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速度方面,秦昊永遠都不會認輸,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那群士兵就被甩到連后尾燈都看不見。

不知道跑了多久,秦昊感覺就在原地踏步一樣。

周圍一片荒唐,還有…數之不盡的屍體。

這些屍體有人族有魔族,還有一種…外形上與人族一樣,可眼睛卻是紅哞白珠的種族。

秦昊咽了口唾沫,終於找到一攤清水。

在這種戰場之上想要尋找到清水,簡直比登天還要困難,不過所幸還是找到了。

探頭望去。

相貌與不死族的身軀一致,但那一雙紅哞白珠讓人欣喜若狂。

他的猜測沒有錯。

紅哞白珠的那個種族百分之百就是所謂的魔神,那麼看來他轉職已經是沒錯的了。

剩下的就是尋找到更近一步的方法。

既然轉職的空間是在一片戰場之上,按照之前看見的被長矛貫穿的巨人,秦昊分析。

人族與魔族或許還有其他種族,正在對魔神發起戰爭。

那麼他所在的地方。

毫無疑問就是戰場的中心,只不過這裏已經沒有衝天的嘶吼聲,有的…是戰後的寧靜與死亡。

遍地的屍體讓人眼花繚亂,而微微抬起頭。

則是能夠看見一座無比雄偉的城池。

亞龍城鎮與它相比,就如同一個嬰兒與成年人的差距,無法比較。

很快。

秦昊立刻動身朝着城池奔去。

既然人族現在看見他是直接下令斬殺,那麼說明他現在是與魔神同一個戰線的,所以這個時候去找魔神總沒錯。

可…

等他來到城池,發現大門早已經至零破碎。

還發現了大量的魔神屍體。

「已經破城了?!」

秦昊瞪着眼珠子,立刻衝進城裏。

發現他來晚了。

城內的建築已然只剩下燃燒殆盡的殘骸,街道上遍佈着無數的屍體。

小心翼翼的走遍大街小巷。

別說是個人了,就是連個老鼠都沒有看見。

「難怪官方沒有把魔神記載在資料里,原來早就滅絕了嘛。」

秦昊輕嘆一口氣。

那麼按照這個情況看來,他所在的這個空間,就是在遊戲開服時在往回退後一萬年前。

因為官方所記載的資料,正好就是從一萬年前開始的。

按照背景。

人族最後掌管了大陸的主要的領土,其他種族不是被滅,就是退居各個角落之中。

最終。

秦昊來到城中最輝煌的主建築。

在遠處一看就知道,這裏是整個城市的中心紐扣。

四周一片寂靜。

秦昊面無表情的走了進去,憑着自覺步入其中。

現在只能夠憑藉運氣,按照屬性面板上來看他的的確確是已經轉化成了魔族的身份。

但卻沒有被傳送會主世界,而屬性面板上的倒計時也依舊在驚進行着。

說明他如今還沒有完成轉職的最後階段。

可就在他走到位於建築內的頂層,他看見了一個縹緲虛無的纖細身影依靠在圍欄之上。

秦昊謹慎的點開信息。

【魔神之女:妮雅】

【等級:???】

【種族:魔神】

【介紹:遠古時代的種族,至高無上的皇女。】

….

簡短的介紹,讓秦昊意識到這次的終點總算是到了。

「您好。」

秦昊謹慎的上前。

聞聲。

魔神之女輕輕回過頭來,那一雙紅眸落在秦昊身上,讓他感受到了萬山壓頂一般的沉重。

等清醒之後,渾身已經被冷汗給打濕。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僅僅是一眼就能夠讓他陷入煉獄般的幻境,這令人難以置信。

「你…」

魔神之女張開嘴巴,剛想說些什麼時候卻停住了,最後輕嘆一口氣揚起了一絲笑容。

「很好,看來天佑魔神,血脈依舊長存與世間。」

「….」

秦昊沒有回答,只是在默默聽着。

「你來之萬年之後,有意思,哈哈哈哈。」

魔神之女的笑聲充斥着整個場地,有些癲狂也有些喜悅,最終失聲落下。

「既然你來了,那麼也就意味着我的職責結束了,這個拿去吧。」

她的手掌浮現出一道紅光。

瞬間沖入秦昊的體內。

這一瞬間的感覺,讓秦昊感覺到整個身體的靈魂出竅一般,微妙無比。

【叮!】

隨着一聲系統提示,他的眼睛一黑。

魔神之女的聲音也隨之出現在耳邊:「記住…復仇…是你的使命,這也是你最後的機會。」

秦昊最後的感知消失。

….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昊猶如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睛。

熟悉的建築與裝飾。

毫無疑問是回到了主世界裏來。

「復仇…」

回想起魔神之女最後的話語,秦昊有些激動又有些膽乏的點開任務面板。

果然!

呈現在任務面板上,果然多出了一個全新的任務。

而是…全服唯一限定!

。 晚上,和深接到婚介公司的電話。

教堂訂在蘇梅市區,一位非常有經驗的牧師擔任禮儀主持。

婚禮定在中午12點舉行,儀式結束后,可以讓來賓去旁邊的酒店聚餐。

還順便發來十幾張婚紗照片,安娜一口氣挑了五件,其中四件是為伴娘準備的。

伴娘都是她的同學,至於伴郎……

由於時間緊迫,現在無法確定參加婚禮的人數,希望教堂足夠大,要不然就得搬到教堂外面的草坪上。

和深對此不太注重,關鍵是安娜的意見。

今夜又是和深獨自一人,睡到半夜房門被人推開,一個滾燙的身子鑽進他的被窩。

摸著柔軟細嫩的嬌軀,他根本把持不住,一夜鏖戰,殺得敵方潰不成軍。

黎明時分,美人悄然離去。

第二天一大早,和深換上禮服告別了安娜。

跟隨婚介所的工作人員,先行前往教堂,順便支付額外的費用。

教堂位於市郊,周圍都是獨棟小別墅,對面有家酒店,後面是塊草坪,一直通往河邊。

一位慈祥的老牧師接待了和深,並詢問他:「和先生,需不需要加入華夏元素?」

「這裏就我一個華夏人,還是按照烏克蘭的習俗來吧。」

「那您對這裏的佈置滿意嗎?」

「鮮花太少,花色單一,稍後我會讓人買些,希望教堂能夠幫忙佈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