之聲傳進每個人的耳朵。

靈體賽勝出的四個人來到場上,一名星武宗弟子匆匆抱着一個黑色石箱上來。每個人從箱子裏拿出一個紙條。

“一”

“二”

“二”

“一”

四人輪流報出紙上的數字,司徒風對戰王呈,龐靈對戰吳源。

第一場開始,司徒風,王呈上場。沒過一會兒,司徒風就大勝王呈,司徒風本來就高一個境界,而且有靈階寶甲。

之後,第二場也很快分出勝負,吳源勝。最後司徒風和吳源一場大戰之後就分出第一名,第二名。

第一名:司徒風

第二名:吳源

之後,凝靈境比試開始,又是一翻激烈角逐。日落西斜,天邊的夕陽紅通亮。星武宗的古風、鳴劍閣的靈伍、靈獸山的虎彪、天機殿的神算成功進入下一場排名賽。

第三天,凝靈境排名賽就開始了。到了最後靈伍和神算勝利。最後二人決戰,分出了第一,第二。

第一名:神算

第二名:靈伍

之後,脈動境比試拉開帷幕,林辰,本是星武宗的三代弟子,可資質絕佳。被宗主收爲弟子,搖身一變,成爲一代弟子。有種暴發戶的感覺,在星武宗裏,三分之一是脈動境的弟子,所以此次參加比試的都是宗裏戰力比較高的第三境界的弟子。林辰是被師傅要求去的。四五年的成長,讓林辰也堅毅了不少。

“師姐,我來了四五年了,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姐姐。”冷月看着這個十四五歲的三師弟,也沒辦法冷着臉。

“這幾年我在外面歷練,沒有回過宗裏。”

“哦,那外面是什麼樣子的,好不好玩。”

“好玩?那可是隨時可能會喪命的,有實力和背景,你就是老大,什麼都沒有,你就什麼都不是,甚至還有性命之憂。”冷月看着這個沒什麼經驗的師弟認真說道。

“三師弟,以你的資質,好好修煉,將來會有你的天地的”司徒風鼓勵地說道。

“謝謝大師兄,我會努力的”

林辰一副小孩的樣子,大眼睛咕嚕嚕地轉着,腦子裏不知道有什麼鬼主意。

“師兄),聽說你有件很牛的寶甲,能不能借我穿穿,耍耍威風,爲你長長威風。”林辰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呃,這個,這甲大且重,你穿不了。”司徒風滿腦子黑線,到底是爲自己長威風,還是爲我長威風,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