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力的催動下,剩下不多的火焰元素陡然興奮無比,它們爭先恐後地撲上了目標,然後,一起綻放出比太陽還要熾熱,還要絢爛的光芒。

明明是火焰,在那瞬間,綻放出來的,卻是一片無比燦爛的金色光芒,金色的火焰,瞬間吞噬了黑騎士的身體,連同它那匹黑色的戰馬,一起發出一聲巨大的嘶叫,炸開,朝着身後的冰川飛去。

用盡了力量的黯神黑夜,終於發出一聲滿足地嘆息,倒了下去。

當然倒在妹子的懷中。

阿斯托利亞張開雙手,輕柔地接住了他的身體,一團白色的光輝瞬間覆蓋住兩個人。“嗚嗚嗚嗚……”小女人嬌俏的面孔早已傷心得梨花帶雨,“黑夜哥……你不要死……”

享受着妹子白嫩小手傳來的溫柔觸感,黑夜哥懶洋洋地閉上了眼睛,用最後一點力氣摸摸妹子粉嫩的小臉。

“好了,不要哭了,女孩子麼,還是笑一笑好看。” 若不是阿斯托利亞哭得這樣難過,我也不敢相信這事實。

有些人,只要存在,就能一直給周圍的人帶來奇異的心安,比如黯神黑夜,一路走來,早已經習慣了他的吊兒郎當外表下的冷靜,也習慣了依賴他去作出分析,思考辦法,給出答案。——以爲某人什麼事情都能夠輕鬆解決,卻料不到他會在意象不到的時候,不打一聲招呼就突然撂了擔子。

所以我愣了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接受也不能相信。

就像茄子當初那麼突然地離開一樣,這樣的事情我曾經發誓不要出現第二次,但是後來我又發現,這些事情終歸不在我的掌控之下。

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歸咎於缺乏力量,如果我能厲害一些,也許黯神黑夜就不需要孤軍奮戰。

所以我很難過,也很自責,更不知道該怎樣去安慰阿斯托利亞。喜歡自己的人和自己喜歡的人,都先後消失在自己身邊,這個時候無論說怎樣的話,只會顯得很蒼白。

我思考了很長時間措辭,最後終於沉痛地說:“他是一個好人,我們會記住他的。”

然後我聽到一個聲音說:“你纔是好人,你們全家都是好人。”

黑夜哥吃力地按住傷口,滿臉怒容:“你們全小區都是好人。”

然後他轉頭看向阿斯托利亞,吃力地笑着:“妹子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你說呢?”

阿斯托利亞破涕爲笑,如花綻放。

於是我又覺得很難過。

這次難過是因爲阿斯托利亞又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給了黑夜哥一個肆無忌憚的熱切的擁抱。

抱得很緊很緊。

……

事情到這裏似乎應該有一個很圓滿的結局了,但就在我們都沉浸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喜悅中時,坍塌的冰川中突然有一聲詭異的響動。

黯神黑夜剛剛放鬆下來的神情突然再次凝重起來。

他忽然說:“我知道你也沒有死,出來吧。都是本地狐狸,裝什麼聊齋。”

從金色火焰中站起來的黑騎士,雖然看起來一臉的狼狽,但最重要的是,竟然似乎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面面相覷。

我突然覺得好像在拍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好萊塢大片,爛到不能再爛的好萊塢大片。

……

……

他的黑色鎧甲早已經支離破碎,就連那把從不離身的黑色大劍,也從劍身出斷裂成了兩片,被金色火焰灼傷的面孔顯得有些猙獰。

但最重要的是,他,黑騎士,還站着。

只要他站着,就是無比恐怖的存在。

他惡狠狠地瞪着黯神黑夜:“從來還沒有人,把我逼到了這樣的地步。”

黯神黑夜盯着他看了半天,像看着一個怪物, 最後說道:“你這傢伙,到底兌換了多少種特殊能力?”

黑騎士閉目,似乎想了一下:“馬馬虎虎,也就三四種而已。”

阿斯托利亞大驚失色。

我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得經過大風大浪一些,於是我說:“你不要這麼大驚小怪,你沒有能力打到那麼多的牌子,人家也許可以啊。”

她狠狠地瞪着我:“你以爲,是60乘以4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我愣住:“難道不是?”

阿斯托利亞搖搖頭:“要是這麼容易,就好了。兌換第一種能力,需要60個生命徽章,如果想要繼續兌換的話,第二級能力就需要120個,第三級則是180個,第四級能力的話……需要240個。”

我在目瞪口呆中算是弄明白了,本以爲狗頭哥帶來的那一麻袋家產已經逆天了,單如果只是用來強化一個人的話,最多也只能夠讓他獲得三種能力。可是,如果分給其他人的話,至少可以七八個人獲得極其強力的特殊能力啊。

我把黑騎士從頭到腳看了一遍,又從腳到頭看了一遍,終於確認了,這的確是一個怪物。

“看來,我也應該稍微認真一些,來表達我對於對手的敬意。”

他很平靜地說完這句話,然後,將那把殘破的黑色大劍隨手拋出。

沒有藉助任何力量,那把劍平靜地垂直懸浮在了半空中。

黯神黑夜想要站起來,卻被一隻纖長的小手輕輕壓在了肩頭,阿斯托利亞看了他一眼,輕輕搖搖頭,金色的瞳孔瞬間轉爲黑色。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她慢慢站起身來,雪白的長袍上極爲快速地被黑氣暈染開去,銀灰色的長髮也極爲快速地轉爲了黑色,“現在,該是我的時間。”

然後,一對巨大而透明的黑色翅膀,自她的身後緩緩展開。

這是我第三次看到阿斯托利亞施展自己的特殊能力,但是每一次看到那宛若黑暗天使降臨的肅穆神色,還是會覺得很震撼。

阿斯托利亞一頭黑髮迎飛揚,雙翼無聲舞動,並沒有看到她爲自己施加漂浮術,卻慢慢地浮上半空,與黑騎士浮在空中的半把殘劍遙遙相望。

阿斯托利亞緊緊抿着嘴脣,從小巧的鼻翼中發出一聲冷哼,似乎是隨手一招,一把同樣巨大的漆黑鐮刀憑空出現在她右手中,遙指黑騎士。

“原來是瓦格里之翼。”黑騎士望着浮空的暗影牧師,神色中卻並無波動,只是淡淡地說,“和我同屬黑暗系的能力。”

他看着阿斯托利亞,忽然緩緩說道:“告訴你也沒有關係,我的能力是圓桌騎士。”

阿斯托利亞的表情依然平靜,但長長的睫毛卻在輕輕顫動。

這樣的對白讓人有些摸不着頭腦,黑騎士繼續說道:“我想你懂我的意思,我這是在給你選擇不戰鬥的機會。”

她輕輕搖頭,聲音很輕但卻透着堅定:“但總要試一試的。”

……

黑騎士用一種頗爲古怪的眼神看着她,忽然說道:“你以爲,一個一級的兌換能力,有可能戰勝一個三級的兌換能力嗎?我知道你想要賭,但這毫無意義。”

“一級能力?三級能力?”人羣中發生了一陣小小的混亂,顯然對這兩人的對話十分意外。

“阿斯托利亞所擁有的瓦格里之翼,和我的火焰之花,都是屬於初級兌換能力,只是……我對它稍微進行進行了一些改造,結合自身法術特點來使用,實際效果上,要略高處一個普通的一級特殊能力。”黯神黑夜微微苦笑,“像剛纔那樣,越級對付一個二級的特殊能力,也還是勉強可以一戰。”

這時候我纔有一些明白,原來,剛剛黯神黑夜是用自己一個糅合了自己本身火焰技能的初級特殊能力,和黑騎士所擁有的二級能力有了一次交手,而且,看起來居然還略佔上風。

突然意識到,這也是一個怪物級的選手啊。

“但是……”黯神黑夜明顯沒有注意到我眼中的驚詫,神色有些黯然,“不管如何加以改進,一個一級的特殊能力要越級挑戰一個180個生命徽章兌換的三級特殊能力,還是遠遠不夠啊。”

聽着他這樣的說法,想想阿斯托利亞剛纔“總要試一試”的話,突然心中一寒。

這個時候才深恨自己平時爲啥總吊兒郎當,真是學到用時方恨少啊。早知道當初就該學習人家黑騎士,多多打家劫舍,把自己能力提升上去纔對。

黑騎士微微點頭:“我明白了。”

說完這句話,浮於空中的黑色殘劍,忽然裂開。十二片符文劍影呈圓形散開,懸浮於空中,以阿斯托利亞爲中心,開始緩慢地旋轉。

這些符文劍影和黑騎士那把黑色的符文大劍造型相同,但每一片都是完全透明,看起來並不是實體,但是卻有讓人肌膚泛寒的氣息不斷透出,彷彿有一隻只無形的手在催動它們,劍意森然。

難道手握它們的,真的是我們無法看見的十二圓桌騎士?

阿斯托利亞微微皺眉,黑色巨鐮極爲快速地在空中劃下兩道交叉的直線,飛舞的鐮身在空中帶出兩道黑色的拖影——形成一個巨大的黑色十字架。

這技能我曾經看過,前兩次, 阿斯托利亞都是以指尖畫出,而每一次,它的威力都在比上一次增加。

十字架的黑色光影從空中投射到地面,這一瞬間,世界彷彿變得無比安靜,數秒之後,空氣中有“咔”的一聲輕響,地面上以黑色十字爲中心,突然裂開一條縫隙,。猛然地,這縫隙突然變成一條巨大的裂口,像有一把無形的空氣之刃,朝着黑騎士飛快地劈去。

阿斯托利亞依然是那副抿着嘴脣的嬌俏模樣,可是施展這一技能的時候,眼神中卻森冷如萬年寒冰,死死地盯住對方。

然而黑騎士卻並未如最初碰到的那個冰龍法師一樣快速閃開。 看着無形的空氣之刃朝自己飛快襲來,黑騎士卻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反而是懸浮在空中慢慢旋轉的十二把虛幻的符文巨劍,立刻感應到了危險,一起發出一聲巨大的嗡鳴,十二把巨劍之影,從十二個方向,朝個同一點投射過來。

十二道劍影同時釘在了地上,在地上快速蔓延的裂谷戛然而止,像蛇被釘住了七寸,空氣中傳來兩種力道相交的細微摩擦聲,但黑色十字所劈開的裂口卻再也不能前進一步。

十二道符文劍影這時才一起升空,重新組合排列成新的陣型,劍指阿斯托利亞。從符文劍影上傳來的,不僅僅是森然的劍意,還要濃烈到呼之欲出的殺機。

顯然,它們已經被激怒。

阿斯托利亞緊緊抿着嬌俏的嘴脣,雙手握緊了黑色巨鐮,黑色的透明雙翼緩緩收攏,將嬌小的身體包圍起來。

十二圓桌騎士的憤怒,能擋得住嗎?

十二道符文劍影一起震顫了一下,陡然分開,再次形成一個圓形,以阿斯托利亞爲中心,驟然收緊。

與此同時,黑色巨鐮飛出,朝着其中一把劍影斬去,顯然是想尋找一個突破口。

黑色鐮刀於符文巨劍相交,劃出一道黑色的電光,黑色的劍影紋絲不動,反而是黑色的巨鐮發出了輕微的一聲脆響,有一絲裂痕在刃口出現。

阿斯托利亞瞬間臉色蒼白。

自己用盡全力的一擊,竟然無法破開對方特殊技能1/12的能量?

一級特殊能力對三級特殊能力,竟然有着這樣遙遠的差距嗎?

黑色巨鐮不斷震顫,從阿斯托利亞蒼白的小手中,有血珠滴下,剛剛那一瞬間的用力過度,可能已經讓她受了傷。

這時候我纔想起,這樣的特殊能力都是有冷卻時間的,阿斯托利亞上一次使用能力本來就在不久前,當時,黯神黑夜就警告她短時間內不可以再用,但是現在看來,她又是在勉強自己。

黑騎士看着面前仍然在強自支撐的小女人,目光漠然。

十二圓桌騎士之劍重新集結,竟是絲毫沒有受到剛纔一擊的影響,雖然我不懂什麼三級能力,一級能力,但是就算1000度的近視也能看出來,十二圓桌騎士的合力一擊,阿斯托利亞是絕對無法招架的。

但這個倔強的小女人,竟然好像完全不知道逃跑爲何物,一臉硬碰硬的決然。

這個笨蛋,我在心裏暗暗罵道,急得快要跳起來了,卻沒有更好的辦法。這是特殊能力者之間的戰鬥,別說是我們,就連黯神黑夜此刻都沒有辦法。

雖然阿斯托利亞一臉決然,但我決不能坐視部落的好兒女自尋死路,所謂急中生智,有時候一着急起來真的能促進智商飛躍,當然我絕不是誇自己,但就在剛纔,突然腦海中有靈光一閃。

從現在看來,黑騎士一共展現出了三種特殊能力,一個是最初級的,也就是和衝鋒之後交手時,只有對手才能看見的黑色雪花,屬於精神類的攻擊能力,對付衝鋒之後這種完全沒有任何特殊能力,又缺乏正面鬥爭經驗傢伙,自然很容易得手,但是碰到黯神黑夜這樣的老油條,輔助類能力幾乎完全失效。

所以黑騎士使用了第二種特殊能力,這很可能是一個120個生命徽章兌換的二級能力,吸收對方的攻擊,轉化爲自己的能量,同時還能兼顧自身防禦,應該是屬於近戰能力的一種,而且還是個攻防兼備類型的,這能力看起來很可怕,但是也有弱點,需要能量的承載體,也就是黑騎士的一身特殊黑色鎧甲。黯神黑夜敏銳地洞察到了這一點,以狂暴的火焰能量賭了一把,最終超過了鎧甲所能吸收臨界值,最後用過載的火焰元素把它炸了個稀巴爛。

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特殊能力是“宿命”所賦予的,有着絕大攻擊力的東西,同時當然也受遊戲內規則的約束,這個約束就是漫長的“冷卻時間”,——也就是說,一種特殊能力使用之後,釋放者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辦法再次使用,這也許是“宿命”對於這個世界的一種平衡?

不管怎麼說,對於這個世界的知識和過往的經驗告訴我,至少現在,黑騎士是無法再次使用前面兩種能力了。

也就是說,現在的三級特殊能力“十二圓桌騎士”,已經是他壓箱底的絕活?

……

我想了又想,所有的推測都指向這個傢伙不可能再擁有第4種特殊能力,畢竟生命徽章還沒有到大白菜爛街的地步,畢竟180個生命徽章所兌換的三級能力已經是超乎想象的奢侈了,而需要240個牌子的四級能力……除非是出現類似無限流中的養殖團隊,否則一個正常的隊伍,不可能腦殘到爲了某一個人這樣子不要命地下本錢。

也許是在說服自己,也許是在賭,但是我依然堅定而且自信地認爲,這一定是黑騎士最後的手段。